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战歌之王 > 第四十九节 你死我活!

第四十九节 你死我活!

自始至终,韩乐都没有忘记,浑天世界并不是一个单纯的半开放式的曲境,这是白莲榜第三战的战场!
  
  在西稷山群岛上,韩乐只看到了一小部分莲花市的乐师。
  
  所以他也顺势猜测出,大部分莲花市在正邪两大阵营的对抗上,选择了后者。
  
  其他人,韩乐丝毫不关心。
  
  但在第二战中,曲巫给韩乐留下深刻印象的同时,也让韩乐嗅到了危险的气息。
  
  如果说在这个半开放的曲境世界里,有谁能对韩乐造成威胁的话,韩乐肯定只会想到这个人!
  
  现在,他终于出现了,就在这龙首宫外。
  
  ……
  
  龙首宫内外,不知从何时起,那些宫女太监已经退的一干二净,只剩下茫茫的黑烟和穿着红黑色长袍的曲巫。
  
  他穿的衣服,明显和普通的幽冥宗成员不同。
  
  “我在这里等你很久了。”曲巫淡淡地笑道:“其实我原本一直很好奇,以你韩乐的聪明才智,为什么会在这个世界的两大阵营中选择浑天殿那条笨拙的路线。”
  
  “如今,我倒是有点明白了。”
  
  韩乐耸了耸肩:“笨拙?”
  
  曲巫哈哈笑道:“难道不是吗?你我不过是来探索曲境本源的,如果加入浑天殿,难道真要像他们说的那样,一辈子花在修炼什么仙法上吗?”
  
  “浑天殿是很厉害,但人丁稀少,幽冥宗虽然是反派,但人手众多,容易成事。”
  
  “三个月的时间,就拥有了这样强大的力量,我的确是小看了你,但不管怎么样,这三个月,你在西稷山群岛上虚度光阴,而我,却得到了比你更多的资源。”
  
  韩乐看着他,忽然道:
  
  “你成了幽冥宗的宗主?”
  
  曲巫眉毛微微一挑:“你也不笨。不然呢?你以为为什么前任宗主会傻兮兮地去用自己的生命封印掉你们那所谓的太玄仙法?”
  
  “如果不是我做出了足够的承诺,他也不会豁出自己的性命去拼一把。”
  
  韩乐冷静地问道:“你对他说了什么?”
  
  这是韩乐最好奇的一点。
  
  如果说,曲巫是杀掉了幽冥宗的宗主,自己成为了新宗主,韩乐反而不会好奇。
  
  这个世界的力量体系虽然高,但曲巫毕竟是大乐师了,而且乐武双修,受到的限制肯定比自己小很多。
  
  他在这个世界,本来就能比韩乐发挥出更强大的力量,控制幽冥宗虽然非容易之事,但也不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
  
  但在成为下一任宗主的同时,让前任宗主心甘情愿去送死,恐怕就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了。
  
  韩乐觉得有点匪夷所思。
  
  “这个,你就没必要知道了。”
  
  曲巫有些惋惜地看着韩乐:“其实,我还想和你多玩一会儿的,但我知道,你手上拿到了浑天殿最重要的东西。”
  
  “你我二人,必然是彼此的阻碍,我们都想离开这个世界,所以,我只能杀了你了。”
  
  “我早就猜到,你修成太玄仙法之后,不会直接去那无聊的青湖斗剑;而是会选择来京都。因为我都感觉得到这个世界已经成为开放式的曲境,原先的轨迹随时可以改变,那所谓不可掠夺的龙庭紫气自然也是可以掠夺的以你的智商,必然也会想到这一点。”
  
  “可惜的是,近水楼台先得月。京都,始终是我们幽冥宗的地盘。”
  
  他说话间,体内紫气闪烁,隐约有一条愤怒的小龙,在他的脑门上旋转,闪烁后消失。
  
  韩乐长出一口气。
  
  果然,曲巫选择幽冥宗也是不无道理的。
  
  幽冥宗注重世俗力量,而且其修行功法不计后果,只求勇猛精进,手段也是无所不用其极!
  
  曲巫和韩乐都不是那种耐着性子的人,如果能让韩乐选择的话,他一开始多半也会选择幽冥宗路线的。
  
  只不过因为入口和身份不同,韩乐是直接被带上了西稷山,二话不说被分配到了虚玄岛,连选择权都没有。
  
  若不是宗帅帅残念出现,此时的韩乐,恐怕还在苦苦修炼浑天殿那狗屁仙法呢!
  
  而曲巫却早已下手,依靠着控制幽冥宗的便利,在宗帅帅残念消失的那一瞬间,他就拿走了龙庭紫气。
  
  与此同时,韩乐还感觉到他体内的幽冥之气非常凶猛。
  
  这个世界,幽冥之气和仙真之气本来就是针锋相对的,两者此消彼长,如今,曲巫同时坐拥幽冥之气和龙庭紫气,长此以往,必然成为大患!
  
  只是韩乐刚想动手,四周围的烟雾忽然变得更加浓郁起来!
  
  “你以为我守株待兔,会没有准备?”
  
  韩乐最后看到的,是曲巫嘲讽的面孔:“慢走不送。”
  
  “这【天人五衰阵】,据说对这个世界修炼仙真之道的人有着绝对的扼杀克制,不管你修炼的什么是法术,但凡遇到了这种阵法,也只能被消解力量!”
  
  “最终化为一滩脓水!”
  
  “再见了韩乐。你的海滨镇,我们曲家拿走了。”
  
  说罢,那烟雾便将韩乐彻底淹没!
  
  整个龙首宫都被黑色的雾气笼罩。
  
  隐约之间,韩乐听到金戈铁马的声音,也有兵器碰撞、野兽磨牙的声音!
  
  黑暗中,飞沙走石,有猩红双眼,若隐若现,似乎在觊觎着什么。
  
  韩乐只觉得一阵压抑的感觉从四面八方传来。
  
  他体内的仙真之气,的确如消冰融雪一般被化解着!
  
  “天人五衰阵?”
  
  “幽冥宗一群邪魔外道,居然也敢给自己的下九流阵法取这种名字?”
  
  韩乐冷笑一声,浑然不惧!
  
  下一秒,他手中陡然翻出一个小巧的螺旋状的物体!
  
  浑天漏斗!
  
  这浑天殿的至宝,在天人五衰阵中爆发出恐怖的白光!
  
  只一出现,竟然便将那天人五衰阵,声声在砸出了一个缺口!
  
  那暗地里主持着阵法的三个老头惨叫一声,双眼流出猩红的鲜血来!
  
  那一瞬间,他们便瞎了眼!
  
  轰隆隆!
  
  韩乐大手一挥,浑天漏斗横扫龙首宫!
  
  短短几个呼吸间,龙首宫生生被扫的坍塌下来,而那仙真正道为之色变的天人五衰阵,竟然也被浑天漏斗生生砸碎!
  
  一个个高举着阵旗的幽冥宗杂兵躺在地上,生死不知。
  
  那动静,震动了整座京都!
  
  京都城内,别说修真者了,就算是那普通的老百姓,都能感觉到皇城内传来的巨大动静!
  
  天空中泛着白光,紫气和黑光!
  
  这种场景,自从十方灭绝大阵布置完成之后,已经许久没有出现在京城里了!
  
  ……
  
  “竟然有人在皇宫里斗法?莫非是哪位仁人志士舍身取义,要用自己的命去换那皇帝老贼?”
  
  “不对啊,有龙庭紫气在身,任何修真之人,都不敢对皇帝下手吧?否则我们也不用精心谋划这么久了,还找来了陆姑娘。”
  
  “走吧,我们过去看看,不管怎么样,有人在皇城内动手,今夜必然不平静。”
  
  几个黑影在夜色的掩护之下,默默地靠近了皇城。
  
  而与此同时,大陆的幽冥宗士兵和修真者,也开始往皇城附近靠了过来。
  
  一时之间,那一寸土地上,煞气四溢!
  
  ……
  
  宫殿坍塌。
  
  韩乐徐徐地从烟雾中走出,一道白光顺着他的身体,来回旋转。
  
  那浑天漏斗强大的宝光,几乎照亮了整座皇城!
  
  四周围很多幽冥宗的人,都露出了贪婪而恐惧的神色。
  
  贪婪,是因为他们能感觉到,这件宝贝非常值钱!
  
  那纯正的仙真之气,几乎是他们此生见过的最浓郁的了。
  
  而恐惧,是因为眼前这个浑天殿的弟子,看上去实力一般,只有地仙水准,但没想到竟然能借着法宝之力,生生从天人五衰阵中走出来,还击伤了那么多幽冥宗的长老弟子!
  
  本能告诉他们,韩乐不好惹!
  
  “幽冥宗的确人多势众。”
  
  “但是,又有什么用呢?”
  
  韩乐平静地看着曲巫,后者的脸色有些发青:“在外面的世界,我或许不是你的对手,但是在浑天世界,你可能站错了边。”
  
  “是么?”曲巫冷笑道:“你难道没注意,你已经被包围了么?”
  
  “现在,就算你想逃,也逃不了!”
  
  “我已经派人开启了京都的【十方灭绝大阵】,阵中的修真者,不可能利用任何遁术逃走!”
  
  韩乐干笑一声:
  
  “谁说我要逃走了?”
  
  “曲巫,你猜的没错,今天我来,为的就是龙庭紫气,只是龙庭紫气既然已经被你取走,并且和幽冥之气融为一体,那对我来说,也就没有了用处。”
  
  “另外一句,你说的也很对,你我之间,是相互的阻碍,最终必然是你死我活的局面。”
  
  “今天,我要你死!”
  
  说罢,韩乐抬手!
  
  太玄仙法,斩字诀!
  
  一道白光撕裂了空气,便往曲巫头上斩去!
  
  黑暗之中,有人情不自禁地喊了一声:
  
  “住手!危险!”
  
  曲巫的脸上泛起诡异的微笑:
  
  “你要我死?”
  
  “哈哈哈哈哈哈……”
  
  斩字诀劈在曲巫的脑袋上,却没能像杀死晟辛帝一样将其杀死。
  
  他体内的紫气猛然暴涨!
  
  冥冥之中,传来一声龙吟!
  
  天空之上,传来雷声阵阵!
  
  那是雷劫!
  
  吼!
  
  曲巫体内,一条五爪金龙,张牙舞爪地扑了出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