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战歌之王 > 第二十五节 千里大爷

第二十五节 千里大爷

小屋里,小猫和韩乐大眼瞪小眼。
  
  最终,还是被掐住脖子的小乳猫屈服了下来。
  
  喵!
  
  它指了指桌子上的一系列纸张。
  
  韩乐这个时候才注意到,桌子上有一叠纸。
  
  上面居然还写着一系列的内容。
  
  他走过去,拿起来一看,居然是余长歌和小猫的对话!
  
  ……
  
  余长歌:你到底是什么猫?为什么每次看到你,我的记忆就能苏醒?
  
  小猫:我是一只好猫。
  
  余:你是荒兽?
  
  猫:曾经是,现在不是。
  
  余:或许我该去找他,还有酒行,我不确定我曲境张开的时候,他有没有被卷进来。
  
  猫:别去。待在这儿。
  
  余:为什么?
  
  猫:相信我,这样最安全。
  
  余:可是外面那么多妖魔鬼怪。
  
  猫:你要相信你男人。
  
  余:……他还不是我男人。
  
  猫:迟早的事情。
  
  余:我还不知道他的名字。
  
  猫:很重要吗?
  
  余:当然,我都不了解他。
  
  猫:没办法理解你们人类复杂的思维呢。交-配过了就是夫妻啊。
  
  余:……不是这样的。
  
  猫:你们人类好乱!
  
  余:……不是这样的。
  
  ……
  
  一叠叠纸张,韩乐差点没看的笑出声来。
  
  一旁的余长歌,则是满脸通红。
  
  这几天,她在这屋子里无聊,都是和这只小乳猫用炭笔在纸上涂抹。
  
  好在这韩家虽然对她很苛刻,几张纸还是有的,两人聊了各种内容。
  
  从生活习惯到饮食爱好甚至择偶标准……如果不是看到那玩意是只猫的话,韩乐都怀疑是闺蜜之间的聊天内容。
  
  只是那纸上,自始至终没有公布那小猫的身份。
  
  它只是让余长歌称呼它为小千就是。
  
  余长歌不是那种刨根问底的人,这小猫说起来也是多次帮助了她了,她自然也没有问。
  
  她还真的就这么在这里傻傻的等。
  
  不知道为什么,这样的余长歌,韩乐反而觉得有一丢丢的可爱。
  
  “果然是先入为主了嘛。”
  
  “觉得看顺眼,做任何蠢事情都会觉得萌?”
  
  韩乐内心忍不住自我吐槽了一句。
  
  纸张上他得到了不少信息,但是最重要的,还是没有得到。
  
  他把那只小猫丢到纸上,给了它一支炭笔:
  
  “给你三分钟的时间,把自己的来历交代清楚。”
  
  “你说你曾经是荒兽,现在又不是?我可没有听说过这种东西。”
  
  “老子现在可是平荒天师了,你怕不怕?”
  
  小猫极为人性化地冲着韩乐比了个中指。
  
  余长歌偷偷一笑。
  
  然而似是因为什么为难的事情,那小猫终究还是叼起了炭笔,开始在一张空白的纸上迅速地写上:
  
  【你问我是谁?老子行不改名坐不改姓,千里独行,就是在下的名号!】
  
  【就冲你小子这态度,真的,要不是有求于你,老子分分钟秒了你!】
  
  两句抱怨式的话之后,总算是进入了正题。
  
  韩乐看得很认真,余长歌也凑了过来,只不过很快的,她的脸上浮现出了惊讶之色。
  
  ……
  
  小猫自称千里独行。
  
  千里独行,便是那只让红袖章追杀了十几年的恐怖荒兽!
  
  其实,在此之前,韩乐隐约也猜到了一些;只不过他实在没办法将据说坑杀了不知道多少人的荒兽和眼前这小乳猫联系在一起。
  
  根据千里独行的说法,它本是一道棋谱,千百年来,在世间被无数棋手所钻研。
  
  它没有实体,没有意识,只是一道棋谱而已。
  
  但后来,有一名家财万贯的著名棋手在自己死之前,在自己的坟墓群里设计了一套前无古人的防盗墓体系。
  
  那体系之中,便有由千里独行构成的象棋杀阵。
  
  寻常盗墓之人,若是走错了千里独行中的任何一步,都会死在阵里。
  
  也不知道是过了多久,它突然有了自己的意识。
  
  它知道了自己的名字,千里独行。
  
  他记得那世上每一个棋手钻研自己时的样子,他能从那些回忆里汲取到不可思议的力量和灵智。
  
  那一天,也就是千里独行产生灵智的那天,被它称为【荒天日】。
  
  也就是它正式成为荒的那一天。
  
  一开始,它的灵智是不完善的,它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做了什么。
  
  渐渐地,那些古往今来最聪明的棋手们的智慧给了它很强大的力量,它开始变得异常聪慧起来。
  
  它开始察觉到不对劲。
  
  但那个时候,它依然被困在地底下,困在那坟墓之中。
  
  它的身躯,就是那一座象棋杀阵。
  
  它渴望超脱自我,它想要摆脱那种被体内的“荒”支配的感觉。
  
  于是它开始借助一次次契机,实施逃跑计划。
  
  但是它需要一个契机。
  
  它在等待。
  
  终于有一天,一群人砸开了这坟墓群,他们口称这里为地下遗迹。
  
  它做出了第一次的努力,然而那群人却始终堪不破千里独行的象棋杀阵,更别提给它创造机会逃走了。
  
  它失败了。
  
  于是它只能继续等待。
  
  又过了很久。一个女人来到了这里。
  
  它成功了。
  
  ……
  
  以上,就是千里独行化身为小乳猫之后,脑子里储存的全部记忆。
  
  至于遇到那个女人之后究竟发生了什么,它发誓自己真的是忘记了。
  
  它的夺舍附身术也是凭借自己的智慧强行创造出来的,难免会有一些后遗症,比如少量的失忆。
  
  在那之后,它原本想要得意洋洋地在这个世界上开始全新的探险,享受一下那些棋手口中的山河壮阔。
  
  只是等待它的,却是一场莫名其妙的追杀!
  
  一个戴着红袖章的男人,像被它睡了老婆似的追杀它。
  
  它不得不一路逃命。
  
  更要命的是,在逃命的路上,他发现了自己还是没能完全摆脱荒的控制。
  
  它是附体在了一只小乳猫的身上,但它必须长期和一头荒兽待在一起,否则,它就会虚弱,然后死亡!
  
  机缘巧合之下,它逃到了东云山上,遇到了余长歌。
  
  它被余长歌体内的荒之力所吸引了,想要赖在她的身边,却不小心进了箜篌曲境。
  
  也幸亏如此,否则在那箜篌曲境里,韩乐和余长歌恐怕就要彻底沉沦。
  
  正是千里独行发觉不对劲,用自己的神通唤醒了韩乐和余长歌的记忆,他们才能打破箜篌序章的曲境,脱身而出。
  
  至于后来,它为什么要留在箜篌曲境里,原因也很简单。
  
  第一是避难,省的出去就被红袖章追杀。
  
  第二嘛,则是窃取箜篌的荒之力,维持自己的生命。
  
  “现在知道了吗?没有你千里大爷在这儿疯狂吸取箜篌的荒之力,她能那么虚弱?”
  
  “现在感恩还来得及!”
  
  小猫很拽地丢开炭笔,一副老子是大爷的气势。
  
  韩乐冷笑一声:“你刚刚还说要有求于我,是怎么回事?”
  
  千里大爷顿时就软了,叼起炭笔又写到:
  
  “我的目的很简单,第一,活下去,别被那疯子杀死;第二,摆脱荒的支配,我知道,平荒天师有这样的能力。”
  
  “你现在刚得了平荒天师传承,想必应该知道了【荒天书】。荒天书有很多页,其中有一页里,据说就有能帮助荒兽拜托荒的控制的。如果有那么一天,我想要你帮我解除那种控制……那种被其他力量支配的感觉,实在太难过了。”
  
  炭笔的字迹很潦草。
  
  但韩乐还是感受到了千里独行的真诚与无奈。
  
  它就像李郎一样。
  
  都不愿意被荒所支配。
  
  只不过两人选择的方式不同。李郎是铁骨铮铮的读书人,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宁愿自己死了,也不愿意为虎作伥;而千里独行则是因为接触了不知道多少聪明绝顶的棋手,天然地沾染了他们的大智慧。这些智慧凝聚在一起,是非常恐怖的。它找到了一条基本上可行的超脱之路,只可惜似乎仍然有残缺。
  
  但尽管如此,它还是在努力着。
  
  韩乐虽然表面上对千里独行很不屑,甚至有一丝警惕之心,但内心深处还是很清楚。
  
  如果没有千里独行,韩乐和余长歌,早就万劫不复了。
  
  哪怕它真的有什么坏心思,暂时也管不到了。
  
  “问清楚了吗?”
  
  小猫不耐烦地写到:“老子的嘴巴都叼酸了。”
  
  韩乐挠了挠它的脑袋:“小千这个名字不错,像个女生。”
  
  千里大爷怒写:“我现在是公猫。”
  
  韩乐一把提起,看了半天,连个小豆芽都没看到。
  
  “看不见啊。”
  
  千里独行屈辱无比地流下了眼泪,它刚想反抗,下一秒,韩乐的话更是让它心惊胆战!
  
  只听韩乐对余长歌说道:
  
  “听说养猫的话,要做绝育手术,你们华清有擅长这方面手术的医生吗?”
  
  喵!
  
  千里独行直接消失了。
  
  “韩乐你大爷!”
  
  这是某猫内心深处唯一的愤怒独白。
  
  ……
  
  “好了,不闹了。”
  
  韩乐认真地看着余长歌:“现在,我们开始破局。”
  
  “我得到了平荒天师的部分传承,知道了该如何解决眼下的局面,只是,需要你的配合。”
  
  余长歌微微点头。
  
  “把手给我。”
  
  余长歌毫不犹豫地伸出那只白皙的手。
  
  韩乐轻轻握住,神情严肃:“接下来,我要用平荒天师的法门,彻底封印箜篌。”
  
  “你是箜篌的宿主,可能……会有点疼。”
  
  余长歌眨了眨眼睛:
  
  “有多疼?”
  
  韩乐:“……我不知道。”
  
  余长歌鼓起勇气,只是脸上仍有些红晕:
  
  “那,来吧……我不怕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