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战歌之王 > 第六十八节 琉璃,别瞪她!

第六十八节 琉璃,别瞪她!

韩乐悠悠醒转。
  
  只是刚刚睁开眼睛,就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在那里狺狺狂吠,抬头一看,居然是余酒行。
  
  但见他被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拦着,死活没办法靠近,只是他脸上,已经充满了狰狞杀气!
  
  韩乐一低头,立刻明白了缘由。
  
  得,余长歌还在自己怀里呢。
  
  不仅仅是自己和余长歌顺利地从曲境出来了,还顺带着把这张骄奢淫-逸的大床给带出来了。
  
  床单上还有余长歌的落红,难怪余酒行要和自己拼命了。
  
  只是韩乐也有点懵逼。
  
  为什么自己从曲境里出来,四周围多了这么多人?
  
  余酒行,林影……居然还有红袖章!
  
  而拦着小白毛的那个人,赫然是那天韩乐看到的和林影走在一起的男人,应该是林影的丈夫,东云山主人之一。
  
  这次悲鸿曲境,闹的这么大了吗?
  
  他揉了揉有些头疼的太阳穴,看了一眼不远处的执法队。
  
  虽然严密隔绝了,但是仍有零星的人在围观,并且对着这边指指点点。
  
  韩乐头疼的厉害。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股熟悉的气息迅速靠近。
  
  湿热的感觉扑面而来。
  
  琉璃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正在疯狂地舔韩乐!
  
  韩乐愣了一下,旋即笑了笑。
  
  这家伙,好久没见,比上次见面的时候还热情了啊。
  
  之前他上天池找琉璃,找了许久没碰到,没想到现在刚从曲境里出来的时候碰到了。
  
  也是,东云山主人都在了,琉璃出现也是正常。
  
  只不过,他对整件事情仍然有很多疑惑想要问清楚。
  
  “那个曲境……究竟是怎么回事?”
  
  韩乐的问题刚问出口,他的余光之中,便看到琉璃好奇地往余长歌身边凑了过去。
  
  那一瞬间,韩乐的脑海里忽然想起了那天山神祭祀时,那些女人怀孕的情形!
  
  韩乐大惊失色,一步冲到琉璃面前,护住余长歌并且怒喝:
  
  “琉璃,别瞪她!”
  
  他内心深处是崩溃的!
  
  要是真的怀孕了怎么办?
  
  自己这么快就要当爹啦?
  
  ……
  
  琉璃被韩乐按着大眼睛,自然是浑身不舒服,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好在这个时候,一只手拉着余酒行的宗帅帅站了出来。
  
  “琉璃,你先退下。”
  
  “韩乐,你也别怕,你们两个既然能从曲境里突破出来,说明你们是找到了那个怪物的命门,安然逃离了那个空间。”
  
  “曲境世界,有虚有实。如果你死在了里面,那就是真实的;但如果你突破了曲境世界,那么你可能会获得一些好处,也有可能一无所获,但你在曲境世界里发生的事情,将永远地留在了那个世界,我这么解释,你们能明白了吗?”
  
  余酒行和韩乐都是一脸茫然的样子。
  
  余长歌仍然昏迷不醒,她眉头紧蹙,似是在做噩梦。
  
  宗帅帅忍不住白眼道:“两个蠢货!”
  
  “简单来说,哪怕在曲境里,他们两个当了一万年的夫妻,但从现在的情况来看,那个妖孽设置的是重复轮回的平行曲境,韩乐和余长歌既然能挣脱出来,那么他们现在就相当于没进去过,明白吗!”
  
  “不明白!”韩乐和余酒行异口同声。
  
  宗帅帅的理论过于神奇,韩乐坐拥穿越者阅历,都有点难以接受。
  
  宗帅帅愤怒地说:
  
  “那好,我用最直白的办法给你们解释!”
  
  “现实世界里,你姐姐余长歌,还是个处-女!”
  
  “你韩乐,还是个小处-男!”
  
  “现在明白了吗?”
  
  余酒行愕然无比,但这一次,他是明白了。
  
  以宗帅帅的身份地位,自然不可能骗他们。
  
  只听他续道:“别看这张床如此真实,这也不过是曲境世界的残片而已。”
  
  “你们看……”
  
  两人看向了那张大床。
  
  果不其然,没过多久,那张精致的大床就化成了尘埃,消失在了空间的缝隙里。
  
  包括了那张带着血的床单。
  
  余酒行松了一口气,但仍然恶狠狠地盯着韩乐。
  
  至于韩乐,倒是面色古怪无比。
  
  他看着仍然在酣睡的余长歌,心里想的居然是:
  
  “那是不是只要在曲境世界里,就可以无限……嗯嗯?”
  
  ……
  
  解决完韩乐和余酒行的疑惑之后。
  
  宗帅帅果断站了起来,看向红袖章,没好气地说:“还待在这儿干嘛?你的人没回来!”
  
  红袖章死死盯着余长歌,嘴里念念有词:
  
  “不对劲,我在她身上感受到了千里独行的气息。”
  
  “箜篌和千里独行,果然有关联。”
  
  韩乐很诧异地问:“许先生?”
  
  红袖章这才如梦初醒。
  
  他有些失落地看着曲境和现实连接之处,叹了一口气。
  
  然后才看向韩乐,目光有些复杂:
  
  “你小子进步够快。听说都称霸青云榜了,下次有机会……”
  
  然而他的声音被打断了。
  
  “没有下一次了。”
  
  宗帅帅无情地说:
  
  “老婆,揍他!”
  
  林影一拳挥出,毫无防范的红袖章再次被一拳打飞,整个人宛如流星一般划过天际,飞到了粒子屏障之外。
  
  这一幕,韩乐看得目瞪口呆。
  
  原来那天他以为放的烟花,居然是这样的。
  
  他看着林影,心里对这位东云山女主人的实力有了更进一步的恐怖认知。
  
  红袖章是五人委员会里最强的一个啊。
  
  但却被林影一拳打飞……这是什么情况?
  
  不过很快的,他就明白了。
  
  宗帅帅看着那道优美的弧线,轻轻摇了摇头:
  
  “其实他是故意的。”
  
  林影点头:“嗯。”
  
  “这次不仅没找到千里独行,还折损了两名精英部下,哪怕是他,回去也不好交代吧?”
  
  “这家伙也是个可怜人呢,追踪千里独行这么多年,整个人都疯魔了;这次又闹出了这种事情,他心里恐怕也是觉得对不住余白衣的。”
  
  “毕竟,没有余白衣,哪来的许如意?”
  
  宗帅帅低声感慨。
  
  韩乐虽然听不太懂,却是默默记下。
  
  余白衣。
  
  是余家的人吗?
  
  他忍不住又看了一眼余长歌。后者仍然在酣睡。
  
  余酒行很警惕地瞪着韩乐:“别看我姐。”
  
  韩乐冷笑:“如果曲境世界里是真的,你得叫我姐夫。”
  
  “姐夫你大爷!”余酒行暴跳如雷:“韩乐我跟你势不两立!”
  
  “好了好了别吵了。”
  
  宗帅帅作为一名传奇乐师,倒是没有什么架子,仿佛家长一般拉开小孩子似的拉开韩乐和余酒行。
  
  “余酒行,你听好了,既然你是余长歌唯一的亲人,现在也只有你能为她的生命负责。”
  
  “她身体里的那个妖孽,非常厉害,我不知道你们华清市的人是怎么想的,当初悲鸿出来的时候我就觉得不对了,只是那时候我还得忙着对付许如意那个神经病。现在曲境都出来了,绝对不能放任它继续下去了。”
  
  “你必须立马送她回华清,去找……任青梅。她应该是当年封印的人吧,只有她有办法了。”
  
  他认真地对余酒行说道。
  
  余酒行迟疑:“可是,青云榜……”
  
  “青云榜你姐也赢不了韩乐。”宗帅帅耸了耸肩:“他的歌我听了,很不错,可以悄悄告诉你,这青云榜首,我已经钦定了。”
  
  “还是想想怎么救你姐的性命比较重要吧。曲境和她息息相关,韩乐和她虽然破了曲境,但她自己也是危在旦夕。”
  
  “我言尽于此,一会儿,我就会派一只车队送你们回华清,明白吗?”
  
  余酒行听到事情竟然严重到了这种地步,终究是点了点头。
  
  韩乐默默看着余酒行抱着余长歌离开了山道。
  
  心中也不知是什么感想。
  
  说毫无感觉,肯定是不可能的。
  
  但他和余长歌,别说相知了,甚至都不认识。
  
  只是共度春宵,同生死了一次而已。
  
  而且还他-妈的居然是可以无限重复循环的副本。
  
  这就让原本准备负责的韩乐很尴尬了!
  
  我都准备负责了,你跟我说这个!?
  
  ……
  
  “爽不爽。”
  
  宗帅帅挤眉弄眼道:“箜篌的曲境,我听说过一些;第一章应该是青楼里吧?第二章才是空城。”
  
  “你小子在曲境里嫖-了几个?”
  
  韩乐无语。
  
  “前辈,正经点。”
  
  “正经点?没问题啊。”
  
  宗帅帅脸上忽然变得无比严肃,对四周围的人命令道:
  
  “今天发生的事情,全部必须封口,明白没有?”
  
  “明白了!”
  
  东云山执法队的人喊的震天响。
  
  韩乐却没有注意到他们,他只是看着林影。
  
  她独自一人站在悬崖边,琉璃远远地看着她。
  
  她的侧脸有一丝忧郁,似乎在回忆什么。
  
  韩乐稍稍靠近,却听她在反复重复一句话:
  
  “风华绝代,余白衣。”
  
  ……
  
  悲鸿曲境里。
  
  大火过后,十里岗一片废墟。
  
  远方已经出现了江左城的影子。
  
  只是这江左城里,空无一人。
  
  只有一只黑猫,上蹿下跳,对着天空的那朵黑云,喵了一声。
  
  而江左城外,乱葬岗附近的那家农家小舍里,老妪继续重复着生火做饭的动作。
  
  邢凯和刘丙丁两人想要上去帮忙,却笨手笨脚的,一不小心两人擦在了一起,两张人皮落地!
  
  “两个蠢货,都教过这么多次了,你们还是不会穿戴人皮。”
  
  老妪破风箱似的嗓音再次传来:
  
  “下次有客人来的时候,就该你们去招待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