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战歌之王 > 第六十八节 五个名字

第六十八节 五个名字

青铜门。
  
  又是青铜门。
  
  冥冥之中,仿佛有一股力量,不断地将韩乐和那座神秘的青铜门联系在一起。
  
  韩乐甚至开始怀疑,自己的穿越是否也和那扇神秘莫测的青铜门有关系。
  
  “如果花子口中的青铜门,和下东海那一扇青铜门是一座门的话,那就有意思了。”
  
  韩乐眼中闪过思考的神色,不过他没有贸然开口询问。
  
  反倒是花子,开始滔滔不绝地叙述起来。
  
  “史前文明,传承至今已经彻底断绝。我们现在能从各种遗迹中挖掘出来的史前文明,超过了不知道多少种,有些文明之间甚至根本没有任何关联。我们鹤族之中负责研究云州人类历史的专家得出了这么一个结论:至少对于现有的人类文明来说,和已知的任何史前文明都是不匹配的。”
  
  “这一切,都源自于那一场浩劫浩劫的具体内容没人知晓,哪怕是十二家族的人也一样:根据我们先祖的描述,当他们走出避难所的时候,看到的是海水从大陆上退去,所有建筑都变成了废墟,而他们的记忆仿佛也遭遇了一次重大的洗礼,他们根本不记得浩劫开始的时候是什么样的。他们只记得一些人类最基本的文明和知识。”
  
  “最开始的时候,人类的生存非常艰难。我们要和恶劣的气候战斗,我们要和神出鬼没而强大无比的荒兽战斗,我们也适应云州大陆可能发生过巨变的世界法则。”
  
  “这种情况,一直到云州智脑的出现才得以改善。根据我最近的了解,最初是十二家族的人在一个神秘的地点发现了一座青铜门,有勇士主动探索青铜门后的世界,只是那青铜门邪异无比,大部分勇士都是有去无回,最终,只有一个人活着回来了。”
  
  说到这里,花子忽然打开手机,一张张古老模糊的照片开始在手机屏幕上闪过。
  
  那是一群群面孔模糊的人类。
  
  他们穿着简单,拿着最粗糙的武器,勇敢地投入到青铜门的探索当中。
  
  韩乐的目光扫过那些照片,心里总有一些奇怪的感觉,可是那些面孔实在太模糊了,他根本看不清。
  
  他也没有办法解释这种怪异的感觉。
  
  “这些都是进入青铜门后,再也没回来的先祖们。”
  
  花子轻声叹息道:“他们之中的大部分人,都死在了那扇门后。老实说,一开始我也不知道先祖们为何会对这扇门另眼相待,明知道那么危险,还不断派人前去探索、搜寻。但后来,我大概猜到了一些内情,当然,都只是我的猜测,暂且不提。”
  
  “总之,这扇青铜门出现在十二家族聚居地的那一段时间里,大量的十二家族的人死于非命,最后只有一个人成功了,那个人的名字已经无人能记起。他从青铜门里回来的时候也浑身是血,据说有半边身子的皮都被剥掉了!那场面凄惨无比。”
  
  “但他却非常欣喜地将一件东西,交给了在门外守候的人。那个东西,就是云州智脑最初的雏形火种。”
  
  ……
  
  火种被十二家族的人带到了云州大陆之上。
  
  很快的,他们感受到了火种的不凡。
  
  青铜门消失了,但火种却在十二家族的人不断努力下,发展壮大。
  
  最开始的时候,火种被他们视为重建家园的希望,火种之中储藏的一些知识,令人惊叹,远远超出那些从避难所里走出的人类。
  
  人们开始依赖火种。
  
  而根据火种给出的知识和解决办法,十二家族的人终于有资格正面对抗荒兽。
  
  他们分散开来,带着火种的分身,纷纷在云州大陆上的十二个地点,建立了十二座主城。
  
  龙城,就是其中之一。
  
  从此,十二家族各奔东西,而火种本身,也开枝散叶。
  
  时间变迁,最初的那批人类老去,他们的子孙后代开始接替火种的掌管工作。
  
  在这期间,花子猜测,那群人里应该是因为贪恋火种的强大而开始了一场内斗。
  
  这场内斗,差点葬送了人类辛辛苦苦在云州大陆上建立起来的一切。
  
  大量的无辜者,因此而死亡。
  
  也正是因为这场内斗,鹤族的先祖发现了一点:火种是有自我意识的。
  
  火种意识到,如果任由这样发展下去,那么人类迟早会因为“谁来控制火种”这种事情而毁掉自己。
  
  它开始变得很苦恼。
  
  活跃程度也变得很低。
  
  那段时间,人类甚至觉得惶恐,他们开始怀疑火种是不是到了寿命大限了事实证明他们是多虑的,火种的寿命是无限的。
  
  当然,人类也不会因此而沮丧。
  
  因为担忧火种是否会死亡或者消失,他们开始再次发起一次探索青铜门的行动。
  
  这次行动,被命名为“远征计划”。
  
  远征计划在六十多年前被发起,由十二主城中的龙城牵头,远征计划的发起人,都是整个云州大陆的最强者。
  
  但其实真正知晓内情的核心人士,只有五个人。
  
  其中当然包括了剑神何庆芝。
  
  其余四个人,韩乐不清楚,因为阿青给他的那份远征计划发起书的签名上,那些名字是非常模糊的,似乎是因为原纸质档案没有保存好的缘故。
  
  韩乐原本对这些名字不感兴趣。
  
  但是当听到从花子口中吐出的那些名字的时候,韩乐的内心是掀起了惊涛骇浪的!
  
  远征计划的核心人员有五个,分别是:
  
  何庆芝、余白衣、蒋东云、秦舒和韩盛源。
  
  说到这里,花子的语气变得伤感了许多:
  
  “长歌,现在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和你说这些看似无关紧要的废话了吧?”
  
  “其实当年的余家惨案,我知道了更多的内情。”
  
  “一切,都和六十多年前的远征计划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事实上,如果不是他是继先祖们之后,第一个进入青铜门的人,当年的惨案,也不会发生。”
  
  “因为,箜篌,本来就不是在这个大陆上的啊。”
  
  花子的语气充满了伤感,余长歌的眼底也闪过一丝黯淡。
  
  唯有韩乐,脑子里简直爆炸了。
  
  千万条线索从他的脑海里穿梭而过,简直练成了一团麻!
  
  何庆芝,没问题。毕竟一代剑神,韩乐之前也知道他参与了远征计划。
  
  蒋东云,不就是之前遇到红袖章时那位看着很和蔼的大叔吗?
  
  秦舒……这个名字,韩乐总有一些非常能遐想的猜测。
  
  至于韩盛源。单凭这个姓氏,韩乐就能猜到很多可能性了。
  
  虽然都是六七十年前的事情了,但韩乐并没有觉得任何不妥。
  
  事实上,一旦修炼到天人武神或者传奇乐师的境界,人类的寿命会变得奇长无比。比如宗帅帅林影之流,看着只有三四十岁,年龄超过七八十其实是非常正常的,甚至过百都有可能。
  
  无论是武道还是乐师,修炼到一定境界,便能超脱生死法则,至少极大程度地延缓寿命流逝。
  
  这就是传奇乐师和大乐师的区别。
  
  大乐师和普通人差不多,一旦年纪到了,脑域就会萎缩,魂力也开始下降;但传奇乐师则不同,目前记录中,云州大陆最长寿的传奇乐师超过了一百六十岁,目前的身体机能依然非常正常,具体能活多久,谁都不知道,毕竟目前云州人类历史也才一百多年而已。
  
  抛开这些可能熟悉的名字。
  
  最后一个,余白衣,自然便是余长歌的父亲。
  
  韩乐之前还很纳闷,花子怎么有心情给他们科普云州智脑的历史和来历,没想到还有这么一出。
  
  当年的远征计划,居然还有余白衣的一份!
  
  只是韩乐有些疑惑。
  
  从时间线上来推算,余家惨案是二十多年前的事情,而余白衣既然是继十二家族的先祖之后,第一个进入青铜门的男人,那么起码是六七十年前的事情了至少要比何庆芝封印青铜门来的早吧?
  
  这其中隔着四五十年,余家惨案又和青铜门有什么关系?
  
  不过他没有多问。
  
  因为他知道,花子既然选择把这些事情都说出来,今夜肯定会给余长歌一个满意的真相的。
  
  他只需要静静聆听就好。
  
  能听到这么多隐秘的消息,韩乐觉得这次陪余长歌走一趟,已经是赚大了!
  
  甚至,他内心深处隐隐觉得,今夜应该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发生。
  
  否则,花子不会那么兴奋。
  
  她在说这些东西的时候,神色都仿佛在朝圣一般。
  
  不远处的枫蓝山庄,一片宁静。
  
  仿佛暴风雨来临之前。
  
  韩乐的心跳开始加速。
  
  他的感知明显察觉到,有什么事情,即将要开始了。
  
  ……
  
  枫蓝山庄外。
  
  一个个黑影徐徐靠近。
  
  “就是这里了吧,任务内容我就不赘述了。”
  
  “雅典娜亲自发布的临时紧急3S任务,奖励有多丰厚也不用我多说了。”
  
  “说实话,干完这一票,我们【半白扑克】都可以退休了。”
  
  “务必记住,要干脆利落,不能拖泥带水。”
  
  “坚决要把那朵小火苗,彻底掐灭!”
  
  “明白了吗!?”
  
  底下人传来低低的迎合声。
  
  首领挥挥手。
  
  那些人影便如鬼魅一般,消失在了原地。
  
  ……
  
  破防盗完美章节,请用搜索引擎各种小说任你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