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战歌之王 > 第七十四节 诅咒

第七十四节 诅咒

江左城,清晨的街道上,冷冷清清。
  
  除了这出殡的队伍之外,几乎空无一人。
  
  韩乐原本就是躲在暗处,按理来说,没人能发现他的。
  
  但在那一瞬间,他似乎感受到了一股目光注视到了自己。
  
  那种感觉让他有些不寒而栗。
  
  天空中飘着淡淡的雪花。
  
  六月雪。
  
  这不是余长歌创作的悲鸿系列第三乐章的名字吗?
  
  难道自己这一次又跨越了前面两个乐章,直接进入了第三乐章的曲境世界?
  
  韩乐这么想着的时候,目光注意到了棺材板露出的那一丝缝隙里。
  
  只是那一眼,却让他的身体近乎僵直!
  
  虽然只是匆匆一瞥,但以韩乐的眼力,自然能将棺材里的东西看得清清楚楚。
  
  至少露出那小半张人脸,他是清晰地印入了自己的脑海里!
  
  那是一个睫毛细长、皮肤白皙的少女。
  
  少女闭着眼睛,脸色苍白,但明显还有呼吸!
  
  这些都不是最关键的。
  
  关键的是,韩乐认识她。
  
  苏璃!
  
  “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真的只是巧合?”
  
  韩乐越发不信了。
  
  而那抬棺的壮汉被人呵斥了几句,赶忙将棺材板按上,咬着牙抗了起来。
  
  出殡的队伍继续前进。
  
  似乎并没有什么不和谐。
  
  哀乐和纸钱充斥着古城的街道上,有那早起的行人看到这队伍,都暗自骂了一句晦气,匆匆躲开。
  
  韩乐沉吟片刻,选择一路尾随。
  
  进入这个世界之后,他没有感受到曲境世界对自己实力的压制。
  
  这算是他进入曲境世界后最舒服的一次。
  
  应该和余长歌是曲境主人有关系。
  
  但她为什么要将自己放到六月雪的世界?
  
  而这棺材里的少女,又是怎么回事?
  
  按照韩乐打听到的情报,棺材里的女人,应该是之前的曲境故事中,和江左城首富之子韩乐有婚约关系的苏家千金。只是当初的“韩乐”为了十里坊头牌毁约,苏梨便愤然撕碎婚约,一直深居简出,极少出现在人们的视野里,一直到前些日子暴毙,人们才回忆起江左城其实还有一个多年前便美貌享誉全城的女子。
  
  一开始,韩乐觉得只是巧合。
  
  毕竟这是箜篌的曲境,和苏璃有什么关系?出现一个余长歌也就罢了,再来一个苏梨,多半是巧合关系。
  
  他是抱着万一的心态,来看看出殡的情况的。
  
  谁知道刚刚那一眼,他竟然真的看到了棺材里少女的面貌。
  
  确定是苏璃无疑!
  
  这就让韩乐有些头大了。
  
  他和苏璃的关系,一直是说不清道不明的。
  
  曾经的情侣关系,苏璃对他也是极好的,可能确实出现信息不对称导致的疏忽,但那也不是苏璃本人的错误。
  
  而韩乐没办法接受苏璃,也是个人感觉,无法强求。
  
  之后的事情,两人一直保持着高度的默契,韩乐一度觉得,苏璃是可以做朋友的。
  
  但白莲榜事件,让韩乐起了疑心,他并不认为赵璇的警告是挑拨离间。
  
  到了那个时候,韩乐才恍然想起:或许苏璃可以猜到他的心思,但苏璃心里在想什么,他韩乐却是一点都不清楚。
  
  只是彼时的韩乐有太多事情要忙,根本顾及不过来。
  
  如今在这六月雪世界中再见苏璃,韩乐自然不能袖手旁观。
  
  如果只是巧合也就罢了。
  
  如果真的是苏璃,他也不能看着她活生生地被埋葬。
  
  ……
  
  出殡的队伍一路出了城,往野外走去。
  
  只是一路走着,韩乐便觉得越发可疑。
  
  可疑是因为一切都太过刻意了
  
  苏家小姐暴毙的消息。
  
  抬棺人突然的脚滑。
  
  这些线索似乎都在刻意引导韩乐去追寻苏梨或者苏璃的秘密。
  
  仿佛冥冥之中有一只手在引导这一切。
  
  韩乐很清楚,余长歌是绝对不会这么做的。
  
  那么,对这个世界遇着如此影响的,就只剩下一个人了。
  
  箜篌。
  
  “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想做什么?!”
  
  韩乐现在根本不惧箜篌。
  
  现在的箜篌,被李郎本源封印,一百分实力能发挥出两三分都够呛;更何况韩乐的平荒天师手段又有长进,他的本源之力进步之后,对于压制箜篌也是有一些心得。
  
  这也是韩乐胆敢支持余长歌开启曲境的原因之一。
  
  他基本上是不怕箜篌出来兴风作浪的。
  
  “太刻意了……箜篌的智商还是这么令人忍不住吐槽吗?”
  
  韩乐看着那出殡队伍一路走去,居然在十里岗停了下来,内心深处的吐槽之魂便忍不住熊熊燃烧起来。
  
  按理说,苏家乃是名门大户,虽然苏小姐的事情据说让苏家有些蒙羞,但人死为大,死后安葬怎么着都得找个风水宝地好好埋了。
  
  这十里岗乃是乱葬岗,只有那些买不起棺木和福地的穷苦人才会将亲人安置于此。
  
  苏家人怎么可能将苏梨埋在这里?
  
  可偏偏,那出殡队伍便在十里岗停下,居然还是队伍里走出几个人,现成挖了一个坑,把苏梨的棺木放了进去。
  
  而后便是漫不经心、随随便便地堆上黄土,将早就准备好的石碑立上去,又找人假模假样的哭了几声,那些出殡的人便各自散了。
  
  韩乐仔细观察,按照礼仪,这群出殡人里,大概连一个苏家人都没有,估计都是苏家随便找来代替的。
  
  他们离开苏梨的坟头,便各自有说有笑地走了。
  
  有的人,眼泪还没抹干净呢。
  
  那场面,反差强烈,滑稽可笑。
  
  天空之上,仍然飘着蒙蒙细雪,他们却仿佛没有感觉到一般,仍然在谈论着一些琐事。
  
  很快的,出殡队伍便回了城。
  
  此时已经是上午,天空依然阴沉,丝毫不见阳光的样子。
  
  韩乐走了过去。
  
  坟头很普通,墓碑更是简洁,除了出生年月和苏梨之父的名字之外,没有其他有用的信息。
  
  韩乐沉吟片刻,强忍着立马挖坟的冲动,而是悄然返回了江左城。
  
  他没有立刻动手,原因也很简单。
  
  他之前看到苏璃,应该是还活着的。
  
  以苏璃的武道实力,被埋小半天应该是不会有生命危险的。他毕竟是在曲境世界里,大半天光明正大地挖坟有些不太好。
  
  最重要的是,他还得去江左城里,收集更多关于“苏梨暴毙”的情报。
  
  ……
  
  一天下来。
  
  韩乐心头的疑惑并没有得到解开。
  
  情报倒是收集了不少,只是众说纷纭,到底信哪一个,韩乐仍然是苦笑。
  
  有人说,那苏梨是前些日子早上照镜子的时候,发现了自己华发早生,心头激动,无法忍受自己青春就此消逝,气急攻心而死。
  
  也有人说,苏梨在镜子里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被脏东西吓死了。
  
  更普遍的说法是,苏梨是遭了诅咒。
  
  这些年的江左城里,一直有一个传言。
  
  有一件古乐器,她的历任主人,都会遭遇不幸的命运。
  
  比如那十里坊的花魁余长歌,她虽然嫁入了韩家大门,但没多久,韩乐公子便对她失去了兴趣男人总是这样,在兴起的时候对你百般好,兴致去了,你的一万个缺点便都浮现出来了他又记起花魁的出身,心头觉得不忿,便将她打发到韩家大院的一个小院子里,每日过着极为清苦和窘迫的日子。
  
  最终,那花魁投井而亡,死的时候,“韩乐”都没去看一眼。还是扫地的乡下婆婆见她可怜,托棺材铺的老友打了一口廉价的木棺,又找了几个乡下青壮年,给她安葬了。
  
  据说那花魁投井前的几日,每日都在小院里弹奏凤头箜篌。
  
  曲子是当年韩公子在十里坊最爱听的曲子,只是终究没能挽回薄情负心的男人心。
  
  那箜篌,便留在了韩家。
  
  几年后,因为兵荒马乱,韩家举家迁移,作为和韩家交好的苏家,自然来送。
  
  双方虽然因为韩乐和苏梨之间闹过不愉快,但长辈之间还是交好的。
  
  韩家离开江左,山高水远的,很多东西不方便携带,韩家家主便将那些东西送给了苏家。
  
  其中便有那把箜篌。
  
  箜篌入了苏家,有一日被苏梨小姐瞧见了,越看越欢喜,便要走了。
  
  也是那次之后,苏家下人觉得苏梨的举止变得越发怪异。
  
  没两年,苏梨便也随之暴毙而亡。
  
  人们都觉得,那箜篌便是诅咒的根源。
  
  每一任主人,都是在极好的年华夭亡,这不是诅咒是什么?
  
  ……
  
  韩乐听这些故事的时候,表情是很尴尬的。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江左城的这些人都不认识自己,但听着故事里的自己变成了一个丧尽天良的负心汉,这种感觉真是蛋疼。
  
  明知道这些故事都是箜篌这个拙劣的编剧编出来自嗨的,但韩乐怎么也忘不了这些烂俗的狗血情节。
  
  “罢了,多想也是无用。”
  
  “这六月雪的世界,仍然逃不出箜篌两字,今晚我倒要看看,棺材里的人,到底是苏梨,还是苏璃!”
  
  抱着这样的念头,韩乐提着工具,在入夜时分,赶到了十里岗。
  
  只是他没想到的是,在他赶到的时候,十里岗上,已经有了两个鬼鬼祟祟的人影。
  
  彼时月光些微,满地蚊吟,空气中仍然泛着燥热的气息。
  
  唯有那乱葬岗上。
  
  风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