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战歌之王 > 第二十四节 苏梨

第二十四节 苏梨

    黎明时分,接近破晓。天』籁小说Ww『W.『⒉3TXT.COM
  
      韩乐独自一人行走在江左城寂静的街道上。
  
      之前的那场大战过后,整个江左城,的确变成了一座空城。
  
      鬼怪死伤殆尽,恐怕那箜篌,也是元气大伤。
  
      从叶天师家中出来,韩乐获益良多。
  
      虽然关于荒的本质,韩乐依然没有询问清楚,但至少他获得了部分平荒天师的传承。
  
      在叶天师的口中,平荒天师没有那么多师父弟子的规矩。
  
      其他行业之所以那么尊师重道,因为那是混饭吃的手艺或者技术。师父传给你的,是赖以生存的法门。
  
      而平荒天师不同,用叶先生的话来说,平荒天师一门,早夭者无数,也获得不到什么好处,传承全看个人。
  
      但不论如何,在韩乐心里,依然是将仅仅有几面之缘的叶天师当成了自己第一个师父。
  
      那本平荒记现在已经回到了韩乐的手里。
  
      等到离开雾岛,返回太安,他一定会好好琢磨上面的内容。
  
      毕竟在接受了金书秘法的传承之后,他也能看懂这蝌蚪文了。
  
      只不过根据叶天师的说法,这本平荒记并没有什么不同寻常的地方,只是他生平记录。
  
      唯有一点,平荒记中有一页夹杂了一页真正的【荒天书】。
  
      荒天书一共有几页,叶先生也记不清了,只知道这是祖师爷流传下来克制荒物的重宝。
  
      其重要性,甚至比除荒铃还要重要。
  
      韩乐在叶天师的指引下,找到了那一页荒天书。
  
      那一页荒天书看上去和寻常纸张没有区别,但实际上,用幽冥眼看的时候,会泛起淡淡的金光。
  
      金光虽然淡,却是有些刺眼。
  
      “刚刚匆匆扫了一眼,这一页荒天书上记载着的,好像是一式剑诀,名叫平荒一剑,需要借助大量的本源之力才能施展出来。”
  
      “以我现在的力量,恐怕只有抽出李郎的曲境本源之力,才有可能施展这平荒一剑,也不知道威力到底如何?不过从叶先生的描述来看,应该是非常恐怖的。至少对荒兽来说是如此。”
  
      “还有那除荒铃,我的用法原来是全然错误的,难怪上面会有那么多裂缝。”
  
      一想到除荒铃,韩乐就一阵心疼。
  
      没办法,李郎给他除荒铃的时候,他根本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
  
      如果不是那老鬼婆偷袭他,自动激了除荒铃的效果的话,他还不知道这玩意可以杀鬼。
  
      在那之后,他就纯粹把这宝物当成消灭鬼怪的利器了。
  
      殊不知,这除荒铃之所以轻易消灭鬼怪,只是因为它是荒的克星——而这些鬼怪,都是荒兽箜篌衍生而出的产物。
  
      除荒铃除荒,自然简单轻松。
  
      只不过除荒铃和平荒一剑一样,都需要注入本源之力才行。
  
      韩乐试过,自己的真气、魂力,都不属于本源之力。好像只有李郎的曲境本源,才是属于本源之力的一种。
  
      那平荒天师也没有什么独特的修炼本源之力的办法,根据叶先生的说法,平荒天师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机缘,这种事情,本来就强求不得。
  
      韩乐只好作罢。
  
      好在除荒铃还没有完全崩溃,如果有机会的话,韩乐还可能将其完全修复。
  
      只不过那需要极大的机缘,并且韩乐能在类似的曲境里遇到同为平荒天师的同行才行了。
  
      ……
  
      平荒天师的传承,李郎的曲境本源,韩乐获得的东西已经够多。
  
      只是他走在那空旷的街道上的时候,他心里却是一直在苦笑。
  
      “我居然漏算了这一点!”
  
      “如果按照曲境的身份的话,我是江左城富韩万金的儿子,要娶那十里坊清倌人余长歌过门。”
  
      “那十里坊虽然被烧毁了,但这一段剧情想必还是在延续的啊!”
  
      “我辛辛苦苦满世界地找余长歌……”
  
      “他-娘的没想到在自己家里!”
  
      一想到这里,韩乐就蛋疼不已。
  
      前方,韩府的灯笼已经能看见了。
  
      几个孔武有力的大汉正虎视眈眈,府邸外,多了两尊金色的铜狮子!
  
      显然,这几天江左城的异变也让韩家人有所警惕。
  
      韩乐随便扫几眼,都是镇守府宅、辟邪驱鬼的重器。
  
      “谁在哪里?!”
  
      那护卫还算警惕。
  
      韩乐老老实实地走过去:
  
      “是我?”
  
      “少爷回来了?”那护卫又惊又喜:“我这就去通报老爷!”
  
      “不……不必了。”
  
      “开门,让我进去,带去见长歌。”
  
      韩乐尽量含糊其辞。
  
      那护卫脸色有些尴尬,但犹豫了许久,终究是照做了。
  
      韩府大门被打开,自然有熟悉的下人,领着韩乐往余长歌的房间走去。
  
      “少奶奶此时多半还没睡。”
  
      “少爷,你这次真的把老爷气疯了。老秦头说,他服侍老爷这么多年,从未见过他如此生气。”
  
      “其实你哪怕纳个妾,老爷跺跺脚,也就忍了。非要把那青-楼女子明媒正娶过门,这让老爷的脸往哪儿搁?”
  
      “少奶奶也几天没有进食了,只是抱着那只黑猫呆。你今夜先去看看她,但千万别在她房间过夜,明儿一大早去找老爷磕头请安,再说几句好话,这事儿说不定还能揭过去。”
  
      那仆人显然是这曲境中韩乐的心腹,絮絮叨叨地说了一大堆,倒是让韩乐把“剧情”了解的清清楚楚。
  
      原来,江左城出现之后,剧情线变成了这样:
  
      余长歌是在十里坊大火之前嫁入韩家的,而且是韩乐瞒着在外谈生意的韩万金,走的明媒正娶路子;那韩万金回来之后,看到儿子居然娶了个风尘女子回来,自然气的不轻;爷俩直接闹翻,余长歌刚入门就被丢到冷院,整座韩宅都没人敢靠近她,生怕惹了老爷不快。
  
      而他韩乐呢,做的更绝,直接来了个离家出走,这下把韩万金气的直接了病,目前还在床上躺着呢。
  
      ……
  
      “这箜篌智商不怎么样,编剧能力一流啊。”
  
      韩乐听完之后,心中暗自吐槽:“这曲境世界虽然是虚幻的,但每个剧情都还算合理。怎么跟游戏副本似的?”
  
      箜篌曲境,和乌鸦之流相比,高下立判。
  
      韩乐有一种在刷游戏的感觉,体验非常愉快。
  
      绕过一处庭院,前方,依稀有一个偏僻的小院子,里面还亮着灯火。
  
      那小厮叹气说:“少奶奶便住这儿了。老爷放话说,谁也不许靠近;我也就每天半夜给她送点吃食,可第二天过来,她也是滴水不进,我也是没办法呀。”
  
      “少爷,你赶紧劝劝她吧,这日子,总是要过的。”
  
      “明儿你和老爷商量商量,把这规格讲一讲,当成妾进门,再重新把苏家那千金娶进来,刚好两件事情,重新一起操办了,也顺了老爷的心意。”
  
      这小厮的话,韩乐本来一点都不想多听的。
  
      只是最后一句,他突然有点诧异:“苏家千金?”
  
      小厮想当然道:“便是那从小就和您订了亲的苏梨小姐呀,难道您忘了?”
  
      “苏璃?!”韩乐一个冷战,盯着那小厮:“你在说什么?”
  
      小厮被韩乐一瞪,有些害怕,不过还是壮着胆子说道:“少爷您忘的也太快了吧,几年前您还嫌弃说苏家人取名字能力不行,苏梨苏梨,这吃的时候梨子总是习惯要切开的,那岂不是分梨(离)?这名字不好。小的现在还记得清楚苏家老爷难看的脸色吶。”
  
      韩乐又是一愣:“梨子的梨?苏梨?”
  
      小厮的眼神越奇怪了:“是呀,难不成还真是分离的离?”
  
      韩乐长吁一口气。
  
      巧合巧合,一定是巧合。
  
      这里可是曲境世界,苏璃再阴魂不散,也不会跟过来吧?
  
      他挥手让那小厮离开,自己提着小厮准备好的食盒,走进那清冷的院子。
  
      窗户打开着,一个人影怔怔地看着外面。
  
      她的怀里,抱着一只小黑猫。
  
      韩乐看着她。
  
      她看着韩乐。
  
      韩乐长舒一口气:“记忆在吗?”
  
      余长歌:“在。”
  
      “为什么不吃东西不喝水?”韩乐问。
  
      “怕吃了坏东西。”长歌老老实实地回答。
  
      她的脸色很难看,也不知道是挨了多少天的饿。
  
      “为什么不试着离开,去找我们?”韩乐诧异。
  
      “他们不让我走,说我进了你们家的门,就是你们家的人。”
  
      余长歌脸上闪过一丝红晕:
  
      “还有,小千告诉我,让我千万不要出这韩家大门。”
  
      “我在这里等你,是最好的。”
  
      “你看,我现在不也等到你了吗?”
  
      韩乐笑了笑,走进屋子。
  
      烛火清冷,佳人虽未上妆,却那一夜在十里坊里更清丽动人。
  
      就连韩乐都有一瞬间的小小失神。
  
      “你说的小千,就是指这只小黑猫吧?”
  
      韩乐笑眯眯地走了过去,在余长歌猝不及防下,忽然一把抓住那只小乳猫。
  
      他凶神恶煞地看着那只小乳猫:
  
      “现在,告诉我,你到底是谁?”
  
      “不要给我喵。”
  
      “我知道,你一定不是普通角色,你待在箜篌曲境里,待在长歌身边,究竟想干嘛?!”
  
      余长歌愕然地看着韩乐和那小黑猫大眼瞪小眼。
  
      半天,那小黑猫还是萌萌哒地张嘴:
  
      “喵喵!”
  
      还冲韩乐挥了挥爪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