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战歌之王 > 第六十九节 神诞日!

第六十九节 神诞日!

枫蓝山庄,地下秘密研究机构中。
  
  无数条管道错综复杂地从地底下蔓延开来。
  
  此地仿佛一个怪物的巢穴,那些管道就好像一条条血管一样,明明是银白色金属化的管道,却偶尔会涌动一下。
  
  站在这空旷的空间里,甚至偶尔能听到类似心跳的跃动声。
  
  一个个穿着白色制服的人们都在忙碌着手头上的事情。
  
  无数屏幕上,踊跃着大量的数据和参数。
  
  交头接耳的讨论声不绝于耳。
  
  超过三十层的地下研究空间里,最中央被挖空,是一根冲天而起的荧光柱。
  
  两个中年人站在荧光柱的边缘,顺着湛蓝色的荧光向下望去。
  
  一团幽幽蓝光,在最深的地底下闪烁着明灭不定的光辉。
  
  若有若无的呢喃声,在黑暗中响起。
  
  好像一个婴儿,经历了不知道多久的沉睡,最终从母亲的子-宫中分娩出来一般。
  
  最开始的,是一声仿佛啼哭的怪异声响。
  
  进而的,那团蓝光开始变得不稳定,表层滚动地极为迅速,一种奇异的感觉笼罩了整个地下基地众人身上。
  
  所有研究人员都欣喜异常地抬头。
  
  其中一名中年人看着那团蓝光,更是流下眼泪来!
  
  “终于,等到这一天了。”
  
  “没想到我还能亲眼见证【神诞日】,正如我们的先祖那样。”
  
  “白衣……你带回来的【星火】,终究还是成为了我们的救命法宝!”
  
  “今夜之后,云州之上,不再只有云州智脑一尊神祗!”
  
  “从今往后,你就叫余星火吧。”
  
  那中年人低声喃喃。
  
  仿佛是听懂了他的低喃,那团幽蓝色的光芒居然愉快地涌动了一下。
  
  澎湃的力量从蓝光中爆发出来,进而扩散到无数的管道上!
  
  那神秘的力量顺着特制的管道,沿着地下,冲着华清市的方向而去!
  
  “开始了!”
  
  所有鹤族人都是露出了惊喜之色。
  
  今夜,属于他们的神即将诞生。
  
  而他们,则会是神诞日的见证者。
  
  不论这场战争如何,他们都会被载入史册。
  
  星火虽微末,亦能燎原。
  
  ……
  
  华清市。
  
  厚实的铜墙铁壁依然没办法给居住在里面人民安全感。
  
  严阵以待的武者、士兵和乐师们死守城墙。
  
  所有的观测设备都已经出动。
  
  大量的数据显示,龙城的人已经准备动手了!
  
  就在今夜!
  
  华清高层无比焦急。
  
  他们之中的很多人身先士卒,站在了和龙城战争的第一线。
  
  他们站在城墙上,焦虑不安地眺望远方。
  
  在那无边无际的黑暗中,有荒兽践踏的声音响起!
  
  根据现有的情报不难知晓,那是龙城军队从附近的云川泽引来的一种群居荒兽——牧野蛮牛。
  
  牧野蛮牛并非什么可怕的荒兽,身上也没有乐纹,单打独斗的话,华清有很多武者可以轻松对付这些蛮牛。
  
  但一旦成群结队,这些荒兽将会轻而易举地毁灭掉一座城市!
  
  他们有着无与伦比的冲击力和悍不畏死的一根筋思维!
  
  当他们在迁徙的过程中被激怒的话,很容易所有牧野蛮牛都会攻击一个目标!
  
  在野外,很少有人愿意去招惹这种群居荒兽。
  
  目前云州人类的绝大多数车辆设备,都远远无法跟上牧野蛮牛的速度。
  
  想比起来,韩乐之前在东云山外遭遇的野牛群其实只是一碟小菜了。
  
  根据事前的沙盘推演,这群牧野蛮牛的数量超过了一万头,如果他们正面冲撞上了华清市,那么可以轻松摧毁华清的城墙,然后在短短一个小时内,摧毁掉华清三分之一的建筑面积!
  
  虽然现在绝大部分的华清平民都已经躲到了地下避难所里,但如果真的任由这群荒兽大肆破坏的话,华清市恐怕支撑不到明天天亮了!
  
  因为,牧野蛮牛只是开胃菜。
  
  黑暗中,还有无数环顾的可怕荒兽。
  
  这是许多年以来,龙城第一次对外用兵。
  
  为了自身威信,他们将不顾一切。
  
  更何况,还有云州智脑位居幕后操刀算计,华清市现有的力量,根本不足以抵抗荒兽入侵!
  
  但,他们还在坚持。
  
  “市长大人,C组刚刚发来紧急情报,他们……失败了。”
  
  “他们在诱导牧野蛮牛的路上,遭遇了龙城武者和乐师的袭杀,最后只剩下一个人传递情报,但他现在也是凶多吉少。”
  
  “也就是说,我们之前的三个策略,都已经被龙城破解了。”
  
  城头的火把闪烁着明灭不定的光辉。
  
  一个有些稚气的面孔不安地报告着那令人绝望的事实。
  
  城墙上的黑影一阵骚动,最终却又都奇异地安静下来。
  
  站在最中央的那个男人挥了挥手,示意助理稍安勿躁。
  
  “这也是预料中的事情。”
  
  “龙城既然下定决心要借刀杀人,要铲除我们这个入魔的城市,肯定会有诸多的准备。”
  
  “那群牧野蛮牛还有多少距离?”
  
  助理焦急地说:“最多两分钟!他们就会冲到这里……”
  
  “诸位还是先撤退……”
  
  “不退了。”
  
  市长淡淡地说。
  
  “我要和大家并肩作战。”
  
  “虽然从事文职很多年,但你们似乎忘记了,我年轻的时候也是一个很厉害的武者呢。”
  
  “今天上城墙,我也带了剑!”
  
  哐当!
  
  黑暗中,响起长剑出鞘的声音。
  
  他的声音变得洪亮起来!
  
  仿佛古代守城的将军!
  
  “我们华清人做事情,从来不会计较后果,我们觉得对的事情,十头牛也拉不回来。哪怕对方是云州智脑也是一样。”
  
  “他们说我们入魔了。”
  
  “我只是觉得可笑和无耻。”
  
  “人类的行为,什么时候由一台计算机来定义了?!”
  
  “大声告诉我,云州智脑是什么东西!”
  
  黑黢黢的城头上,齐齐沉默了一会儿。
  
  不一会儿,响亮的回应声震彻天宇!
  
  “是个傻哔!”
  
  所有准备战斗的华清人,如此怒吼。
  
  市长本人跨前一步,长剑指向已经兵临城下的荒兽群,怒吼道:
  
  “没错,云州智脑,就他-娘的是个傻哔!”
  
  “至于龙城的人,不过一群傀儡而已。”
  
  “今夜,我们或许会死,但我们会用我们的死亡证明一件事情——”
  
  “不是每一个人,都会愿意听从一台计算机摆布的。”
  
  “至少我们,不愿意!”
  
  城墙上下,杀意沸腾!
  
  武者们拔出武器。
  
  乐师们默默调好了键盘。
  
  战歌声准备就绪。
  
  既然之前的策略都失败了。
  
  那么他们只能用最原始的方式对抗那群超过一万头的牧野蛮牛。
  
  以肉碰肉,以血龇血!
  
  正如同他们的先祖那样,没有云州智脑,他们也在云州大陆存活了下来。
  
  尽管活得很艰难,活得很狼狈。
  
  但至少,活得像个人类。
  
  不远处,蛮牛的奔踏声已经清晰可闻。
  
  金戈铁马,扑面而来。
  
  ……
  
  远方。
  
  龙城临时基地。
  
  除了龙城高层人员之外,从附近抽调的乐师也都聚集于此。
  
  画面上,华清城墙上那些人的慷慨激昂,他们尽收眼底。
  
  龙城众人脸上浮现出不屑之色。
  
  “胆敢亵渎云州智脑,华清人果然都是入了魔的孽种!”
  
  一名龙城高层冷笑道:“看看他们的城市,被这群畜生践踏成废墟之后,他们还喊得出来那些口号不!”
  
  “真是不自量力!”
  
  其余龙城人的脸上也有着不屑和轻蔑,有的人甚至开始愤怒。
  
  对他们来说,近在咫尺的云州智脑就是神明。
  
  他们从小就被灌输了这样的观念。
  
  他们不容易任何人诋毁云州智脑。
  
  华清市长刚刚骂出的那一句话,他们恨不得将他千刀万剐!
  
  只可惜,似乎没有这种机会了。
  
  哪怕华清人的意志再强,哪怕华清的武者乐师实力都很超群,但是在群君荒兽面前,个人的实力实在太过渺小。
  
  除非传奇乐师出手,否则没可能拦下这群蛮牛的。然而华清的每一个传奇乐师,龙城都有专人派遣盯住,他们根本不可能有机会出手!
  
  他们,注定要死在今夜!
  
  基地里,来自其他城市的乐师们则是集体选择了沉默。
  
  不是说华清人的口号让他们有了什么反思,只是看着那城墙即将被一群荒兽攻破,他们终究有了些兔死狐悲的哀戚。
  
  有些人,甚至真的开始思考,云州智脑到底是什么?
  
  基地最重要的画面上,那群牧野蛮牛眼看就要撞上华清的城墙。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异变陡生!
  
  华清市西南部,陡然闪过一道冲天而起的蓝光。
  
  继而是一声婴儿啼哭般的声音。
  
  下一秒,一种奇异的悸动传递到方圆千里的人们心中。
  
  他们好像听到了一声有力的心跳声。
  
  没多久,温和的蓝光自大地之下拔地而起,顺着事先布置好的集成管道蔓延而上。
  
  整座华清市,都被那层湛蓝色的光幕所笼罩!
  
  不同于粒子屏障的五颜六色,光子围墙的光线温和无比。
  
  而那群气势汹汹的牧野蛮牛冲到了光子围墙前,忽然发出齐齐的哀鸣声!
  
  最前头的蛮牛猛然停住了脚步,很多蛮牛彼此相撞,但是他们竟是怎么都不愿意去冲撞那光子围墙!
  
  华清市外,一片狼藉!
  
  临时基地里,龙城众人,目瞪口呆!
  
  “这是怎么回事?”
  
  有人尖叫道。
  
  而华清城头,华清市高层热泪盈眶。
  
  “我们的神,诞生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