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战歌之王 > 第五十八节 超脱的诱惑

第五十八节 超脱的诱惑


      赤野千里,血燎原,如火焰一般醒目。
  
      这是韩乐进入北极冥土界的第三天。
  
      依然是一望无际的焦土。
  
      这里是生机断绝之地,仿佛被神明遗弃了一般。
  
      韩乐站在一座高山之上,遥望远方。
  
      那冒着黑烟的极恶火山出现在平原的尽头,大量的黑影宛如蚂蚁一般在焦土之上匍匐着,他们勤勤恳恳地执行着冥土界之主的命令。
  
      “那就是极恶火山了吗?”
  
      韩乐远远望着那宛如恶魔一般的火山轮廓,不知怎么的,心中总是一阵不安宁。
  
      这不是他的本能在提醒,而是他体内的太玄仙法,在蠢蠢欲动。
  
      韩乐并不清楚太玄仙法的异动意味着什么,但至少,整个北极冥土界给他一种死寂的感觉,这种感觉非常不舒服。
  
      事实上,在一天之前,他就追上了浑天殿的大部队,遇见了除了浑天殿殿主之外的其余所有高层。
  
      从他们口中,韩乐得知,殿主本人自从进入北极冥土界之后便不知去向,据他本人所说,是准备暗中调查幽冥宗的异动如果能破坏掉幽冥宗的仪式的话,就再好也不过。
  
      而其余人则是一路边集结正道仙真的力量,边向极恶火山徐徐推进。
  
      在了解到具体情况之后,韩乐自然不会选择慢吞吞的正面战场。
  
      他选择离开大部队,直接甩开和幽冥宗炮灰交战的场所,深入敌后。
  
      花了一天时间,他终于赶到了极恶火山之前。
  
      一路上,他也找到了不少太玄仙法的痕迹。很显然,这都是殿主故意给他留下来的记号。
  
      “浑天殿的殿主也是有个有意思的人,他是知道我一定会来么?”
  
      默默感受着那枚和之前截然不同的信号,韩乐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在他的感知中,这是浑天殿殿主留下的最后一枚太玄印记。
  
      意思也很简单,如果韩乐来了,那么在这里等他。
  
      韩乐想了想,最终还是没有直接深入极恶火山之中,他选择了回应那枚太玄印记。
  
      半刻钟之后,那穿着黑袍的殿主从虚空中跨出,声音沙哑无比:
  
      “韩乐,你来了?”
  
      “你受伤了?”
  
      韩乐微微一惊。
  
      他能感受到,殿主身上的太玄仙法气息微乎其微,弱到了极点!
  
      而拥有太玄仙法护身的人,只有一种情况会这样,那就是身受重伤!
  
      在韩乐的印象里,浑天殿殿主乃是天仙,太玄仙法也修炼到了极高的层次,如果不是因为之前的一些誓约束缚不得轻易下西稷山的话,恐怕整个浑天世界早就被他平定了。
  
      这样的人,哪怕孤身一人深入北极冥土界,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谁曾想到这殿主一露面,看上去就异常狼狈!
  
      韩乐难免有些错愕。
  
      “咳咳”
  
      殿主咳嗽了几声,声音越发虚弱:“无妨,我只是有些轻敌了而已。”
  
      “此事事关重大,来不及从长计议了,总之,韩乐,我需要你的帮助!”
  
      韩乐皱了皱眉头:“此话怎讲?”
  
      “幽冥宗并非在故弄玄虚。”殿主认真严肃地说道:“根据我这几日的调查,差不多已经摸出了眉目。那幽冥宗新任宗主有些特别,据说得到了天外之人的相助,他得到的那个仪式禁法,真的可以彻底献祭整座浑天世界,从而打开飞升通道!”
  
      “我本来想以一己之力将其摧毁,但熟料那幽冥宗新宗主狡猾异常,给我设下了连环圈套,我一时不查,便受了些伤势当然,那些幽冥宗的人虽然狡猾狠辣,但也是因为我们自己人之中,出现了叛徒的缘故。”
  
      “这话先压下不谈,叛徒是谁,我心里已经有数但现在最关键的还是那禁忌仪式。我需要你的力量,我们一起潜入极恶火山,将那仪式摧毁,幽冥宗的大患方能铲除。”
  
      韩乐听了片刻,脸上露出一丝古怪之:
  
      “您是说,浑天殿内部出现了叛徒吗?”
  
      殿主微微一叹:“无论我们怎么小心,败类总归是存在的,若不是那叛徒暴露了我的行踪,我焉能被那曲巫所算计?”
  
      韩乐点了点头:“您需要我怎么帮?”
  
      “很简单。”
  
      殿主的声音变得平稳了许多:“我在离开之前,其实已经对那禁忌仪式进行了一部分的摧毁,虽然他们的埋伏让我受了些伤,但他们也付出了足够的代价,现在,极恶火山内部已经乱成一片。曲巫忙着带人修复禁忌仪式的缺口,多半难以料到我还会杀一个回马枪!”
  
      “光凭我一个人,自然难以全部摧毁禁忌仪式,毕竟现在的曲巫对其已经是严格看守了。但有了你,事情自然不同。我们两个人的太玄仙法可以相互弥补,足够杀这些幽冥宗的妖孽一个出其不意!”
  
      韩乐略一沉吟:“殿主,我有一事不明,你能否告知?”
  
      殿主不悦道:“韩乐,我知道你来历特殊,乃是桃仙托梦之人但现在乃是最关键的时刻,整个浑天世界的生死存亡都掌控在你的手中,有什么问题,难道不能之后再问吗?”
  
      韩乐笑了笑:“殿主,您说的是,那,请您带路吧。”
  
      殿主点头:“我们走。”
  
      说罢,两人敛去气息,以相似的太玄仙术快速的靠近了极恶火山。
  
      火山口,黑烟浓郁。
  
      站在边缘往下望去,密密麻麻的符咒贴满了整个火山腹部,下方硫酸气味奇浓无比,混合着那黑烟便顺着山腹石壁向上攀升,最终爬上云霄,散播在北极冥土界的每一个角落里。
  
      “据说北极冥土界的焦土,就是因为这极恶火山的黑烟而形成的。这极恶火山在幽冥宗的典籍里,是能够连通三界的圣山,下接九幽黄泉,上达云霄天界,是整个北极冥土界举界飞升的关键。”
  
      “虽然我们都对这种说法不屑一顾,但极恶火山的确有些邪门,我在深入其间的时候,发现很多仙术都无法使用。”
  
      “所以,韩乐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殿主叮嘱道:“我们下去吧!”
  
      说罢,他便准备飞下山腹。只是余光之中,他却看到韩乐忽然似笑非地退了半步。
  
      “韩乐?”殿主的身体悬浮在半空中,有些疑惑地看着韩乐。
  
      “殿主大人,我忽然觉得有些不适,我体内的太玄仙法对这极恶火山反应极为敏感。”
  
      韩乐笑着说道:“我恐怕是不能陪你下去了。”
  
      殿主恼怒道:“韩乐!你在做什么!?难道你不是浑天殿的弟子吗?怎能如此贪生怕死,干出这种临阵脱逃的举动?”
  
      “作为桃仙后人,桃仙难道不会因为你的举动而蒙羞吗?”
  
      韩乐冷笑道:“戏演到这里也够了吧?”
  
      “我的太玄仙法虽然还没有修炼到天仙,但很抱歉,殿主大人,我对太玄仙法的领悟,远远超出你的想象。我能感应到,这极恶火山之中,有一种奇异的封印之力,对太玄仙法有着莫大的克制!”
  
      “按照你之前的说法,你是在这极恶火山之中和幽冥宗的人作战的,可你修炼的也是太玄仙法,如果真的如你所说,你和他们打了一场,结果恐怕就不是重伤,而且是死亡了!”
  
      “更何况,我之前便有一件事情想要问你,只是殿主你不让我问就是了。”
  
      殿主声音变得很迟缓:“什么事情?”
  
      “我之前就想问你,你是怎么知道曲巫的名字的?”
  
      韩乐淡淡道:“据我所知,除了像我这样的异类,极少有人能知道那幽冥宗新任宗主的名字,他在幽冥宗里行事,全部都是用的外号,哪怕是幽冥宗的长老高层,都不知道曲巫的名字。”
  
      “你却知道!”
  
      “别告诉我,这是你打听出来的情报,我可不信那滴水不漏的曲巫会留下这么大的破绽。”
  
      殿主微微一愣,下一秒,他却开始轻笑起来。
  
      “罢了罢了,果不其然,还是被你猜中了。这个法子到底还是没能成功。这韩乐,果然是心细如发。”
  
      殿主苦笑摇头,缓缓摘下面纱,露出的却是一张女子的面孔。
  
      那女子黑眸如珍珠,肌肤如白雪,一身修为气度,宛如仙子下凡。
  
      他身边快速出现三个人影。
  
      一个是曲巫。
  
      另外一个,便是幽冥宗前任宗主。
  
      第三个,却是韩乐非常熟悉的人物。
  
      宗帅帅!
  
      前面两个人,韩乐毫不意外。
  
      当他看到宗帅帅的时候,他的脑子里突然一个激灵!
  
      “早就跟你说过,韩乐不是那么容易上当受骗的。”
  
      曲巫淡淡地道:“不过韩乐你也真够自负的,明知道是陷阱,居然还往里跳,你是真觉得自己天下无敌了吗?”
  
      韩乐盯着那宗帅帅看了半天,后者只是冲他嘻嘻傻笑,似乎并不认识他的样子。
  
      半晌,他才回过神来,看着浑天殿殿主,有些诧异道:
  
      “其实,我也只是有些怀疑而已。”
  
      “我想不通,到底是什么诱惑,让你违背了自己的人生理念,违背了浑天殿的规矩,居然和幽冥宗的人合作起来。”
  
      浑天殿殿主平静地说:
  
      “自然是超脱的诱惑。”
  
      “不错,正是超脱!”
  
      幽冥宗宗主也拍手道:“如果不是曲巫一开始便许诺我超脱之路,我又怎么可能将幽冥宗偌大的基业,拱手让给他?”
  
      “说到底,我们也不是不想再做那笼中之鸟罢了。”
  
      说完这话,他竟是轻轻地挽住了浑天殿殿主的腰肢。
  
      两人一男一女,神态亲昵异常。
  
      “狗男女!”
  
      韩乐暗自吐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