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战歌之王 > 第十一节 喝你妹的茶!

第十一节 喝你妹的茶!


      假山下。
  
      那将近两米高的华清武者尸体未凉。
  
      嗖。
  
      韩乐已经收了龙泉剑。
  
      实在是没有压力啊。
  
      在经历过青云榜副榜的历练之后,别说这种通玄级别的渣渣了,就连真正的九窍高手,韩乐也丝毫不虚!
  
      这追杀余酒行的华清武者明显和其他华清武者风格类似,都是笨重的不行。
  
      凌波微步爆发之下,韩乐根本没有给他留下生存空间。
  
      直接一剑杀了省事。
  
      只不过他很好奇,为什么华清武者会追杀余酒行?
  
      内部斗争?
  
      但仔细想想,这些事情似乎也不关自己的事情。
  
      他们华清人自己人杀自己人,咱们看热闹就好了。
  
      鬼知道为什么在雾岛上还能碰到这阴魂不散的小白毛啊。
  
      一念及此,韩乐也懒得和余酒行多废话,转身就走。
  
      ……
  
      余酒行还沉寂在绝望和慌张之中,他还以为,韩乐杀了那周家的武者,会问自己什么的。
  
      没想到他说走就走。
  
      这一下,他更慌了:
  
      “韩乐,别走!”
  
      韩乐懒得理他,继续往回走。
  
      小白毛被逼到了极点,实在没有办法,只能怒吼道:
  
      “韩乐!求求你,救救我姐!”
  
      韩乐驻足。
  
      余酒行的确不关他事,顺手救了就救了。
  
      但是余长歌……
  
      终究是有那么一丝的羁绊吶。
  
      韩乐霍然转身,一把拎起余酒行的衣领:
  
      “把你知道的事情,老实给我交待清楚!”
  
      “否则,我一剑捅了你!”
  
      余酒行咬着牙,露出苦楚哀求之色:
  
      “只要你能救我姐,捅我就捅我了!”
  
      ……
  
      “……事情大致就是这样了。”
  
      “我真的没有骗你。自从那一次你和我姐进入曲境之后,她的身体就越来越不行了。”
  
      “那头荒兽非常厉害,任青梅大师都没有任何办法。唯一的短期办法,就是那烈川草。但是周家人……显然不是好心帮忙的。”
  
      余酒行快速地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讲述了一遍。
  
      当然,余家的落寞,他只是含糊提过。
  
      韩乐倒是听出来,也没点破。
  
      如果余家在华清还真有原先的地位的话,余长歌的病,就不会沦落到这种地步!
  
      “所以……不管怎么样,韩乐,我都求求你救救我姐姐。”
  
      “她……其实真的是个好人。以前我有很多对不起你的地方……我向你认错。”
  
      “求求你。”
  
      他的眼里满是哀求之色。
  
      韩乐则是一脸莫名其妙:“你哪里对不起我了?”
  
      “你不是一直被我欺负的很惨的吗?”
  
      小白毛一脸便秘之色。
  
      “带路。”
  
      韩乐平静地说:“放心吧,有我在呢。”
  
      余酒行看着韩乐,心中不知怎地,也泛起了些许异样的涟漪。
  
      韩乐这个家伙,好像真的能给人一种奇怪的安全感呢。
  
      只不过一想到姐姐还在和周锐那群人对峙,他就一阵心慌,尽管已经气喘吁吁了,依然冲着原路大步流星地赶了回去。
  
      韩乐不徐不疾地跟在他身后。
  
      他表面上看着平静,实则内心深处,已经波涛汹涌。
  
      其实韩乐一直都是一个很冷漠的人。
  
      从他对待苏璃的态度上就可以看出来。
  
      他对这个世界,对这整个战歌世界都是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作为一名穿越者,这是天然的事情。他对这个世界没有认同感,一开始只是为了好玩,后来因为曲境的事情,发现前世和这个世界千丝万缕的联系,他开始探索。
  
      在整个过程中,他的内心深处依然将自己高高地放在天上的。
  
      这个世界的原住民,他或许有欣赏的,但很少能让他内心深处升起涟漪。
  
      直到那个女孩的出现。
  
      他不知道,自己为何能这么快做出去救余长歌的决定。
  
      可能是因为小白毛在绝望之时脱口而出的那一句“姐夫”?
  
      也可能是那**一梦中抵死缠绵的千娇百媚?
  
      不管是什么原因,韩乐都已经明白。
  
      自己在这个世界上,终究是多了一种叫做羁绊的东西。
  
      ……
  
      开阔的院落里,双方依然在对峙。
  
      周锐的态度似乎缓和了很多:
  
      “长歌,我们没必要这样的。”
  
      “我知道你不相信我,但你要清楚,就算你拿走了烈川草,你怎么离开雾岛?”
  
      “没有我们周家的热气球,你难道准备跳海吗?下东海区域的荒兽,你不是不清楚。”
  
      “刚刚那三份契约你们都不满意,没问题,咱们再商量商量好不好?”
  
      他看上去诚恳了许多。
  
      然而事实上,在周锐内心深处,早就把余长歌这个疯女人骂了无数遍!
  
      这他-娘的不要命的人就是恐怖!
  
      更恐怖的是,她身上还带着一个定时炸弹!
  
      余长歌的确把握住了周锐的命脉!
  
      他们周家是想研究箜篌,但并不代表他们想死啊!
  
      之前他忽略了一个要点,那就是余长歌如此刚烈的性子!
  
      她如果发疯起来,自己这边也要跟着遭殃。
  
      所以他必须稳住余长歌的情绪。
  
      “小五子去追余酒行,怎么还没追到?”
  
      “她现在有恃无恐,就是因为他弟弟不在,如果余酒行在,你余长歌还不是任我鱼肉?”
  
      周锐心中有些焦急。
  
      他现在就是在拖,拖到那武者将余酒行捉回来的那一刻。
  
      到时候,余长歌肯定就不敢随便乱来了。
  
      毕竟如果把余酒行拖入箜篌曲境,他也是死路一条!
  
      ……
  
      “我给你十秒时间。”
  
      “我知道你们派人去抓了酒行,如果酒行有什么三长两短,我让整个周家,为他陪葬。”
  
      余长歌的语气平静无比,但说出来的话却是那么瘆人:
  
      “我是快要死了,但我在临死之前,可以和它达成一个条件。”
  
      “它不会拒绝我的心愿的。”
  
      这话听的周家人更加心惊肉跳了!
  
      如果是周家的传奇乐师周万里在这里,或许还有点办法,但是偏偏限于那个恐怖的雾岛之主,任何传奇都得止步于此!
  
      余长歌这么一来,周锐都想拔腿就跑了。
  
      他强行镇定住自己,试着再商量,然而那边,余长歌却已经开始数数了:
  
      “十。”
  
      “九。”
  
      “六。”
  
      “三。”
  
      周锐差点跳脚骂娘了!
  
      不是说好了数十秒吗?
  
      你余长歌的数学是体育老师教的吗?
  
      九六三这是哪门子的十秒?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他的心倒是定了下来。
  
      因为他安排的后手,已经准备就绪。
  
      就在余长歌数数的时候,一个阴影陡然出现在了她的背后!
  
      他手里提着一根木棍,面露狰狞之色。
  
      这是周家的影子。
  
      擅长隐匿之术。
  
      平常,他手里提着的都是匕首或者斩首用的弯刀。
  
      今天提着一根木棍,还真他-娘的不顺手。
  
      不过没办法,余长歌身份特殊,只能打晕,不能杀死。
  
      “给老子睡觉去吧!”
  
      那影子心中怒道。
  
      棍棒还未挥下,周锐的脸上便露出了惊诧之色!
  
      一个黑影如雷电般杀到,一记快的离谱的腿功,生生将那人踢飞!
  
      “一。”
  
      韩乐赶到的时候,听到的就是这么一个数字。
  
      一什么一?
  
      韩乐有点诧异。
  
      下一秒,余长歌惊讶地转过身来,脸上的表情变得极为丰富!
  
      “你、你怎么来了?”
  
      韩乐一指后面跑的像条狗似的小白毛:“有人带路。”
  
      余长歌心乱如麻,她的身体甚至开始颤抖,忽然尖叫道:
  
      “快走啊!”
  
      韩乐莫名其妙。
  
      这么嫌弃自己?
  
      老子可是刚刚救下你哎?
  
      这就翻脸不认人啦?
  
      他下意识地往四周围看去,却发现周家的所有人,都在跑。
  
      还没等韩乐弄清楚究竟什么情况,四周围的一切,便开始扭曲!
  
      哪怕跑的最远的周锐,都没能逃离那扭曲的范围。
  
      韩乐瞬间明白了,怒骂一声:“草!”
  
      下一秒,他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
  
      远处,余酒行气喘吁吁地双手压着膝盖,眼里露出一丝茫然之色。
  
      全部……消失了吗?
  
      难道是姐姐,真的动用了曲境?
  
      那韩乐,岂不是要被自己害死了?
  
      就在他这么想着的时候,他整个人就被人拎了起来。
  
      “咦?不是小白毛吗?你怎么会在这里?”
  
      韩二看着他:“看到过韩乐吗?我看他在里面待了太久,就进来找找看。”
  
      余酒行怔怔地看着二公子,忽然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我把……韩乐……害死了。”
  
      ……
  
      丝竹悦耳,暖风吹得人心醉。
  
      人间烟火,红尘嬉笑无数。
  
      痴男怨女,把酒问情,也有可能问的是色-情。
  
      温软的触感仿佛在哪里遇见过似的。
  
      “公子醒醒!”
  
      “别在奴家身上睡太久了,小心夜里着凉。”
  
      温和的声音唤醒了韩乐,入眼是一张圆润可爱的小脸蛋儿。
  
      他此时正趴在对方白花花的胸-脯上,可谓货真价实的温柔乡。
  
      那女子嫣然一笑,轻轻奉上一杯茶:
  
      “公子请喝茶。”
  
      “长歌姑娘已经在梳妆打扮了,今儿是你为她赎身的大好日子,可别光顾着睡觉。”
  
      “一会儿让长歌姑娘看到了,又要数落小草的不是了呢。”
  
      韩乐慢悠悠地接过那杯茶,顺手用力地在小草的胸-脯上拧了一把。
  
      “喝茶、喝茶……”
  
      “喝你妹的茶!”
  
      啪!
  
      酒杯砸地,四座皆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