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战歌之王 > 第二节 雾都

第二节 雾都

    马车绝尘而去,很快的,就消失在了迷雾之中。『天籁小说Ww『W.⒉3TXT.COM
  
      笃笃笃、笃笃笃。
  
      声音也渐渐消失。
  
      韩乐呼吸紧闭,过了许久,才松了一口气。
  
      他抚摸着小巷的材质,又附身摸了摸地上的青石板,面露古怪之色。
  
      天色的漆黑的,但透着不知道从哪里来的淡淡白光。
  
      他似乎是在一个遗迹或者一座城市里。
  
      可见度不到五米。
  
      他顺着小巷往前走,潮湿的空气变得越来越浓郁。
  
      小巷尽头,是一片开阔的土地。
  
      无数建筑在迷雾中若隐若现。
  
      没有任何建筑是坍塌的。
  
      眼前的一切,很难让韩乐将这里和遗迹两个字联系在一起。
  
      “那一阵黄风,究竟把我吹到了什么地方?”
  
      韩乐心中苦笑。
  
      不过他心中的热血也被点燃。
  
      他本来就是一个不甘平凡的人。他对这个世界有着强烈的好奇心,否则也不会跟着宗帅帅这个坑货来浮空岛探险了。
  
      这个遗迹——或者这座城市,绝对有古怪。
  
      “我在醒来的时候,听到了乐声。不排除是进了曲境。”
  
      “但是上次我进曲境的时候,所有记忆都被抹除了,但现在,似乎并没有。”
  
      “不知道是这里的迷雾作怪,还是其他原因,我的实力的确有一部分被压制了,魂力好像调动起来也比较困难。”
  
      韩乐一步步向前走,心里快分析着。
  
      他穿过广场,看到了一条长长的河流。
  
      这条河河面开阔,不远处,一座木板搭成的塔桥。
  
      河面上,有一个个白影飘过。
  
      韩乐瞬间汗毛倒立!
  
      那一个个白影,赫然是一张张人脸。
  
      他们紧贴着水面,死死瞪着双眼,似乎是死不瞑目。
  
      紧接着,一条小船从河上划过,韩乐可以看得非常清楚,划船的人是一个男人,身材非常粗壮。
  
      他划船的动作非常大,船桨在河面上激起万千水花。
  
      船上,点着不知道多少只蜡烛,这些蜡烛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所有蜡烛都近乎燃尽了。
  
      小船默默划过。
  
      韩乐行完注目礼之后,才松了一口气。
  
      这个地方,实在太诡异了!
  
      这船夫,和那马车夫一样,都没有脑袋!
  
      这让韩乐都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脑袋,是不是还在了!
  
      现在他可以肯定,这绝对不是雾岛上的某个现实场景了。
  
      这绝对是曲境之中!
  
      “这个世界的曲境,都是这么奇奇怪怪的吗?”
  
      “就不能来点阳光点的曲境吗?”
  
      韩乐有些不寒而栗。
  
      迷雾中,他忽然听到了沉重的声响。
  
      咚!
  
      韩乐下意识地抬头,却看到了一座高高的塔楼!
  
      塔楼下方呈长方体,顶端是尖尖的。
  
      但更重要的是,韩乐在那塔楼上,看到了一只巨大的时钟。
  
      作为一名穿越者,如果这个时候还认不出这个地方是什么情况的话,韩乐就可以一头撞死豆腐上了!
  
      “大本钟……”
  
      “这里是泰晤士河?”
  
      “这是哪个年代的英国伦敦?”
  
      韩乐双手捂住脸,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雾岛。
  
      雾都。
  
      他的脑海里猛然冒出一个奇怪的念头——
  
      “难道这个世界,是不知道多少年后的地球?”
  
      “某个时间点,地球上生了世界大战,整个世界的法则都变化了——而伦敦,被炸上了天?”
  
      这个想法实在足够匪夷所思,但却能解释韩乐穿越过来之后的种种一切。
  
      无数证据表明,这个世界和前世的地球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箜篌、象棋、幽冥、黄泉。
  
      好嘛,现在干脆来了大本钟和泰晤士河。
  
      如此惟妙惟肖的曲境,又是哪一头荒兽构造出来的呢?
  
      韩乐知道,现在不是去追寻世界之谜的时候,现在,他是想要想办法从曲境中逃离出去的时候!
  
      ……
  
      他试着沿着泰晤士河走了一段路,但现始终走不完。
  
      他好像被困在了一个循环的曲境当中。
  
      这片区域的迷雾也有淡有浓。
  
      他的感知告诉他,过于浓重的地方,绝对不能去。
  
      在那里,肯定有什么东西在等着他。
  
      整个曲境走下来,韩乐唯一能够看到的就是无头的马车夫和五头的船夫了。
  
      他们一个沿着主干道呼啸而过,一个沿着泰晤士河河面默默划船。
  
      仿佛这个世界都和他们没关系。
  
      韩乐一个人站在那里,大致上,却已经思考清楚了这个曲境的本质。
  
      “连个活物都没有……这种程度的曲境。”
  
      韩乐心中冷笑。
  
      他准备根据自己的办法,破除这个曲境。
  
      谁知道就在这个时候,迷雾之中,传来一阵低声细语。
  
      “也不知道其他人怎么样了?”
  
      “我是最后一个被刮进黄风的,之前我看到有不少人被卷进了寒风,包括了我们太安市的张星耀、韩二公子、好像还有韩乐……”
  
      “我们莲花市也有不少人被卷进黄风,不过这个曲境,我们走了半天,都没有遇到危险,应该不是什么可怕的曲境。曹小晴姑娘,你放心好了,有我在,绝对可以保证你的安全。”
  
      “……谢谢。”
  
      迷雾里的人影越来越近了。
  
      不是一两个人,居然是足足五个人。
  
      双方遇见之时,也是很惊讶。
  
      韩乐眼睛微微一眯。
  
      迷雾里的五个人里,只有一个太安人,那就是曹小晴。
  
      她也是之前太安市乐师界公认的级高手之一。
  
      而在她身旁,有三男一女,那女子韩乐略有印象,似乎是曲香香的得意弟子,名字叫做吴芝仙,在浮空艇上都是一副冰山美人的样子,此刻和其余四人走在一起,反而不如曹小晴合群。
  
      另外三个男人,其中有两个是莲花市的武者不提。
  
      最后一个,大概就是之前大放厥词的莲花市乐师,韩乐记不得他的名字。
  
      ……
  
      “韩乐?是你?”
  
      曹小晴的脸上露出一丝欣喜之色。
  
      虽然她才是成名已久的乐师,但是现在在太安众人的心里,恐怕韩乐才是真正的级怪物。
  
      能够在和古怪莫名的曲境里遇到韩乐,似乎是一件很值得开心的事情。
  
      “韩乐?你就是今年的青云榜?”
  
      吴仙芝倒是露出了感兴趣之色。
  
      “呵呵呵,原来是韩乐先生,之前在船上有过一面之缘。”
  
      那个男人大大方方地伸出手来,然而韩乐却没有去接,这让他有点尴尬。
  
      不过他还是非常有风度的:“在下孟钦,是莲花市的三级乐师,既然大家都被卷进了这个曲境来,不如一起走,看看怎么破除这个曲境?”
  
      韩乐看了看曹小晴,又看了看眼里充满好胜心的吴芝仙,忽然点头道:
  
      “好。”
  
      一行人便这么继续往前走。
  
      韩乐和曹小晴走在后头。
  
      “韩乐先生,我印象里,你好像不是那种不礼貌的人?”
  
      曹小晴有些好奇地看着韩乐。
  
      刚刚韩乐没有伸手和孟钦握手的事情,多少有些碍眼。
  
      但韩乐却主动岔开了话题:
  
      “你们进入这曲境多久了?”
  
      曹小晴微微一愣。
  
      一种奇妙的感觉在她心底升起。
  
      明明自己比韩乐大十岁,但不知道为何,眼前这个少年看起来老成的就像个经历过许多沧桑世事的成年人。
  
      他的每句话,都有一种安定人心的力量。
  
      曹小晴想了想:“时间上,我记不得了。”
  
      “我是被吴姑娘叫醒的……这个曲境,好像是史前文明遗迹的重现。这方面,他们莲花市颇有独到的见解。”
  
      “我想着,跟着他们,应该能走出这个曲境的。”
  
      韩乐微微颔,没有说什么。
  
      两人对话,倒也没有故意压低声音,所以前面的人都听得到的。
  
      孟钦哈哈大笑说:
  
      “小晴姑娘,你说的没错,我们莲花市对史前文明的研究,甚至比龙城还要深刻!”
  
      “根据我的分析,这雾岛之所以迷雾缭绕,是因为很多年前,这里有一座城市,名为雾都。”
  
      “可惜史前文明太多,我们的资料也极少,但这个曲境,我已经有了解开的办法!”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露出了惊喜之色。
  
      包括那两名武者。
  
      只有吴仙芝微微蹙眉。
  
      “整个曲境走过来,不难现是一个无限循环的曲境。”
  
      “只有两个东西是移动的,那就是河上的船夫还有那辆马车。”
  
      “在我看来,这是曲境主人魂力不足的缘故,两者,只要破除其一,曲境必破!”
  
      “别用这么惊讶的眼神看着我,有时候曲境没那么复杂的,更何况,这多半就是一个曲境的残片。”
  
      孟钦得意洋洋地说:“走。我们去找那辆马车!”
  
      ……
  
      片刻后,几个人出现在了那条小巷和主干道的接口。
  
      大道上,那孟钦和一名武者相互掩护,前者取出了一只万维键盘,开始弹奏战歌。
  
      在这曲境中,他的魂力虽然被压制了,但一曲战歌还是能弹奏的。
  
      音乐声后,圣环落入武者身体内,那武者肌肉暴涨,顿时觉得自己已然无敌!
  
      “给我把那辆马车撕成两半!”孟钦叫嚣道。
  
      武者握紧了手里的刀,脸上似乎有些紧张。
  
      笃笃笃。
  
      那马车如约而至。
  
      三秒钟后,武者怒喝一声,刀锋斩下,气势如虹。
  
      而那马车,则是毫不犹豫,碾了过去。
  
      十秒钟后,马车笃笃笃地消失在了迷雾中。
  
      而主干道的地上,多了两摊血迹。
  
      孟钦和那武者,依然不知所踪。
  
      曹小晴的脸上露出了惊慌之色,甚至握紧了韩乐的胳膊。
  
      没过多久,马车再次循环开过,只不过这一次,他们赫然看到了一只手从马车的车窗里伸了出来。
  
      “救救我……”
  
      一张带血的脸露出了一半。
  
      那是孟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