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战歌之王 > 第二十三节 平荒天师!

第二十三节 平荒天师!

一秒★小△说§网..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马车里的那一缕灰发。
  
  不是余长歌。
  
  而是余酒行。
  
  这让场面一度变得十分尴尬。
  
  韩乐骂了几句,从地上捡起青鹄和曲香香的脑袋,便准备撤离。
  
  韩二更是嫌弃地丢开小白毛,毕竟刚刚来了个画面太美不敢看的公主抱,没想到居然找错人了!
  
  小白毛落地之后,倒也不以为意,自己拍拍屁股爬起来了。
  
  马路两边,所有人都望着他们。
  
  “走走走!”
  
  韩乐拉起余酒行,带着韩二撤离了这是非现场。
  
  ……
  
  黑夜里,还是那只乌篷船上。
  
  “所以,我们是被箜篌骗了。”
  
  “之前她是故意让我看到马车狂奔的情景,其实只不过是声东击西。”
  
  韩乐沉声道:“目前唯一的好消息是,曲香香的脑袋,在我们手里。”
  
  “当然,顺便还把主线任务给做了。”
  
  他指了指青鹄的脑袋。
  
  这里面,藏着这头雌性青鹄的魂珠,正是宗帅帅带他们上雾岛最重要的目的。
  
  韩二倒是无所谓地耸了耸肩:“今天来了那么多妖魔鬼怪,她的力量肯定也会受损。”
  
  “其实如果不是这小子,怕他拖后腿的话,我们就干脆一路杀进去了啊。”
  
  对于二公子的话,韩乐深有同感。
  
  其实他今晚的计划,本来就是一路杀进江左城的。
  
  如果能在马车上拦截下余长歌,那是最好不过,找到长歌,他自然就有办法破除现在这种不稳定的平衡。
  
  但偏偏是余酒行。
  
  可以说,在韩乐的认知里,箜篌的智商等级似乎提升了一个层次。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直被忽略的小白毛终于忍不住爆发了!
  
  “你们,从头到尾自顾自的说话,到底有没有听我的发言啊!”
  
  两人愕然:“你有说话?”
  
  余酒行怒道:“韩乐,你到底想不想救我姐啊!?”
  
  “你们以为,我是被那些鬼怪劫持了吗?”
  
  韩乐诧异道:“不然呢?”
  
  余酒行冷笑道:“我本来是要去救我姐的,谁想到被你们给拦住了!”
  
  “刚刚那个小姐姐也不知道去了哪里,这下好了,我好不容易找到的线索没了!”
  
  韩乐“哦”了一声。
  
  两人继续把小白毛晾在一边。
  
  在他们看来,余酒行说的不过是场面话,为自己被鬼怪拐走的事情遮羞罢了。
  
  然而下一秒,一个温和的声音在船外响起:
  
  “韩乐先生,这一次,你可能是真的疏忽大意了。”
  
  韩乐眉头一皱,整个人如闪电般冲了出去。
  
  外面空无一人。
  
  幽冥眼!
  
  虚幻与现实之间,一个穿着花衣裳的女子正恭谨地站在桥头上。
  
  “你是鬼?”
  
  韩乐问。
  
  “是。”那女子轻声道:“奴家小幽,奉叶天师之命,特意带余酒行公子去找他的姐姐。”
  
  “叶天师?”
  
  韩乐微微一惊。
  
  “事已至此,天师先前的安排似乎已经被箜篌察觉,再想瞒天过海将余长歌小姐接出来,恐怕已经是万难了。”
  
  那小幽轻叹道:
  
  “如果两位信不过我的话,不妨去天师家中,一切自然有分解。”
  
  韩乐眉头微微一皱。
  
  这小幽虽然是鬼怪,但身上并没有煞气戾气,而且也敢在自己面前主动现身。
  
  如果她并没有在骗人,难不成反而是自己搞砸了计划?
  
  一旁的余酒行一脸气呼呼的样子看着韩乐。
  
  韩乐问道:“你家那叶天师,住在何处?”
  
  小幽笑了笑:“我家叶天师,韩乐先生不是不久前才见过?”
  
  韩乐脑中闪过一个人影。
  
  “那个说书先生?”
  
  当时他经过那茶馆,的确是被那姓叶的说书先生吸引而来,因为那说书先生说的场景赫然是韩乐一夜屠尽十里坊鬼怪的故事!
  
  只不过后来被李郎引走,韩乐才忘记了这回事儿。
  
  “李郎曾经提起过,他得病那年,是一名姓叶的道长路过,救了他一命。”
  
  “那叶姓道长留下的两件东西,一件是灭妖铃铛,已经帮了我很大的忙。”
  
  “另外一本平荒记,却是完全看不懂,难道那叶姓道长,居然也在李郎的曲境中?”
  
  韩乐心中转过千万念头,一切似乎解释的通,但也有很多不明白的地方。
  
  但本能告诉他,不管怎样,这都是最后的线索了。
  
  小幽敢冒着生命危险出现在他面前,要么她背后是站着箜篌,要么她背后,真有叶道长这号人。
  
  “姑娘请带路。”
  
  韩乐迅速做出了决断。
  
  ……
  
  今夜的江左城,显得分外安宁。
  
  宋村里的那场屠杀,几乎屠尽万鬼。
  
  箜篌的力量空前削弱,江左城倒是成了一座名副其实的鬼城。
  
  小巷子里,拐过几个小弯,终于到了小幽所说的那名叶姓道长的家中。
  
  推门而入,藤椅上的中年人瞥了瞥眼睛,看着韩乐说:
  
  “年轻人,你快把我的除荒铃给使坏了哟。”
  
  韩乐微微一怔。
  
  下一秒,他怀里的那本平荒记忽然自动飞出,稳稳地落在了中年人的手里。
  
  “小幽,带这两位先生去休息休息。”
  
  “接下来,我和这位韩乐先生,有要事要谈。”
  
  小幽点头,便想带着韩二和余酒行去偏房。
  
  韩二看了韩乐一眼,得到肯定的答复之后,才徐徐离开。
  
  院子里,只剩下了韩乐和那叶先生。
  
  啪!
  
  院门自动关上。
  
  “坐吧。”
  
  中年人翻着那本平荒记,眼里浮现出许多追忆之色。
  
  “你真是李郎记忆中那位叶道长?”
  
  韩乐看着他:“如果是你的话,想要对付箜篌,应该是易如反掌吧?”
  
  中年人笑着摇了摇头:
  
  “年轻人就是急躁。”
  
  “你怎么知道我对付那箜篌会易如反掌?”
  
  “我现在浑身上下,一点法力都没有,连除荒铃都没办法驱动,你以为我能有多厉害?”
  
  韩乐愕然。
  
  在他的想象之中,能留下除荒铃、平荒记这种宝物的,自然是超级高手。
  
  怎么可能一点法力都没有?
  
  似是看出了韩乐心中的疑惑,中年人指了指天,笑道:
  
  “你怎么比我还看不穿?这是哪儿?”
  
  “这是……李郎和箜篌的曲境。”韩乐一开口,便知道说漏了嘴。
  
  叶先生哈哈一笑:“曲境?原来你们是这么来形容这种世界的。”
  
  “不过无妨,很早之前,我就意识到,我并非真我,我只是李郎记忆中的我。”
  
  “所以,我虽然拥有平荒天师的所有记忆,但却没有半点法力。而且还因为我洞晓了天机,更加不可能直接干预这个世界的运行。”
  
  “这么说,你明白了么?”
  
  韩乐有些似是而非地点了点头。
  
  “真我与非我,这些都无需计较。哪怕我现在只是一个幻影,但作为一名平荒天师,该做的事情还是要做的。”
  
  中年人忽然认真严肃起来:
  
  “既然你拿了我的除荒铃和平荒记,那么就该是命中注定的传人。”
  
  “平荒天师,和道门寻常的捉鬼降魔的法师不同,我们是一群自太古以来便行走于人间的除荒之人。”
  
  韩乐心中一动。
  
  他知道,中年人接下来要说的东西,恐怕要涉及到一个巨大的秘密。
  
  “荒,到底是什么?”
  
  这一刻,韩乐是真的把自己当成了弟子,在虚心求教:“在我的世界里,有人告诉我,荒便是怪物,也有一种说法,荒是一场大劫之后余留下来的余孽。”
  
  “李郎却和我说,荒,是一种病。”
  
  他的眼里充满了疑惑和激动。
  
  中年人的回答,可能关系到韩乐对于整个云州大陆,所有曲境世界乃至于穿越这件事的认知!
  
  ……
  
  “荒是什么?”
  
  叶先生笑了笑:“抱歉,我也不知道。”
  
  “你先别急,我只能将我知道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你。”
  
  “时间不多了,今夜那箜篌在你那里吃了亏,多半要补回来。”
  
  “所以接下来我说的每一句话,你都务必仔细听好。”
  
  韩乐点头。
  
  “在我的记忆里,曾经和无数个荒打过交道。”
  
  “我们姑且不论荒到底是什么,但大部分的荒,都是灭绝人性,以残害生灵为本能。”
  
  “更可怕的是,荒会传染,上古年间,一次大荒之后,整个世界都变了模样。神灵陨落,人族衰败,就连妖魔,都被荒统治。”
  
  “后来便是咱们平荒天师一门最为辉煌的时刻,具体的事情,这本平荒记上自然有记载,到时候你回去详细看。”
  
  “总而言之,平荒天师,必然以除荒为己任,像李郎这样能自我克制的荒,终究是少数;在面对荒的时候,你不得有侥幸心理,明白了么?”
  
  最后一句,叶先生的声音却是越发严肃起来。
  
  韩乐点了点头。
  
  云州大陆上,大部分的荒兽都是凶残到了极点。李郎和琉璃,是少有的例外。
  
  “接下来,我传你【金书秘法】,此术只有平荒天师才能使用,以此秘法,才能读懂这本平荒记上的蝌蚪文。”
  
  中年人往韩乐额头上一点,一道金光,涌入韩乐额头。
  
  下一秒,他的脑子瞬间多了一些前所未有的知识。
  
  紧接着,那叶先生又说了很多关于平荒天师的事情。
  
  韩乐耐着性子听完了,最后却忍不住问道:
  
  “叶先生,您方才说了那么多,却还是没有提到,破局的关键在哪儿?”
  
  破局的关键,自然是箜篌的宿主,余长歌。
  
  那叶先生哈哈一笑:
  
  “痴儿,你却忘记了自己在这方世界中的身份了?”
  
  “你说那青楼花魁,如今在哪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