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战歌之王 > 第三节 残酷的韩乐

第三节 残酷的韩乐

“救救我!”
  
  “救救我!”
  
  那孟钦似是想要全力从马车里爬出来,然而被一股神秘的力量,硬生生给拽了下去!
  
  笃笃笃!
  
  马车呼啸而过,那无头的车夫,竟是根本没有看路旁的人一眼。
  
  震撼!
  
  恐怖!
  
  在场之人,无不心惊胆颤。
  
  要知道,孟钦可是货真价实的三级乐师,那名武者也是一等一的高手。
  
  别看那马车开的甚快,按照他们两个的配置,哪怕是一辆狂奔的汽车,都能给斩断!
  
  何况一辆复古的马车了。
  
  然而就在刚刚,那武者的刀虽然下去了,却没有砍到实体。
  
  地上的血迹未干,气氛变得越发诡异。
  
  忽然间,韩乐感觉到一股香风扑来,胳膊上软绵绵的。
  
  “好可怕的曲境……”
  
  “韩乐,我们换个方向找出路吧?”
  
  曹小晴一副受惊过度的样子。
  
  她紧紧抱着韩乐的胳膊,胸前软肉使劲儿地摩擦,大大的眼睛里,充满了惊恐之色。
  
  似乎刚刚那一幕,吓得她有些失态了。
  
  韩乐面无表情地摇了摇头。
  
  曹小晴有些吃惊,不知道韩乐在想什么。
  
  连孟钦和那武者都遇到了这种神秘的情况,难道韩乐还要和这辆神秘马车死磕到底吗?
  
  剩下来的人可不多了。
  
  除了韩乐和曹小晴之外,只有吴芝仙和另外一名也吓得手发抖的武者。
  
  吴仙芝眉头微蹙,倒是没有像曹小晴那么惊慌失措。
  
  “有点问题。”
  
  她犹豫道:“这个曲境,不该是这么强大的样子。孟钦死的蹊跷。”
  
  韩乐眯着眼睛:“你怎么确定孟钦死了?”
  
  吴仙芝愣了一下:“他在那马车里呼救,虽然看不清面容,但多半是凶多吉少了,还用猜吗?”
  
  韩乐点了点头。
  
  下一秒,他忽然反手拔出一只剑柄来!
  
  龙泉剑!
  
  嗖!
  
  真气输入之下,骚气的紫色光芒陡然大盛!
  
  光剑呈现!
  
  “你这是要干嘛?”
  
  曹小晴露出了惊慌的神色:“韩乐,你可别跟着犯傻!”
  
  然而韩乐恍若未闻,直接甩开了她,大步流星地往主干道上走去!
  
  笃笃笃、笃笃笃!
  
  马车声又来了。
  
  “韩乐!”
  
  曹小晴毅然决然地冲了上去,想要拉住韩乐,别让他自寻死路。
  
  然而迎接她的,是韩乐反手的一剑!
  
  嗖!
  
  韩乐虽然不曾修行过特殊的剑法,但好歹也是九窍高手,这全力一剑劈下,曹小晴整个人直接被他劈成了两半!
  
  一刀两断!
  
  鲜血狂飙!
  
  鲜血飞溅在韩乐的脸上,飞溅在青石板的小巷子里!
  
  吴芝仙和那武者的脸上都闪过骇然之色!
  
  “你在做什么!?”前者高声厉喝。
  
  她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韩乐会在这个时候,突然动手杀人!
  
  而且杀的还是他们太安自己人!
  
  曹小晴不就是阻止他靠近那辆马车了吗?不是为了你的安全着想吗?你竟然杀了她?
  
  吴芝仙只觉得脑子越来越乱。
  
  这个韩乐,竟然是今年的青云榜首?
  
  “好一个冷血残酷的变-态!”
  
  “男人果然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吴仙芝努力平复心情。
  
  “吴小姐,我们走吧。”
  
  那武者提议说:“这个韩乐,简直是个杀人魔。”
  
  吴仙芝点头同意,两人想要逆着小巷的方向走。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主干道上传来韩乐幽幽的声音:
  
  “吴芝仙是吧?”
  
  “想活命的话,就别跟着那个没脑袋的人走了。”
  
  此言一出,吴仙芝脸上仍然是懵懵懂懂的状态。
  
  而那名武者,脸上却出现了罕见的狰狞之色。
  
  笃笃笃!
  
  马车声由远及近,很快的,那鲜明的红色车灯已经出现在了众人的视野里。
  
  韩乐松了松筋骨,手里龙泉剑摇摇指着那辆马车,眼底闪过一丝轻蔑:
  
  “装神弄鬼。”
  
  而那马车上,突然冒出来两个人来。
  
  赫然是孟钦和那武者。
  
  只是此时,他们脸上只剩下了一半的血肉,另外一半,似是被什么东西吞噬啃掉了一般。
  
  那样子,恐怕绝对会吓到绝大多数的人。
  
  哪怕吴芝仙这样一直比较淡定的人,都露出了恐惧之色。
  
  “快躲开!不要送死啊!”
  
  孟钦大声喊道:“这里……这里就是一个……”
  
  他的话音未落,又是被什么东西,强行拉了进去。
  
  无头的马车夫依然不减速,冲着韩乐碾了过来。
  
  韩乐手里的龙泉剑绽放出耀眼的紫光。
  
  “果然只是一个很垃圾的曲境罢了。”
  
  “之前被箜篌的阴影吓到了,总以为荒兽的曲境是很强大的,但事实上,这种故弄玄虚的也有不少嘛。”
  
  马车已然冲到了跟头,韩乐眼底依然无比放松。
  
  他手中的龙泉剑全力一斩!
  
  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笃笃笃!
  
  马车穿透了韩乐的身体,往迷雾深处冲了过去。
  
  片刻未曾停留。
  
  吴芝仙怔怔地看着这一幕。
  
  忽然间,那武者怪笑一声,消失在了小巷子里。
  
  韩乐默默地看着迷雾里消失的马车,有些无趣地收起了龙泉剑。
  
  而小巷子里,那曹小晴的尸体也不翼而飞。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吴芝仙有点崩溃了。
  
  她看着韩乐,希望能从韩乐这里得到一个解答。
  
  “很简单啊,那辆马车或者那条河上的无头船夫,其实都是幻影而已。”
  
  “这个曲境的主人,其实非常弱,只能用这些小把戏吓人。但是呢,人们总会去尝试的嘛。”
  
  “为了让曲境里的人不去触碰那恐怖的马车,他干脆就自导自演了一个节目——喏,那个孟钦还有那名武者,其实就是他虚化出来的一个人物。”
  
  “具体是怎么虚化出来的,我也不知道,但我知道他们存在的目的就是吓我们。”
  
  韩乐很轻松地说:“如果是正常人,看到孟钦死的那名凄惨,叫的又那么恐怖,多半就会对着那辆马车敬而远之了吧?”
  
  吴仙芝有些明白了,然而她又有些犹豫地看着韩乐:
  
  “那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韩乐笑了笑,左眼闪过一丝异色。
  
  第一阶段的幽冥眼还算好用。
  
  虽然仅仅开启了片刻,但他也足以看清从迷雾里走出来的五个人里,只有吴仙芝是有脑袋的。
  
  其余四人,看似正常,其实都是没有脑袋的,和那车夫、船夫都是一个套路。
  
  幽冥眼果然是破除曲境的利器!
  
  ……
  
  见韩乐不再言语,吴仙芝也知道,这可能是韩乐的秘密。
  
  但马车这一关已过,他们仍然没有破除曲境,这让吴仙芝的脸上泛起了疑惑困苦之色。
  
  韩乐徐徐走了过来。
  
  嗖!
  
  龙泉剑再现,紫色的光剑直接把吴芝仙捅了个对穿!
  
  “啊!”
  
  凄厉的声音在小巷里久久回荡!
  
  龙泉剑是光剑,长度可自由伸缩,且锋锐无比。
  
  这一下,竟是生生将吴芝仙钉在了墙壁上。
  
  她捂住胸口,嘴角溢血,不可思议地看着韩乐:
  
  “为什么?”
  
  “你才是曲境中的那个怪物,对吗?”
  
  韩乐笑了:“奥斯卡小金人啊。到死还要演。”
  
  “一开始我以为你和我是曲境里唯一的两个活人,但刚刚我看破马车幻术之后,一切居然还没有结束。”
  
  “那就是还有问题了。这个时候,我忽然想了起来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他忽然贴近了吴芝仙,在她耳旁低语道:
  
  “我在泰晤士河上,看到你的尸体了。”
  
  “所以,你又是什么东西?”
  
  下一秒,吴仙芝的身体忽然变得僵硬无比。
  
  她的嘴角泛起怪异的笑容。
  
  “你逃不出这个曲境的。”
  
  她笑着说:“这个曲境,比你想象中的要强大许多,韩乐,你就继续沉浸在自以为是的世界里吧!”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韩乐的左眼,陡然绽放出紫色的光芒!
  
  “我已经受够了这种捉迷藏的把戏了!”
  
  “一头小荒兽,也敢在你韩大爷面前装逼?”
  
  “爱装逼的人,都讨厌别人在自己面前装逼,这么浅显的道理都不懂吗?”
  
  韩乐猛然收回龙泉剑,左眼之中,恐怖的力量开始爆发!
  
  幽冥眼!
  
  破邪!
  
  下一秒,整个曲境开始扭曲!
  
  轰隆隆!
  
  大本钟发出最后一声钟声,塔楼到底。
  
  泰晤士河河水倒卷而上,将韩乐淹没。
  
  马车夫、船夫、孟钦、曹小晴、吴芝仙,一个个冲着韩乐杀了过来。
  
  韩乐不为所动。
  
  他只是尽情地催动着幽冥眼的力量!
  
  轰!
  
  尘埃破碎。
  
  热烈的阳光从树顶的缝隙中钻进来,有些刺眼。
  
  韩乐猛然从树冠上高高跃起,一把抓住了那只想要飞走的黑影!
  
  那是一只乌鸦!
  
  乌鸦的身上,还刻着几个古怪的乐纹。
  
  这些乐纹,哪怕在万维谱上,都是非常少见的。
  
  韩乐知道,乐纹是荒兽施展曲境的必要手段之一。
  
  “居然是一只小乌鸦。”
  
  “不知道你在大本钟上听了多少年的钟声,修炼成精了吗?”
  
  韩乐轻轻一点那头乌鸦的脑门,冷酷地说:
  
  “两个选择,做我小弟,或者死。”
  
  乌鸦哀鸣一声,额头上陡然浮现出一个熟悉的乐纹。
  
  韩乐轻轻一点,以魂力为注,顺利完成了和乌鸦的契约。
  
  虽然只是一只C级荒兽,但它这一手曲境,还真是非常罕见的。
  
  否则韩乐也不会动了收宠物的念头。
  
  乐师和荒兽之间的契约,早就被人研究出来了,只不过很少有人用到罢了。
  
  毕竟不是每一个乐师,都能降服荒兽的。
  
  韩乐算是比较顺利的一个了。
  
  他现在正在读取乌鸦的记忆。
  
  他想要知道,它是哪儿来的伦敦曲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