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战歌之王 > 第八十一节 防线

第八十一节 防线

    雪山冰宫之中。
  
      伴随着一声颇为凄惨的叫声,箜篌的身体再度被余长歌打成了齑粉。
  
      只不过这一次,她化为黑烟之后,只能发出短促的尖叫声,反而是久久不能凝聚**。
  
      可见这一次,余长歌是真的有些厌烦了。
  
      她用的劲儿也是蛮大的。
  
      虽然杀不了箜篌,但让她消停会也是好的。
  
      苏璃怔怔地看着余长歌。
  
      在东云山上,苏璃是见过余长歌的,一曲悲鸿技惊四座,她也是因此而从柳城紧急赶过来。
  
      这个华清市的魔鬼乐师,她的印象当然非常深刻。
  
      只是她从来没有这么面对面的和余长歌对视过。
  
      特别是韩乐和余长歌传出种种绯闻之后。
  
      两女对视许久,气氛变得微妙而和谐。
  
      宫殿之中,浮现着一块透明的屏风,屏风里,赫然是韩乐和那擂台上的大汉战斗的场景。
  
      苏璃沉吟道:“这是你的曲境世界,为什么不把韩乐带过来,而是选择了我?”
  
      余长歌想了想,打了一个哈欠:“我不能让韩乐知道一些东西,所以,在客栈里,他是最安全的。”
  
      “至于你,其实我只是想堵住某个烦人的家伙的嘴巴罢了。”
  
      苏璃一头雾水,但看着余长歌对自己也没有什么敌意的样子,非常识趣地选择了沉默。
  
      韩乐已经解释过他和余长歌颇为微妙的关系,两人的感情还是比较深厚的,余长歌不可能眼睁睁地看着韩乐去死。
  
      既然她是曲境主人,无论是韩乐留在之前的【六月雪】的世界,还是现在留在功夫客栈之中,一定有她的用意。
  
      至于余长歌的状态……
  
      她看上去非常虚弱,随时可能晕倒的样子。
  
      苏璃原本以为,如果自己遇到余长歌,一定会有很多问题想要问她。
  
      可是经历海边黑棺一夜之后,现在看到余长歌,苏璃忽然间觉得自己的那些问题已经没有了任何意义。
  
      因为她和韩乐之间的事情,其实和余长歌并没有任何关系。
  
      两人就这么默默地看着屏风里的场景,战斗很快就开始了——而就在这个时候,一直看着很困的余长歌忽然勉强抖擞了一下精神。
  
      她有些鬼使神差地问了一句:
  
      “你是不是很喜欢韩乐。”
  
      苏璃没有迟疑:“是。”
  
      余长歌点了点头,她没有继续问。
  
      下一秒,她的眼皮子忽然变得很沉似的,整个人摇摇晃晃的。
  
      “我要睡一会儿了……”
  
      “不要理那个疯女人的任何话语,不要离开这座宫殿。就这样。”
  
      这话说完,她直接向后一躺,与其说是睡,更像是晕倒在了椅子上。
  
      只是哪怕是这样,她躺着的姿势依然非常优美。
  
      宛如童话里走出来的仙女一般。
  
      苏璃静静地看着余长歌的睡颜,心里忽然五味杂陈。
  
      有那么一瞬间,她甚至想要出手杀了她。
  
      当然,这只是一个一闪而过的念头,和其他不靠谱的念头一样,都被苏璃抛在了脑后。
  
      最后,她什么都没有做,只是坐在了冰冷的地板上,静静地看着屏风里的战斗。
  
      ……
  
      功夫客栈里。
  
      当苏璃突然消失的那一瞬间,韩乐其实是有感应的。
  
      他和余长歌之间,因为李郎曲境本源的缘故,彼此之间其实是有一丝非常微弱的联系的。
  
      只不过那种联系实在太浅太淡了,韩乐在这曲境世界里,实在是没办法根据这种感应定位到余长歌的位置。
  
      然而就在刚刚那一瞬间——苏璃消失的那一瞬间,他感应到了。
  
      是余长歌把苏璃带走了吗?
  
      他的内心深处,其实是有些苦笑的。
  
      虽然正常情况下,以余长歌的心性应该不会拿苏璃怎么样,但是在这曲境世界里,特别是箜篌已经从六月雪的世界中抵达了空城世界之后,天知道会不会有什么变数。
  
      只不过现在韩乐自己也没有什么特别好的办法。
  
      余长歌不想见他,他自然也不会勉强。
  
      先应付好眼下的局面再说。
  
      不管怎么样,他还是要相信余长歌的。
  
      ……
  
      擂台上,那大汉威势无双,一双铜铃大眼瞪的人心慌。
  
      韩乐深吸一口气,知道这一场战斗,自己绝对不能留任何后手了。
  
      之前他和半白扑克组织成员的战斗韩乐看过很多遍,这大汉的战斗技巧只能说中规中矩,没有任何漏洞和缺点。
  
      看上去这种战斗风格也意味着没有任何特色,但韩乐知道,这样的对手往往是最难缠的。
  
      因为你没办法通过一些特殊的技巧去钻空子。
  
      你只能硬碰硬与之一战!
  
      这样的战斗,说实话,韩乐内心深处并没有多少把握。毕竟那么多的混元大师都失手了,他一个九窍级别的武者,怎么看都不是对手!
  
      他已经做好了准备,若是战斗失败,他会使用除荒铃。
  
      虽然不知道余长歌做的什么打算,但之前那些落败的客人的下场,韩乐是听的清清楚楚的。
  
      他可不想被做成人肉包子。
  
      “开始吧,二位。”伴随着店小二懒散的声音响起,韩乐猛然先发制人。
  
      凌波微步!
  
      论武道功法,韩乐自然不如那些半白扑克的成员,但武道技巧,他却是非常精通!
  
      擂台战,很多时候,单单凌波微步就能立于不败之地。
  
      韩乐施展凌波微步,迅速接近对手,先是以工字伏虎拳试探那大汉的实力。
  
      在他的预想中,那大汉既然能战胜那么多混元大师,压制自己应该是分分钟的事情。
  
      然而结果却让他惊讶的很。
  
      不知道是凌波微步的效果,还是其他原因,两人交手几个回合,韩乐并没有感受到任何强大的压迫感。
  
      在他看来,那大汉的实力也不过九窍顶峰的样子!
  
      韩乐甚至没有任何的危机感!
  
      “这是……我明白了!”
  
      很快的,韩乐便想通了集中的关节所在。
  
      这里是曲境世界。
  
      武道功法的实力,不能单单按照云州大陆的实力计算的。
  
      每个人进入曲境世界之后,武道实力会根据曲境规则进行调整。
  
      比如之前韩乐在浑天世界里,已经修成一个只手覆灭天下的天仙了,但离开曲境世界之后,规则发生变化,照样变回一个普普通通的九窍高手。
  
      而在空城世界里,同样是这个道理。
  
      大部分的人在进入曲境世界的时候都受到了武力的压制。
  
      根据韩乐的估算,那些半白扑克的成员的实力估计是被压到了通玄境界!
  
      难怪他们会那么惶恐了。
  
      一个习惯了混元境界的武者,实力忽然被压到了通玄,自然不知道该怎么战斗了。
  
      以往一拳可以解决的事情,如今却需要大费周章。
  
      正是这种落差打断了他们的节奏。
  
      面对这个真实实力其实很一般的客栈护院,他们都没有打过!
  
      韩乐清晰的回忆起,那些打败大汉的人,实力也没有超过其他人太多,而是比较冷静且会用脑子的高手。
  
      他们都是通过一些特殊的方式勉强胜过一招半式的。
  
      这些人,才是半白扑克中的精锐。
  
      当然,红袖章不作数,他那天人武神的实力,再怎么压制,也能随便虐这大汉。
  
      而韩乐,则又是另外一个极端。
  
      因为是被开小灶的缘故,韩乐一开始是被丢到六月雪的世界中区的,他的实力没有受到任何的压制!
  
      这样一来,落差就体现出来了!
  
      韩乐的实力虽然比半白扑克的人要差,但在这曲境世界里,他却能百分百的发挥!
  
      这擂台战,根本难不倒他!
  
      想通了此间关节,韩乐瞬间领悟了余长歌的一些意思。
  
      他也不犹豫,悍然发动凌波微步,向那大汉靠了过去。
  
      那大汉在这擂台上打了这么多对手,也是第一次遇到韩乐这么主动的,竟是愣了一下。
  
      这一愣,自然是破绽百出。
  
      韩乐毫不留情,直接降龙十八掌开路,没多久,就生生将那大汉砸下擂台!
  
      店小二似乎是对这个结果并不意外,他笑眯眯地宣布:“恭喜这位先生成为我们功夫客栈的贵宾,请上楼。”
  
      说罢,他便带着韩乐上楼。
  
      韩乐刚想说些什么,结果那种奇怪的力量再度涌来,他-娘的又不能动了!
  
      此时此刻,韩乐对红袖章的无奈感同身受。
  
      在店小二的带领下,他上了楼,被引到了二楼一个颇为干净开敞的房间里。
  
      小二非常贴心地给他点上了几只蜡烛,又端上一壶清水,这才退去。
  
      韩乐站在房间里,那股奇异的压制力才消失。
  
      此时此刻,客栈外面,已经是黑夜了。
  
      果然如同小二所说,这功夫客栈里,不受任何空城恶鬼的影响。那种安心的感觉,是和黑棺里一模一样的。
  
      只是今夜过去之后,明天,又会怎样呢?
  
      韩乐有些无奈地坐在床垫上。
  
      他算是看明白了,这座功夫客栈邪门到了一定程度,就连红袖章都搞不定,自己还是别瞎搞了。
  
      苏璃被余长歌带走,未必是什么坏事。
  
      他得揣摩一下余长歌的动机。
  
      只是他坐在那里,苦思冥想,很快被一阵粗暴的敲墙声打断了思绪。
  
      “我早该想到的,这种压制力,只有那个王八蛋才可能做到!”
  
      隔壁屋,传来红袖章的咆哮声。
  
      韩乐无语地回敲了几下。
  
      这功夫客栈看上去是木头堆建而成,隔音效果一般。
  
      他和红袖章隔着一堵墙,倒也能顺利沟通。
  
      “什么情况?找到源头了?”韩乐问。
  
      “千里独行。只有他的曲境才有这么强大的封印能力。”红袖章咬牙切齿地说。
  
      “千里独行?你是说那只小猫?他不是已经脱离原先的身体了么?如果这是他的曲境的话,你应该一早就认出来了吧?”
  
      韩乐很诧异。
  
      红袖章沉吟道:“脱离本体这种鬼话也就只有你们这些年轻的小屁孩才相信了吧……不过这确实不是他的曲境,我甚至连他的本源气息都没有感应到。但这种封印能力,绝对不会有错的,看起来是千里独行和余长歌达成了某种协议。”
  
      “这座功夫客栈,应该是空城的补充了。”
  
      “没注意到吗?余长歌开启这曲境,就是为了保护枫蓝山庄……至少要杀死龙城的士兵和那两支刺杀小队。但单靠空城,很难全歼这些老奸巨猾的刺客们,所以这座客栈,是空城世界的第二道防线!今夜那么多半白扑克的人都死在了这里,证明她的战术还是很成功的。”
  
      “毕竟在这个世界的设定里,如果没有吃这个功夫客栈的包子,是没办法抵抗雪山的寒冷的——这是曲境最核心的规则之一,就连我都没办法违抗。”
  
      韩乐想了想:“这么算的话,第一道防线是空城,第二道防线是客栈,那么第三道防线,就是雪山冰宫咯?”
  
      “也是她自己。”红袖章有些感慨道:“没想到余白衣的女儿还有这么刚毅的一面,连传奇不到,就想一口气把龙城的人都吞了。”
  
      韩乐无语:“其实我一直想问,你到底是什么立场?”
  
      这个问题非常敏感,韩乐之前一直没问,是怕打破两人之间的默契和平衡。
  
      但现在,他必须要问清楚了。
  
      如果真的如红袖章所说,这客栈是雪山冰宫之前的最后防线,那么韩乐多半已经清楚余长歌为什么要将他留在这里了。
  
      红袖章坦然道:“暂时没立场。龙城和华清我都不在乎,我只在乎太安和其他一些事情。我这次进来是找千里独行叙叙旧的,喂,韩乐,之前好像承诺过要安排我和它聊聊的,快让你老婆把千里独行交出来啊。”
  
      韩乐默然无语。
  
      他自己都找不到余长歌呢,更别提千里独行了。
  
      不过红袖章的分析确实有道理。
  
      韩乐心思一转,很快便拿定了主意。
  
      这一夜,他就在客栈二楼,睡了个痛快。
  
      次日清晨,他被店小二喊醒。
  
      昨夜住在二楼的贵宾一共有六人,除了韩乐和红袖章之外,其余四个都是半白扑克的成员。
  
      “几位客官,这边请。”
  
      “这是本店赫赫有名的包子,你们若是想要上那雪山冰宫找魔女,只有吃了这肉包,才能有力气爬山。”
  
      “当然,这里还有一些素包子,供你们自己选择,我们并不勉强。”
  
      说罢,两大蒸笼热气腾腾的包子放在了六人面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