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战歌之王 > 第五十六节 名震东云山!

第五十六节 名震东云山!

    这是早上十一点。天』『籁小说WwW.⒉3TXT.COM
  
      东云山乐师区的商业街上,只有零星的店家开了门。
  
      一家人气较旺的面馆里,零零散散坐着几个人。
  
      角落里,孙萧无聊地玩弄着手里的硬币。
  
      他知道,这次青云榜他是没有任何希望的。
  
      以他的天分,能够在新芽榜上获得第五已经是非常撞大运的事情了。
  
      这其中,还有凤凰公司在武者评分上为他运营了大量资源的缘故。
  
      其实这一次,在来东云山之前,凤凰公司就有要找人替代他位置的传闻传了出来。
  
      之所以没有确定下来,是因为青云榜在即,临阵换人——哪怕孙萧只是新人去历练的,也不是什么好事情。
  
      所以他才出现在凤凰公司参加青云榜的大名单上。
  
      但是他知道,自己混不久了!
  
      那些员工看向自己的眼神……
  
      “可恶!”
  
      “这群人,凭什么瞧不起人?!”
  
      “都是韩乐,为什么你都要跌落深渊了,还要起来把我踩下去!”
  
      一想到这里,孙萧的脸色就变得更加难看了。
  
      他本来就只是个孤儿,一直在孤儿院里成长,后来运气不错被人现拥有乐师天分,进了凤凰的青训班。
  
      在青训班里,他耗尽心思讨好主管,暗地里不知道做出了多少牺牲……
  
      他至今,都记得那个肥头大耳的中年主管一脸淫-笑的摸自己大腿根-部时的恶心场景!
  
      有朝一日,我出人头地了,一定会亲手宰了你!
  
      这是少年孙萧在青训班中年主管胯下痛苦呻-吟时暗暗下的誓言。
  
      当他被告知可以取代韩乐,成为今年凤凰公司重点培养的新人的时候,他的内心是喜极而泣的。
  
      再也不用回到那个小黑屋里去了。
  
      再也不用给那头肥猪当吹-箫童子了!
  
      他将成为一名真正的乐师。
  
      他将在新芽榜上大施拳脚,一举成名。
  
      事实上,他也做到了。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如今的孙萧,在东云山上多少显得有些形单影只。
  
      新芽榜同行里,没人认可他;其余的太安乐师,他又不认识几个;而凤凰公司内部的老油条,呵呵,基本上都知道他的黑历史!
  
      孙萧其实是一个很有危机意识的人,他知道,一旦被淘汰,等待他的命运将会非常凄惨。
  
      因为和凤凰公司签订了长约,凤凰是不可能把他放给其他公司的。所以,他有非常大的概率会留在青训基地里!
  
      他不想再面对那个中年主管了。
  
      所以在东云山上,他积极活动,想要抱上余酒行的大腿。
  
      如果可以移民华清市的话,他或许可以获得更多的展机会!
  
      孙萧都已经计划好了一切。
  
      青云榜结束之后,就背叛太安,加入华清。
  
      一开始,他成功了。
  
      只是不后来不知为何,余酒行对他的态度变得非常恶劣!
  
      他甚至开口骂孙萧是骗子!
  
      这让孙萧非常郁闷。
  
      现在他每天都很愁苦。
  
      “我不要回青训基地!”
  
      他死死捏着那枚硬币。
  
      一碗热腾腾的面端上来,孙萧吃了几口。
  
      远方,青云榜隐约刷新了一下。
  
      他重重地叹了一口气,有些羡慕地看着上面的名字。
  
      他的作品,远在百名之外,根本看不到显示。
  
      唯一让他感到欣慰的是——
  
      “哼哼,什么新芽榜,什么级天才,韩乐不是也没有进前一百?”
  
      只有这个念头,可以让他安安心心吃面了。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外面的广场上,传来阵阵惊呼声!
  
      “什么事情大呼小叫的!”
  
      虽然嘴上很不满,但孙萧的身体却非常老实地跟了出去,好奇地想要过去看热闹。
  
      他走到外面,却现所有人都中了邪术似的,直着脖子,一个个呆头鹅似的望天。
  
      “天上能有什么好看的,不就是青云榜吗?”
  
      “前面的名单也没怎么变过……”
  
      孙萧自言自语地抬头。
  
      下一秒,他整个人如遭雷击!
  
      第二名,环太平洋,韩乐!
  
      他觉得喉头一甜!
  
      第一名,勇敢的心,韩乐!
  
      他直接晕了过去!
  
      旁边的人顿时惊呼一声:“有人晕倒了!”
  
      “快叫救护车!”
  
      “估计是太激动了吧……”
  
      很快,就有人过来给孙萧做心肺复苏,以及一些紧急的治疗手段。
  
      没多久,孙萧悠悠醒转,医生也赶到了。
  
      他怔怔地看着天上的青云榜。
  
      旁边有人笑道:“孩子,你是韩乐的粉丝吧,激动成这样?”
  
      “刚刚你只看到咱们自家的青云榜,没注意到华清的青云榜吧?”
  
      “哈哈哈,你看,那《极乐净土》也是韩乐创作的!怎么样?”
  
      “开心不开心?刺激不刺激?”
  
      韩乐的粉丝?
  
      刺激不刺激?
  
      极乐净土也是韩乐创作的?
  
      刚刚醒转的孙萧一听这话,刚刚平复下去的气血再次攻心!
  
      眼前又是一黑。
  
      这次,是彻底晕了过去。
  
      ……
  
      孙萧这种情况,在东云山上当然仅仅属于个例。
  
      然而青云榜上的惊天变动,着实震惊了整座东云山!
  
      哪怕是更新后的半个小时,所有人都怔怔地看着那副巨大的青云榜。
  
      “小叮当是韩乐!”
  
      “皮皮虾是韩乐!”
  
      “八神太一……还是韩乐!”
  
      即便是最成熟稳重的乐师,都露出了不敢置信的神情:“说好的神秘组织呢?”
  
      “说好的,他-娘的先天禁脑呢!?”
  
      “说好的……这一次不打脸了呢?”
  
      乐师广场上,很多人失魂落魄。
  
      如果说,那些惊艳的战歌,是出自于传说中的神秘组织之手,他们倒还可以接受。
  
      他们可以安慰自己,那些都是成名已久的传说中的乐师了。
  
      他们出手,自然不同凡响!
  
      神秘组织的回归,也成为了这些天太安乐师界津津乐道的一个话题。
  
      然而现在。
  
      现实却狠狠打了他们一巴掌。
  
      什么狗屁神秘组织!
  
      看着韩乐那整齐一致的名字,他们仿佛听到韩乐用他标志性的语气在说:
  
      神秘组织?不存在的?
  
      很抱歉,我一个人就是一个神秘组织!
  
      ……
  
      如果说之前的韩乐,只是名满东云山的话。
  
      那么现在,他是真正的名震东云山!
  
      包办本市青云榜前二,同时还丢了一战歌去华清踢馆!
  
      这简直是匪夷所思的事情!
  
      那《极乐净土》,很多人都知道,据说把华清市闹得不可开交,至今仍然让华清的人头疼无比。
  
      很多人心情都很复杂。
  
      再三确认青云榜数据库没有出问题之后,他们才能慢慢消化掉这个恐怖的消息!
  
      前无古人!
  
      韩乐这个名字,再次成为了东云山网络上的第一热门词汇。
  
      大家疯狂地讨论着韩乐的真实实力,真实背景。
  
      而在这场风波之中,最尴尬的,当属乐师协会的人了。
  
      因为从一开始,神秘组织的风头,就是他们放出来的。
  
      现如今,所有人都将矛头指向了乐师协会:
  
      “韩乐是先天禁脑?你们乐师协会是不是在故意埋没人才!?”
  
      “现实已经说明一切,韩乐已经把你们的脸都打肿了……说实在的,他选择玩虚拟艺名,还有可能是想给你们留点面子吧。”
  
      “乐师协会真是一届不如一届,好不容易出来一个真正的天才,居然告诉我们这个天才不能再进步了?老子还信了!”
  
      “再信乐师协会和四大公司的鬼话我就是傻哔!”
  
      东云山上,群情激奋。
  
      他们又激动又是抱怨。
  
      其中,当然是喜悦多过愤怒了。
  
      太安,终于出了一个真正的绝世天才。
  
      新芽榜,青云榜——哪怕现在青云榜还没结束,但是他们相信,既然韩乐不是先天禁脑,以他之前那屡屡创造奇迹的表现,这一次的青云榜,绝对是韩乐!
  
      这样的话,哪怕今年的太安市在青云榜上输给华清,他们也有了希望!
  
      韩乐,就是他们的希望!
  
      ……
  
      而乐师协会的人是真正的懵逼了!
  
      “真的是韩乐?”徐卿于欣喜若狂。
  
      “那天,是我们所有人的魂力检测仪都出问题了?”武寿山目瞪口呆。
  
      “去他-娘的神秘组织!”曾茧尴尬无比。
  
      “接下来怎么办?”跟随过来看热闹的技术员老孔问道:“个通告?就说咱们是故意保护韩乐才宣布韩乐是先天禁脑的?”
  
      小飞一巴掌拍在老孔的脑袋上:“虽然你临时被调到了宣传部,也别这么尽职啊!”
  
      “韩乐是真正的级天才,你先不高兴一会儿?”
  
      老孔认真地说:
  
      “我高兴着呢。”
  
      “但是我是捂着脸高兴的。”
  
      “韩乐那孙子,这次又装了个**,而且还顺手一巴掌,扇遍了东云山。”
  
      ……
  
      众生百态。
  
      风息堡,陈小秋痴痴地看着青云榜上那个名字,手里却飞快地折着一只只千纸鹤。
  
      赵莹怔怔地坐在沙上,忽然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那一瞬间,她真的觉得好委屈啊!
  
      一千万,签个前无古人的青云榜,简直是廉价到极点了!
  
      她竟然和这个机会擦肩而过了。
  
      她忘不了那天韩乐说出一千万时轻松的眼神。
  
      她也没忘记自己那天毫无掩饰的不屑。
  
      现在想想,多么可笑。
  
      赵三公子在一旁也不知道该怎么劝。
  
      他着急了半天,才憋出一句:“小姑,别哭了别哭了。虽然你没成功签下韩乐,但璇姐签下来了啊。”
  
      “大家都是一家人,以后也好拉拉关系嘛。”
  
      他这话说出口。
  
      赵莹哭的更厉害了。
  
      她一边哭一边坚定了自己之前已经确定了的两个想法:
  
      第一,赵三真的是傻哔。
  
      第二,赵璇真的是妖孽。
  
      ……
  
      乐师区某公寓。
  
      幽幽醒转的余长歌穿着睡衣来到阳台上,阳光很刺眼。
  
      她看到了韩乐的名字。
  
      “韩乐……韩乐……”
  
      “这些作品,都是你一个人创作的吗?”
  
      “原来太安,还有这么强大的乐师。”
  
      “不知道酒行他们去哪儿了,之前,他们好像有和我提到过这个名字,似乎是很棘手的敌人。”
  
      余长歌默默想着,但她眼睛里的兴奋之色却越来越浓。
  
      只是不知为何,她在看到韩乐的名字的时候,想起的却是那天树底下,帮她接下流浪猫的那个男人。
  
      “那位先生,也是个好人呢。”
  
      余长歌自言自语。
  
      ……
  
      别墅区某病房里。
  
      苏璃默默听着袁紫的汇报,眼底闪过一丝茫然。
  
      “他现在,已经变得这么强了吗?”
  
      “袁紫,为什么我有一种感觉。”
  
      “韩乐,好像已经离我而去了。”
  
      袁紫低头削苹果,良久,才展露笑容:“或许,他早就离你而去了。”
  
      苏璃勉强笑了笑:
  
      “我懂了。”
  
      袁紫将削好的苹果递了过去,眼底是数不尽的心疼。
  
      ……
  
      而那红木书房里,倾听着老谢汇报的原夫人,却是第一次在写着东西的时候,写断了钢笔的笔芯。
  
      ……

Ps:书友们,我是深蓝椰子汁,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