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战歌之王 > 第二十二节 一剑两头颅

第二十二节 一剑两头颅

热血激昂的战歌声响起。
  
  这也是韩乐第一次全力以赴,不惜消耗魂力为代价,在实战中使用《braveheart》。
  
  这首数码宝贝进化曲,到底有多少效果,他也不知道。
  
  但他唯一清楚的是,不能就此放走这头青鹄。
  
  宗帅帅交待的任务暂且不提,青鹄嘴巴里叼着的,可是曲香香的脑袋。
  
  李郎给她的那一点机缘,就存在她的脑域里。
  
  如果让箜篌得到了那点机缘,她吞噬曲境的速度,就会越来越快。
  
  到时候,韩乐辛辛苦苦做出的所有努力不仅白费。
  
  所有人都有可能变成箜篌的奴隶!
  
  就好像那天在十里坊里,韩乐看到的邢凯和刘丙丁二人一样。
  
  ……
  
  乌鸦振翅高飞,一个圣环忽而加持在它身上。
  
  在那一瞬间,它的身体闪烁起无数的数字和代码。
  
  古怪而神秘的战歌之力加持完毕。
  
  乌鸦发出前所未有的凄厉尖叫声。
  
  方圆十里,都能听得到。
  
  在众人惊诧的目光中,那小小的乌鸦,身体竟然暴涨,一对翅膀展开,竟然足有十米宽。
  
  黑色的羽毛不断掉落。
  
  露出里面白漆一般的骨头。
  
  它痛苦地抬头,似是要将心中的受到的苦楚都发泄出来。
  
  哗啦啦!
  
  所有羽毛,悉数崩落。
  
  战歌声依旧继续,韩乐额头,已经沁出汗水!
  
  万维键盘功效全开的情况下,他的魂力流逝的飞快。
  
  第二脑域的魂力,转换效率还是太低了!
  
  但他必须全力以赴。
  
  他看着天上的乌鸦,手速又快了几分!
  
  下一秒,一道紫光冲天而起!
  
  月华落下,紫气冲腾。
  
  乌鸦的身体急剧变化,两条长长的五彩尾巴,先是出现在了众人的眼中。
  
  很快的,一根根紫色的羽毛,也开始重新生长出来!
  
  这乌鸦,竟是被激发出了血脉之中那隐藏的一点神禽之血,进化成了一头紫鸾!
  
  韩乐一把抓起那万维键盘,和韩二道:
  
  “分头行动!”
  
  乌鸦的进化时间有限,他不确信这头不稳定的紫鸾能打败青鹄,所以他必须亲自上阵。
  
  下一秒,紫鸾往下兜了一圈,直接将韩乐带着,直冲云霄!
  
  那边,韩二也直接抛开一切,仿佛一枚导弹一般冲破宋村所有围墙,冲着城里的方向,冲了过去!
  
  ……
  
  紫鸾已去,韩二不再。
  
  在场众人,无不目瞪口呆。
  
  “以仙乐,点化一只乌鸦,化为紫鸾。”
  
  陈闯的口水都要流下来了:“不愧是传说中的平荒天师啊!我竟然抱到了他的大腿啊,不行,我这就要回山,告诉师傅。”
  
  “平荒天师,重新行走人间了!”
  
  那几名道士也是跪着看天。
  
  乌鸦化紫鸾,韩乐乘坐着直飞而上。
  
  那场面,对于这个世界的人来说实在太震撼了。
  
  别说他们,就连曹小晴、季云飞等人都觉得无法理解。
  
  “那是……可以让宠物进化的战歌?”
  
  徐相如好半天才理清楚一点思路:“他竟然能让一只乌鸦变成……那么大的紫色的鸟?”
  
  他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曹小晴幽幽地说:“那怎么可能是普通的乌鸦?绝对是荒兽无疑!”
  
  “没想到韩乐还有一头荒兽宠物!”
  
  “那首战歌,就是让他斩获青云榜首的战歌啊,果然可以激发潜能,只不过没想到的是,不仅可以激发人类潜能,连禽兽也可以!”
  
  季云飞则是默默摇了摇头:
  
  “亏我们还想来救韩乐。”
  
  “他可是韩乐,需要我们救吗?”
  
  “有时候我真的觉得,韩乐和我们,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太安众人,深有同感。
  
  先前在东云山上的所有举动,就已经足够惊世骇俗了。
  
  但和曲境里发生的这些相比……简直是小儿科。
  
  明明是一个今年才冒头的新人乐师,却拥有如此恐怖的实力。
  
  难怪赵璇和韩二会如此看好他,而苏璃和余长歌这等优秀女子,也总和韩乐传出绯闻。
  
  在场众人,都沉浸在震撼中无法自拔。
  
  唯有那孟钦,看着曲香香的无头尸体,怔怔发呆。
  
  许久之后,他的脸色变得阴沉了很多。
  
  莲花市的其他人,显然也注意到了这一点。
  
  “当没看见。”
  
  孟钦忽然低声和莲花市的人说:
  
  “先活下去。”
  
  莲花市的其余人默默点头。
  
  不管韩乐做了什么,他现在在曲境里表现出来的实力,都足够他们跪-舔了。
  
  想找麻烦?想报仇?
  
  等出了曲境,自然有莲花市整座城市作为后盾。
  
  他们太安,还是太小了些。
  
  孟钦的脸上闪过一丝狠色。
  
  只是这青年终究过于耿直,这丝狠毒之色被太安几名乐师看到了。
  
  曹小晴等三人对视一眼,忽然笑了。
  
  “既然事情都发展到这种地步,我觉得我们也没有资格去争什么机缘了吧?”
  
  曹小晴轻声道:“还是想着怎么活下去比较重要。”
  
  季云飞深以为然:“想活下去的话,该怎么做呢?”
  
  孟钦立马接嘴说:“当然是跟着韩乐了,我们莲花市所有人,都会紧跟着韩乐大人的步伐,绝不动摇。”
  
  只是,他的语气竟然有些颤抖。
  
  因为不知不觉间,太安武道联盟的人,已经将他们围在了中央。
  
  “对不起……”
  
  曹小晴看着孟钦,眼底露出一丝歉意:“不应该拉着你们过来的。”
  
  “谁知道韩乐这么大的本事,连曲香香都能囚禁?”
  
  “如果你们不知情,或许还有一条活路,但是现在……”
  
  她撇过脑袋,脸上的确有一丝遗憾。
  
  孟钦这个人,其实是真的不错的。
  
  只可惜。
  
  惨叫声在宋村上空响起。
  
  命运不由人吶。
  
  ……
  
  宋村惨案,韩乐自然不知情。
  
  他坐在紫鸾背上,心情亢奋到了极点。
  
  对于人类而言,飞行是永远的梦想。
  
  无论是仙侠小说里的御剑飞行,还是乘坐巨大的飞鸟,在高空中俯瞰人间。
  
  刨去天风甚寒,还真有一种仙人的感觉。
  
  座下的紫鸾在夜里发着光,真如神鸟。
  
  那青鹄的飞行速度的确够快,转眼间,就冲到了城里,并且带起阵阵狂风。
  
  但紫鸾的速度,居然更胜一筹!
  
  眼看那青鹄就要飞入江左城里,乌鸦化成的紫鸾,终究是将他拦下!
  
  天风乱窜,两头大鸟在半空中擦肩而过,青鹄怪叫一声,那如刀剑一般的利爪便要抓过来!
  
  紫鸾身法巧妙,轻盈躲过,两只尾巴轻轻摇摆,却是用力一啄,点到了青鹄的腹部,惹得后者一阵哀嚎。
  
  两头大鸟高空交战,引得整座城的人都被惊动了。
  
  他们一抬头,但见天空之上,一青一紫两头神异猛禽正在战斗。
  
  这简直是千古未闻的奇观。
  
  更令苏州城的百姓还有江左城里的鬼怪们惊诧的是,那紫色大鸟背上,居然还坐着一个人!
  
  他是仙人吗?
  
  有那不知情的普通百姓,竟是跪下叩拜。
  
  青光和紫光交织在一起,照亮了黑夜里的苏州城和江左城。
  
  韩乐低头俯身,手里却是暗自掏出了龙泉剑的剑柄!
  
  他能感受到,这头青鹄的确凶悍!
  
  如果不是他嘴巴里叼着曲香香的脑袋,凭空少了一种攻击手段的话,临时进化成紫鸾的乌鸦估计已经顶不住了!
  
  双方相互厮杀,因为要规避伤害,紫鸾也是束手束脚的。
  
  “乌鸦的力量好像流逝的很快。”
  
  “毕竟是临时进化,不是完全进化……等等,如果我去数码宝贝世界,找到真正的数据芯片,配合这首战歌,是不是真的能超进化?或者究极进化?”
  
  哪怕是在激战之中,韩乐的脑洞依然在持续发散着。
  
  不过他很快沉下心来,握紧了龙泉剑。
  
  青鹄压根没有注意到自己。
  
  而韩乐,也只有一次进攻的机会。
  
  必须沉住气。
  
  ……
  
  苏州城,主干道上,一辆漆黑色的马车正在飞速狂奔之中!
  
  眼看便要冲过那条漆黑色的界限,进入江左城内。
  
  两旁正在围观两只大鸟战斗的百姓也被这忽然冲过去的马车惊呆了。
  
  只是再看一眼那马车,四角上悬挂着的居然是纸钱?
  
  他们都是吓得半死!
  
  难道这竟是一辆载鬼怪的马车?
  
  然而便在此时,一道烟尘直接沿着马车道冲了过去!
  
  “给老子停下!”
  
  依稀之间,仿佛听到了这么一句。
  
  吁!
  
  那拉着漆黑马车的两匹马,竟然生生抬起前蹄,往两侧摔去!
  
  轰隆隆!
  
  无数石板碎裂的声音。
  
  借着天上的青紫光芒,众人勉强看到,竟是一个年轻的男人从后面生生拉住了那辆马车!
  
  两匹马,直接翻倒在地!
  
  那马车夫也凭空摔出去。
  
  马车里,一个人影也是直接飞了出去。
  
  韩二眼看不好,立马冲出,一把抱住那个人影,生怕她摔伤。
  
  与此同时,天空中突然传来一声惨叫——
  
  一道剑光闪过天际,那头青色的大鸟,被生生斩断了脖子!
  
  紫鸾身上,神光也渐渐褪去,紫色的羽毛仿佛下雨一般,洋洋洒洒落下。
  
  韩乐手持龙泉剑,从天而降。
  
  和他一同降落的,还有两个脑袋。
  
  一个大脑袋,含着一个小脑袋。
  
  啪啪!
  
  两个脑袋,都砸在了韩二的怀里,那灰发白眸的人身上。
  
  韩乐心中一紧,刚想过去拿走那两个脑袋。
  
  然而便在此时,那人却是主动推开了青鹄和曲香香的脑袋。
  
  “呸呸呸!”
  
  “我草!什么东西啊!”
  
  “妈-的,谁在搞事儿啊?这鬼地方,坐个马车都不安全了吗?”
  
  那人脸上显然惊魂未定。
  
  韩乐看到那人,也是惊呆了:
  
  “车里的人,居然是你?”
  
  余酒行微微一愣:“不是我,是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