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战歌之王 > 第四节 那一场爆炸

第四节 那一场爆炸

韩乐和乌鸦签订的是绝对主仆契约。
  
  乌鸦所知道的一切,韩乐都能清楚地读出。
  
  很快的,他的眼前开始浮现出一幅幅陈旧的画面。
  
  ……
  
  咚!
  
  灰色的雾都。
  
  大本钟重复着百年如一日的钟声。黑色的马车川流不息,不苟言笑的绅士行色匆匆。
  
  它站在钟楼顶端,无聊地看着泰晤士河畔的游人。
  
  小巷子里,有男女正在接吻。
  
  它曾飞过整个伦敦,也没有找到同类。
  
  旁人仿佛看不到它似的。
  
  于是它便日复一日地站在那钟楼上。
  
  时间如流水。
  
  不知道为什么,它不会死亡。
  
  人潮如海,散散聚聚。
  
  它开始觉得无聊。
  
  一直到,那一场大爆炸。
  
  ……
  
  在乌鸦的记忆里,那一场大爆炸似乎是早有预感的,并不是突兀地出现的。
  
  在它的本能深处,它似乎早就知道了这场爆炸的到来。
  
  而在那一瞬间,他感觉到自己的生命才是真实完整的。
  
  它得到了升华。
  
  但是它不明白这一切的意义。
  
  等到它苏醒过来的时候,曾经的英格兰岛已经不在了。
  
  它独自一人在一块礁石上。
  
  它看见大海漫过了大陆架,那一瞬间,它知道,这个世界已经不再是原来的世界了。
  
  不过,这和乌鸦又有什么关系呢?
  
  它衔起一支树枝,在无尽的大海上飞行。
  
  每当它累了,他就把树枝放下,放在海面上随波逐流。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它不会觉得饥饿或者口渴。
  
  它时常感觉到自己额头和羽毛上会发烫。
  
  它不理解那些出现在自己身上的东西究竟是什么,但它的本能告诉它,这是它赖以生存的保障。
  
  依靠这些神秘出现的乐纹,它得到了编织曲境的能力。
  
  然而它终究只是一头小乌鸦。
  
  在那场大爆炸中,它获得的能力非常有限。
  
  它能回忆起的音乐,也只是偶尔的苏格兰风笛声和广场上的小提琴声。
  
  它所能编织的曲境,自然也只能是那些熟悉的场景。
  
  十九世纪的泰晤士河畔。
  
  它的身体时常感觉到空虚,它开始明白自己的曲境必须要杀死其他生灵,才能得到他们身上的力量,从而弥补日渐空虚的身体。
  
  它开始增添一些它曾经在伦敦街头听到的故事进去。
  
  比如深夜里闯过某公爵府门前的无头马车。
  
  比如在泰晤士河上摆渡生灵的可怕船夫。
  
  又比如故弄玄虚的迷雾。
  
  尽管在韩乐看来,这个曲境非常简陋和残破,但是却是乌鸦花了不知道多少年的时间构筑起来的。
  
  它的记忆里没有时间概念,所以韩乐也不知道大爆炸发生在哪一年。
  
  同样的,他也不知道乌鸦究竟在海面上飞了多久,最终找到了一个觉得还不错的地方用了多少时间。
  
  至于它怎么抵达雾岛的,用乌鸦自己的感受来说
  
  这里能让他觉得很舒服。
  
  乌鸦是不死的,这一点,和其他荒兽从一开始就不同。
  
  其他荒兽杀人,是为了生存;但乌鸦杀人,是为了弥补内心深处的那种空虚感。
  
  这些感受同样传到了韩乐心里。
  
  韩乐渐渐猜测,这只乌鸦的来历恐怕没那么简单。
  
  “起码从十九世纪活到了二十一世纪。”
  
  韩乐看着那只小小的乌鸦,虽然得到了很多看似很有用的情报,但他心中的疑惑却越来越多。
  
  不合理之处太多了。
  
  但是乌鸦的智商有限,没办法告诉韩乐一切。
  
  它只是按照自己的本能在生活而已。
  
  韩乐读完这一段记忆之后,暂时休息了一会儿。
  
  一直读取他人记忆,哪怕是一头小小的乌鸦,对韩乐这个级别的乐师来说也是非常消耗魂力的。
  
  老槐树底下,韩乐取出一本书,开始用钢笔认真地抄录乌鸦额头上的乐纹。
  
  人类猎杀荒兽,一方面是为了抵御荒兽的入侵,而另外一方面,则是为了荒兽体内的诸多好东西。
  
  魂珠是最直观的。
  
  而对于部分拥有曲境的荒兽来说,它们身上最珍贵的部分还是拥有乐纹的那一部分。
  
  有些力量强大的荒兽,可以将自己的乐纹隐藏起来,比如琉璃。韩乐之前很琉璃接触的时候,就没在它身上发现什么乐纹。
  
  但乌鸦显然不能,它额头和翅膀上的乐纹不要太明显了。
  
  这些乐纹,可以通过万维谱解读成人类的乐师的音节。
  
  这也是人类乐师热衷于猎杀有曲境的荒兽的重要原因。
  
  万维谱是云州智脑制定的,但这不仅仅是针对人类而制定的,荒兽身上,同样由万维谱的痕迹。
  
  “这些乐纹翻译成万维谱,好像是用来构筑曲境的……”
  
  虽然对于现在的韩乐来说,这些乐纹可能没什么用,毕竟他是自带曲境的男人,但他知道,这种东西总是有备无患的。
  
  在见识了箜篌的力量之后,韩乐变得更加小心谨慎了。
  
  这本本子就是原主人的学习笔记,记录了他掌握的所有的万维谱音符,韩乐决定有时间的话,一定会重新研读一遍。
  
  现在的他,对于万维谱只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看似牛逼,其实隐患无穷。
  
  “做人,还是要脚踏实地一点!”
  
  韩乐正在一点点戒掉刚刚穿越过来那阵儿的骄躁之气。
  
  其实他一开始就没认真,总觉得这个世界很荒唐,他就是在瞎玩,浮躁的很。
  
  但是现在,他找到了很多前世的蛛丝马迹。
  
  他开始变得认真许多。
  
  这个世界是真实的。
  
  虽然很古怪。
  
  但也很有趣,不是吗?
  
  ……
  
  乐纹抄录完毕之后,韩乐重新读取了一下乌鸦的最后一部分记忆。
  
  这一部分,他是犹豫过的。
  
  但想想还是读取了。
  
  他想要知道关于孟钦、曹小晴、吴芝仙等人的事情。
  
  如果他们全部死在了乌鸦的曲境里,自己这只乌鸦,就不太好暴露了。
  
  只是,这一遍记忆读下来,韩乐的脸色就更加古怪了。
  
  原来,死在乌鸦曲境里的,只有吴芝仙一个人!
  
  孟钦、曹小晴等人根本没有进入乌鸦的曲境。
  
  当时的情况大概是韩乐和吴芝仙被黄风卷到这颗老槐树下,乌鸦便自然地打开了曲境。
  
  吴芝仙是第一次进入曲境。她虽然是曲香香的得意弟子,但终究历练太少。
  
  乐师在拥有曲境之前,是非常脆弱的,这一点在吴芝仙身上得到了充分的印证。
  
  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她是活活被吓死的!
  
  韩乐从乌鸦的视角可以看到,吴芝仙被古怪的无头马车吓到了,根本没有意识到这是在曲境里!
  
  她拔腿就跑,但是在迷雾中失去了方向,一不小心摔进了泰晤士河里。
  
  结果……
  
  活生生淹死了。
  
  淹死了。
  
  她不会游泳。
  
  韩乐只能默然摇头。
  
  时也命也。
  
  这个女孩子实在太倒霉了,从此往后,她将永远地留在乌鸦的曲境里,成为它的帮凶。
  
  在韩乐的授意下,乌鸦抹去了吴芝仙所有的记忆,也省得她再痛苦。
  
  至于曹小晴和孟钦等人,乌鸦是看着他们从身边经过的。
  
  但它的曲境已经容纳了韩乐和吴芝仙了,自然不敢再多拉人,它只能远程读取一下那几个人音容笑貌,然后做出一些模式化的调整这一点,它自带的天赋乐纹便发挥出了奇佳的效果,与此同时,它在伦敦街头听了的无数对话也可以帮助它让那几个人不露出马脚。
  
  只可惜,韩乐有幽冥眼。
  
  死在曲境里的吴芝仙因为没有立刻融入曲境规则,所以脑袋是在的,所以一开始韩乐并没有怀疑她。
  
  而其余的人,因为是乌鸦根据曲境法则创造的,在幽冥眼之下,他们其实是和无头车夫、船夫一样的,所以被韩乐一眼看穿。
  
  最后的最后,曲境未破,韩乐才想起自己在泰晤士河里看到的那一具尸体。
  
  至此,启动幽冥眼,曲境必破!
  
  ……
  
  “幽冥眼的效果,的确非同凡响。”
  
  “只是动用一次,消耗的魂力和体力都非常恐怖,而且也不知道有什么后患。”
  
  韩乐揉了揉左眼,站了起来。
  
  有了乌鸦作为宠物,他在这雾岛上的生存把握自然大了很多。
  
  他也不着急和韩二等人汇合,他这次来雾岛,本来就是抱着历练的态度的。
  
  至于宗帅帅,呵呵,他总觉得这家伙有什么东西瞒着自己。
  
  青鹄那种级别的荒兽,居然难得倒宗帅帅那种传奇乐师,那简直有鬼!
  
  他一点都不着急。
  
  先一个人在雾岛上探索探索。
  
  他想要接触更多的荒兽。
  
  “这附近,有没什么和你差不多的荒兽?”
  
  他问。
  
  乌鸦犹豫了一下,立刻展翅飞翔!
  
  韩乐跟了过去。
  
  ……
  
  黄风总算过去。
  
  迷离的雾岛外,浮空飞艇悬停完毕,但是仍然不敢靠岸。
  
  “你真的不上岛?”
  
  曲香香促狭地笑道:“那只青鹄,可是治疗林影大人的关键。”
  
  宗帅帅干笑一声:“我相信我的人!”
  
  “你的人?是那个韩乐吗?”
  
  曲香香眼底闪过一丝精光:“他好像经历过很多事情。”
  
  “呵呵,能从余家女孩儿身体里活着出来,你觉得呢?”
  
  宗帅帅轻轻一笑。
  
  “余家女孩儿?你是说?”
  
  曲香香脸上的震惊之意尚未退却,一旁却传来呼呼的风声。
  
  一只巨大的热气球徐徐上升,和浮空飞艇并列。
  
  “华清市的人?”
  
  曲香香有些意外。
  
  ……

Ps:书友们,我是深蓝椰子汁,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