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战歌之王 > 第二节 不杀留着过冬?

第二节 不杀留着过冬?

大厅里。
  
  二鬼滔滔不绝地诉苦。
  
  这一周他可没少受气,接到的投诉信也有好几百封了他一个混道上的,现在居然变成一个城镇的管理者了,韩乐居然还真的敢放权给他,这让二鬼又是惊喜又是头疼。
  
  惊喜的是韩乐对他的信任,头疼的是,这活儿真的他做不来啊!
  
  “……大致上就是这样了。”
  
  “整个海滨镇,要啥没啥,市政仓库里的好东西,之前那帮人走的时候也都鸡贼地顺走了。”
  
  “渔民占据了这座城镇人口70%以上,制造业和农业都是零,全部需要依靠太安城的补助。”
  
  “治安几乎为零,全靠黑-社会维持秩序,学校很混乱,师资力量很差劲。”
  
  “再加上三级城镇的粒子屏障不是全天候持续的,还要面临很多城外的威胁,说一句内忧外患并不过分。”
  
  “对了,这是一封收租令。署名是血手薛恶,据说是上东海区域赫赫有名的大海盗。”
  
  “我去查了一下,上东海区域海盗非常猖獗,他们依靠打劫康城和鹿城之间的航线为生,偶尔会来沿海的几个城镇来掠夺美其名曰收租,其实就是抢劫。”
  
  “不过可能手段方面要温和一些,只要您给他们足够的物资,他们把东西抬上船之后,就会自行离开。”
  
  二鬼很憋屈地说:“历年的情况都是,遇到海盗收租的,海滨镇的执政官都是乖乖把物资装备好,目送他们离开。”
  
  韩乐露出一丝不可思议之色:
  
  “哈?”
  
  “还有这种事情?”
  
  二鬼无奈地说:“三级城镇没有太多武装力量,而海滨镇又尤为特殊,镇子门口的那两门粒子炮被他-妈的前几日执政官拆了卖钱了……”
  
  “如果真的有大批海盗入侵,在缺乏粒子屏障的保护下,没有受训的普通人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
  
  “至于武者,这里连一家像样的武馆都没有,武道、乐师两大行业连起步阶段都算不上!”
  
  “总而言之,这里就是一块被太安市遗忘的土地,唯一的用途,就是榨干剩余价值吧。”
  
  这些日子,二鬼担任青鱼帮的老大,管理整个鱼龙街街区,自身进步也是飞快。
  
  虽说他的管理水平依然不咋地,但是很多东西还是一针见血。
  
  起码他对海滨镇的分析,和余酒行闲来无事写的报告差不离。
  
  只不过后者的,更加专业。
  
  韩乐正在看那份报告。
  
  看完之后,不由给余酒行比了个大拇指。
  
  后者得意洋洋地笑道:“怎么样,在你这儿混个幕僚没问题吧?龙城我这辈子是不指望去了,韩乐你别让我姐受伤就行。”
  
  小白毛很光棍,这点让韩乐非常意外。
  
  仔细一想,这家伙就算有热血漫画主角的韧性,这么多次打击下来也该被自己打服了。
  
  现在这种态度,也是正常。
  
  综合两人的汇报,韩乐又趁着晚风在海滨镇里兜了一圈,大致上心中有数了。
  
  “二鬼,立刻给三大帮派的首脑发个邀请函。”
  
  “就说明天晚上,在安乐大酒店三楼,海滨镇新任执政官韩乐要宴请他们三大帮派的精英骨干,共同商议如何建设海滨镇的事情。”
  
  这是韩乐下的第一个命令。
  
  二鬼愕然:“安乐大酒店是三大帮派的地盘啊。”
  
  “我们的人手怎么安插?”
  
  “不用安插,就在他们的地盘上。”
  
  韩乐笑了笑。
  
  然后对余酒行说:
  
  “麻烦跟你姐说一下,我需要她的帮忙。”
  
  ……
  
  次日夜晚。
  
  安乐大酒店,人头攒动。
  
  厨房的大厨们忙的分不开手脚,生怕上菜速度慢了,惹了三大帮派的大爷们不高兴。
  
  几个帮工忙里偷闲地交谈:
  
  “听说了,今天酒店三楼都是三大帮派的人,猎鲸帮占了快一半,剩余的都是虎头帮和黑魂社的人,三大帮派的老大都亲自来了,算是给那新上任的执政官一个面子。”
  
  “哎,有什么好说的,还不是一样。”
  
  “这次新上任的执政官,到底是什么背景,听说好像很年轻。”
  
  “不知道,估计是太安市哪个被远离了核心圈子的大家族子弟吧,否则谁会来我们这种鬼地方。听说姓韩,大约是韩家的人吧。”
  
  “韩家听说在太安是第一家族,但到了咱们这儿,还不是要和三大帮派沆瀣一气,才能混下去?”
  
  “这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别说了,小心被酸猴子听到。”
  
  “听到又怎么了?老子外甥下个月也能在猎鲸帮里转正了,到时候和酸猴子是一个地位的人,老子再也不用看那混球的眼色了。”
  
  众人嘴巴上这样说,手底下却不敢怠慢。
  
  他们的脸色仍然是灰暗无比。
  
  韩乐要宴请三大帮派首脑,并且是在安乐大酒店三楼这个消息一经放出,整个海滨镇中最后那一群对新任执政官抱有幻想的人也绝了念头。
  
  什么共同商量怎么建设海滨镇?
  
  根本就是一起商量怎么分配剩余利益吧?
  
  这日子,还是得一直苦下去。
  
  海滨镇上空,那朵多年消散不去的乌云,仿佛更浓了。
  
  ……
  
  晚上七点。
  
  安乐大酒店三楼。
  
  韩乐一封邀请函,三大帮派的首脑倒是都挺给面子。
  
  不仅老大们都来了,还有大量的精英骨干。
  
  整个三楼所有座位全部满了,唯一剩下的,便是给韩乐还有他的随从留的。
  
  其实如果是其他地方,三大帮派的人,或许还会有所忌惮。
  
  但安乐大酒店是他们的地盘,而且听说那新任执政官出来的时候,连个护卫都没带,呵呵,到了他们的地盘上,还不是任他们宰割?
  
  最中央的酒桌上。
  
  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一把抓起花生米,塞进自己的嘴巴里使劲儿地咀嚼:
  
  “这新任的执政官倒也知道自己只是个空架子,如果能讨好我们,说不定还能分点汤喝。”
  
  “一会儿他来了,哥几个要不要来点什么节目?”
  
  这是猎鲸帮的首领。
  
  他们三大帮派虽然一直在内斗,但内斗归内斗,在对抗官方力量以及其他势力的时候,却是可以做到一致团结的。
  
  比如太安城最近空降的这个执政官。
  
  姓韩,这个姓氏让他们有一点点的危机感,但仔细想想,海滨镇距离太安那么远,只要别让这姓韩的死了,问题应该不大。
  
  而韩乐的举动,更是印证了他们的想法。
  
  主动在安乐大酒店宴请他们,这是在低头。
  
  强龙压不过地头蛇。
  
  更何况他韩乐还不一定是强龙呢。
  
  如此卖乖,才是正道。
  
  ……
  
  虎头帮的老大却是个瞎了一只眼的瘦子,他色眯眯地看着酒店三楼新来的几个服务生,嘿嘿笑道:
  
  “听说那韩乐长得还不错,孟老大不想试试?我倒是无所谓,他乖点自然没祸事。”
  
  “只是不知道这韩乐的随从里,有没有什么漂亮的女子。我瞎子王好久没尝鲜了。”
  
  此言一出,那瞎子王和孟老大却是齐齐淫-笑起来。
  
  唯有黑魂社的首领一脸严肃:“二位还是别高兴的太早。我从太安那边得到的消息,这韩乐可不是什么易于之辈。”
  
  “青云榜首,这个消息可是我花了极大的代价才得到的。”
  
  孟老大不以为然:“你当我傻?你怕是买了一个假消息!”
  
  “青云榜首会被发配到这种地方来?真当我姓孟的没文化?”
  
  那黑魂社的首领脸色一僵,刚想说些什么,几个小弟忽然匆忙跑过来:
  
  “韩乐到了。”
  
  孟老大使了个眼色,三位首领纷纷比了个手势。
  
  整个大厅突然安静下来,三大帮派所有人,都盯着那楼梯上来的人。
  
  来人只有两个。
  
  一男一女,都是年轻的过分。男的俊秀,女的貌美,尤其是那浅浅的白眸和淡淡的灰发,更是让那瞎子王看的口水都流下来了。
  
  “欢迎韩先生!”
  
  就在那一男一女走在酒桌之间的时候,所有人突然齐齐弯腰鞠躬,声音震天响!
  
  那男的似乎是被吓了一大跳,差点摔倒,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孟老大哈哈大笑:“来来来!这位想必就是韩先生吧,果然是年轻有为啊!”
  
  “坐坐坐!不必紧张,来到海滨镇,就是我孟老大的朋友,韩先生放心,有我一句话,谁也不敢碰你。”
  
  说罢他又给了一个手势。
  
  三大帮派的其余人,才徐徐坐下,只是眼神里充满了不屑和戏谑。
  
  这新任执政官也太不堪了吧,被摆了一道下马威,居然只能灰溜溜地顺着孟老大的话坐下,连场面话都不敢说。
  
  “快上菜!”
  
  孟老大极为粗鲁地挥舞着筷子,大声吼道。
  
  那新任执政官坐在他身边,仿佛一个吓坏的小孩。
  
  倒是他的女伴,一副从容淡定的样子,比他强了不知道多少倍。
  
  只是所有人都知道,那女子今夜多半也难逃三位老大的毒手。
  
  “这韩乐是不是傻?”
  
  “女朋友这么漂亮,居然还大摇大摆带出来,这不是摆明了要送给三位老大吗?”
  
  “你们看,王老大的口水都要流下来了,今天估计谁跟他抢这妞,他就要跟谁急。”
  
  其余的酒桌上,几个胆子大的帮众,不由调笑道。
  
  他们的眼里充满了鄙夷。
  
  在一开始,听说有新任执政官的时候,三大帮派的人还是有点忐忑的。
  
  毕竟刺杀上一任执政官的事情,影响确实很坏,天知道太安城会不会派个厉害人物来。
  
  谁知道来的居然是这么一个小孩儿。
  
  呵呵,就他那副缩手缩脚的样子,还不是被三位老大稳吃到死?
  
  老大们吃肉,他们这些小弟,自然也有汤喝。
  
  这海滨镇,还是他们三大帮派的天下。
  
  他们看着那韩乐面色苍白,支支吾吾的样子,心态彻底放松了下来。
  
  得了,一切都妥了,日子照过就是。
  
  ……
  
  酒席过半。
  
  三位老大在内心深处也得出了类似的结论。
  
  这个韩乐,是真的年轻。
  
  只懂得一味地奉承,也不知道讨价还价,孟老大笑眯眯地试探了几句,他居然把自己的底线全部交待出来了。
  
  这种执政官,他们最喜欢了。
  
  更何况,他还有一个漂亮的女朋友。
  
  吃到一半,那韩乐看似稍微胆大了些,他鼓起勇气,谄媚地说:
  
  “三位老大,这酒店里也没什么东西好助兴,不如让我女朋友弹一首曲子给大家听听,她擅长的曲子虽然不是战歌,但也有强身健体的功效。”
  
  “我先去上个厕所,一会儿就回来。”
  
  瞎子王笑眯眯地说:“去吧去吧。没想到韩先生的女友竟然还是一名乐师,这海滨镇,乐师可是非常稀有的啊。”
  
  他的目光,肆无忌惮地在余长歌身上打量着。
  
  韩乐笑的很天真,一边挠头一边离开。
  
  酒席上,余长歌默默掏出了万维键盘。
  
  下一秒,她的指尖开始在键盘上跃动。
  
  瞎子王淫-笑着看着余长歌,脑袋里已经开始幻想。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音乐声响起。
  
  两股热流,自他嘴唇上方流过。
  
  他愕然低头。
  
  咦?怎么眼前怎么红?
  
  怎么……流鼻血了?
  
  ……
  
  酒店三楼,大门被韩乐默默关上。
  
  二鬼凑了过来:
  
  “然后呢?”
  
  韩乐手一挥:“带上你的人马,一个据点一个据点地去。”
  
  “三大帮派的人,一个不留。”
  
  二鬼愕然:
  
  “一个不留?全部都杀了?”
  
  韩乐诧异道:
  
  “不杀留着过冬吗?”
  
  二鬼默然无语。
  
  他领了韩乐的命令,带着早就准备完毕的青鱼帮帮众出发了。
  
  三分钟后。
  
  酒店三楼的大门被推开了。
  
  哇!
  
  她在呕吐。
  
  血腥气弥漫。
  
  韩乐温柔地递上手帕:“很难受吗?”
  
  余长歌眉头微微蹙起:“第一次杀人,很难受。”、
  
  她看着韩乐:“为什么一定要我来?”
  
  韩乐认真地说:“因为我需要你习惯。”
  
  下一秒,他一脚踢开三楼的大门。
  
  数百具尸体,横七竖八,七窍流血而死。
  
  “啊!”
  
  有那送菜上楼的服务生看到这一幕,尖叫着晕了过去。
  
  韩乐的眼神冷漠而无情:
  
  “这座城镇,今晚会死很多人。”
  
  “很多很多人。”
  
  “跟着我,你必须习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