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战歌之王 > 第十四节 姑苏依旧在,从此无李郎

第十四节 姑苏依旧在,从此无李郎

    时空转换。
  
      韩二和余酒行徐徐进入曲境空间。
  
      炎炎夏日,他们穿着粗布衣裳,身无长物。
  
      “这是……史前文明时代?”
  
      余酒行愣了一下。
  
      只是没有人回答他。
  
      那书生消失了。
  
      韩二反而冷静的多,他仔细看着街上的人,半晌,才开口:
  
      “这里的人,都没有问题。”
  
      余酒行诧异道:“你怎么知道?”
  
      韩二:“直觉。”
  
      余酒行翻白眼:“你是女人吗?”
  
      韩二:“这边走。”
  
      说罢,他拎着小白毛就往东边走去。
  
      余酒行委屈的不行。
  
      然而他已经见识过韩二的身手,这家伙完全就是跟韩乐一个档次,甚至比韩乐还强横的变-态!
  
      此时他被韩二拎着,完全就像拎小鸡一样。
  
      就连那些打过针吃过药的华清武者,都没有给他这么大的压力过。
  
      这韩二虽然看上去有点逗比,但实力是真的不容置疑。
  
      “这是什么字?”
  
      两人走过城门,那守城的士兵竟然也是昏昏欲睡,根本没有拦人的意思。
  
      韩二指着城门上的两个字问道。
  
      他是武者,再加上本来就是不学无术,自然不认得这些史前文明的字迹。
  
      但余酒行是乐师,而且家学渊博。
  
      他眉头一皱,缓缓吐出两个字:
  
      “苏、州。”
  
      那巨大的红色牌匾上,赫然写着苏州两字。
  
      “看来,韩乐就在这座苏州城里咯?”
  
      韩二也不停留,就提着小白毛,往苏州城深处走去。
  
      ……
  
      雾岛附近。
  
      当那道恐怖的气息爆发之后,宗帅帅先是一愣,旋即反应了过来!
  
      “是箜篌!”
  
      “糟糕,余家那姑娘,怎么会在这雾岛上释放箜篌曲境的?”
  
      当时也容不得他犹豫,关于雾岛之主定下的约定也只能暂时违背了。
  
      他一下子就冲了进去!
  
      同样这么做的,还有华清市的传奇乐师周万里。
  
      箜篌的曲境出现了,一定是余长歌或者周锐他们出问题了。
  
      周万里作为周家的传奇乐师,绝对不会允许到嘴的肉丢了。
  
      两人同时冲进迷雾之中!
  
      只是等到他们赶到那现场的时候,却只看到了一群迷茫的人。
  
      来自太安市和莲花市的几名乐师聚集在一起。
  
      而武者们也一脸茫然的围在他们身边。
  
      他们似乎并没有收到什么伤害。
  
      只是那片古典园林忽然消失了。
  
      之前曲香香说的机缘,好像也消失了。
  
      那黑瓦白墙的建筑群,仿佛根本没有出现过一样。
  
      ……
  
      “怎么回事?”
  
      “刚刚我还在那个好听的声音的指引下,领悟曲境构筑办法呢,差点就成功了!”
  
      曹小晴抱怨说:“为什么突然间什么都没了?”
  
      其余乐师也纷纷表示遇到了类似的情况。
  
      宗帅帅和周万里对视一眼,都是露出了不敢置信的神色。
  
      不远处,曲香香款款而来。
  
      “你们二位,为了这份天大的机缘,连雾岛之主的命令都敢不遵守了?”
  
      “就不怕他一怒之下,再屠几个人类城邦?”
  
      周万里冷哼一声:“此乃非常时刻,别说雾岛之主了,就算是真正的荒兽之王在这里,我也不会退让半步!”
  
      “我周家孩儿和我们华清的乐师都消失在这里,我当然得站出来!”
  
      曲香香不以为然地哼了一声:“虚伪。”
  
      “别告诉我到现在,你们还没看出是怎么回事?”
  
      宗帅帅皱眉说:“我大致是猜到了,但是觉得这种事情不可能吧?”
  
      “怎么可能有人愿意把自己的曲境……和箜篌的曲境融合?”
  
      周万里也是一副诧异之色,但诧异之余,还有一份惊喜。
  
      因为,如果真的如宗帅帅所说,那么今天这里,绝对有一份天大的机缘!
  
      ……
  
      曲香香轻叹一声。
  
      “如果是其他人的话,的确不可能。”
  
      “荒兽的话,似乎更不可能了吧?”
  
      “但如果是廊的话……”
  
      她的话音未落,不远处的废墟上,忽然出现了一座门。
  
      门上有楹联,上书四个红字:
  
      “九死一生。”
  
      宗帅帅深吸一口气:“果然是曲境入口!”
  
      他的眼里也有兴奋之色闪过。
  
      “真的有人献出了自己的曲境,与箜篌的曲境融合?”
  
      周万里也难以掩饰自己眼中的喜悦之色:“这样一来,箜篌的曲境将会被中和,变得不那么邪异。”
  
      “与此同时,为了吞噬这份曲境本源,箜篌会慢慢蚕食他的力量,这个奇怪的融合曲境会稳定上一段时间。”
  
      “但是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也有机会获得那份曲境本源!那可是曲境本源吶……”
  
      在场众人虽然听不懂他们的对话,但大致上的意思似乎还是明白的。
  
      这里出现了一个非常凶险的曲境,入门之后,多半是九死一生的。
  
      但如果是生还了,恐怕能获得常人无法想象的好处。
  
      “你们两个传奇就别想了。”
  
      曲香香干笑说:“就你们进去,这个勉强维持着平衡的曲境必然会爆掉。”
  
      “这种机缘,还是等我进去好了。”
  
      说罢,她转身对其余人类严肃地说:“这份机缘,倒是人人都可以获得的,无论是武者还是乐师。”
  
      “你们若是想要进去,我也不拦着你们,但门上的九死一生,你们可别当闹着玩。”
  
      “进入曲境之后,人类依然必须要一致对外,这一点,谁如果先违反了,就给我去死,明白么?”
  
      说罢,她不再理会其他人,而是第一个走进了那个【九死一生】的门中。
  
      其余人犹豫片刻。
  
      曹小晴和孟钦跟了进去。
  
      然后是徐相如和李俊。
  
      最后几乎所有人类都进去了。
  
      能来荒岛的人,别的可能没有,但胆子一定是大的。
  
      没看人家曲香香小姐都进去了吗?
  
      想要成为人上人,不搏一搏怎么行?
  
      一时之间,门外居然只剩下了两个传奇乐师。
  
      嗖!
  
      一道黑影闪过。
  
      居然是红袖章。
  
      “千里独行……”
  
      他目光复杂地看着那个门,只是他刚想进去,就被宗帅帅拦下来了。
  
      “乖乖等着吧。”
  
      宗帅帅的语气中带着一丝冷酷:“这曲境,也不是你能进去的。”
  
      许如意看着那曲境入口,脸上阴晴不定,最终还是留在了那里。
  
      那九死一生的大门开了约莫有半刻钟,最终缓缓关闭。
  
      他们的眼前,出现了一片迷雾。
  
      “虽然不能进去,但我们好歹能看见里面发生了什么。”
  
      宗帅帅从曲境里取出了一支奇特的望远镜,开始冲着那团迷雾观望。
  
      与此同时。
  
      雾岛深处。
  
      一个悦耳的女声响起:
  
      “此事既然已经发生,便决计无法阻拦。”
  
      “这也是你们的机缘,你们如果有胆子去拿,便去试试。不过须知,那人的曲境本源不是那么容易拿的,更何况还有那头只知道杀戮的怪物。”
  
      “曲境里也有不少人类。总之,好自为之吧。”
  
      话音刚落。
  
      兽吼声、鸣叫声、稀奇古怪的音乐声齐齐响起。
  
      仿佛在响应她的声音一般。
  
      无数荒兽从迷雾中冲出,进入到一扇同样名为【九死一生】的大门中。
  
      其中就包括了一只拥有青色羽毛的巨大怪鸟。
  
      门外,只留下一团氤氲的雾气若隐若现。
  
      “有史以来第一个自杀的荒……”
  
      “真是傻啊。”
  
      只是她的声音里,却是充满了寂寥。
  
      ……
  
      曲境,茶馆里。
  
      韩乐坐了半天,只是休息,不敢喝茶。
  
      天知道这茶水里有没有毒。
  
      他杀了一夜,此时早已经有点乏了。
  
      那说书先生聊的东西,除了最开始一段似乎和自己有关系之外,其余的东西实在是乏善可陈,和普通的志怪小说没啥区别。
  
      他听得昏昏欲睡。
  
      差点没一个趔趄把脑门磕桌子上!
  
      外面的气温越来越高,行人也少了很多。
  
      这么一座城,却给韩乐一种诡异到极点的感觉。
  
      他准备去其他地方看看。
  
      恰好在这个时候,那叶先生也说完了最后一段,准备收场。
  
      韩乐心中一动,想要和他谈谈。
  
      谁知道就在这个时候,他背后忽然一疼!
  
      一块小石头砸在了他的背上!
  
      韩乐转身,一个小毛孩匆匆跑开了。
  
      只是他看的分明,那小孩明明站在阳光下,却没有任何影子!
  
      “光天化日之下还有鬼物横行?”
  
      “难道这是一个假的太阳?”
  
      韩乐精神一震,陡然跟了出去,就连身后小二连喊的“客官你的茶钱还没付吶”都没听到。
  
      一路追随。
  
      那小孩的动作飘忽的很,以韩乐的身手,竟然也没办法赶上。
  
      他在巷子里左拐右拐,最终一把抓住了那个小孩!
  
      只是他这一抓,却是抓了空。
  
      果然是鬼物么?
  
      他刚想拔剑,谁知道那小孩忽然摇身一变,变成了一个书生!
  
      “是你?”
  
      韩乐愕然无比。
  
      书生微微一笑:“你看看四周围有什么变化没?”
  
      韩乐微微一愣,这个时候他才注意到,自己身后不远处和自己所在的地方,明显是两种不同的建筑风格。
  
      “这是怎么回事?”
  
      韩乐满腹疑惑。
  
      “那是江左城……这里,是苏州城。”
  
      “只是现在,变成了一座城。”
  
      “我没办法跟你解释太多,只是现在,我必须告诉你这些事情。”
  
      书生从容地说:“我快要死了,在我死之前,你必须要明白现在究竟是一个怎样的格局。”
  
      韩乐深吸一口气,认真地说:
  
      “你说,我听。”
  
      书生露出一口白牙,笑的很真诚:
  
      “好。”
  
      ……
  
      十分钟后。
  
      小巷里,书生的影子越来越淡,他的声音也越来越虚弱:
  
      “大致上就是这样了。”
  
      “我总不能看着有人在我的地盘里死去,而且我本来就快死了,所以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但是你们不能死,尤其是,你们不能让那个怪物拿走我的东西。”
  
      “具体该怎么做,我已经把我知道的都告诉你了,接下来,只能祝你好运了……”
  
      韩乐怔怔地站在那里。
  
      书生只是笑着,没有说其他东西。
  
      事实上,直到这一刻,韩乐仍然在怀疑他是否别有预谋。
  
      但是他的笑容无可挑剔。
  
      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傻的人……或者,荒?
  
      他为了救人,为了不让箜篌再继续杀人,竟然将自己的曲境本源拱手送上。
  
      以此和箜篌曲境形成暂时的平衡,为韩乐等人争夺到了一线生机。
  
      “答应我,韩乐,一定要活下去。”书生认真地说:“我能感觉到,江左城里的那头怪物虽然和我是同类,但她根本没有自己的心智。”
  
      “她是一只纯粹的野兽,她只想杀光天底下所有的生灵。”
  
      “答应我,除掉她!”
  
      韩乐徐徐点头。
  
      书生的影子越发飘渺了。
  
      韩乐忽然心有感应:“你要走了?”
  
      书生点头:“差不多了。”
  
      韩乐的鼻子略微有些泛酸,眼里依然有些不可思议:
  
      “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书生的笑颜渐渐淡去:
  
      “那天你问我知道姑苏吗?我便从心底里认定你了。因为已经很久很久没有人跟我提到它了……”
  
      “我怎么会不知道姑苏?我生于斯长于斯,哪怕染病变成荒之后也是日夜梦回姑苏。”
  
      “苏州城的一草一木一桥一水,李家院里的一花一树一梁一柱,我都记得清清楚楚……”
  
      “对了,韩乐,我虽然还是没能想起我的名字,但我想起来了很多事情。”
  
      “我姓李,很久很久之前,他们都唤我李郎。”
  
      “是郎,不是廊,你可要记住了……”
  
      声音袅袅,渐渐消失。
  
      这一次,韩乐真的感觉到,他是消失了。
  
      曲境还在,曲境本源还在,可是那个笑的像个小太阳似的温润书生,再也不见了。
  
      他默默走出小巷子,隔着一条漆黑色的线,遥望对面的江左城。
  
      下一刻,他又回头看了看身后桥水船家的苏州城。
  
      不远处,两个人影飞奔而至。
  
      正是韩二和余酒行。
  
      他们看到韩乐,脸上都露出了惊喜之色。
  
      “我姐怎么样了?”余酒行着急道。
  
      韩乐默默摇了摇头:“暂时应该没有危险。”
  
      “那你干嘛一副死了老婆的样子?!”
  
      小白毛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韩乐一拳打了过去。
  
      虽不重,但也不轻。
  
      小白毛被揍的多了,竟然也生出了免疫力,知道自己嘴碎说错了话,赶忙问道:
  
      “你有没有看到一个穿着很奇怪的人?那人把我们送进曲境来,自己却消失了,好奇怪的说。”
  
      韩乐没有理他,只是沿着一座小拱桥徐徐走上去。
  
      桥下有乌篷船。
  
      岸上有人浣衣。
  
      对岸的戏台还荒凉着,只带夜幕降临,灯火便会点上。
  
      这曲境之中,姑苏依旧在。
  
      只是,这世间,从此再无李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