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战歌之王 > 第六十三节 再见阿青

第六十三节 再见阿青

    你的存在,对于龙城意味着是什么呢?
  
      余酒行这句话,始终在韩乐心中挥之不去。
  
      龙城的入魔标准究竟是什么,谁都不知道;而凭借极乐净土和千本樱两支曲子,韩乐在莲花市已经有了魔曲之王的名号,甚至最近这些日子,太安自己人都隐隐拿出这些事迹出来为韩乐吹嘘,似乎根本没有人能想到,所谓的魔曲之王,对韩乐到底是有利的名声还是有弊端的负累。
  
      小白毛显然是猜测到了一些内情的。
  
      华清市既然是属于第十九次入魔调查的对象,那么在此之前,龙城应该已经进行了十八次的入魔相关调查了,只是可能之前的入魔调查对象可能都是一些个体或者比较小的城镇,龙城没花费多少功夫就能肃清。只有华清市截至目前为止的一个例外。
  
      这个城市,非常强大。
  
      “不知道有多少人或者小城镇,在龙城的情报封锁下,无声无息地消失了。”
  
      余酒行嘲讽道:“一边给出裁决书和入魔判定,一边对所谓的入魔,持模棱两可的模糊言辞,龙城的人果然和传言中的一样,只知道遵循云州智脑的命令,变得不知道什么叫做变通了。”
  
      这番言论,让韩乐响起当初二公子的那番话来。
  
      如果云州智脑不再了,一切会是什么样子的?
  
      这个世界会变得更坏吗?
  
      又或者,会变得更好?
  
      韩乐不知道。
  
      他只知道,这是华清市即将面临的问题,龙城的裁决书严令华清高层在三个小时内给出回复。
  
      如果不同意教人,他们可能将诉诸武力。
  
      这彰显了龙城的决心。
  
      现在的华清市,肯定是面临前所未有的压力了。
  
      韩乐看着余长歌的背影,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他当然知道华清对于长歌酒行姐弟俩的意义,哪怕这座城市抛弃了他们,但他们始终都是华清人,这一点是从未变更过的。
  
      至于余长歌,更是从一开始就被华清作为终极武器培养的。
  
      甚至,她在华清人的部署中可能是对抗龙城的重要一环。
  
      现在,战争随时可能爆发,他们两个却只能袖手旁观,这种感觉是复杂的。
  
      韩乐不太擅长安慰人,他也不太可能将自己扯到龙城和华清的战争中去,所以他只能选择一些拙劣的说辞:
  
      “也不要太过担心了,事情,说不定没有你们想象的那么坏呢。”
  
      老实说,这鬼话他自己都不信。
  
      余长歌侧过脸来,露出一个和煦的笑容:“我没事。”
  
      “我只是有些担心花子。”
  
      花子。
  
      韩乐脑海中浮现过那张精致的面孔。
  
      尽管只有一面之缘,韩乐对她也是印象深刻。
  
      因为,她和阿青长的一模一样。
  
      那个向韩乐求救的女人,那个给了韩乐黑卡、和青铜门关系匪浅的女人。
  
      一想到这里,韩乐的脑袋就有点大。
  
      花子的事情,他始终觉得没那么简单,这个世界哪有那么巧合的事情?
  
      他原本是想,等到自己有足够的力量,再去探索其中的关联。
  
      但现在,他似乎已经没有机会了。
  
      如果战争爆发,花子作为华清人,极有可能会死在战火之中。
  
      根据赵璇的情报,这次龙城纠结了华清附近十五个城市的力量,包围了华清市,如果战争真的打响,没有粒子屏障的保护,华清人没有任何胜算的。
  
      按照龙城以往的作风,他们也不可能给自己留下任何的后患。
  
      很有可能,关于花子和阿青的秘密,就将永远地埋葬在这场战争之中。
  
      一念及此,韩乐便有些不舒服。
  
      他的本能告诉他,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件事情的发生。
  
      他在办公室里踌躇了半天,最终还是离开了市政厅。
  
      他做了一个决定。
  
      ……
  
      海滨镇的神秘一角,秘密地下仓库的最深处。
  
      韩乐打开最后一扇电子密码门。
  
      前方是一个玻璃台,台子上,放着一只银白色的小球。
  
      这只小球,就是海滨镇的云州智脑电子终端!
  
      只不过因为海滨镇的等级较低,所以云州智脑给出的终端等级也很低,通过这个电子终端,海滨镇能持续的粒子屏障也不过是每天十四个小时而已。
  
      自从接管海滨镇之后,韩乐从来没有接触过这个终端。
  
      因为他知道,在他选择了海滨镇之后,阿青一定会知道自己不会在短期内前往龙城。
  
      他本能地不想和阿青进行太多的解除,特别是从海螺那里猜测到了阿青的身份之后,韩乐就更不想和她发生太多联系了。
  
      但现在的情况不同。
  
      他改变了想法。
  
      他想要知道张天柏的更多消息,他想要知道花子的秘密,他更想知道,龙城——或者云州智脑,是怎么判定入魔者的!
  
      想到这里,他深吸一口气,选择激活了银色的小球。
  
      ……
  
      “云州智脑第51458号终端启动中……”
  
      毫无感情的电子声,以及一张虚拟人脸投影出现在地下室里。
  
      韩乐默默刷过自己的那张黑卡。
  
      奇异的电流声响起。
  
      然后是断断续续的奇怪信号。
  
      三十秒之后,一个幽怨的少女出现在韩乐面前。
  
      “你好……阿青?”韩乐挤出一个尴尬的表情。
  
      阿青看着他,仿佛看着一个薄幸负心的男人一般:“现在,终于知道找我了?”
  
      韩乐干笑一声:“我只是有些顾虑。”
  
      阿青冷冷地说:“你猜到了我的身份。”
  
      韩乐沉默片刻,徐徐点头,坦然道:“既然你是荒兽,被囚禁在龙城似乎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我没有道理违抗云州智脑,去救一个被困的荒兽,哪怕这头荒兽看起来是一个对自己很好的美少女。”
  
      听了这话,阿青反而平静下来:
  
      “韩乐,我的确需要你的帮助。我本以为这会是一场公平的交易,但没想到这场交易变成了我单方面的付出。”
  
      “你们人类,总是这么贪婪,并且毫无原则。”
  
      韩乐被这一顿呛,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下一秒,一张触目惊心的报告单出现在了韩乐面前!
  
      入魔报告书!
  
      这是一份由某位龙城监察使亲自撰写的入魔乐师个人调查报告!
  
      这是关于韩乐的入魔报告书!
  
      韩乐的脸色有些难看。
  
      “这是龙城的一份报告书,本来是向云州智脑投递的,但中途被我截下来了。”
  
      阿青有些嘲讽地看着韩乐:“如果我没有这么做,现在的入魔名单上,还有你韩乐一个名字。”
  
      “你觉得太安人会怎么样呢?他们会因为他们的城市英雄而和龙城作对吗?”
  
      韩乐沉默。
  
      “入魔,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忍不住问。
  
      这份报告单很真实,但也不排除是阿青伪造的,他需要知道更多信息。
  
      “不知道。”阿青很干脆地说:“我和雅典娜的关系很好,但这并不能改变我们两个的身份。”
  
      “对于她来说,我是一个很有趣的囚犯,所以她愿意花更多时间来观察我,甚至,她都愿意帮我逃走……只是她做不到这一点罢了。”
  
      “关于入魔,我听雅典娜提起过,只是她的权限并不足以让她告诉我太多。”
  
      韩乐懵逼了:“雅典娜?等等,你难道不是被云州智脑囚禁的吗?”
  
      “的确如此。”阿青淡淡地道:“当年我离开海上,是因为我听到了一个声音在呼唤我,但我很快就知道这是一个陷阱,我被囚禁在龙城,成为了你们口中的云州智脑的囚徒。但你需要认识到的一点是,雅典娜是雅典娜,云州智脑是云州智脑,每一个雅典娜都是独特的,有的雅典娜愿意帮我,有的雅典娜则是仇视我,但她们都只是云州智脑的分身而已。”
  
      “可能你无法理解到这个层面,但对我来说,事情很简单:既然你已经知道了一些真相,我不介意告诉你更多。”
  
      “前提是,你必须和我合作。”
  
      韩乐低头思考。
  
      “没多少时间了。”阿青说:“我需要一个拥有第二脑域的强者,你是我这些年来遇到的第二个人,张天柏已经失败了。”
  
      “你也不必思考和云州智脑作对是什么下场,事实上,你的创作的战歌,每一首都符合云州智脑的入魔标准,外界说你是魔曲之王,也不为过。”
  
      “我能拦截住第一次报告单,未必能拦住第二次。等到裁决书降临,你唯一能做的,和华清人并没什么不同。”
  
      “那就是反抗。”
  
      韩乐沉吟许久,露出一个释然的笑容:“人类世界的文明因云州智脑的存在而变得有序,但人类终究不可能遵循着一台电脑——哪怕是智能电脑的指令行动,至少在我的世界观里,这是主次颠倒的荒唐事情。”
  
      “如果云州智脑真的容不下我,大不了一战就是了。”
  
      “不过,和你合作,始终令我觉得不安。”
  
      “我会考虑你的提议的,但现在不是最合适的时机,等我从那扇门后归来,或许会去找你。”
  
      阿青听完韩乐的话,突然有些惊慌失色:
  
      “那扇门?什么门?你想要做什么?”
  
      韩乐故作淡然:“就是那扇青铜门呀。曾经的你,不也是从那扇青铜门里走出来的吗?”
  
      “因为一些缘故,我必须去一趟那青铜门后。”
  
      阿青冷冷地道:
  
      “那你就永远都不用回来了。”
  
      “你根本不知道那扇门后面有什么……”
  
      “你根本不知道,那些东西……你以为你是何庆芝吗?哪怕是何庆芝,当年他亲手打开了那扇门,酿造了无数的悲剧,最终身死都没能挽回局面!”
  
      韩乐心中一动:
  
      “那扇门,是何庆芝打开的?”
  
      ……

Ps:书友们,我是深蓝椰子汁,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