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战歌之王 > 第七十一节 半白扑克

第七十一节 半白扑克

轰隆隆。
  
  湛蓝色的夜幕下,隐约有爆炸声响起。
  
  大地之下,无数管道碎裂,喷涌出诡异的蓝光来。
  
  整座枫蓝山庄,开始燃起熊熊的火焰。
  
  一片混乱!
  
  不远处,光子围墙之外,两个人站在一棵树的树冠上,俯瞰整座枫蓝山庄。
  
  “还是动手了么?云州智脑的反应还是这么快。”
  
  许如意挠了挠头:“鹤族人的行为,华清市的光子围墙基本可以确定那件事情了吧?”
  
  蒋东云点了点头。
  
  他的面色有些沉重:“云州智脑的确是可以被仿造的,这一点已经考证完毕。当初我居然还以为余白衣得了失心疯……”
  
  想到这里,他不由有些惭愧地低下了头。
  
  对于那位老友,他始终是有些惭愧的。
  
  毕竟,作为当年远征计划的发起人之一,蒋东云知道当年的余白衣到底经历了什么。
  
  而二十多年前的余家惨案,他早就该预料到的。
  
  可惜为了躲避情伤,他远走鹿城,如今归来,不仅东云山两位物是人非,何庆芝、余白衣那些本来已经超脱于寿命之外的强者,都已经没有了音讯。
  
  只剩下自己一个。
  
  多少显得有些寂寥。
  
  “那么现在,我们的决定就很重要了。”
  
  许如意难得严肃起来:“邪组织的存在,目的就是集结人类精英力量,研究和观察云州智脑的行为,判断其是否存在操控甚至是圈养全人类的可能性,至于其可替代性的研究,只不过是旁枝末节罢了。”
  
  “我们现在,依然不能判断云州智脑给出的入魔标准是否真的可靠,毕竟,自从那件事情之后,云州智脑对于黄金十二守护家族的态度依然是敌意多过友善的。”
  
  “鹤族人现在一定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他们没料到龙城的反击会来的这么快,而且他们自以为安全的光子围墙里,其实早就安插了龙城两大精英刺杀组织的人手。”
  
  “半白扑克和罪虎两大杀手组织联袂出击,极有可能扼杀掉那个新生的、可能代替云州智脑的存在。”
  
  “我们,需要出手吗?”
  
  他看上去是在问蒋东云,其实反而更像在问他自己。
  
  蒋东云也是沉默。
  
  邪组织并非一个完全反抗云州智脑的组织,只是一个诣在保护人类不被云州智脑过度操控的地下组织。
  
  截至目前为止,他们还没有找到决定性的证据。
  
  云州智脑非常狡猾,他每一次出手,都不会给人留下痕迹。
  
  蒋东云从鹿城归来,其实也是为了调查鹿城那边频繁发生的起义与血腥镇压的事情。
  
  但鹿城那边,云州智脑的血腥镇压多少有些小打小闹的意思,远远没有这次华清和龙城的战争那么来的猛烈。
  
  这么大规模的城市冲突,在荒兽时代的人类文明历史中,也是第一次。
  
  所以对于邪组织来说,这次战争,是观察云州智脑生态的最好时机。
  
  但他们两个的任务,只是观察而已。
  
  他们没有任何理由出手。
  
  虽然以两人的实力,如果全力出手的话,应该可以在今晚保下华清的保护神,但后续可能引发的事情,就有些棘手了。
  
  邪组织可能会彻底暴露。
  
  相关的人员可能会遭到清洗。
  
  蒋东云还好,许如意作为太安五人委员会成员之一,一言一行,其实都是要为太安负责的。
  
  所以,这个决断,并非那么容易做的。
  
  不过没多久,两人不约而同地抬头:
  
  “出手!”
  
  许如意笑了笑:“我刚刚在想,韩乐和余长歌好像也在这里面,如果这事儿让他们撞上了,他们多半是会管的。”
  
  “韩乐那小子也就算了,余长歌的曲境里还有我要抓的那只小猫呢,不能让她就这么死了。”
  
  “这个理由,组织应该会满意吧?”
  
  蒋东云也是笑道:“巧了,我刚刚在想,按你的描述,那个韩乐一定会和龙城的刺杀组织杠上的,余白衣的女儿我自然要照顾一下,但韩乐,他是极有可能知道宗帅帅和林影下落的人呢,我总不能让她就这么死了。”
  
  “这个理由,组织应该也会满意。”
  
  说罢,两人对视一笑。
  
  下一秒,两人同时消失在了树冠上!
  
  ……
  
  枫蓝山庄里,火势熊熊。
  
  到处都乱成了一片。
  
  虽然有警卫已经开始拿着灭火器救火,但火势明显是人为引燃,一时半会儿是难以扑灭的。
  
  光子围墙出现了不稳定的情况,从山顶往下望去,黑暗之中传来令人心悸的脚步声。
  
  看起来,刺杀小队的渗透只是第一步而已。
  
  龙城已经找到了鹤族的据点,目前已经有一支来自龙城的军队,将枫蓝山庄包围。
  
  哪怕刺杀小队的任务没有圆满完成,但只要干扰了光子围墙的运行,他们就有办法冲入枫蓝山庄中。
  
  鹤族人的势力固然强大。
  
  但在龙城联军面前,这点实力还是不够看的。
  
  黑暗中,无数龙城武者和乐师严阵以待。
  
  指挥官不耐烦地刷新着通讯器,等待最后的进攻消息。
  
  按理说,几分钟之前,两大王牌刺杀小队已经就位,他们一出手,华清人的保护神必死无疑,这个时候,就轮到他们发起进攻了。
  
  “怎么还没信号?”
  
  龙城指挥官有些纳闷。
  
  他想了想,给手下们发了命令:
  
  “严防死守,包围枫蓝山庄。”
  
  “再等五分钟,五分钟之后还没信号,我们就强攻,反正光子围墙已经破了!”
  
  罪虎和半白扑克的人,多半是忙着抢战功,没空和自己发消息了吧?
  
  指挥官内心深处如此吐槽。
  
  只是他望着那明灭不定的光子围墙的时候,心中不知怎地,竟然有了一些不安的感觉。
  
  ……
  
  地下基地里。
  
  两批人马横空杀出,无数研究人员尖叫。
  
  当然,也有训练有素的鹤族武者站了出来,应急措施开启,所有通向星火附近的大门都被封锁了。
  
  饶是如此,仍然有不少龙城刺杀小队的人渗透了进来!
  
  他们的渗透能力是如此惊人,明明这研究中心已经建立在地底下数百米的空间里,出入严格无比,但他们还是轻松地钻了进来。
  
  两批人马显然不隶属于同一机构,现身之后,都是不停地杀人,但双方之间没有摩擦,只是各打各的。
  
  “半白扑克和罪虎!”
  
  鹤族族长咬了咬牙,大声吼道:“所有鹤族人听令,哪怕死,也要护住星火!”
  
  只是他的声音已经有些晚了。
  
  因为就在这个时候,荧光柱上忽然出现了一个戴着红桃K面具的男子,他的身材瘦长,站在荧光柱上,仿佛一名舞蹈演员。
  
  他的声音温柔和细腻,带着一种难以言喻的病态:
  
  “星火?这就是你们给制造出来的怪物的命名吗?”
  
  “他不是怪物!”花子愤怒地看着红桃K。
  
  “无所谓。”
  
  红桃K手里拿着一枚奇怪的立方体物质:“虽然人和人的内斗不能动用热武器,但这家伙不是人吧?反正不要违反云州智脑的规矩就好了。”
  
  “一会儿这玩意被我炸成碎片的时候,你再来就着他的尸体研究一下他到底是不是怪物吧!”
  
  只是他的话音还未落,一个人影陡然出现在了他身边。
  
  韩乐!
  
  佛山无影脚!
  
  就在研究中心发生动乱的那一瞬间,他就注意到了红桃K的神秘隐身术。
  
  只不过他的移速太快,总归出现了一丝破绽,被韩乐强大的感知捕捉到了。
  
  这种时候,龙城的刺杀小队出现在这里,目的自然不用太明确。
  
  他们就是冲着星火来的!
  
  云州智脑的反应速度比韩乐预想中的还要快!
  
  极有可能,他是感知到了星火的诞生,从而感受到了危机感,于是便立马派遣刺杀小队先行完成任务。
  
  韩乐当然不可能袖手旁观。
  
  的确,他不想插手这场战争,因为这是华清和龙城的战争。
  
  但事已至此,他不可能再欺骗自己。
  
  他和云州智脑,已经处于天然的对立面。
  
  华清覆灭之后,下一个,就是他韩乐的海滨镇!
  
  这一点觉悟韩乐还是有的。
  
  更何况,他对星火的存在还是有点好感和好奇的。
  
  所以他不能任由红桃K炸毁星火。
  
  这一记佛山无影脚,来的极为阴险和迅速,红桃K光顾着和鹤族人装逼,居然漏掉了一旁看似很普通的韩乐!
  
  啪啪啪!
  
  韩乐双腿如风影,直接把红桃K从柱子上踹了下来!
  
  那些鹤族的武者自然也不是废物,立马上前,想要抓住他,谁知道红桃K一个诡异的姿势过后,整个人居然消失在了原地!
  
  “你们半白扑克的人真是丢人。”
  
  “潜行藏匿你们拿手,但刺杀目标就不行了。”
  
  不远处,一个身材高大的大汉冷笑着走了过来。
  
  他的拳头上还带着黄铜指虎。
  
  一身肌肉劲爆无比。
  
  “是罪虎!”
  
  “龙城两大刺杀小队同时出手,他们的目标就是星火吗?”
  
  “完蛋了,被他们找到了星火,我们的人能抵挡住吗?”
  
  鹤族众人有些惊慌失措。
  
  罪虎一边走,一边用怜悯的眼神看着鹤族人:
  
  “你们的抵抗没有任何意义,如果你们能看到山庄外面的情况,恐怕会更加绝望!”
  
  “龙城第三特种部队已经彻底包围了枫蓝山庄,你们的光子围墙已经破裂,没有人可以阻止云州智脑摧毁……”
  
  “这个不该出现的怪物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