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战歌之王 > 第二十节 韩乐船长

第二十节 韩乐船长

埋骨海湾,氤氲的雾气里,吵吵闹闹的气氛在酒精的气息引诱下常年不散。
  
  西方船坞处,几个正在清洗甲板的海盗忽然心有感应。
  
  “咦,为什么我胸口的这个纹身会发烫……”
  
  “我也是……好难受。”
  
  “那是,海妖大人?”
  
  他们抬起头来,望向了远方一处海域,露出了惊惧之色。
  
  那一瞬间,所有上东海的海盗都感应到了那奇异的感觉。
  
  下一秒,他们看到海天之间,一副奇异的画面正在若隐若现!
  
  那是一个不断折叠着的曲境世界:
  
  天空中有天使和巨龙正在冷冰冰地审判着这个有罪的世界。
  
  而那苍茫的大地上已经绝迹了人烟,善者升入天堂,恶者堕入地狱。
  
  等等!
  
  还有一个人!
  
  在那无尽的雪山上,竟然还有一个人昂首挺胸地看着这天地末日般的场景。
  
  他看着身边的吸血鬼灰飞烟灭,轻轻摇动了手里的铃铛。
  
  叮咛!叮咚!
  
  两声脆响,一股无法言语的强大力量自除荒铃中爆发出来,那一瞬间,光与火编织成的审判日世界瞬间被破!
  
  哗啦啦!
  
  除荒铃摧枯拉朽,直接撕碎了那曲境世界,一个个片段不断在海天之间闪过。
  
  所有看到都看清了那张脸!
  
  那是一个极为年轻的少年,他在摇动铃铛的同时,竟然还有心情回头。
  
  他仿佛看到他们似的,露出了一个笑容。
  
  那笑容虽然没有什么含义,但在所有海盗心里却莫名地留下了一个阴影!
  
  许久之后,海天之间那恢弘壮阔的曲境已然消失。
  
  海盗们怔怔地看着那一片海域,他们忽然低头。
  
  他们胸口那印记,本来是八颗眼睛重叠在一起。
  
  如今却只剩下了七颗。
  
  那原本匀称无比的图案,如今看起来多少有些刺眼,但更令海盗们感到恐慌的是——他们这么多年来赖以生存的保护神,竟然被杀死了一个!
  
  很快的,埋骨海湾上空便传来了呜呜呜的号角声。
  
  这是八大海盗首领才有资格吹响的号角。
  
  这个机制,是当年的海盗王留下来的,但设立之初至今都没有使用过。
  
  今天,其中一位海盗首领使用了。
  
  这号角响起来,意味着埋骨海湾的海盗们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那个少年,究竟是谁?”
  
  “当年康城和鹿城的联手进攻,首领们都没有吹响绝望号角啊。”
  
  “别说了,快去白银宫殿集合吧,这一次恐怕真的有麻烦了!”
  
  一时之间,船坞上乱象纷纷。
  
  ……
  
  血手号上,所有海盗跪在地上,面露恐惧绝望之色。
  
  他们看着从虚空中缓缓走出来的韩乐,仿佛看到了恶魔。
  
  和其他海盗不一样,他们是亲身感受到那曲境被破时的恢弘场景的。
  
  那一瞬间,他们看到韩乐站在阿尔卑斯山上,轻轻摇动除荒铃,只一瞬间便摧毁了那审判日的世界!
  
  他的神情平静,动作镇定,宛如真神。
  
  所以,当他一步跨出,稳稳地站在血手号上的时候,所有人都跪下了。
  
  他们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韩乐提着一个小箱子里,手里居然还拿着一只海螺。
  
  “所以,你们的手段都用完了吗?”
  
  韩乐看着海盗们,尤其是瘸腿的老瓜问道。
  
  没有人敢开口。
  
  那老瓜颤抖着声音回答:“我们……我们……”
  
  他的话并没有说完,韩乐随手抢过一名海盗的长刀,就将老瓜的脑袋生生剁了下来!
  
  “很抱歉,看来需要杀鸡儆猴;而且,带我进这只海螺的曲境的主意是你出的吧?你死的也不冤了。”
  
  韩乐对着老瓜的尸体冷冷道。
  
  整个血手号上,顿时噤若寒蝉!
  
  如果一开始,韩乐只是展示了他恐怖的武力的话,那么现在,韩乐已经展示了他对曲境世界的超级掌控力!
  
  海盗们日夜崇拜的八大海兽之一的海妖,非但没有杀死韩乐,反而被韩乐轻松屠掉了曲境。
  
  这种实力。
  
  他们的脑海里冒出了四个字:传奇乐师!
  
  对,一定是传奇乐师。
  
  传说之中,只有传奇乐师才有这样的实力。
  
  尽管韩乐看起来很年轻,但传奇乐师的外表可不是他们这些普通人可以看穿的。
  
  海盗们口中求饶,不断在磕头。
  
  他们已经彻底被摧毁了信心。
  
  胸口那从海盗大典上获得的印记都产生了变化,他们还敢说什么?
  
  韩乐深吸一口气:“来个能说话的人,大副二副呢?”
  
  一个面色黝黑的海盗苦着脸站了出来,小心翼翼地说:
  
  “船长大人,老瓜是大副兼领航员,他已经被您杀了;小的叫赵骞,是血手号的二副,船长大人您有什么命令,我们绝对服从。”
  
  韩乐笑着看着他:“好像之前老瓜也是这么对我说的。”
  
  那赵骞顿时浑身冒汗:“不敢了不敢了,您是本事通天的人物,从未有人能破掉海妖的法术,老瓜他想害您是咎由自取。现在整个血手号都是您说了算,您现在就是真正的船长大人!”
  
  “兄弟们,你们说是不是?”
  
  其余海盗纷纷磕头,不敢有二话。
  
  韩乐杀死了海妖,这比之前乘坐紫鸾烧毁一艘海盗船还让他们震撼。
  
  在他们心中,韩乐已经是真正的神。
  
  他们丝毫生不起半点反抗之心。
  
  然而韩乐看着他们,却是没有任何怜悯:
  
  “我已经给过你们一次机会了。”
  
  “现在,你们只剩下一条路走。”
  
  “成为我的奴仆。但凡有二心,立刻会死!”
  
  所有海盗面面相觑,他们浑身颤抖。赵骞颤抖着身体问道:“敢问船长大人,是怎么一个奴仆法?”
  
  韩乐招手:
  
  “乌鸦。”
  
  “给他们所有人都种上魂力炸弹,谁有抗拒的,直接死。”
  
  “就这么简单。”
  
  ……
  
  半个小时之后,血腥气弥漫的血手号以及那两艘随行船只上,海盗们都面露苦色。
  
  但苦色之中,也有一丝劫后余生的庆幸。
  
  不管怎么样,虽然成为了韩乐的奴仆,但他们终究是活了下来。
  
  不像刚刚被他们丢下海里喂鲨鱼的那几具尸体一样。
  
  人只要活着,总归就是有希望的。
  
  他们只能寄希望于自己乖乖听话,韩乐不会引爆他们脑域中的那魂力炸弹,并且努力工作,表现抢眼,有朝一日得到了韩乐大人的另眼相看,说不定还能把那玩意儿从他们的脑子里取出来。
  
  虽然后者近乎梦想。
  
  但不管怎么样,他们至少暂时保住了性命。
  
  扑哧扑哧!
  
  乌鸦没精打采地停留在了韩乐的肩膀上,韩乐随手取出一块魂石递了过去,后者张开曲境一口吞了进去,精神才勉强好了些。
  
  乌鸦的魂力炸弹,本来就是他的曲境功能之一,没什么用,但用来控制这群海盗却有奇效。
  
  魂力炸弹是在人的脑域里埋藏一个魂力种子,那种子随时都可以发芽,只要韩乐一个念头,这些海盗极有可能死亡,然后变成乌鸦曲境里的一个行尸走肉。
  
  当然,种植魂力炸弹的过程挺麻烦的。
  
  一方面,需要乌鸦消耗大量魂力,另外一方面,需要接受者全心全意的配合。
  
  但凡心中稍有一丝抵触心理,种植魂力炸弹就会失败。
  
  血手号丢下去的那七十多具尸体就是这么来的——一旦失败,韩乐会毫不留情地将其杀死,不留任何余地。
  
  这也让后续的工作变得方便了很多。
  
  总之,血手号加两艘护卫舰,合计三百多人,如今只剩下了两百出头。
  
  不过这两百人,韩乐是可以暂时放心的。
  
  不排除有强者有移除魂力炸弹的办法,但在此之前,他们都得替韩乐卖命。
  
  ……
  
  船舱里。
  
  “这么说,我破除了海妖的曲境,所有海盗都会心有感应?”
  
  韩乐手里把玩着那只海螺,眉头微微一皱。
  
  赵骞毕恭毕敬地回答:“是这样的,因为海妖大人是八大海神之一,我们上东海的海盗之所以能存续,就是因为八位海神保佑。”
  
  “我们胸口上的印记,就是每年的海盗大典上获得的,来自海神们亲自赐予的礼物,一旦有海神陨落,自然会有感应。”
  
  “其实不止海盗们会有感应……”
  
  他这话说到这里,又有些犹犹豫豫的。
  
  韩乐明白了他的意思:不仅海盗会有所感应,所谓的其余七大海神,也会有所感应。
  
  这让他原本的奇袭埋骨海湾计划直接流产。
  
  现在杀过去,不仅可能面对海盗们的严阵以待,甚至有可能撞上其他海兽。
  
  要知道,为了破除这海螺的曲境,韩乐可是将体内的本源之力消耗的干干净净。
  
  饶是如此,除荒铃上又多了两丝裂缝,那裂缝看得韩乐肉疼不已。
  
  “看来只能改计划了。”
  
  “除了埋骨海湾,你们血手船队,应该在附近有补给的岛屿吧?”
  
  韩乐问道。
  
  赵骞刚忙说:“不远处有个小岛,我们有时候会在那里避风。”
  
  “就去那里。”
  
  “顺便,帮我找个勇士,替我传一封信给埋骨海湾的各位首领们。”
  
  “就说我有要事和他们商量,具体事宜,都在那封信里。”
  
  “对了,不必避讳我的身份,直说就是。”
  
  韩乐徐徐命令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