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战歌之王 > 第二十五节 从未听说过如此奇怪的要求

第二十五节 从未听说过如此奇怪的要求

你们两个,去把它拆了。??
  
  韩乐的声音很轻的,但却清晰地传到了在场的每一个人耳朵里。
  
  事实上,这城门口看似冷清,其实有不知道多少双眼睛默默注视着这次白莲榜的不之客。
  
  韩乐的车队行程并没有隐秘,所以想要提前得知并不是很难的事情。
  
  身为白莲港主人的曲家人,早早地就算好了韩乐抵达的时间。
  
  那穿着燕尾服的年轻人,便是曲家的人,名字叫做曲廉。
  
  曲香香,是他的堂姐。
  
  这走侧门的计划,也是曲廉亲手策划的。
  
  不管太安那边传过来的消息是否正确,他们曲家这一次是一定要将海滨镇拿下的。
  
  在这样的情况下,那海滨镇的领主便成为了唯一的问题。
  
  太安那边,曲家很清楚,白莲榜他们是绝对不会来其他人帮忙的哪怕在大乐师这个层面上,太安人其实是并不会输给白莲市的,但他们有其他事情要忙,不可能为了一个韩乐失去了最重要的大局。
  
  青云榜,而且是越了曲香香的记录的青云榜。
  
  这样的韩乐,不由得曲家不重视。
  
  更何况,雾岛上的事情非常蹊跷,在活下来的那些人之中,韩乐显得尤为扎眼,结合太安那边有心人传过来的情报,韩乐几乎是确定无疑的谋杀犯。
  
  只不过没有证据而已。
  
  不过没有关系,曲廉信心满满地在这白莲港内,布下了重重陷阱,等待着韩乐。
  
  这第一重陷阱,就是走侧门。
  
  如果韩乐等人真的走了侧门,呵呵,他们不仅会被磨损掉不少士气,还有别的惊喜等待着他们!
  
  曲廉觉得自己的计划天衣无缝。
  
  毕竟任何人来到另外一座城市,碰到这种情况一般都会选择暂时忍气吞声一下。
  
  城门内,暗中观察的其余人也是这么想的。
  
  但他们听到了韩乐的那句话。
  
  第一反应,他们觉得自己听错了。
  
  一定是这些该死的北方人音不标准。
  
  他居然让那两个人把将近五米的大门给拆了?
  
  你特么是在逗我?
  
  虽然有粒子屏障,但白莲港的城门也是按照荒兽攻城时的规模设计的。
  
  以这城门的坚固程度,可以抗住B级甚至更高级别的荒兽的冲击。
  
  更何况,我们会眼睁睁地看着你们拆门吗?
  
  曲廉冷笑出声。
  
  他开始觉得这事儿变得有趣起来,这韩乐,果然和情报中的那样,行事不计后果,只是一个莽夫罢了。
  
  他最喜欢的就是这种敌人。
  
  然后下一秒。
  
  嘎吱嘎吱的声音从城门口传来。
  
  曲廉和其他暗中观察的人都特么的石化了!
  
  轰隆隆!
  
  巨大的铁门一左一右,分别被那两个貌不惊人的男子硬生生从城墙上掰了下来!
  
  每一扇门,都高达五米左右,坚固无比,而是精铁铸就,份量沉的很。
  
  但那两个人将门拆掉之后,居然就这么抗在自己的肩膀上,虽然有些吃力的样子,但呼吸却没有变的急促!
  
  “他喵的居然真的把城门给拆了!”车队里,杜宇也是差点把眼珠子都给瞪出来了!
  
  这是什么样的力量啊!
  
  “这不可能!”
  
  曲廉木然道:“怎么可能有人徒手掰了城门?”
  
  可惜韩乐已经懒得和他计较,他挥挥手,示意车队进城。
  
  “你们的门不太结实,我帮你们测试了一下安全性能,这样不行啊。”
  
  “以后万一有荒兽攻城,粒子屏障出现故障怎么办?还是赶紧修吧。”
  
  “我们就先进去了,哦,对了,这两扇门我先替你们保管着,如果你们觉得还有用,再来拿吧。”
  
  “我们走!”
  
  韩乐一本正经地对着曲廉说完这些话,然后重新钻进了车里。
  
  车队毫无阻拦地进了大门,按照地图指南,往白莲榜外来人员接待区域驶去。
  
  他们前进的很慢,因为后面跟着两个人,那两个人扛着巨大的城门,每走一步,大地都在颤抖!
  
  因为闹出来的动静很大,街道上6续有人探头出来看,结果一看,整个人都傻了。
  
  “那不是……咱们的城门吗?”
  
  “怎么,被人拆了……”
  
  “那两个人还是人吗?难道是两个混元大师?”
  
  “用混元大师来扛城门,车队里的究竟是什么人?”
  
  白莲港的居民们纷纷猜测。
  
  而暗中观察的那些莲花市的势力,则是选择了沉默。
  
  曲廉独自一人站在空空荡荡的城门口,半天没有缓过神来。
  
  好久,那埋伏在侧门的小队长鬼鬼祟祟地跑过来:
  
  “少爷,兄弟们已经埋伏好了啊,演员都找好了,就等那孙子上钩了。”
  
  “他们怎么还没来啊?莫不是车开到半路被荒兽给劫了哈哈哈……”
  
  “咦?少爷,你的脸色怎么不太好看?”
  
  “等等……”
  
  曲廉冷漠地看着他:“你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吗?”
  
  小队长怔怔地看着他,又看了看四周围,嘀咕道:
  
  “怎么感觉凉飕飕的。”
  
  啪!
  
  曲廉一巴掌拍在他脑门上:
  
  “你他-妈是不是傻!”
  
  “我们的城门都他-娘的给人拆了,还埋伏,埋伏个鬼啊,撤退!”
  
  ……
  
  车里。
  
  “一来就拆了人家的大门,这样不太好吧?”
  
  余长歌问道。
  
  韩乐沉吟道:
  
  “确实不太好,我应该连城墙一起给拆了的。”
  
  余长歌:“……”
  
  韩乐当然没有吹牛,这次他来白莲港,怎么可能会没有防备?
  
  在他随身的随从里,塞进了六个海盗!
  
  这六个海盗,都是注射了狼人威肯血液之后,效果最佳的。
  
  他们的身体素质,都是九窍高手的四维水平。
  
  单打独斗,他们可能不是九窍高手的对手;但生死决斗,他们却未必会输。
  
  根据韩乐的试验,他们的身体四维虽然停留在九窍水平,但狼人血统自带的爆力、恢复力和忍耐力,让他们拥有远正常九窍人类的生命体征。
  
  比如这徒手拆城门。
  
  对于九窍高手来说还是很艰难的,起码要混元大师才有可能暴力强拆。
  
  但对于拥有狼人血统的他们来说却跟喝水吃饭那么简单。
  
  在拆门那一瞬间所需要的爆力,完全可以由狼人血统来弥补;而强大的忍耐力,更是可以支撑着他们扛着城门一路走!
  
  韩乐初来乍到,曲家想要来个下马威很正常。
  
  那么,韩乐礼尚往来还他们一个下马威也不错。其实拆个城门已经够意思了,韩乐如果足够狠,甚至真的能连城墙一起拆掉!只不过那样的话,双方恐怕直接要打起来了。
  
  现在,白莲港的城门在韩乐手里了,等于把曲家的脸放在自己的手里,他倒要看看,曲家人会怎样讨回他们自己的脸面!
  
  至于暂时隐忍,从来都不是韩乐的选项。
  
  他来白莲港,就是不可能后退了。
  
  他必须拿下白莲榜,得罪曲家早就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既然已经得罪了,就不怕多得罪几次。
  
  这方面,韩乐还是想得很开的。
  
  大不了开干,如果说只有韩乐和余长歌,他或许还会有所顾忌,但他的车队里,可还是有苏璃赵璇韩黎和杜宇的。
  
  他就不信四大家族继承人出行,会没有合格的保镖。
  
  事实上,他隐约感觉到一股熟悉的气息在附近出没了,只不过不能确定是不是他。
  
  ……
  
  车队进了东海区,按照白莲榜组委会的指示,所有人都安顿在了街区东北角的别墅里。
  
  不得不说,起码在门面功夫上,曲家还是做得很到位的,起码给的屋子没有漏雨啊、断电啊什么的坑爹手段。
  
  韩乐随便选了一幢复式的小三层,让那两个狼人士兵把铁门往门口一搁,就关起门来不理人。
  
  在白莲榜开始之前,他才懒得和曲家多费口舌。
  
  这是别人家的地盘,别人有主场地利。
  
  韩乐已经装完逼了,此时不溜更待何时?
  
  只是韩乐想要躲,曲家显然不会给他这个机会。
  
  傍晚时分,一封邀请函艰难地送到了装睡的韩乐手里。
  
  之所以说是艰难,因为复式小花园没有后门,前门被那城门给卡住了,也是为难了送邀请函的小哥,居然应该是冒着被电网电死的危险爬进来,用生命把曲家的热情邀请送到了韩乐的手里。
  
  “今天晚上,在莲花池区有一场音乐晚会,大概就是白莲榜之前,莲花市乐师男男女女求交……缘分的机会。”
  
  韩乐被余长歌瞪了一眼,自言自语的解读顿时变得正经了起来:
  
  “大乐师虽然不会参加,但莲花市大部分的三级乐师都会参与。到时候大家有可能相互切磋探讨。”
  
  “得了,这是什么邀请函嘛,分明就是战书。”
  
  韩乐随手将邀请函放在桌子上。
  
  “那就不去。”余长歌淡定地说:“反正我们冲着白莲榜来的,不必多生事端。随便找个借口,就说旅途劳顿累了就好。”
  
  韩乐点头:“我本来也是这么想的。”
  
  “但是邀请函上有一句话改变了我的想法,我从来没见过如此奇怪的要求。”
  
  余长歌好奇地接过那邀请函重新读了一遍,脸色也变得奇怪起来。
  
  【听闻韩乐先生和余长歌小姐极擅长悲歌创作,吾等莲花乐师,偶有奇遇,对解除悲歌效果有所钻研。还望二位赏脸光临,让我们听听《极乐净土》与《悲鸿》究竟有何等神奇!】
  
  余长歌:“我就不去了吧。”
  
  韩乐:“你就别去了吧。”
  
  两人几乎是异口同声的说,说完两人都笑了。
  
  这群莲花市的乐师是真的蜜汁自信啊。
  
  极乐净土也就罢了。
  
  现在的悲鸿,听了是要死人的!
  
  “也好,我去打探打探他们的情况。顺便满足一下他们奇怪的要求。”
  
  韩乐笑道。
  
  ……8

Ps:书友们,我是深蓝椰子汁,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