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战歌之王 > 第十六节 他留下的东西

第十六节 他留下的东西

    烈日当空,开阔的场地上,平地一座擂台起。』』『天籁小说Ww『W.⒉3TXT.COM
  
      台上的两个人影正在缠斗。
  
      只不过从场面上看上去并非是一场平衡的战斗。
  
      其中一个身材高大、面容俊秀的男子只一脚,便将那敌人踹飞!
  
      啪!轰!
  
      那人从擂台上摔下来,摔断了不知道几根骨头,面露痛苦之色,挣扎了几下便晕了过去。
  
      很快,就有人来将他抬走。
  
      “来来来,下一个,下一个。”
  
      台上的男子嚣张无比地站在那里。
  
      只是台下已经鸦雀无声。
  
      今日,是季大善人为掌上明珠季小姐招婿的日子。
  
      比武招亲,便是这第一关。
  
      苏州城附近乡里,都知道季大善人的美名,做生意公道实在,经营两条商业街区,在城外更有良田万亩,在这苏州城里可是数一数二的富户。
  
      若不是季小姐身上那怪事,哪里还用得着现在的比武招亲?
  
      是以,家里有那适龄男子的,都过来围观了。
  
      就算不能选上,看看热闹也是好的。
  
      早上一起来,擂台附近就围了里三层外三层,简直是水泄不通。
  
      想要参加的壮汉,也是不在少数。
  
      其中更是混了不少曾经在绿林上干过的江湖好手。
  
      在众人的想象中,今日的比武,必定十分精彩。
  
      只是结果似乎和他们的猜测有些不同。
  
      比武招亲一开始,这个男人就跳上来了。
  
      根据小说唱本评书的经验,大家都觉得第一个跳上来的,肯定是小炮灰,注定会被后来的大侠轻易击败。
  
      然而结果却令人始料未及。
  
      这人站在擂台上,连败十几人,居然连一口大气都没喘!
  
      他看上去仍然游刃有余,只是偶尔擦汗。
  
      没办法,天实在太热了。
  
      台下,有一个灰白眸的青年正在不断为他叫好!
  
      一开始,他喊的什么六六六的,旁人还听不懂。
  
      后来,他似乎现了什么,立马改口喊:“高手!厉害!强无敌!”
  
      众人总算能理解他的意思了,关注点也从余酒行的身上重新转移到擂台上那神秘男子身上!
  
      这人很面生,肯定不是城里人。
  
      说不准就是江湖高手了。
  
      “看来今天这比武招亲就这么没了悬念,可惜啊。”
  
      “是啊是啊,这男人行事及其嚣张,上来就踹飞三人,不留任何余地,也不知道混哪条道上的?”
  
      “我曾和南派水燕子张一刀老先生学过几手功夫,但在这个人面前,根本走不了三招!”
  
      “哪里来的高手啊!”
  
      众人议论纷纷。
  
      ……
  
      擂台不远处,高高的阁楼上。
  
      阴影里,喝了一口下人刚端上来的冰镇酸梅汤,一个颇为慈祥的富态中年人抬头张望:
  
      “老袁,那个年轻后生,是什么来历呀?”
  
      管家老袁翻了翻手里的本子:“报名的时候,说是城外宋村的人,今年遭了蝗灾,没饭吃了,便往城里来寻些活计。”
  
      “一个庄稼汉子?武功会这么高?”
  
      季大善人满脸狐疑:“听说这次绿林上也来人了?是真是假?怎么还没见他们出手?”
  
      老袁一脸尴尬:“我认识的那几个绿林的人,都被这韩二给打下去了。”
  
      “方才下场的那个,号称【八臂铁龙】,一身硬气功颇为了得,但还是没能挡得住那韩二一脚,这人简直是霸道无比。”
  
      季大善人一惊:“总不会是朝廷要犯吧?”
  
      “那倒不至于。”老袁宽慰道:“朝廷要犯也没有武功这么高的,若是老爷你不放心,一会儿再仔细问问他。”
  
      “好。”季大善人放下手里的酸梅汤,微微叹了一口气。
  
      为了那个古怪的女儿,他可真是愁白了头啊。
  
      “应该没人敢上来了吧。这后生实在是厉害……”
  
      只是他话音未落,又有一个人影跳了上来。
  
      “城南李家大老爷义子李俊,前来讨教!”
  
      季大善人微微有些诧异:
  
      “李家的人?前些日子我问过李老爷,他不是说没有合适的人选么?这义子李俊,我怎么之前也未曾听说过?”
  
      老袁也满脸疑惑:“可能是,新收的义子?”
  
      ……
  
      擂台上,李俊和韩二对峙。
  
      “二少爷,您若是肯退一步,我立马下台,不会阻止你们。”
  
      李俊神色倒是诚恳:“我们跟着曲香香,倒不是因为她许诺了我们什么……”
  
      “不用说了!”
  
      韩二的脸色平静,直接将他的话打断。
  
      他的目光越过李俊,现擂台下,来自太安武道联盟的那些熟悉面孔一个个都出现了。
  
      张星耀、荆罗、兰禹城……
  
      这些人,曾经都是他的手下。
  
      只是现在,却成为了他的对手。
  
      命运有时候就是这么可笑。
  
      他知道自己母亲的意思。
  
      “她不就是想让我知道,离开了韩家,我什么都不是么?”
  
      韩二自嘲一笑:“可我就是我啊。”
  
      “在韩家,我韩二就是这么霸道;离开韩家,我依然这么霸道。”
  
      “你们这些人,敢拦我的,都别怪我手下不留情了!”
  
      李俊还想说些什么,却见韩二猛然爆!
  
      他整个人的度快的仿佛一道电光。
  
      轰!
  
      又是神出鬼没的一脚。
  
      李俊整个人被踢的扭曲起来,仿佛秋风扫落叶一般被踢飞,一口气踢到了两条街外的戏台子上!
  
      嘶——!
  
      全场传来倒吸冷气的声音。
  
      台下的太安武道联盟众人,更是露出了震撼的神色。
  
      “这……这才是二公子的实力吗?”
  
      张星耀觉得自己眼花了。
  
      “不是说九窍高手吗……最高,也不过混元宗师……但是为什么那一脚……”
  
      “竟然有大道之意?”
  
      他心头大震,原本的计划根本不敢继续执行下去了!
  
      原夫人要让韩二低头。
  
      这次的狩猎计划,太安武道联盟的所有人都收到了另外一个计划安排。
  
      那就是让韩二知难而退。
  
      谁知道,等来的却是这么一个回答!
  
      张星耀看着韩二的眼睛,就知道他的意思:
  
      我韩二,决不为那件事情低头!
  
      ……
  
      “刚刚那个人,好像是太安武道十星之一吧?”
  
      “之前和石泉也打的有来有回,我草,现在一脚被踢飞了!这个韩二,他-娘的难道是个混元宗师?”
  
      台下,余酒行看的心花怒放。
  
      他一直没有想到,这个和韩乐颇为暧昧的男子,居然实力这么强劲。
  
      难怪韩乐敢把如此重要的比武招亲交给韩二来处理了。
  
      说不定,他的实力比韩乐本人还要强劲!
  
      “这样的话,找到姐姐的把握又多了一分了。”
  
      小白毛激动无比。
  
      现在他也不计较那两人整天欺负自己让自己划船、晚上睡觉打呼噜吵得他失眠早上醒来熊猫眼的事情了。
  
      特别是韩二,现在在他看来简直是越看越帅气!
  
      ……
  
      而就在这个时候,他身边忽然响起一个幽幽的声音:
  
      “大哥哥,买束花吧。”
  
      余酒行回头,却是一个卖花的小女童。
  
      她篮子里装着一堆五颜六色的花儿。
  
      “不买。”余酒行身上没钱。
  
      小女孩穿的很是贫寒,看着也惹人心疼。
  
      她可怜兮兮地拉着余酒行的衣角:
  
      “大哥哥,买一束吧,你看,跟你在一起的姐姐都很喜欢这些花呢。”
  
      余酒行微微一愣:“胡说什么,哪有什么跟我一起的姐姐。”
  
      小女孩瞪着清澈的大眼睛:
  
      “就在你身边呀,她还冲我笑呢,她的手不是一直挽着你吗?”
  
      “姐姐长得真好看,这一身花衣裳一定很贵吧?小桃子这辈子不知道有没有机会穿这么漂亮的花衣裳呢。”
  
      女孩说的情真意切。
  
      余酒行却听得……
  
      浑身凉。
  
      ……
  
      苏州城,江家府邸。
  
      韩乐揭榜而来。
  
      让韩二和余酒行去解决比武招亲的事情,韩乐自己来调查小妾投井的怪事,是他犹豫了很久,最终才做出的决定。
  
      比武招亲,事关重大。韩乐虽然对自己有自信,但韩二的实力明显比他要高一截,还是他去最为稳妥。
  
      毕竟天知道曲香香那帮人会不会从中作梗。
  
      韩二始终是韩家的人,太安武道联盟的人看到他,多少会给点面子吧?
  
      至于这边的诡异事件,韩乐觉得还是自己来处理比较好。
  
      毕竟他有幽冥眼,天然有优势。
  
      至于小白毛嘛……本来就是个累赘,总不能把他丢乌篷船里,就让他跟着韩二去呐喊助威了。
  
      只是韩乐到了这江家府邸之上,却现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
  
      他揭榜而来,自然得到了江家仆人的热情招待。
  
      “请这位韩先生先在这大厅等候片刻,喝喝茶,消消暑气。”
  
      “我们老爷一会儿就过来,和诸位一同商量那桩怪事。”
  
      仆人引着韩乐,进了大厅。
  
      然而大厅里,居然已经坐满了人!
  
      仆人临时给韩乐加了一个椅子。
  
      一道道目光扫了过来。
  
      有人还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
  
      韩乐虽然意外,但还是镇定无比地坐下。
  
      “青云榜,别来无恙。”
  
      曲香香挨着他,低声笑道:“我还以为你会对比武招亲比较感兴趣呢。”
  
      韩乐正色道:“上次见面的时候,我已经说了我的想法。”
  
      “了解。”
  
      曲香香看着这一屋子里的人,其中大半都是跟随她的。
  
      曹小晴、季云飞、徐相如、孟钦……
  
      这么多太安乐师,居然跟随一名莲花市的大乐师,也是千古奇闻了。
  
      “虽然不知道你和余长歌是什么关系,但我还是要提醒你,她已经把自己送给箜篌了。”
  
      “难道你想要虎口夺食?还不如老老实实地跟着我,从这份机缘里获得一些好处呢。”
  
      曲香香的声音充满了诱惑力。
  
      只可惜,韩乐仍是摇头。
  
      曲香香微微一笑:
  
      “你想英雄救美,我不拦着你。”
  
      “但是把廊给你的东西,交出来,我就不为难你。”
  
      韩乐身子一僵。
  
      果然,还是被她现了吗?
  
      不过曲香香这个女人,喜欢玩虚虚实实的,韩乐自然不会那么容易被她套出来。
  
      “我不知道什么廊,我只知道,他有名字,叫李郎。”
  
      曲香香耸了耸肩:“廊也好,李郎也罢。”
  
      “我知道在他的曲境里,除了本源之力外,还有一样东西非常重要。”
  
      “这些天我找遍了整座苏州城,搜遍了所有人,都没有找到。”
  
      “那样东西,是断然不会因为曲境融合掉到江左城去的,所以,那东西一定在你们身上。”
  
      “交出来,我饶你一命。”
  
      说到这里,她陡然贴近韩乐的耳边,声音宛如针尖一般:
  
      “你当真以为我不知道,是你杀了芝仙?”
  
      最后几个字,直接在韩乐脑海里爆炸开来!
  
      韩乐拳头紧握,神经崩到了极点,他有些按耐不住了。
  
      就在他准备动手的那一瞬间——
  
      连续的咳嗽声突然从走廊处传来。
  
      一个干瘦的老人在一名极为妖媚的女子的搀扶下走了进来。
  
      “诸位能来江家,为我江大海排解这桩怪事,老朽这边先谢过了。”
  
      “来人,上好茶。”
  
      “此事非常怪异,需要细谈。还请诸位有些耐心。”
  
      ……

Ps:书友们,我是深蓝椰子汁,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