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战歌之王 > 第五十八节 你们是我的背景!

第五十八节 你们是我的背景!

    云州智脑仲裁,是一种非常严肃的仲裁手段。天籁小说WwW.』⒉3TXT.COM
  
      并不是每一个人都可以申请的。
  
      一般只有在粒子屏障之内,生了十分不公道的事情,而且该粒子屏障内云州智脑终端的控制者又愿意启动云州智脑仲裁才会生这种事情。
  
      其实当韩乐看到林影出现在人群里的时候,他不确定林影是否真的会愿意打开智脑终端。
  
      毕竟俩人也只打了一个照面。
  
      但是他想试试。
  
      原因也很简单,因为他注意到,之前安梦圆在用词的时候,涉嫌影射东云山青云榜举办不公。
  
      早就听说东云山主人是一对非常霸道的男女,龙城的人,在他们眼里也未必高到哪里去了。
  
      果不其然,韩乐随口一试,那林影直接启动了云州智脑终端。
  
      就连给安梦圆反应的机会都没有。
  
      雅典娜的虚拟投影出现在会展中心里。
  
      除了一开始和韩乐打了个招呼之外,云州智脑分身立刻开始了这一次仲裁流程。
  
      “仲裁双方,韩乐,安梦圆。”
  
      “数据抽取中。”
  
      “仲裁进行中。”
  
      “仲裁完毕!现任龙城监察使副使安梦圆,有存在诬陷太安乐师韩乐的嫌疑,请立刻提交足够的实名举报证据,否则我将代替龙城议会对你进行扣押审查!”
  
      此言一出,安梦圆那胖乎乎的脸瞬间变得惨白。
  
      他知道,这个时候再向韩乐低头已经来不及了。
  
      这个混蛋,根本没有给自己留任何台阶。
  
      哪怕一点回转的余地都没有!
  
      他咬着牙,无视了余酒行和何蔚祈求的目光,毅然拿出了那两份实名举报的材料!
  
      其实他安梦圆,还真的是被这两个人误导的。作为一名从华清市晋升到龙城的监察使,他一直都很努力,处事虽然未必公道,但多多少少也算遵守了监察使的规则。
  
      这一次他满心想抓一个典型立立功劳,顺便为自己的父老乡亲出出头。
  
      谁知道却撞上了铁板。
  
      如今,他不低头也不行了。
  
      只能卖队友了。
  
      两份材料提交上去,雅典娜迅扫描完毕。
  
      “实名举报材料证据不足,存在构陷嫌疑。”
  
      “举报对象韩乐已被证实为太安市的乐师,举报人余酒行、何蔚涉嫌污蔑乐师,被举报人有权力启动追责程序!”
  
      “龙城监察使安梦圆未能及时审查举报证据,或存在偏袒可能性,现代替龙城议会暂时解除其监察使之职责,责令其三日内前往龙城第三内务院述职,逾期直接剥夺原职!”
  
      安梦圆脸色刷白,但额头的汗水,终究是可以抹去了。
  
      这个结果,还算公允。
  
      他的确只是出现了疏漏,本能地认为这个世界上,不可能有乐武双修的人,这才草率地做出了决定。
  
      暂时解除职责,回去述职的时候解释清楚,最多被贬一两级,然后破点财,由龙城检察署出面赔偿韩乐一些珍贵物资就好了。
  
      但是如果是扣押审查的话,恐怕终生不可能再回龙城了。
  
      他目光复杂地看着那个从容的少年,不知道该说什么。
  
      “安兄,跟我走吧。”
  
      一个温和的声音从左边传来。
  
      那是一个身材削瘦的男子,面色红润,气质儒雅。
  
      宋如玉。
  
      这一次青云榜的龙城使者!
  
      从官职上来说,他和安梦圆算是平级。只是如今安梦圆暂时被解除职务,身份倒是在那儿,除了宋如玉之外,好像也没有更好的带走他的人选了。
  
      “麻烦宋兄了。”
  
      安梦圆汗涔涔地走了。
  
      连回头看韩乐一眼的勇气都没有。
  
      来的时候气势雄赳赳,去的时候如抱头鼠窜,前后的巨大反差,着实让人印象深刻。
  
      ……
  
      安梦圆走了。
  
      但是余酒行和何蔚还在。
  
      在云州大6,污蔑构陷乐师,可是非常严重的罪名。
  
      在龙城,甚至有可能直接被判处死刑!
  
      嘴巴上动动口角,自然是无所谓。
  
      但是他们两个,可是直接找到了龙城的监察使,提交了实名举报的材料的!
  
      在提交举报材料的那一瞬间,他们就必须为自己的行动负责。
  
      他们的人生可能就要完蛋了!
  
      余酒行已经没办法思考了。
  
      以他和韩乐的恩怨,他觉得自己这辈子已经完了。
  
      “启动追责程序的话,我和何蔚会立刻被扭送到龙城地牢……”
  
      “传说之中,那里暗无天日,还有一些非常可怕的罪犯……”
  
      “我余酒行,一生真的要毁在韩乐手里了么?”
  
      同样这么想的还有何蔚。
  
      两人什么形象都不顾了。
  
      他们就这么坐在地板上。
  
      好半天,迟迟没有传来追责程序启动的声音。
  
      余酒行惊讶地抬头,却愕然现韩乐站在他面前。
  
      他的面容非常慈祥。
  
      “你是来羞辱我的么?”
  
      小白毛已经生无可恋。
  
      韩乐笑眯眯地说:“没有啊。你看我像那种坏人吗?”
  
      余酒行和何蔚都是默然无语。
  
      你不是坏人?谁他-妈是坏人?
  
      湘子现在还在准备整容手术吶!
  
      钟辉远和桃一剑的尸体还没凉吶!
  
      现在老子分分钟要被你送进龙城地牢的节奏吶!
  
      如果地上有条缝,他们早就钻进去逃走了。
  
      只是现在,他们只能坐在那里,任由韩乐羞辱。
  
      “韩乐……给个痛快吧。”
  
      余酒行咬牙说:“这一次,是我看走眼了,我真的没想到,太安这种地方,竟然还真的有这种天才。”
  
      “别啊,你痛快了我怎么办?”
  
      韩乐依然是那副慈祥的笑容:“我又没说一定要启动追责程序。”
  
      余酒行以为自己听错了。
  
      他不敢置信地看着韩乐。
  
      其余人也是愕然地看着韩乐。
  
      在他们印象里,韩乐似乎不是那么一个好说话的人啊?
  
      很快的,当他们看到韩乐不断搓动着的大拇指食指以及中指的时候,顿时醒悟了。
  
      “我觉得咱们还没有到那种生死大仇的地步嘛!”
  
      韩乐笑眯眯地看着余酒行,仿佛一个大汉盯着一个软弱无力的********二位觉得自己的前途,值多少钱?”
  
      余酒行和何蔚仿佛抓到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你居然肯放过我们?”
  
      韩乐正气十足地说:“我有一颗宽容的心!”
  
      “来吧,我们私了,讨论一下。”
  
      说罢,他不由分说地拉着余酒行和何蔚进了会展中心一旁的小黑屋。
  
      十分钟以后,韩乐满面春风地走了出来。
  
      然后才是余酒行和何蔚!
  
      只是他们两个看上去好像被榨干了似的,双目黯淡,印堂黑,走路似乎随时可能摔倒!
  
      众人看着韩乐的目光,变得越怪异起来。
  
      “雅典娜,我放弃启动追责系统。”
  
      韩乐招呼了一声,云州智脑自动结束了仲裁。
  
      嗖,银色小球重新回到林影手中。
  
      下一秒,她消失在了人群之中,只是临别之际,她多看了韩乐一眼,也不知道是不是韩乐自己的幻觉。
  
      总之现在,他的心情非常不错!
  
      一千万的代言费入手,很大程度上解决了韩乐的经济危机。
  
      但现在他缺的不是金钱,而是魂石和魂珠,尤其是高品质的魂石和魂珠!
  
      小黑屋里,余酒行和何蔚两人被韩乐一阵勒索,最终只能签订了一份丧权辱国的私了条约。
  
      余酒行是一枚a级荒兽魂珠和二十块玄级以上的魂石!
  
      何蔚家境穷些,打电话东凑西凑,才凑出了三枚B级荒兽魂珠以及十块魂石!
  
      这些东西会在三天之内送到韩乐手里。
  
      如有违约……呵呵,韩乐手里还拿着他们亲笔签字画押的欠条呢。
  
      再者说,见识过韩乐和云州智脑关系的他们,想必是不敢赖账的。
  
      ……
  
      余酒行和何蔚走了。
  
      这一场闹剧,似乎也到了尾声。
  
      只是包围在会展中心的人实在太多了,很多人都看着韩乐,想要他说些什么。
  
      记者们更是踊跃提问,只不过问题从之前的极具攻击性,变得温和了许多。
  
      在和韩乐沟通之后,赵璇决定重启新闻布会。
  
      这一次既然把事情闹的这么大了,不如借着这股势头,宣传一下鲨鱼公司和韩乐的合作!
  
      韩乐得到了自己想要的魂珠和魂石,自然是心情大畅,不会拒绝赵璇的请求。
  
      他还罕见地主动回答起记者的问题来。
  
      “韩乐先生,在您之前,我们从未听说过乐武双修成功的例子,请问您是怎么做到的?”
  
      记者问。
  
      “可能是因为我比较勤奋吧!”
  
      韩乐厚颜无耻地回答。
  
      “韩乐先生,能否透露一下创作《极乐净土》的灵感吗?”
  
      记者问。
  
      “因为他们用悲鸿蓄意伤害我们的人,所以我必须还手。极乐净土,只是我的一个初步构思。”
  
      韩乐严肃了许多。
  
      记者们眼睛一亮。
  
      极乐净土居然只是一个初步构思?
  
      难道还有下一步动作?
  
      那闹得满城风雨的战歌,居然还是初级版——听到这个消息,华清人恐怕会彻底颤栗吧!
  
      最后,终于有人问道:
  
      “韩乐先生,请问您对下午的四强战有什么看法?”
  
      “您有信心拿到怎样的名次?”
  
      韩乐理所应当地回答:
  
      “当然是第一。”
  
      “不仅是青云榜正榜第一,副榜,我也要第一。”
  
      “我就是来拿第一的。”
  
      “至于华清的武者,很抱歉,你们要成为我的背景了。”
  
      记者们惊得差点没握住手里的话筒。
  
      这大概是他们有生以来听到过的,最嚣张、最狂妄的言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