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战歌之王 > 第三十八节 妖人

第三十八节 妖人

且不说太安市内,在韩乐的消息传回来之后,粉丝们是怎样的尴尬,但不管怎么样,韩乐在莲花市打出了太安的气势,也让太安市民信心鼓舞了起来。
  
  毕竟,那可是一个以一己之力打败华清市,拿下青云榜首的男人。
  
  这一次,哪怕他面对的是许多大乐师,但也不是没有机会。
  
  白莲榜第一战,他已经拿了冠军,不就已经证明了很多东西了吗?
  
  韩乐,本身就是一个奇迹。
  
  很多人默默地等待着,等待着韩乐白莲榜告捷的消息。
  
  如果他真的做到了。
  
  那么他将真的成为近几年来,太安乐师界的第一人!
  
  ……
  
  深夜,白莲港。
  
  拎着两盒烧烤的韩乐吹着口哨走过小巷子,前方闪过一个人影。
  
  韩乐眉头微微皱起。
  
  “半夜饿了买点烧烤也能遇到鬼?”
  
  他看着眼前那个女人,忍不住自言自语嘀咕了一句。
  
  可惜这一句话,还是清晰地被对面的人听到了。
  
  她的脸上露出了了然的神色:“果然,曲香香是被你杀死的。”
  
  韩乐呵呵一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但他那握着烧烤袋子的手,已然摸向了腰间,那是龙泉剑所在的方位。
  
  其实他也知道自己的反应有点问题。
  
  眼前这个女人,和曲香香竟然有九成相似,再加上在夜色的掩护下,失去了幽冥眼的韩乐第一时间判断出她就是曲香香的鬼魂,也没什么问题。
  
  但事实上,对方不是鬼。
  
  是活人。
  
  “没关系。”那女人笑眯眯地走了过来:“如果真的是你杀的,我反而要感谢你。”
  
  韩乐冷冷地看着她:“我还是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你这个人,也太狡猾了些。”曲沫沫笑道:“这附近只有你我,又没有其他人,以你的身手,想要杀我还不容易?”
  
  “放心吧,我来找你,是带着善意来的。”
  
  “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曲沫沫,也就是曲香香的孪生姐妹。”
  
  韩乐“哦”了一声,很客气地说:“麻烦能让一下道吗?我家里还有两只不肯出门的懒虫等着我回去喂食呢。”
  
  曲沫沫也不气恼:
  
  “你不信我,也很正常,但我和曲香香、曲廉、甚至整个曲家都不是一路人。”
  
  “虽然我姓曲,血脉里也流淌着曲家的血液,但他们根本没有把我当成曲家人过,既然如此,我也没必要再自欺欺人。”
  
  “韩乐,我今天来找你,是要警告你,你现在非常危险!”
  
  韩乐眯着眼睛:“你最好把话说清楚些。”
  
  “我知道你的实力,暗莲堂四大高手都死在你手里,自然足以自负。”
  
  曲沫沫迅速说:“但这一次,你面临的不是暗莲堂的人,而是一个叫曲巫的……妖人。”
  
  说罢,她将手里的档案袋直接交给了韩乐。
  
  “我想,这里面的东西,足以证明我的诚意。”
  
  她诚恳地说道:“我是想帮你的。”
  
  韩乐不置可否地说:“你是曲家人,你不想曲家拿回海滨镇?”
  
  “不。”
  
  曲沫沫淡淡地说:“曲家的利益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如果曲廉不死,我一辈子不可能接近曲家的核心圈子,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吗?”
  
  “如果注定要这么边缘化下去,曲家的利益跟我又有什么关系?”
  
  “我今天来,就是想和你做一个交易。”
  
  “我会竭尽所能,把我在曲家的情报交给你,方便你在白莲榜上施展实力,而你,我相信你的实力和潜力还有背后的势力,我希望你能帮我拿到曲家家主的位置!”
  
  “这样,对我们两个人都好。”
  
  听完这段话之后,韩乐直接笑了。
  
  有意思,一个又蠢又有野心的女人。
  
  “你笑什么?”曲沫沫有些按捺不住了:“我把曲巫的资料都给你了,应该足以证明诚意了吧?”
  
  “如果你还不信我!我再告诉你一个秘密!”
  
  韩乐点头:“说。”
  
  曲沫沫神秘兮兮地说:“你知道是谁把雾岛的消息泄露给我们曲家的吗?”
  
  韩乐没吭声。
  
  “我们是收到太安市苏家的消息的。”
  
  曲沫沫快速说道:“事实上,曲廉一直和苏家的继承人交情不错,名义上,他们甚至是同门师兄妹,他们都跟随柳城的岚大师学习过一段时间。”
  
  “如果不是那个消息,我们曲家也不会这么快启动协议,要拿回海滨镇!”
  
  “这个情报,应该可以说服你了吧!”
  
  她的脸上有些忐忑。
  
  韩乐的脸在阴影中,看不清他的表情。
  
  “我知道了。”
  
  韩乐深吸一口气,拎了拎烧烤盒子:“你要我做什么?”
  
  曲沫沫的眼中闪过浓浓的恨意:
  
  “我要曲廉死!”
  
  韩乐摇头:“城里可杀不了人。”
  
  “我可以提前告诉你白莲榜第二战的内容。只要你帮我杀了曲廉!”
  
  曲沫沫的眼里闪过一丝疯狂:
  
  “白莲榜第二战是十二人小队的夺旗战,而且是海战!在那个过程中,你可以杀了曲廉!”
  
  “或者,你可以用其他办法,总是,如果你能杀了曲廉,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
  
  韩乐冷笑一声。
  
  这个女人还真是疯狂。
  
  不过眼下暂时虚与委蛇似乎也不错,当下韩乐用含糊的言辞打发走了曲沫沫,快速返回了家里。
  
  客厅里,饥肠辘辘的赵璇和可怜巴巴的余长歌正等着韩乐的夜宵呢。
  
  不过当她们看到韩乐手里的档案袋的时候,立刻意识到了不对劲。
  
  “有情况?”
  
  赵璇的反应还是快。
  
  韩乐点了点头,他上楼:“回头跟你们说,我先自己研究下。”
  
  说罢,他一个人躲在书房里,开始默默研读那份资料。
  
  资料看完之后,他不由倒吸一口冷气。
  
  与此同时,他开始默默为曲沫沫默哀起来。
  
  因为,在他离开的时候,并没有提醒曲沫沫,在她回去的那条路上,有一个怪异的气息在等待着她。
  
  ……
  
  曲家。
  
  寥寥几人站在议事厅里。
  
  曲沫沫的尸体就这么丢在了大堂上,她看上去面带惊恐,死不瞑目的样子。
  
  “曲巫……你怎么可以回来就杀人!?”曲廉怔怔地指着他,大声说:“她、她怎么说也是香香姐的亲妹妹。”
  
  曲巫是一个英俊的有些过分的男人。
  
  他穿着一身优雅的修身西装,端正地坐在椅子上,居然在修手指甲。
  
  面对曲廉的质问,他眼皮都懒得抬一下:
  
  “这女人私通外敌,该死。”
  
  其余的人面面相觑,他们都知道曲巫性情古怪,但曲沫沫毕竟是曲家继承人之一,就这么死了,也是他们无法接受的。
  
  “私通外敌是怎么回事?曲巫,你还是把事情讲清楚比较好。”
  
  曲家家主温和地说。
  
  其实在座之人,都有些头疼。
  
  家主请曲巫回来,其实还是有些害怕那神秘莫测的韩乐。
  
  但曲巫本身,就是一个定时炸弹。
  
  他虽然姓曲,但却并不是曲家人。
  
  他是曲家上代家主的养子,在上代家主暴毙之后就离开了曲家,他的性情非常乖戾,除了上代家主之外,没人能管得了他。
  
  “这个女人拿着我的资料,去找了韩乐。”
  
  曲巫淡定地说。
  
  其余人的脸色都是一变。
  
  “其实我本来想直接杀掉韩乐的,不过嘛,直接杀掉就不好玩了。”
  
  “听说这韩乐和我一样,也是乐武双修?呵呵,那白莲榜的第二战,就让我和他玩玩吧。”
  
  曲巫懒洋洋地伸了个懒腰,忽然回头邪魅一笑:
  
  “今晚,哪位嫂嫂陪我过夜?”
  
  ……
  
  “这世上,居然还有这种变态?!”
  
  徐相如看着手里的资料,简直无语到了极点。
  
  按照资料中的描写,那曲巫简直是变-态中的变-态。
  
  十一岁开始修行乐师,次年写出三短章,又一年晋升三级乐师,又一年成大乐师。
  
  十五岁那年,他突然觉得乐师不好玩,跑去习武了,白莲港众人觉得这人太自大了,必定要受挫。
  
  谁知道他十五岁开始习武,十六岁通玄,十七九窍,又一年,直接混元!
  
  那是五年前的事情了。
  
  现在的曲巫,到底是什么实力,没人清楚。
  
  龙城那边的情报很含糊,只知道曲巫是一个不可多得的绝世天才,但是性情非常古怪。
  
  他有很多特别的嗜好。
  
  比如杀人必定要分尸。
  
  比如说,他对人妻有额外的喜好,每次回曲家,他都要睡一位曲家人的老婆……
  
  又比如,他一年到头只穿一双带洞的袜子,那袜子他每天都洗,但是就是不换……
  
  总之,资料非常详实,但却越发衬托出曲巫的可怕来。
  
  “五年前就是大乐师加混元宗师了,这种对手,有点可怕啊。”
  
  韩乐耸了耸肩:“下一场,估计就是我和他之间的战斗了吧。”
  
  余长歌犹豫了一下:“我可以……”
  
  “不必。”
  
  韩乐笑着拒绝。
  
  余长歌沉默。
  
  韩乐知道,余长歌虽然有很大可能性杀死曲巫,但她体内的箜篌刚刚被封印,实在不好多动用本源之力。
  
  这妖人,还是自己来收拾比较好。
  
  “有什么好主意么?”
  
  他的目光扫过客厅,最终落在了苏璃的身上。
  
  后者笑了笑:
  
  “嗜好越多,破绽越多。”
  
  韩乐深以为然地点头。
  
  他的脑海里,已经勾勒出一个计划来,只不过计划还不够完全,他需要一些人的配合。
  
  ……
  
  深蓝椰子汁说
  
  之前有人统计上月月票是3300多,那我直接算3400.之前加更到2900,所以月票欠五更。再加上推荐票欠两更,所以一共欠七。所以目前补更进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