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战歌之王 > 第十八节 放血

第十八节 放血

    江家一夜安宁。
  
      次日清晨,那江大海便红光满面地过来感谢韩乐,不仅按照榜单上所说的金额如数支付,还额外多增添了几件玉器古玩。
  
      其余的人,除了那施展过符术的年轻人也算给了点象征意义的谢礼外,都被江大海下了逐客令。
  
      毕竟他江家也不养闲人。
  
      曲香香带来的那群人,根本什么都没有做。
  
      至少在他江大海看来,是这位年纪轻轻,胆气过人的小兄弟独自一人杀死了那“骨女”,换来了江家的安宁。
  
      曹小晴孟钦等人被扫地出门倒也认了,只是他们疑惑的是:
  
      曲香香去了哪里?
  
      ……
  
      韩乐当然不会替他们解答疑惑。
  
      从一开始,他就没指望这群人能帮上自己,而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这群乐师或者武者在曲境里实力大打折扣,想要对自己造成威胁也是难如登天。
  
      真正有威胁的人,已经被韩乐解决了。
  
      她现在正躺在乌鸦的曲境里呢。
  
      至于那名混元武者,确实也是一个大麻烦。
  
      如果不是乌鸦先用曲境困住了他,然后韩二公子亲自出手,就连韩乐自己都没有把握杀死他。
  
      那是实打实的混元大师,韩乐再厉害,也不过一个九窍武者而已。
  
      由此可见,韩二果然深不可测。
  
      与此同时,韩乐也有点欣慰,整个曲境之中,他谁都不信。
  
      唯一可以相信的,就是韩二了。
  
      其他人都是为了那份机缘来的。
  
      唯独韩二是为了他韩乐而来的。
  
      这一点,便不用多说什么了。
  
      ……
  
      韩乐没有立刻离开江家,而是在江家住了两天之后,才行告辞。
  
      一来,鬼怪刚除,江大海也不放心,肯定要找借口留韩乐几日。
  
      二来,韩乐自己也在等韩二那边的消息,反正小白毛找不到了,与其自己一个人睡乌篷船,还不如在江大海家里起码好吃好喝地休养着。
  
      这两日下来,他也基本能确定,江家的事情,的确和鬼怪没关系。
  
      小妾投井,乃是一次凶杀案,至于后续的鬼怪之说,不过是某些人为了掩饰自己肮脏行径的小把戏罢了。
  
      事实上,整个江府,很多人或多或少可能都猜到了一点隐情。
  
      只有可怜的江大海本人不知道罢了。
  
      事情在韩乐离开那一天彻底真相大白。
  
      临走之时,那向来不和他说话的江家大公子热情无比地代父送客出门,还顺带塞了一包“干粮”给韩大师路上吃。
  
      干粮包打开一看,却是七八块金条。
  
      韩乐笑了笑,最终摇了摇头,离开了江府。
  
      “其实这种事情,如果是现实里,我多少还是会管一下的吧……”
  
      “江大海虽然年纪不大,但身体已经老迈的不行,明眼人都知道江大公子才是接下来江府的主人,所以大家都保持沉默。”
  
      “江大海一共七房姨太太,除了江大公子那早死的母亲之外,剩余的六房,都和江大公子有***的关系。唯有那投井自杀的小妾,多半是被江大公子看上去了,不从,遂被杀死。”
  
      “事后为了掩人耳目,那江大公子便联合府上人,弄了这么一出鬼把戏。整座江家,大约除了江大海和那几个忠心耿耿的护院之外,所有人都清楚这件事情吧。”
  
      “真是……比闹鬼还搞笑呢。”
  
      江大公子这种人,换了平时,韩乐定是一剑劈死。
  
      丧心病狂,违背人伦。
  
      但这里是曲境世界,韩乐管不了那么多。
  
      他从江大公子那里拿到的金子是江大海给的两倍。
  
      后者也明白,韩乐这种强者,只能给封口费,不能起其他意图。
  
      如此双方各取所需,也算是一种默契了。
  
      韩乐只希望那江大公子能待江大海好些,不过从平时的言行举止来看,江大公子还是很孝顺自己这个老父亲的。
  
      除了给老爹戴绿帽子这件事情外,别的东西都是做的无可挑剔。
  
      一想起江大公子那恭敬的礼仪,韩乐便一阵作呕。
  
      衣冠禽兽。
  
      ……
  
      离开江家之后,韩乐直奔下一个目标点。
  
      季大善人的家门口。
  
      在那里,他如愿以偿地遇到了刚刚脱身的韩二。
  
      “怎么样?”
  
      韩乐有些期待地问。
  
      “应该不是,要不你自己进去看一眼?”
  
      “那季小姐长的……奇丑无比,我估计那些乱七八糟的传闻,也是别人编的,给了苏州城那些大家大户一个借口,不迎娶季大善人的女儿。”
  
      韩二干笑一声:“我这个人虽然耿直,但一般不说人丑。”
  
      “但那姑娘,是真的难看啊。”
  
      韩乐略一点头,心里大致也清楚了。
  
      苏州城里发生的两桩怪事,都是无疾而终。
  
      他的身体里,有李郎的曲境本源,自然能感觉到,箜篌吞噬苏州城曲境的速度非常缓慢。
  
      “她是在转移我们的注意力吗?”
  
      “她想要拖延时间,拖延上几个月,她的力量就会强大无数倍!”
  
      韩乐认清了这一点,便不再犹豫,带着韩二一起出了城。
  
      既然可以确认那些所谓的怪事,都是箜篌故意用自己的力量引导他们去找的,那么他们就不可能被她牵着鼻子走。
  
      是时候开启下一步计划了。
  
      ……
  
      苏州城外,宋村。
  
      因为遭了蝗灾的缘故,整个村子里的人都跑光了。
  
      村里头,只有几个走不动路的老人,眼看也没有几天活日了。
  
      苏州城里还算繁荣,只是这宋村,虽然是青天白日下,却显得额外的荒凉。
  
      如果把这个曲境比作一个游戏副本的话,那么宋村就是韩二和余酒行的“出生点”。
  
      只不过这个出生点有点惨。
  
      “这里就是你们的家?”
  
      韩乐指着其中一个泥土堆砌起来的围墙小院,耸了耸肩。
  
      韩二愤愤不平地说:“那个李郎也太不够意思了,把我送进曲境,居然没有给我安排一个合适的身份。”
  
      “我这样的气质,像农民吗?”
  
      韩乐干笑一声,也不多说,就往里面走去。
  
      黄泥筑成的房子,还算稳固,只是屋子里空无一物,院子里也空空荡荡,显得凄凉无比。
  
      “就这里吧。”
  
      韩乐看了看:“我们先动手,一会儿还有人来帮忙。”
  
      下一秒,他招来了乌鸦。
  
      曲境打开,一个女人被丢了出来。
  
      她的嘴巴里塞着白色的绒布,还用绳子刻意固定住。
  
      她的双手更是死死被勒紧,每一根手指居然都被掰断,并且错了节位!
  
      她的眼里,充满了痛苦怨毒之色。
  
      如果让旁人看了,恐怕是立刻便会心寒不已。
  
      因为这实在太残忍了!
  
      嘴巴就不多说了,曲香香的每一根手指,都是不规律地扭曲着,这是彻底要把她的双手给废了!
  
      然而韩乐两人却没啥感觉。
  
      因为曲香香变成这个样子,就是他们两个辛辛苦苦干了半天才做到的。
  
      没办法,想要囚禁一个准传奇乐师,难度实在太高了。
  
      乌鸦那个曲境,如果给曲香香正常状态,分分钟秒破。
  
      她可是已经拥有自身曲境片段的女人!
  
      只要给她一个音节的机会,她就能唤出曲境片段,天知道这女人还藏着什么杀手锏。
  
      只要给她接触万维键盘的机会……
  
      韩乐两人,除了抱头鼠窜根本就没有别的办法了!
  
      由此可见,乐师的强大。
  
      但在传奇之前,乐师自身的脆弱性,依然成为了韩乐囚禁曲香香最大的依仗。
  
      “为什么不让我割掉她舌头?”
  
      韩二有些无聊地看着韩乐:“然后打碎她的手骨,这样就方便很多了;现在她这个造型,要是让别人看到了,还以为我们在玩捆-绑-PLAY呢。”
  
      韩乐哑然一笑:“不能让她死太快。”
  
      “她身上,也有李郎给的机缘。”
  
      “江左城的鬼怪,还有那些荒兽,都是冲着李郎的机缘来的。”
  
      “她死了,那股气息消失了,就不能完美地充当一个诱饵了。”
  
      韩二点头:“说的也是。”
  
      忽而他八卦无比地问道:“你和那余长歌,到底是什么关系?”
  
      韩乐反问:“你和那野丫头,后来到底经历了什么?”
  
      两人都是沉默。
  
      又过了一会儿,有人在外面喊道:
  
      “韩大哥在吗?”
  
      两人对视一眼,推门而出。
  
      第三个人,到了。
  
      ……
  
      入夜。
  
      宋村的小院子里,已经和下午时的大不相同了。
  
      一条条红线,一只只铜板,一个个铃铛,还有满地的黑狗血画成的符文。
  
      用陈闯的话来说,这些都是小把戏。
  
      但用来对付道行低的鬼怪,最合适不过。
  
      陈闯,就是韩乐在江大海府邸上遇到的那个贼眉鼠眼的年轻人。
  
      这家伙自称是道门弃徒,身怀一手符术,先前在杭州城混迹,后来听说这苏州城闹鬼严重,便想过来混几口饭吃。
  
      谁知道一进了苏州城,他就知道,这鬼怪不是自己可以降服的,便生起了退却之心。
  
      后来在江府上看到韩乐斩杀骨女,气质不同常人,便升起了攀谈的心思。
  
      韩乐心中一动,直接把他拉下了水,以江大公子给的所有酬金作为报酬。
  
      反正这些金子对他来说也是无用。
  
      那陈闯本来就是因为好赌而缺钱,一下子看到这么多金子,立马拍胸脯,喊韩乐大哥了。
  
      “韩大哥,今晚,这个女人真的能引来城里的鬼怪?”
  
      陈闯有些不安。
  
      他看着跪在地上的曲香香,脸上有点怜香惜玉的意思。
  
      然而韩乐却是默默地看着远方的那座城。
  
      “放血。”
  
      他说。
  
      呲。
  
      血腥气开始在院子里弥漫,另外一股奇异的气息更是飘过万里,直抵江左。
  
      吼!
  
      江左城里,顿时腾起一片黑云,冲着这宋村,徐徐压了过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