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战歌之王 > 第六十六节 我身体里有东西

第六十六节 我身体里有东西

秋夜楼台,楼台外,寒风如刀。
  
  红纱帐内,春宵日暖。
  
  床上二人抵死缠绵,良久,才有一点火焰从黑暗中亮起。
  
  韩乐浑身疲倦,只觉得平生气力,都被那小妖精吸了个干净。
  
  只是怀中抱着那梦寐以求的佳人,看着佳人娇羞、痛楚的样子,心中不觉更加快意。
  
  床单上,落红殷殷。
  
  夜还长。
  
  两人悄声低语,互诉衷肠,没多久,气血方刚的韩乐便又有了反应。
  
  只是在这个时候,他的眼前忽有一道黑影闪过。
  
  “什么东西?”
  
  韩乐狐疑地喊道。
  
  “哪里有什么东西?”长歌依偎在他怀中,面容楚楚动人:“相公你是酒喝多了罢。”
  
  “总是眼花。”
  
  韩乐心中疑窦丛生:“方才我好像又看到了一只狐狸。”
  
  “啊!”
  
  下一秒,他竟然是吓得惊呼出声!
  
  因为他看见,一只眯着眼睛的白狐,赫然趴在床尾,冷冰冰地看着盯着二人。
  
  韩乐不由低头,不知怎么的,在他眼里,长歌那原本颇为圆润的下巴,也仿佛被削尖了似的,越看越像一只狐狸!
  
  “长歌、你、你……你快看!”
  
  韩乐指着那只白狐,露出惊恐之色。
  
  长歌死死抱着韩乐:“看什么看,不许看别人,今夜,你只许看我。”
  
  她脸上的绒毛微微长了出来。
  
  却是一张白狐脸蛋!
  
  韩乐吓得魂飞魄散,一把想要将长歌推开,却发现怎么推都推不走!
  
  这个时候他才觉得浑身的气力,真的是在刚刚的盘肠大战中,用的一干二净了!
  
  那仿佛人形一般端坐在床尾的白狐怪叫一声,猛地扑了过来!
  
  长歌视若无睹,只是抱着韩乐。
  
  一阵腥风迎面而来。
  
  “我命休矣!”
  
  韩乐大喊一声。
  
  然而便在这个时候,一直是紧紧锁着的窗户开了。
  
  寒风灌了进来。
  
  屋子里的人都打了个哆嗦。
  
  一条黑影轻盈落下。
  
  那白狐,赫然停住了动作。
  
  韩乐和长歌都看向了那道黑影。
  
  喵。
  
  那是一只小乳猫。
  
  它冲韩乐和长歌摇了摇尾巴。
  
  下一秒,两人的脸上露出了愕然之色!
  
  所有回忆。
  
  全部想起!
  
  ……
  
  韩乐想起来了。
  
  自己他-妈根本不是什么江左城的首富之子,自己他-娘的是个牛逼哄哄的穿越者啊!
  
  山道上的战斗,每一分每一秒,他都记起来了。
  
  最后关头,是余长歌释放了自己的曲境,把自己也一起带进去了!
  
  不知道为什么,进入曲境之后,他竟然以为自己就是这个世界的人物。
  
  等等……余长歌?!
  
  他看着怀里的余长歌,露出了惊骇莫名的神色。
  
  如果说自己失去记忆还情有可原的话,那么余长歌作为曲境之主,这个世界的一切都在她的掌控之中,她为什么要和自己……
  
  韩乐看着床单上那点点落红,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那白狐,早在小乳猫出现的那一瞬间,消失无踪。
  
  “你睡了我。”
  
  怀里,余长歌幽幽地说。
  
  韩乐一口否认:“这里是曲境世界,和现实世界没关系!”
  
  “还有,分明是你睡了我好吗?我什么事情都不记得了,如果不是这只小猫的话突然出现,我根本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韩乐本来就一头雾水。现在越想越后怕。
  
  如果刚刚不是这只小乳猫出现,自己是不是真的要被那只怪异的白狐给杀了?
  
  这个曲境世界,到底什么鬼啊!
  
  为什么会像中国古代的背景啊?
  
  余长歌写的不是悲鸿吗?悲鸿,就是这样?
  
  他简直有十万八千个问题要问。
  
  于是他看着余长歌。
  
  余长歌显然也是刚刚从懵逼状态中苏醒过来,看着韩乐疑惑的目光,她想了半天,还是那一句:
  
  “不管。”
  
  “就是你睡了我。”
  
  喵!
  
  小乳猫摇了摇尾巴,似是表示同意。
  
  ……
  
  渐渐变得有些寒冷的屋子里,两人沉默了好久,各自默默穿好了衣服。
  
  所有的蜡烛都被点燃了。
  
  屋子里非常亮堂。
  
  “说说情况吧。”韩乐沉声道:“这是你的曲境,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情?”
  
  余长歌眉头微蹙,似是仍有一丝痛苦。
  
  “这本来是一个秘密……不过既然连累到了你,告诉你也无妨。”
  
  “其实,以我的乐师水平,并不可能支撑起这么一个完美的曲境来。”
  
  “这个曲境,不是我能操控的。”
  
  韩乐深吸一口气。
  
  他其实已经隐隐猜到了。
  
  如果余长歌可以控制自己的曲境,为什么会把自己搭进去?很显然,她又不是贪恋自己的男色。
  
  她的情况和自己非常相似,只不过因为有无垠曲库在,韩乐暂时还不用担心曲境反噬的问题。
  
  “我们余家,曾经是一个非常风光的家族。这一点,酒行可能忘记了,但我还记得。”
  
  “很多人都以为,我小时候就是这样的,其实并非如此。在我有记忆的时候,我还是一个非常正常的小女孩儿。”
  
  “只是那件事情以后……我变得非常容易悲伤,常常落泪,很多人觉得我做作、奇怪。可我也没有办法。”
  
  “我的情绪不是我自己可以控制的,正如我创造的曲境、战歌也是如此。”
  
  “我常常做梦,梦到一些稀奇古怪的世界,比如现在我们所处的这个曲境。我曾经查过很多资料,都没有找到这个曲境到底归属于哪一个史前文明。”
  
  “这些世界都非常邪异、可怕甚至是扭曲。有一段时间,我甚至不敢入睡,我怕梦到这些古怪的世界。”
  
  “有时候想想,如果不能哭的话,我身上累积的负面情绪,恐怕早就把我压垮了吧。”
  
  余长歌的声音很稳,仿佛在诉说着旁人的故事。
  
  她看着韩乐,眼睛明亮:“和你说这些,是道歉,也是无人倾诉。”
  
  “把你卷进来,真的很抱歉。你是个好人……对了,我还不知道你怎么称呼呢?”
  
  韩乐心中一动,刚想开口。
  
  谁知道余长歌自言自语道:“既然这曲境之中,你叫韩公子,我就叫你韩公子吧。”
  
  “虽然不知道你是干嘛的,但那天看你提着渔具上天池,应该是钓鱼为生,是哪个酒店的工作人员吧?”
  
  “哎,你一个普通人卷进曲境世界,确实是非常危险的,你放心好了,接下来,我会竭尽全力保护你的!”
  
  韩乐默然无语。
  
  他只是忍不住问道:“这个曲境世界,既然不是你的,那到底是谁的?”
  
  说道这里,屋外忽然寒风刮的更厉害了!
  
  余长歌犹豫了一下,最终才压低了声音说道:
  
  “我的身体里……”
  
  “有一个东西。”
  
  “那是一只非常非常厉害的荒兽,曾经杀死了不知道多少人。可能我的父亲,也是死在它的手下。”
  
  “它的名字,叫箜篌。”
  
  韩乐听了,顿时大吃一惊!
  
  箜篌,乃是古代中国的一种乐器!
  
  怎么到这儿就成了一头荒兽了呢?
  
  喵喵喵!
  
  小乳猫又在叫了。
  
  两人忽然闻到了一阵烧焦的味道。
  
  ……
  
  乱葬岗不远处。
  
  一个农家小院落。
  
  灶台里火焰雄雄,老妪正在往里添干柴。
  
  香喷喷的米饭眼看就要出炉。
  
  邢凯和刘丙丁坐立不安。
  
  他们至今没有搞清楚这个曲境到底是怎么回事?
  
  刚刚在乱葬岗上被这老妪吓了一跳,鬼使神差地跟她回了家。
  
  不过这农舍虽然小,却给他们一种安全的感觉。
  
  两人都是混元大师的境界,感知应该还是不错的。
  
  “你们两个年轻人,看起来不是本地人,都不知道这里曾经发生过的事情。”
  
  老妪在那里烧火做饭,漏风的嘴却不肯停下:
  
  “那乱葬岗,曾经叫十里岗。为什么这么叫呢?因为曾经那里有一座十里坊。”
  
  “十里坊是江左城最有名的青-楼,里面的女子都是一等一的姿色,很多富家子弟都流连忘返。”
  
  “只是两百年前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听说是十里坊闹鬼了,死了不少人。后来一位大将军路过此地,带着军士烧了此地,并勒令十里坊不得再开业,那块地就这么废了。后来呀,有很多穷人家死了人没地方埋葬,便都葬在了十里岗。”
  
  “十里岗上,常常闹鬼,不得安生,你们两个小伙子,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呀,你们先前看到的火光,多半就是鬼怪在闹事了。”
  
  老妪的声音仿佛破风箱似的,难听无比,但是邢凯和刘丙丁还是异常认真地听着。
  
  半晌,邢凯才忽然问道:“老婆婆,为什么你对十里岗的事情,了解地这么清楚?”
  
  那正在烧火的老妪微微一愣,脸部的人皮忽然开始古怪的错位起来。
  
  她努力地把那张脸往上挪,然而仍然露出了空洞的眼眶和半截头颅!
  
  “哎,年纪大了,这皮,也该换张新的了。”
  
  老妪自语。
  
  邢凯和刘丙丁猛然站起!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不远处的十里岗,忽然爆发出阵阵的火光!
  
  大火倾城,瞬间点燃了夜空!
  
  韩乐和余长歌站在楼台上,看着四周围的火焰,面容凝重到了极点。
  
  大火正在吞噬着这高楼。
  
  四周围都是一只只后肢直立的狐狸,他们冷冷地看着二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