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战歌之王 > 第九节 打劫!

第九节 打劫!

作为一名生在江南长在江南的人,韩乐怎么可能听错这酥软的吴语?
  
  尽管那歌声转瞬即逝,但他还是能清晰地判断出来,这就是苏州评弹的风格无疑。
  
  因为女声相对飘渺,他也只能听出这些,可能是《苏州好风光》,也可能是苏州评弹中较为古老的曲牌《大九连环》。
  
  只是那熟悉的三弦和琵琶声绝对错不了!
  
  再加上这园林的风格……
  
  韩乐心里的疑惑越来越浓了。
  
  ……
  
  “这里就是机缘所在了。”
  
  曲香香虽然看上去有些不耐烦,但仍然在解释:“往里面走,别回头,除了廊之外,谁喊你都别回头。”
  
  “能获得多少机缘,就看你们自己的造化了。当然,仅限于乐师。武者进去是不可能获得什么机缘的,甚至有可能深陷某些曲境之中。”
  
  “明白吗?”
  
  说完这些,她便翩然离开。
  
  很显然,亲传弟子吴芝仙的失踪,还是让她很担心,她还是急于去雾岛上寻找她的踪迹。
  
  只是,她注定是找不到了。
  
  韩乐看了一眼隐藏在不远处的乌鸦。
  
  “既然是乐师的事情,我们就不参与了。”
  
  李俊单手抱剑,冷漠地说:“希望韩乐先生得到所谓的机缘之后,尽快和我们汇合。”
  
  “毕竟,宗大人交代的事情还没有眉目呢。”
  
  韩乐挑了挑眉毛。
  
  这李俊明显话里有话,而且他对自己似乎有些不满。
  
  不过想想也释然。
  
  武者之间,向来好狠斗勇,他李俊乃是太安武道十星之一,年轻气盛是常有的事情;青云榜副榜输给了石泉,估计本来就让他很郁闷了,但是韩乐却轻松一掌拍死石泉,这就令李俊更崩溃了。
  
  旁人恐怕都在说,李俊这个武道十星,名不副实。
  
  你打石泉打生打死打了半天,还不如人家韩乐一个乐武双修的一巴掌。
  
  简直可笑。
  
  在这种情况下,李俊对韩乐有些不爽也是正常的。
  
  韩乐也暂时懒得和他计较。
  
  在场乐师一共有五人,孟钦、曹小晴、韩乐、徐相如、季云飞。
  
  莲花市的机缘,倒是太安的人占了更多便宜。
  
  这让韩乐怀疑,曲香香是不是另有意图。
  
  “如果真的是机缘,这也太大方了吧?”
  
  不过他没有犹豫。
  
  而是按照曲香香的指示,众人一个个进入了那园子里。
  
  很快的,迷雾升起,前后之人,都失去了踪影。
  
  没有人着急,因为曲香香说过,这就是机缘具体的体现。
  
  每个人的机缘各自不同,不必相争。
  
  只要别陷入太可怕的曲境片段里,乐师们都是能获得好处的。
  
  ……
  
  韩乐走进那园林之中,只看到脚下有一条在池水上来回折返的小道。
  
  小道建立在一个小小的湖泊上,湖泊两畔,是曲折的回廊和院落,还有一些古色古香的厢房。
  
  “你是来寻找机缘的吗?”
  
  一个声音突兀地响起。
  
  韩乐有些疑惑地看着四周围,发现四周围并没有人。
  
  那声音,来自于天上。
  
  “不必找我,你看不到我,或者说,你看得到我——我就是这片园林。”
  
  “我的名字叫廊。几年之前,我见过一个人类,她的名字叫曲香香。她走的时候,说会带一些人过来,寻找她口中所谓的机缘,是这样的吗?”
  
  那个男声非常温厚,让人听了,就有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韩乐点头说:“我的确是在曲香香的指引下进来的。”
  
  “那就是了。”男声似乎有些欣慰:“不知道多少年了,我这里,难得一次这么热闹。”
  
  “你是她口中人类的乐师吧?”
  
  “你想要什么机缘?构筑曲境?还是增长魂力?”
  
  韩乐有些吃惊:
  
  “这还能挑的?”
  
  他越来越怀疑这是不是个圈套了?!
  
  这世上的机缘,还有白拿的?
  
  廊爽朗地笑道:“并非如此,我只是想跟你聊聊天而已。事实上,我能做的也很有限,不过只有知道了你们的需求之后,我才能指点你从这座园林里获得你们想要的东西。”
  
  说到这里,他的语气中带了一丝落寞:
  
  “……你们估计是最后一批能得到机缘的人了。”
  
  “说罢,你想要的是什么?”
  
  韩乐犹豫了很久,他忽然说道:
  
  “构筑曲境、增长魂力什么的,其实我都不想要。”
  
  “我只想知道,你究竟是谁?”
  
  “这座园林,又是怎么回事?”
  
  天空之上,许久沉默。
  
  那男声似乎是困惑了很久,才徐徐地问道:“这个世界,不是已经不一样了吗?”
  
  “曲香香曾经跟我说过,人类之中诞生了一个叫做乐师的职业。只有依靠乐师,人类才能在这个世界上生存下去。”
  
  “如果你是一名乐师的话,应该热衷于提升自己才对。为什么会问这些问题呢?”
  
  韩乐笑了笑:“实力的提升,对我来说的确很重要。但那要依靠我自己,而不是什么虚无缥缈的机缘。”
  
  “而且,我更在意的是另外一些东西。”
  
  “比如,廊,你听说过【姑苏】吗?”
  
  ……
  
  狭小的院落里。
  
  轰!
  
  一声巨响,那只守护的荒兽终于是惨叫着倒下,负责将其斩首的武者面无表情地将那头荒兽拖到一旁,就这么当着众人的面,开始原地解剖起来。
  
  “快把那株烈川草收好。”
  
  “要是坏了药性,我可要你好看!”
  
  周锐厉声喝道,顿时便有那小厮上前,小心翼翼地将那株烈川草收好。
  
  余长歌和余酒行都是平静地在一旁看着。
  
  这已经是第三株了。
  
  无论是质量上还是数量上,都已经达到了任青梅的要求。
  
  这座园林果然不同凡响,里面孕育的烈川草附近的确有不少魂石伴生,而且守护的荒兽实力也一般,以华清人的配置,足以轻松铲除!
  
  那么接下来,就是摊牌的时候了。
  
  余酒行的心跳有些快,他知道周锐之前一系列的做作,就是为了现在这一刻。
  
  果然,在这个时候,周锐施施然打了个响指。
  
  一旁自然有仆人将一份契约递了过来。
  
  “这份契约,不知道二位是否满意。”
  
  周锐笑眯眯地说:“毕竟我周家不可能免费帮你们的,我们可是冒了和整座华清市为敌的风险在为长歌的生命做努力。”
  
  余酒行接过那份合同,只看了一眼,额头上的青筋就是毕露!
  
  这份契约简直野蛮霸道,上面虽然同意将所有烈川草用于余长歌的治疗,但余长歌将成为周锐的私人物品!
  
  私人物品!不是妻,也不是妾,连宠物都不是!
  
  刺啦!
  
  余酒行二话不说,直接撕了契约。
  
  周锐哈哈一笑:“不同意咱们可以再商量。”
  
  下一秒,仆人递上了第二份契约。
  
  这份契约就缓和很多了,里面给余家留了不少面子,但里面仍然有些条款难以让人接受。
  
  余酒行冷着脸,再度撕掉了契约。
  
  周锐依然成竹在胸地样子,颇有诚意地亲自递上第三份契约。
  
  余酒行狐疑地接过那份契约,脸上的神情依然很难看,但是却露出了罕见的犹豫之色。
  
  周锐眼底尽是自信。
  
  余酒行这种小屁孩,在他眼里根本不成气候。
  
  连续三份契约,每一份都是有讲究的。
  
  前面两份,就是在为这最后一份契约做铺垫。
  
  在看到各种极端不合理的耻辱条款之后,再看到相对合理、可能只要吃点小亏的条款,人的心理就会发生微妙的变化。
  
  特别是余长歌的性命和他们周家息息相关的时候。
  
  余酒行极有可能做出让他悔过一生的判断。
  
  他现在看上去就很犹豫。
  
  犹豫就对了,犹豫就是准备接受周家苛刻条件的前兆。
  
  周锐眼角含笑,他就喜欢这种一切尽在掌握之中的感觉。
  
  怕!刺啦!
  
  下一秒,周锐的脸色瞬间变得错愕无比。
  
  但见一只白皙的手接过那份契约,连看都不看一眼,直接撕了!
  
  余酒行愕然。
  
  周锐更是有些懵逼。
  
  他没有想到,自己胜券在握的第三份契约,居然还是被撕毁了。
  
  这一次动手的,是一直不开口,已经被人当成隐形人的余长歌本人!
  
  她不想活了吗?
  
  周锐的脸色很难看。
  
  余长歌平静地看着周锐,说:“我们余家,从来不和人谈条件。”
  
  “你们周家如果助我,来日必有重谢。如果想要要挟我们,那就没有合作的必要了。”
  
  周锐怒极反笑:“长歌,你未免也太极端……”
  
  谁知道下一秒,余长歌猛然将余酒行往后一推,自己却往前一站。
  
  “酒行,走!”她的声音短促而严厉。
  
  下一秒,她的眼神宛如死神一般,盯着周家所有人:
  
  “把烈川草交出来!”
  
  周锐仿佛在看笑话一般:“你一个乐师,你在威胁我?”
  
  “余长歌,你脑袋坏了吧?”
  
  余长歌笑了,这是她上岛之后,第一次笑。
  
  她笑起来是真的好看。
  
  只是伴随着好看的笑容,她口中吐出来的字,却让周家一行人露出了惊恐的神色:
  
  “给不给?”
  
  “不给,我就把那头怪物放出来,我们一起进去。”
  
  “反正在那里面,我死不了。”
  
  周锐的脸色难看到了极致!
  
  他不敢置信地看着余长歌:
  
  “你、你竟然是这种人!?”
  
  余长歌很认真地回答:
  
  “是啊,我就是这种人。”
  
  “别废话了,打劫,把烈川草交出来,不然,大家一起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