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战歌之王 > 第二十四节 白莲港

第二十四节 白莲港

    收拾的干干净净的客厅里,韩乐、余长歌和那名叫做花子的女孩坐在沙发上。
  
      “我刚刚好像听到了你看着我喊出了另外一个人的名字?”
  
      花子的大眼睛地看着韩乐,满眼好奇:“是我听错了吗?”
  
      韩乐深吸一口气,深深地看着花子:
  
      “你很像我的一个朋友。”
  
      花子吐了吐舌头,笑着看了看余长歌:“这句话听着熟悉不熟悉?”
  
      余长歌也笑了笑,只不过她的笑容很温和,显然和当初面对华清市无数浮夸子弟来搭讪时用同样的句式态度不同。
  
      韩乐苦笑一声,没有多说什么。
  
      接下来,他只是静静地听。
  
      这位花子小姐,据说是余长歌的密友,她在华清市极有的几个可以信任的人之一。
  
      而余家虽然已经散了,但其实在华清仍然有大量的财产,这笔财产之所以没有被人吞并掉,一直都是因为花子的缘故。
  
      周万里的死亡消息已经传回了华清,尽管目前消息不明,但一切线索指向了余长歌。再加上华清市那么对待余长歌,她显然已经回不去了。
  
      所以她委托花子帮忙处理了一下余家的财产,并且变现成比较可靠的等价物,亲自送到了海滨镇。
  
      不得不说,韩乐稍微看了些那份清单。
  
      “如果说是嫁妆的话,未免也太大气了些。”
  
      韩乐心中暗自吐槽。
  
      花子这次押送过来的物资,简直是价值连城,难怪她请来了好几位混元宗师压车了。
  
      和这批物资相比,韩乐当初卖大悲咒芯片赚的华清人的钱,简直是小巫见大巫。
  
      由此可见,余家多年积累下来财富之巨。
  
      这份物资暂且记在余长歌名下,但是她已经明确表示,如果韩乐有需要的话,也随时可以调用。
  
      这让韩乐颇有一种吃软饭的感觉。
  
      这次见面,双方其实已经聊了很多东西,花子马上就要动身返回华清了。
  
      “其实,就算你今天不过来,我也要去看看你的。”
  
      “倒不是说想要看看是什么样的男人能把我的长歌小老婆拐到手,而是想要看看能写出《极乐净土》的小叮当到底是什么样的怪物。”
  
      花子笑呵呵地看着韩乐:“当初你那首歌,可是把我们整座华清市都坑了。”
  
      韩乐笑了笑:“哪里,只是些不入流的东西。”
  
      “《极乐净土》不入流,那么青云榜上排在它后面的战歌岂不是无地自容?”
  
      花子说道:“不过,鉴于我和长歌小老婆的关系,我倒是有一件事想要提醒你一下。”
  
      “如果你不想惹事上身的话,类似的战歌,还是不要再写了。”
  
      说到这里,她忽然和余长歌对视了一眼。
  
      后者的脸色微微一变。
  
      “要开始了吗?”她问。
  
      花子笑的有些勉强:“差不多了吧,就在这个冬天了。”
  
      “华清……”余长歌沉吟。
  
      “华清的事情已经和你无关了。”花子打断说:“总之,看到你在这里过的还行,我就放心了。”
  
      “这位韩乐先生既然是青云榜首,又帮你重新封印了箜篌,倒也有资格配得上你。”
  
      “如果有幸能参加你们的婚礼就好了。”
  
      韩乐和余长歌都是一脸尴尬,现在两人的关系自己都说不清呢,花子显然是误解了什么。
  
      “差不多就是这样了。”
  
      “我也该返回我的城市了,毕竟……那是我的城市。”
  
      花子的语气里有淡淡的悲哀:
  
      “对了,韩乐先生,你之前说的和我很像的那个朋友,真的存在吗?”
  
      韩乐想了想:“我没有开玩笑的意思,我的确认识一个,和你长得很像的人。”
  
      花子看着他,忽然间,一种奇异的心灵感应在两人之间形成。
  
      那一瞬间,两人似乎都明白了什么。
  
      她的脸上先是露出了惊讶的神色,旋即平和下来。
  
      “真是这样的话,世界真是奇妙呢。”
  
      “总之,我要走了,好好照顾我的小老婆呀,如果你敢欺负她的话,我哪怕是死了也不会放过你的!”
  
      她嘴上开着玩笑,但余长歌脸上却只有很勉强的笑意。
  
      韩乐和余长歌一起送花子离开海滨镇。
  
      一直到那车队消失在他们的视野之中,韩乐才开始向她询问关于花子的事情。
  
      ……
  
      “根据长歌的说法,花子是她的闺蜜,和余酒行有婚约,在华清的地位也非常特殊。她本人和她的家族都属于华清的掌权者,但比其余的家族神秘的太多。”
  
      “长歌有时候听花子谈及她那神秘家族的时候,总是带着一种淡淡的哀伤,据说她的家族肩负一种不可言说的使命。”
  
      “这些东西暂且不谈,刚刚和她对视的那一瞬间,我的第二脑域魂力全部都激荡起来了,这种情况只有一种解释。”
  
      “花子,也是拥有第二脑域的人!”
  
      “她和阿青几乎长的一模一样,但显然不是阿青。”
  
      “根据海妖的回忆,当初阿青从青铜门里走出,离开海洋,走向了陆地,气息消失在了龙城附近。如果她真的如同我的猜测那样,被云州智脑发觉并且囚禁起来,那花子的容貌和她如此相似真的只是巧合?”
  
      韩乐想了很多很多。
  
      这个世界的谜团太多了,他觉得自己一个脑子有些不够用了。
  
      但凡事还是一件一件理清楚的好。
  
      有些事情,强求不得。
  
      对于现在的韩乐来说,先搞定白莲榜,再按计划打捞沉船,之后才是考虑其他事情的时候。
  
      末了,他问了一句余长歌:
  
      “你们之前谈到华清,似乎这个冬天会发生了不得的事情?”
  
      余长歌罕见地沉默了很久,才吐出两个字:
  
      “战争。”
  
      说完,她默默离开了,显然是心情不太好。
  
      华清的战争?
  
      结合那些华清人在青云榜上的急功近利,韩乐似乎是猜到了什么。
  
      这个冬天,注定是一个多事之秋啊。
  
      ……
  
      两天后,一支车队缓缓离开了海滨镇,往东南方向驶去。
  
      白莲榜的举办之地是一个叫做白莲港的小镇。
  
      和东云山类似,白莲港其实是一个非常强大的传奇乐师建立的领地。
  
      只不过那已经是几代之前的事情了,如今的白莲港没有传奇乐师,但也有不少大乐师坐镇。
  
      白莲港,是莲花市乐师的圣地。
  
      从本质上来说,白莲港也是毗邻上东海的小镇,甚至比海滨镇更靠近断绝深渊。
  
      如果没有其他因素的话,这也就是一个破败的临海小城市。
  
      但白莲港有一个强大的家族。
  
      曲家。
  
      百年间,扎根于白莲港的曲家出了两名传奇乐师,五名大乐师!
  
      如此强大的血脉以及与之匹配的经营能力,让白莲港在莲花市境内的地位非常超然,甚至比莲花市本埠还要高一些。
  
      再加上,白莲港虽然没有海运,但偏偏处于一条内陆河的入海口,河运非常发达。
  
      就商贸情况来说,别说海滨镇了,就连东云山都比不上白莲港!
  
      总而言之,白莲港就是莲花市乐师界最强大的地方,而白莲榜期间,莲花市所有的精英乐师都会云集于此,争夺那榜首的资格!
  
      和青云榜不同,白莲榜没有排名,只有榜首和其他人的区别!
  
      除了榜首之外,其余人都没有什么区别!
  
      这样的机制残酷无比,但因为丰厚的奖励,也吸引着大量年轻乐师的参与。
  
      在仔细了解了白莲榜的规则之后,韩乐决定带着余长歌去就好了。
  
      小白毛,就让他留守海滨镇。
  
      毕竟让二鬼独自一人管理海滨,韩乐委实放心不下。
  
      关于凑人数的笑话,自然也好办。
  
      因为不仅是他和余长歌前往白莲港,赵璇等四人也跟着去了,据说是为了见见世面。
  
      反正赵璇也是乐师,到时候让她报个名,算是太安一方的势力,满足最基本的规则就好。
  
      车队行驶的很快。
  
      沿海地区,可能是荒兽都集中于大海中的缘故,白莲港和海滨镇之间并没有遇到多少荒兽。
  
      偶尔遇到几只,都是四大家族随身保镖出手解决了,也省的韩乐多费手脚。
  
      一天半后,车队抵达了白莲港。
  
      不得不说,至少从外观上来看,白莲港的确要比海滨镇恢弘许多。
  
      最基本的城墙都堪比太安了。
  
      车队缓缓靠近粒子屏障的范围,领头的司机出示了相关文件,便被守卫放行了。
  
      只是到了城门口的时候,意外出现了。
  
      “很抱歉,因为大门正在修理,随时有可能出现意外,所以请诸位下车,从侧门进入。”
  
      “几位的车我们会用机器吊进去的,大可放心。”
  
      “只不过这正门实在不能过。”
  
      一个穿着燕尾服的男人充满歉意地说道。
  
      然而他的脸上,却充满了戏谑之色。
  
      韩乐皱了皱眉头。
  
      他看着不远处挂着正在修葺城门的告示,心中了然。
  
      那小门低矮无比,个子稍微高点的,都得低头弯腰才能进去。
  
      其余几个侧门,居然都是一副正在修理的样子。
  
      这摆明了就是针对他们。
  
      韩乐下车。
  
      四大家族的继承人也下车,他们想要看看,韩乐准备怎么应对曲家人明显到不能再明显的下马威。
  
      韩乐快步走到正门前。
  
      他打量了许久,忽然从车上招呼下来两个身材高大的男人。
  
      “这门确实是坏了。”
  
      韩乐说。
  
      燕尾服男子露出得意之色。
  
      “你们两个,去帮忙把它拆了吧。”
  
      韩乐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