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战歌之王 > 第十二节 巴黎圣母院

第十二节 巴黎圣母院

    韩乐原本以为,在他打破虚拟曲境和真实曲境之间的桥梁之后,他将会直接出现在范海辛世界最重要场景——特兰西瓦尼亚小镇之中。天籁小说WwW.⒉3TXT.COM
  
      那是饱受妖魔鬼怪摧残的邪恶之地,也是德古拉伯爵阴影笼罩之所。
  
      他甚至在时空变幻之中,看到了阿尔卑斯山脉。
  
      但结果却令他小小地吃了一惊。
  
      因为那时空变化,持续了非常久的时间。
  
      大量的场景在他眼前闪过,最终,他的脑袋猛地一震,仿佛被人锤了一拳一般。
  
      世界终于稳定下来了。
  
      韩乐深吸一口气,张开双眼。
  
      轰隆隆!
  
      轱辘轱辘!
  
      火车正在鸣笛,铁轨声不绝于耳。
  
      走廊上,有那推着茶饮的服务员微笑着走过,红色喷漆的包厢里,包括韩乐在内,坐着四个人。
  
      其中两个男人,正在密切的交谈。
  
      而另外一个雀斑女孩儿,却是冲着韩乐笑。
  
      “怎么了?有些不舒服?”
  
      女孩关心地问道:“第一次出远门有些紧张也是很正常的,比如我,在出之前,我爹妈都担心我是否能找到我姑妈的住所,但我还是来了,不是么?”
  
      她笑的很欢甜,给人一种很真实的感觉。
  
      韩乐默默闭上眼睛,开始细细解读脑海里多出来的那一段回忆。
  
      ……
  
      这是一辆驶向巴黎的列车上。
  
      包厢里一共四个人,那雀斑女孩儿是从乡下小镇来巴黎投奔据说做生意很成功的姑妈的——只是根据之前韩乐和她的交谈,韩乐总觉得她对她姑妈的了解可能出现了偏差。
  
      女孩很天真。
  
      而另外正在密切交谈的人,根据他们的自我介绍,大概是两个烟草商,前阵子刚从墨西哥那边的种植园回来,正在抱怨股票之类的问题。
  
      他们两个的谈话,女孩自然插不上嘴,是以一路上基本上都在和同龄的韩乐聊天。
  
      而韩乐自己,这一次在真实曲境中被赋予的身份是一个来自东方某遥远国度的旅客。
  
      虽然是第一次出远门,但立志要游遍整个欧洲。
  
      大概就是那种中二热血的少年。
  
      “这种人物设定,也太随便了些。”
  
      韩乐心中暗自吐槽。
  
      他检查了一下身上的东西,除了自身原有的东西之外,还有不少钱财和衣物——这荒兽倒也是周到,大概是想让他在这曲境世界里长住下去了。
  
      韩乐唯一奇怪的是,自己明明已经识破了范贝利的身份了,那主宰曲境的荒兽为何不干脆一些,直接把自己丢到特兰西瓦尼亚小镇和德古拉伯爵决一死战?
  
      韩乐现在的武学技艺,在面对普通人的时候自然是绝对碾压,但和传说中的吸血鬼、狼人、矮灵族之类交手之前,他心里还真没有底。
  
      “难道是想要尽量消耗我的实力?”
  
      “之前用虚拟曲境,肯定是有原因的。”
  
      “不过既来之则安之,巴黎就巴黎吧,我倒想看看,你能变出什么花样来。”
  
      韩乐心中冷笑。
  
      而在分析脑中的信息的时候,韩乐还从无垠曲库那里得到了一个额外信息。
  
      根据无垠曲库的分析,这是韩乐面临的第一个半开放式曲境。
  
      之所以他出现在这里,极有可能也不是曲境主人愿意的,而是因为那头荒兽本身,也无法完全控制这个曲境。
  
      韩乐的出现点,完全是随机的。
  
      但即便是随机,其轨迹,必然有迹可循,绝对和曲境之魂有关系的。
  
      韩乐略一沉吟,便想明白了。
  
      “半开放式的曲境意味着我可以从这个曲境里获得比封闭曲境更多的东西。”
  
      “如果我获得了曲境之魂的认可,我甚至能带一些人出去,而在这个曲境世界里得到的能力、学习到的东西,也可以在真实世界中体现出来。”
  
      “甚至,如果我做的足够棒的话,我都有可能直接拿走这个曲境的本源!”
  
      韩乐眼里光芒大放:“难怪这曲境主人这么害怕我了,还故意弄了一个虚拟曲境来骗我。”
  
      “平荒天师的身份还是很管用的啊。”
  
      无垠曲库给出的额外信息让他喜出望外。
  
      尽管之前他感觉已经非常接近的荒天书残页,现在已经完全失去了感觉,但韩乐大概也已经猜出原因了。
  
      暂时不急。
  
      曲境世界的时间和外部世界的时间并不协同,根据无垠曲库的推算,大约是十比一左右,自己在这里待上十天,外面也不过是24小时而已。
  
      至于虚拟曲境,因为是彻底虚拟的,所以时间在里面是毫无意义的。
  
      韩乐一点都不担心海滨镇离开自己会不行。
  
      这是他经历的第一个半开放式曲境,而且他拥有大量的信息优势,他必须要好好利用这一点!
  
      ……
  
      “韩先生?韩先生?”
  
      雀斑女孩儿连续问。
  
      韩乐露出了一个抱歉的笑容:“啊,不好意思,刚刚在思考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女孩好奇地问。
  
      韩乐故意犹豫了一会儿,清了清嗓子,压低声音神秘兮兮地说:
  
      “你们知道范海辛吗?”
  
      女孩还没开口,那两个正在激烈交谈的烟草商立刻被吸引了过来。
  
      其中一个较为年轻的男子沉声道:“是那个被整个欧洲大6都通缉的头号杀人犯?”
  
      韩乐点了点头:“我听说他最近在巴黎出没。”
  
      年长的烟草商皱眉说:“这样吗?那巴黎也不是很安全了。我听说范海辛手里有数百条人命,前不久还在伦敦杀了不少人,哪怕在墨西哥,都有他的一些谣言。现在他来法国了吗?”
  
      “我在家乡小镇的布告栏上看到通缉令了。”
  
      雀斑女孩跃跃欲试地说:“他蒙着面,穿着风衣,戴着帽子,确实是个蒙面怪客。他来巴黎做什么?”
  
      “天知道。这年头,哪儿都不太平。”年长的烟草商摇头叹息:“不过我们也不必顾虑太多就是了,恶名昭著的范海辛来到了法兰西,应该头疼的是那些蠢笨无用的法国警察。上帝保佑我们这些可怜人吧。”
  
      包厢里的话题顿时活跃起来,进而转向了近些年出现的那些怪谈。
  
      雀斑女孩自小在乡镇里长大,哪里听说过这么多有意思的传闻,听那两个烟草商一阵吹嘘,眼睛都亮了。
  
      韩乐倒是一本正经地倾听着。
  
      半晌,他才突然询问道:
  
      “范海辛也就罢了,你们知道怪医海德吗?”
  
      雀斑女孩茫然,那两个烟草商也露出了诧异之色。
  
      他们似乎没有听说过这名字。
  
      韩乐笑了笑,也没有解释,面对三人的追问,他也只是表示在某个沙龙上听说过海德的故事。
  
      ……
  
      列车鸣笛,徐徐进站。
  
      韩乐拉着一只小皮箱,顺着人流下了车。
  
      出了站口,那女孩和韩乐挥手告别,一个衣着艳丽暴露的女人正在不耐烦地等她。
  
      她嘴里叼着一只廉价的雪茄,身上的香水味很刺鼻。
  
      她似乎很不喜欢韩乐,拉着那雀斑女孩就走了。
  
      韩乐看着她们离去的背影,忽然有些同情那雀斑女孩之后的生活了。
  
      一个对城市生活满怀憧憬的少女,在听说姑妈在巴黎大获成功、衣锦还乡之后,期待满满地告别了老父老母,来到了这花花都市。
  
      等待她的,恐怕不是什么善意的命运。
  
      “那女人十有**是妓-女,运气好点就是被人包养的情-妇。”
  
      “可怜的姑娘,算是进了火坑了。”
  
      韩乐拉着小巷子走过湿漉漉的广场,深吸了一口气。
  
      十九世纪中叶的欧洲,到哪儿都泛着一股煤炭味道。
  
      此时此刻,英吉利海峡对岸的大英帝国正迎来了承前启后的维多利亚时期:那是一个繁花盛锦、烈火烹油的时代,当然,也是一个财富分配极度不均匀的时代。
  
      而法兰西,却仍然仿佛一头迷茫的羔羊。旧有的贵族制度限制着生产力,中世纪的阴影似乎仍在这巴黎有所保留。
  
      “栩栩如生的曲境世界啊。”
  
      有时候,韩乐甚至觉得这些曲境世界本来就是真实的,只不过相对于云州大6,它们存在的方式比较特殊而已。
  
      当然,留给韩乐感慨历史的时间只有一两秒。
  
      他并没有忘记自己来曲境世界的目的。
  
      这里是巴黎,范海辛的通缉令已经遍布整个欧洲,而怪医海德还不为人知。
  
      韩乐在火车上的报纸上看到,前不久的伦敦曾报道出范海辛杀人的事件。
  
      这就意味着,这曲境世界里的剧情轨迹,和他前世看过的一部电影《范海辛》非常相似!
  
      甚至极有可能,这曲境本来就是电影《范海辛》的世界!
  
      那么巴黎,就是范海辛现身的第一站。
  
      怪医海德,是范海辛在电影里干掉的第一头怪物,韩乐却想抢先截胡。
  
      “希望那海德已经到了吧。”
  
      “也希望范海辛还没赶到巴黎。”
  
      韩乐在街头买了一份地图,便匆匆赶往目标地点。
  
      那西提岛上的巴黎圣母院,欧洲大6哥特式教堂的标志性建筑,便是范海辛和怪医海德交手的场景。
  
      韩乐自然不会错过。
  
      “怪医海德可以变身巨人,不知道以为我现在的实力,在不动用平荒天师手段的情况下,打不打得过?”
  
      ……
  
      黄昏,西提岛上,游客渐渐稀少。
  
      不远处的巴黎圣母院显得威严庄重。
  
      韩乐戴着一顶帽子,走进一条小巷子。
  
      这是圣母院对面的旧街区,华灯初上时分,不少花枝招展的女人开始揽客。
  
      韩乐一路走过去,随便找了个胸大的,先给了点小费:
  
      “别问太多,回答我的问题,这些钱都是你的。”
  
      “最近西提岛附近有出现人员失踪的情况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