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战歌之王 > 第二十七节 你们确定要听?

第二十七节 你们确定要听?

    舒亮想要以魂力压人,只能说他一不小心撞到了铁板。天籁小说WwW.⒉3TXT.COM
  
      曲廉的计策确实没有任何瑕疵,然而他遇到了韩乐这个怪胎。
  
      从生命检测仪的数值来看,韩乐也就是三级乐师出头的魂力水平,也就是三百多点的魂力。
  
      这点魂力,在舒亮七百多点魂力面前,根本不够看。
  
      但凡他使用了魂力外放,韩乐就应该直接受伤重创。
  
      他们只要想好善后工作就行了,根据太安市现在的态度,曲家断定他们不可能因为一个韩乐和他们翻脸的。
  
      这一切就足够了。
  
      只可惜,韩乐拥有第二脑域。
  
      如果按照转化率来算,他还真就是实打实的三级乐师,三百多的魂力。
  
      然而魂力外放是双方脑域的对拼!
  
      两个人仿佛擂台上的拳击手。
  
      在那一瞬间,舒亮觉得自己优势很大,舒亮冲着韩乐挥了一拳上去,他觉得韩乐要跪了。
  
      然后他就听到了自己手骨碎裂的声音!
  
      他的魂力仿佛撞到了一堵浑厚无比的铁墙!
  
      他都没有反应过来,他的脑域就受到了韩乐强大的反压制!
  
      韩乐的第二脑域魂力早就一千多点了,不仅轻易抵挡住了舒亮的攻击,还顺带着给他来了点反弹。
  
      别看韩乐没办法主动攻击,这点反弹就足够舒亮受的了。
  
      毕竟脑域是人类最神秘的地方,也是最脆弱的地方。
  
      魂力激荡之下,舒亮惨叫出声,七窍流血也是正常的事情。
  
      韩乐本来就不是什么善茬,曲家既然用这种下作且明显的手段对自己,他也不会客气。
  
      要知道,如果换了一名大乐师乃至传奇乐师毫不留情地压制韩乐,韩乐的脑域还真有可能受伤!
  
      所以这一刻,他毫不留情。
  
      莲花市的人在收集情报的时候,或许只盯着韩乐青云榜的身份看了。
  
      毕竟青云榜副榜对于跨城市的人来说,并不是那么重要。
  
      所以,他们恐怕不知道这一届的青云武魁也是韩乐!
  
      舒亮带着十几个人,看似人多势众,其实在近身面前,一点优势都没有!
  
      这样身体素质的乐师,韩乐一个能打一百个!
  
      哗啦啦!
  
      那些乐师惨叫着落水,有的甚至砸在了莲花上,在奇异的莲花上滚了几下,最终落入湖水当中!
  
      韩乐度如风雷一般,清扫完毕,也仅仅用了四五个呼吸的时间。
  
      等到曲廉反应过来,带人过来制止的时候,韩乐已经一脸无辜地看着他们,并且提前呛声道:
  
      “你们莲花市的人以多欺少,想要埋伏陷害我!”
  
      “你们曲家人准备怎么做?”
  
      曲廉的表情像是吃了什么一样难受。
  
      旁边围观的乐师更是看傻了。
  
      他们还没反应过来究竟生了什么事情。
  
      他们只看到舒亮对韩乐出手了,然后舒亮七窍流血,被韩乐一脚踹中裤裆脸色绿地掉池子里了。
  
      然后舒亮那伙人就全部落水了。
  
      “这个家伙……怎么会有这么好的身手?”
  
      “等等,以他的魂力为什么可以抵抗舒亮的魂力压制?”
  
      “这个都不是重点好么?你看他那无辜问罪的气势,分明是他动手把咱们这么多乐师打下水了,怎么感觉还是他受了委屈的样子!”
  
      众人讨论纷纷,每个人都有各自诧异的点。
  
      凭借着这一顿毫不留情的痛打落水狗,韩乐成功地成为了莲花池区众乐师的焦点。
  
      曲廉一边派人救人,毕竟有的乐师甚至不会游泳!
  
      他一边看着韩乐,脸上依然有笑容,只是那笑容怎么看怎么苦涩:
  
      “是我们来吃了,韩乐先生勿怪。”
  
      “这件事情,绝对不是蓄意的阴谋,一定是某个乐师的私人行为,您请放心,白莲榜的竞争绝对秉承公平公正的态度,接下来我一定会警告那些别有用心的人的!”
  
      “您请跟我来,我已经为您准备好了宴席,还有,今晚有不少我们莲花市的精英乐师也在宴席上,他们早就对青云榜仰慕已久,今天大家都是来交朋友的。”
  
      “对了,差点忘了自我介绍,鄙人曲廉,海滨镇方面的人员都是我负责接待的。之前咱们在城门口见过。”
  
      曲廉的态度倒是做的十足,毕竟不管怎么样,明面上白莲榜还是要保证公平公正的。
  
      韩乐看了一眼他身边的那一男一女,忽然改变了刚刚那副受害者的面孔:
  
      “其实……我倒也不怕某些乐师的私人行为,毕竟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莲花市这么大,总有一些败类的。”
  
      “正如曲先生所说,我是来交朋友的嘛。”
  
      朋友两个字,他说的意味深长。
  
      曲廉笑的僵硬无比。
  
      两人各怀鬼胎,顺着石桥走过不少亭子,最终到达了莲花池区最中央。
  
      那是一座船坊。
  
      外表和船只没有什么区别,只是船坊是由石头打磨而成的,和整个莲花池区浑然一体。
  
      据说,那九色莲花池里,也有这么一座船坊,里面时常传来少女的曼妙歌声,那歌声听了,甚至能让武者开窍,乐师晋升。
  
      那歌声被称为神仙歌。
  
      也不知是真是假。
  
      在曲廉的带领下,韩乐走进船坊,现里面已经人满为患。
  
      宴席准备完毕,似乎就差韩乐一个人。
  
      只是那一道道冷冷的目光,告诉韩乐,这必然是一道鸿门宴了。
  
      韩乐也不怕。
  
      他今天来,本来就是探探莲花市众人的底子的。
  
      有四大家族的继承人在,韩乐也不怕曲家真的敢在城市里明目张胆地动手杀人。
  
      他泰然坐下,曲廉笑着招呼道:
  
      “大家不要太在意,之前是我去接了一下韩先生,该干嘛干嘛,一会儿我再给大家介绍。”
  
      船坊里这才热闹起来。
  
      乐师们三三两两地讨论着白莲榜的事情。
  
      韩乐坐在那里静静听着,也吃了点东西,味道还不错。
  
      那曲廉离开船坊,多半是去处理之前舒亮等人的事情了。
  
      半个小时之后,他才回来。
  
      他回来之后,便坐在了韩乐身边,和他一起的,还有一个男人。
  
      “我给您介绍一下吧。”
  
      曲廉笑呵呵地说:“这位是林龙骁,今夜莲花池区唯一的大乐师,他也是最近才突破到大乐师境界的。”
  
      “林兄才华过人,本来准备着突破了大乐师境界,便向我们家求婚,只可惜……哎,这件事情不提也罢。”
  
      “韩乐先生既然是青云榜,还打破了家姐当年的记录,想必也是惊采绝艳,你们两位,应该有不少共同语言才是。”
  
      曲廉说话的时候,那林龙骁一直盯着韩乐看,似乎想要从韩乐脸上看出什么来。
  
      只可惜,自始至终,韩乐的表情都很平淡。
  
      他仿佛没听到什么和自己有关的事情一般。
  
      林龙骁的眼底闪过一丝异色。
  
      韩乐自己倒是清楚的很:“这林龙骁就是想要追求曲香香的人咯?”
  
      “这人这个年纪能到大乐师也算有点才华了,只可惜就算曲香香还活着,也绝对不能嫁给他的。”
  
      “如果不是运气差撞到了我,曲香香绝对是传奇之姿,她得到了李郎曲境本源之后必定传奇,可惜顺手被我剁了。”
  
      他早就知道曲家既然启动了协议,那么必定是对雾岛事件起疑,自然做好了各种心理准备。
  
      曲廉这种程度的旁敲侧击,根本不可能影响到韩乐。
  
      韩乐在等,他倒要看看,曲家什么时候会直接问自己关于雾岛的事情。
  
      只是事情有些出乎韩乐的预料。
  
      除了一开始的旁敲侧击之外,曲廉和林龙骁都没有问关于雾岛的事情。
  
      他们就好像真的朋友一样,在那里聊有的没的,一会儿聊天气一会儿聊美景。
  
      “这是在试图让我放松警惕。”
  
      韩乐了然。
  
      论演技,他还真不输给谁。
  
      双方聊得火热,虽然没什么营养,但很快就打成一片,看上去关系好的恨不得立马结拜为兄弟一般。
  
      然而两人心里都清楚,曲廉只是苦于没有证据,否则肯定直接干死韩乐;而韩乐被曲家将了一军,被迫来这坑爹的白莲港参加什么白莲榜,本来就是很不爽的事情,他没对曲家直接动手已经是直接顾全大局了。
  
      林龙骁冷冷地看着两个人虚伪而浮夸的演技。
  
      末了,那曲廉忽然谈到:“我听说你在青云榜上,还写了一战歌,名为《极乐净土》,一度让整座华清市为之神魂颠倒,无法控制。”
  
      “这种剑走偏锋的战歌,我们莲花市虽然没有研究,但恰好知道克制它的办法。”
  
      “刚刚韩乐先生应该听到过,这莲花池区有飘渺的音乐声,那是我们从九色莲花池里学到的《莲花静音》,这战歌没有别的作用,就是可以平心静气,解除各种负面反应。之前极乐净土的试听我们也从华清买来听过,的确有些不俗,只可惜,在我们这莲花静音面前,还是不行。”
  
      “不过试听终究是试听,在下一直对那种可以让人上瘾的战歌非常好奇。”
  
      “不知道今晚,韩乐先生能不能满足我的好奇心?弹奏一曲极乐净土让我们听听?”
  
      此言一出,整个船坊忽然安静下来,乐师们对原先的聊天已经心不在焉,注意力其实全部在韩乐这边。
  
      韩乐心中了然,这才是正戏啊。
  
      “想听极乐净土?”
  
      韩乐面色古怪:“你们确定要听?那可是我为了报复华清人阴谋创造出来的、具有极强的戒断反应的歌曲。”
  
      “你们确定你们那莲花静音可以解除这种负面效果?在座的诸位都是要参加白莲榜的乐师吧,万一……”
  
      曲廉大手一挥,豪迈异常:“这点你可以放心。”
  
      “在场之人,都和我一样,对那种战歌的真实效果非常好奇。”
  
      “我们是乐师,本来对戒断反应强烈的战歌具有抵抗性,更何况,我们的莲花静音绝对能解除掉所有的负面效果。”
  
      “所以,请韩乐先生放心弹奏就是。”
  
      韩乐心中一动。
  
      这帮人这么想听自己弹极乐净土?
  
      这是莲花市的乐师都有作死倾向吗?
  
      难道还有别的阴谋?
  
      看着他们殷切而热烈的眼神,韩乐甚至怀疑是不是自己眼神出问题了。
  
      还是说,这帮人的抖m?不狠狠地虐他们一遍,他们反而不爽?
  
      又或者,他们对自己那所谓的《莲花静音》有着蜜汁自信?
  
      韩乐不懂。
  
      他沉吟片刻,果断道:
  
      “既然你们对这种战歌很感兴趣,那我就献丑了;只不过后果,可不是我能控制的了的。”
  
      “容我准备一下。”
  
      他躬身,离开船坊。
  
      主动要求听极乐净土,明显有问题,但韩乐可不会临阵退缩。
  
      “这帮人想要听会上瘾的战歌?行啊,满足你们。”
  
      韩乐默默打开无垠曲库,兑换了一全新的战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