笔趣馆 > 战歌之王 > 第五十四节 例无虚发!

第五十四节 例无虚发!

“……
  
  难得一身好本领
  
  情关始终闯不过
  
  闯不过柔情蜜意
  
  乱挥刀剑无结果
  
  ……”
  
  伴随着试听功能的开启,韩乐的脑海里,自然而然响起了罗文的歌声。
  
  虽不是战歌,却是韩乐前世少有的经典武侠歌曲!
  
  《小李飞刀》,无线电视台著名电视剧,同名主题曲更是影响了不知道多少人。
  
  在韩乐的印象里,这几乎也是古龙小说改编电视剧里最成功的一部。
  
  焦恩俊的等离子烫头,十几年后看起来或许很搞笑,但在当时,却是风靡万千少年少女。
  
  当然,韩乐在这个时候选择启动这首音乐作为试听,肯定不是为了情怀。
  
  他现在需要一门绝技。
  
  一门能够准确找到桃一剑本尊的绝技。
  
  这门绝技,自然非李寻欢的飞刀不可!
  
  小李飞刀,例无虚发!
  
  ……
  
  BGM响起之后,韩乐能明显感觉到一股奇异的力量影响了自己的身体。
  
  和之前使用试听功能差不多,这一次,韩乐也能明显感觉到,仿佛有人上了自己的身似的。
  
  一种天然的本能,瞬间融入了他的血脉之中。
  
  “如果无垠曲库说的是真的话,那么在解决曲境问题之前,试听功能也不能乱用了。”
  
  韩乐心中微微保持警惕。
  
  虽然无垠曲库表示,试听功能对韩乐造成的危险比正式演奏无法控制的曲境要小多了,但是危害再轻也不能忽视。
  
  只是现在,他必须要借助战歌的力量!
  
  借助李探花的力量!
  
  他的右手紧紧握着了一柄小刀,目光开始在桃花人之中扫射。
  
  他想要凭借感知,找出桃一剑来!
  
  然而桃花人实在太多了。
  
  韩乐被逼的在防护屏障上左右闪躲,别说专心找人了,就连一个喘息的机会都没有!
  
  ……
  
  “有趣!有趣!”
  
  怪笑声从四面八方传来。
  
  “我还以为你至少懂得兑换一根棒子或者长枪,没想到居然兑换的是小刀。”
  
  “你想要用那把小刀捅死我吗?来呀来呀!我好饥-渴啊,快来杀我啊!”
  
  阴阳怪气的声音高低起伏,回旋不定,根本让人无法断定他的方向。
  
  韩乐神色很凝重。
  
  战歌依然在他脑海里奏响,此时他的飞刀绝技肯定是有七八成的。
  
  但这首歌只有不到四分钟。
  
  一旦错过,就没办法再次试听了。
  
  四分钟内,他必须找到桃一剑的真身,一刀带走他!
  
  只是,该怎么找?
  
  韩乐的额头也沁出些许汗水。
  
  这些桃花人,实在太相似了。
  
  他的真气渐渐有些跟不上节奏,凌波微步也出现了错乱的情况。
  
  如果不是他身体素质优秀,差点被一只桃花人抓住!
  
  “不好!”
  
  “只能赌赌看了!”
  
  韩乐咬了咬牙,便准备根据自己的本能,发射一枚飞刀再说!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他眼前的半透明曲境里,一个黑影忽然站在梅花树下,遥遥看着他。
  
  那目光,竟是充满了怜悯。
  
  “这是……李寻欢?”
  
  韩乐微微一愣,脚步也缓了下来。
  
  有那么一瞬间,他忽然明白了什么。
  
  他不再逃跑,而是一个加速,暂时和那群桃花人拉开了距离。
  
  因为这个举动,使得他不得不落地,虽然暂时脱离了危险,但却彻底落入了桃花人的包围之中!
  
  有的桃花人,居然已经开始爬上防护屏障了。
  
  他们的身体仿佛爬虫一般,稳稳地吸在了防护屏障上,如蛇,如蜥蜴。
  
  他们的目光呆滞,如同丧尸一般。
  
  粉红色的丧尸。
  
  桃花瓣,纷纷扬扬,如雨。
  
  韩乐站在那唯一的空地上,看上去已经失去了躲避的空间。
  
  他手里,只有一柄飞刀。
  
  在众人看来,韩乐已经彻底陷入绝境了!
  
  “快投降吧!”
  
  “被包围了,根本不可能赢了。”
  
  “韩乐,你已经足够优秀了,不要再拼命了啊!”
  
  台下很多太安人已经在高声劝道。
  
  他们不想看到韩乐死在桃一剑的手里!
  
  裁判的神色也很难看。
  
  唯有桃一剑依然保持着那阴阳怪气的笑声,桃花人的动作迟缓,但终究是一步步冲着韩乐包围了过去。
  
  不出十个呼吸,韩乐必死!
  
  然而,就在这生死攸关的关头,韩乐竟然猛地撕下自己的一片衣袖!
  
  下一秒,在众人瞠目结舌的目光中,他用那衣袖,蒙住了自己的眼睛!
  
  桃花落的更欢实了。
  
  韩乐这举动,落在众人眼里,根本和自杀举动没有任何区别!
  
  “韩乐又想干嘛?学鸵鸟吗?”
  
  “认输啊!蒙眼睛,兑换飞刀,他这是要耍杂技?!”
  
  “受不了韩乐了!脑子果然有问题!”
  
  台下众人又气又急。
  
  他们根本看不懂韩乐在做什么!
  
  而华清一方,众人都是露出了兴奋之色。
  
  因为毁容事件,湘子没有来现场。
  
  但是何蔚等人,却是亲自来观战了。
  
  他们提前知道了韩乐的对手是桃一剑,便是来亲眼见证韩乐的死亡的!
  
  何蔚举起摄像机,准备将韩乐死亡的这一幕录下来。
  
  这样在医院里的湘子看了,估计也能泄泄气。
  
  “桃花落下,韩乐毙命,多么漂亮的场景啊。”
  
  何蔚哈哈笑道,将镜头对准了擂台之上!
  
  ……
  
  桃一剑的笑声依然瘆人。
  
  然而此时此刻,韩乐已经浑然忘我。
  
  在虚化的曲境中,李寻欢以黑影的方式出现在他眼前的时候,他突然就明白了该怎么做。
  
  他看着那黑影向自己走来,渐渐融入自己的身体。
  
  一种更加玄妙的感觉产生。
  
  他蒙上眼睛,是因为怕自己的眼睛,干扰了视线。
  
  是,单单凭借韩乐自己,肯定没办法分辨出哪一个是桃一剑的真身!
  
  但是李寻欢不同——
  
  一门七进士,父子三探花!
  
  百晓生兵器谱上排名第三!
  
  那个一生愁苦纠结的男子。
  
  那个自由浪漫多情的侠客。
  
  他可以。
  
  韩乐用袖子遮住了自己肉体的眼。
  
  却在黑影的帮助下,打开了心眼!
  
  第七个呼吸,他抬手,略作沉吟状。
  
  第五个呼吸,两名桃花人已经近在咫尺,狰狞且惨白的面容宛如鬼怪。
  
  他们浑身颤抖,桃花碎屑纷纷落下。
  
  桃一剑仍然在重复着“有趣有趣!”。
  
  第四个呼吸,韩乐终于扬手!
  
  嗖!
  
  飞刀宛如流星,错过无数桃花人耳畔、肩膀,准确命中了一个隐藏在桃花深处的人的咽喉。
  
  下一秒,台下众人的呼吸凝滞了。
  
  所有的桃花人,都僵在了那里,不能动弹。
  
  “有趣……有……趣……”
  
  桃一剑的声音变得嘶哑无比,仿佛喉咙上被人开了个洞。
  
  韩乐撕下袖子,双目清明。
  
  哗啦啦!
  
  所有的桃花人都自动炸裂开来,桃花花瓣漫天飞扬,宛如桃花雨,纷纷扬扬落下。
  
  一具干枯的尸体,静静地躺在了地上。
  
  桃一剑,殒命!
  
  制动最后一刻,他都没有预料到自己的死亡。
  
  他的眼睛瞪得老大。
  
  那一记飞刀,精准无比的命中了他的咽喉。
  
  “这不可能!”
  
  何蔚脸色惨白,手一松,摄像机砸落在地!
  
  韩乐轻轻呼了一口气。
  
  没有什么不可能的。
  
  小李飞刀,本来就不是依靠肉眼来命中的。
  
  小李飞刀,是一种正义的象征,是一种必胜的精神;李探花曾说过,他的刀,只杀该杀之人。
  
  所以小李飞刀一旦出手,必然例无虚发。任你武功再高,也无法抵挡。
  
  所以李寻欢能杀死上官金虹。
  
  所以韩乐能杀死桃一剑。
  
  ……
  
  耳畔,《小李飞刀》也到了末尾。
  
  “挥刀剑断盟约
  
  相识注定成大错”
  
  余音袅袅。
  
  韩乐体内的那黑影,也化为一道旁人看不见的烟雾,重新融入那属于他自己的曲境之中。
  
  韩乐看着那黑影,脑海里忽然浮现出这么一段话:
  
  “他不愿阿飞再想这件事,忽然抬头笑道:你看,这棵树上的梅花已开了。
  
  阿飞道:嗯。
  
  李寻欢道:你可知道已开了多少朵?
  
  阿飞道:十七朵。
  
  李寻欢的心沉落了下去,笑容也冻结。
  
  因为他数过梅花。他了解一个人在数梅花时,那是多么寂寞。”
  
  韩乐看着那渐渐消失的落寞身影,在众人不解的目光下,微微鞠了一躬。
  
  “谢过李探花。”
  
  他用旁人无法听到的声音,如此低语。
  
  ……
  
  一记惊艳的飞刀。
  
  不仅杀死了桃一剑,同时也给在场众人留下了无数的惊艳、震撼和疑惑。
  
  形势在一个呼吸间,发生了超级大逆转!
  
  很多人都不知道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
  
  韩乐没有解释太多,他身上的很多东西本来就不是常识能解释清楚的。
  
  这个世界,明面上的战力似乎只有武者和乐师,然而暗地里,天知道还有什么东西。
  
  至少这次青云榜副榜,韩乐已经见识过不少秘术了。
  
  解释不清楚的东西,就让旁人自己去脑补吧。
  
  韩乐进入四强之后,便匆匆离开。
  
  明天才是四强的比赛,也是第二个关键词公布的时候。
  
  更巧合的是,明天还是韩乐和赵璇名下的鲨鱼公司签订代言合同的日子,赵璇特意还找人准备开一个小型的新闻发布会。
  
  为了不耽误韩乐打四强赛,赵璇临时决定,将新闻发布会改到上午,和下午的比赛错开。
  
  韩乐自然没有意见。
  
  他已经预料到,明天的签约仪式和新闻发布会,多半会有腥风血雨。
  
  只是,他韩乐,并不惧。
  
  ……
  
  与此同时,东云山山脚下。
  
  两支浩浩荡荡的车队刚刚抵达。
  
  从车队来的方向看,不难猜出,这两只车队的主人,来自华清市。
  
  “安大人。您终于来了。”
  
  山脚下,等待许久的余酒行露出了罕见的恭敬之色:
  
  “这一次,恐怕真的只有您出手才行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