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战歌之王 > 第三十七节 尴尬

第三十七节 尴尬

就在韩乐和曲念博都在感慨观众热情的同时。
  
  观众们的心情是复杂的。
  
  他们心里仿佛有一万个***奔腾而过!
  
  当他们看到韩乐的小黑船宛如一匹黑马杀出来的时候,他们就知道事情不妙了。
  
  韩乐的船已经完全出了正常认知的范畴。
  
  没有这么快的帆船!
  
  按照他的度,绝对能对第一梯队进行反。
  
  但是,第一梯队的人根本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啊!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机智的观众忽然大声喊道:
  
  “我们一起做一些奇怪的动作,让第一梯队的人往后看!”
  
  这个言得到了大家的认可。
  
  于是海岸上的众人把双手举起来,并往大坝方向挥舞。
  
  他们的意思是:你们别慢悠悠的遛弯了,赶紧加吧,韩乐他杀过来了!
  
  结果曲念博以为是观众热情呢。
  
  当然,韩乐也是这么以为的。
  
  ……
  
  无论如何。
  
  结果已经注定。
  
  太安市韩乐所在的队伍,以绝对的黑马姿态,冲出了曲家的重重封锁,拿下了白莲榜第一战的冠军,获得十个积分!
  
  曲念博第二,积分为7,后续次之。
  
  这个结果,对曲家人来说根本不能接受。
  
  他们根本没想到,韩乐竟然还有这么强大的战歌。
  
  其实也是曲念博疏忽大意了,以为稳操胜券,谁能想到那小黑船跟装了小马达似的风驰电掣,最后成功拿下第一。
  
  曲家人离开的时候是灰溜溜的。
  
  很多人都一脸鄙视地看着他们,他们也自觉愧对莲花市市民!
  
  这么多参赛队伍。
  
  居然被一支太安市的队伍夺冠了!
  
  这简直是耻辱!
  
  再结合之前曲廉屡屡在韩乐手上吃瘪,整个曲家上下,都弥漫着一种沮丧的气息。
  
  韩乐这个名字几乎成为了禁忌词汇,没人敢提他。
  
  一整天,曲家家主和曲念博的态度都是阴冷不定的。
  
  这些事情,自然不足为外人道。
  
  比赛结束之后,韩乐自然带着众人开溜。
  
  毕竟是客场作战,赢了就赢了,切莫装逼,不然被客场观众吊起来打。
  
  不管在那里,民愤总是最可怕的。
  
  韩乐的获胜,对于白莲港所有人来说都是不可思议的。
  
  大多人都认为他是靠了一手投机取巧,并且是在曲念博等人轻松怠慢的情况下偷到的第一战冠军。
  
  白莲榜,又不是一战定胜负的。
  
  在接下来的比赛里,韩乐绝对不可能继续赢下去!
  
  对此,白莲港的地下赌庄直接趁热开盘,赌韩乐能在第二战之中,拿到怎样的成绩。
  
  一时间,据说下注者无数。
  
  普通市民是被韩乐的小黑船震惊到了。
  
  乐师界的众人则是对千本樱心有余悸。
  
  所以,韩乐这个名字,短时间内在白莲港内竟然也掀起了一股热潮。
  
  这是韩乐自己都没有遇到的。
  
  除了曲家以外,所有人都在谈论韩乐这个名字。
  
  ……
  
  “不知道你的迷妹们看到这种场景,会怎么想。”
  
  客厅里,徐相如懒洋洋地说:“我刚刚把消息回去了,我想,现在的太安,恐怕不比白莲港平静吧?”
  
  “你小子真的有毒啊,走到哪里,都是焦点。”
  
  韩乐耸了耸肩:“我也不想的,如果太安能派几个大乐师帮我打白莲榜,我自己根本没有时间来这里好么?”
  
  “你还有别的要事?”徐相如有些好奇。
  
  客厅里其余人也纷纷看了过来。
  
  韩乐倒是很坦然:“我想打捞新远号。”
  
  “新远号?当年那艘沉船?”
  
  罗兰眼前一亮:“韩乐你的野心果然够大,我听说……”
  
  说到这里,她忽然停住了。
  
  客厅里的气氛很微妙。
  
  韩乐笑吟吟地看着他们。
  
  苏璃淡定地说:“算我一份。”
  
  赵璇果断道:“加我一个。”
  
  韩黎和杜宇反应稍慢,但也迅表示了自己的态度。
  
  “你在这个时候提出这个事情,其实就是想拉我们入伙是吧?”
  
  徐相如白眼道:“四大家族的人都被你说动了,我们徐家虽然有点小势力,但和他们还是不能比的。”
  
  “无妨,我只是需要一些人手。”
  
  韩乐笑道:“打捞新远号不是依靠我一个人能做到的,如果你们对我有信心,都可以加入。”
  
  “到时候,大家按照贡献分赃就是。”
  
  客厅里众人不约而同地笑了。
  
  罗兰、梁宇轩、徐相如和陈虎四人也纷纷表示,一旦韩乐开启新远号打捞计划,他们就会出人出力。
  
  原因也很简单,如果说是其他人要打捞新远号,他们估计看都不会看一眼龙城已经失败了两次了,新远号是那么容易打捞的,早就被打捞走了。
  
  但那个人是韩乐的话,他们绝对无条件相信。
  
  他们这群太安人,是看着韩乐一步步走到现在的。
  
  从韩打脸开始,他就没有失手过。
  
  之前的白莲榜第一战,看着刺激无比,差点就输了,但其实那多少有罗兰赌气的成分在里面。
  
  即便如此,韩乐竟然还能让着罗兰挥,最后才自己出手,力挽狂澜,可见韩乐对自己有多自信。
  
  自信,往往源自于强大的实力。
  
  他们始终看不透韩乐,但这并不要紧,新远号上的东西,远远出常人想象。
  
  如果真的成功了,他们绝对会一夜暴富。
  
  韩乐给了他们这种机会,他们怎么可能会拒绝?
  
  客厅里原本有些疏远的气氛,渐渐变得融洽了起来。
  
  余长歌站在二楼,看着韩乐和那些人交谈,露出一丝温和的笑容。
  
  “他以前不是这样的。”
  
  苏璃站在她身边,平静地说道:“以前的韩乐,内向,沉默。”
  
  余长歌想了想:“我觉得这样挺好的。”
  
  苏璃笑了:“确实挺好的。”
  
  ……
  
  太安市,韩家,红木书房。
  
  “事情怎么样了?”
  
  原夫人依然低头奋笔疾书。
  
  老谢躬身道:“三件事情,都有了眉目。”
  
  “哦?”她来了精神。
  
  老谢一一说道:“第一件事情,二公子的事情,有人看到他和那野人进了东部大森林,他伤得很重,想必是那野人走投无路之下,带着他去找那传说中的黑暗之泉了。”
  
  原夫人沉默许久,声音有些沙哑:“还追的上吗?”
  
  老谢摇头:“追不上了,夫人,二公子的事情,恐怕只能暂时放下了。”
  
  原夫人叹了一生气,很少见地竟然露出了浓浓的苦笑。
  
  老谢跟随原夫人这么多年,也是第一次看到她露出这种表情,心中自然了然。
  
  韩二叛城而出,对原夫人的伤害比远比韩乐踢馆大的太多。
  
  韩二是她的心血。
  
  但她的心血,却被一个野人抢走了。
  
  这种事情,竟有些似曾相识的感觉。
  
  老谢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整座太安市,大约也只有他能体谅原夫人的心情了。
  
  “老谢,我是不是真的错了?”
  
  她有些痛苦地扶着额头。
  
  “夫人,事情已经生,又何必计较对错?”
  
  老谢罕见地话多起来:“当年先生被那野人蒙了心智,弃家而走,只留下你们母子三人,根本没有想过偌大的韩家该如何善后。”
  
  “是夫人您站出来,重整大局。这份功劳,是无法抹去的。您心里对野人有芥蒂,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二公子的事情……只能说,天意不可揣摩了。”
  
  “还请节哀顺变。”
  
  原夫人冷笑道:“天意不可揣摩?我算是看透了。其实他们父子就是一模一样的。”
  
  “他们就是喜欢野人,他们觉得城里人太无聊了,他们自以为自己是特别的,他们对所谓的绝对自由有疯狂的向往,他们的脑子里根本没有任何责任!”
  
  “姓韩的当年跟着那女妖精走了,至今下落不明,韩家差点崩溃,我只能说他死了。我真的宁愿他死了。”
  
  “现在,韩二又跟着一个野人跑了,是不是他们韩家的男子,都特别喜欢野人?”
  
  老谢默然无语。
  
  “至少,韩黎少爷还是很孝顺的。”
  
  他笨拙地解释。
  
  “韩黎……”原夫人的眼里闪过一丝阴翳:“他只不过是还没觉醒血脉里的桀骜罢了。”
  
  “韩家这烂摊子,我真的是不想管了。”
  
  “算了,说点其他的事情。”
  
  老谢立马开口:“第二件事情也确定了,将消息透露给曲家的,应该是苏家的人。”
  
  原夫人轻轻敲着桌板:“苏家?那就是苏璃了,这小丫头有点意思,因爱生恨吗?派人密切关注苏璃的举动,我倒想看看她到底想对韩乐做什么。”
  
  “第三件事情呢?”
  
  老谢面色更古怪了:
  
  “第三件事情,就是韩乐在白莲港的事情吧?”
  
  “嗯,这一点,夫人倒是预测地非常准确。”
  
  “城里很多平民都担心韩乐在白莲港会受委屈。”
  
  “事实证明,是他们想太多了。”
  
  “消息已经公开出去了,接下来,可能就会有的尴尬了。”
  
  ……
  
  太安市,一处游行地点。
  
  韩乐的粉丝们高举着【不能让韩乐受委屈】的旗帜,逼迫五人委员会追加乐师。
  
  就在这个时候,一则则消息飞快地从白莲港传来:
  
  【韩乐抵达白莲港,第一天就拆了白莲港的城门!】
  
  【韩乐再次出手,魔曲千本樱让整个莲花市乐师界陷入恐怖的阴影中!】
  
  【白莲榜初战结束,韩乐乘风破浪,拿下冠军!】
  
  【前线采访,韩乐:莲花市的观众们挺热情的。】
  
  游行队伍顿时就站在了那里。
  
  众人面面相觑,又看了看头顶的那张旗帜,忽然觉得,好他-妈尴尬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