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战歌之王 > 第八十六节 强袭

第八十六节 强袭

    不知不觉间,功夫客栈里的人已经少了三分之一。
  
      而后厨传来的血腥味道,也越来越浓郁。
  
      在座众人望着韩乐的眼神都充满了惊诧不安。
  
      包括了罪虎小队很多强者,他们的表情也非常凝重。
  
      零七、零九、红桃K……这些人都不是普通货色,但是在韩乐面前,他们并没有坚持太久。
  
      那神出鬼没的棍法。
  
      看着韩乐淡定从容的表情,他们再也没有了一开始的兴致。
  
      他们开始变得惶恐不安。
  
      所有目光都汇聚在罪虎身上。
  
      这次龙城联军冲击雪山冰宫,半白扑克的人作为先锋部队,没有任何消息传回来,这本来就是让他们很不安的事情了。
  
      而现在,罪虎率领的这批人属于主力部队了。如果连他们都没有办法打破这第二道防线的话,那么龙城联军,似乎只能坐以待毙了。
  
      以箜篌曲境的诡异程度,他们根本不奢望外界的人来救自己。
  
      等到他们找到进入曲境的办法,也不知道是多久以后了。
  
      他们能够依靠的,只有自己。
  
      而现在,一个韩乐,便让他们折损惨重。
  
      他们已经承受不起更大的损失了。
  
      在功夫客栈就折损了这么多兄弟,那么雪山冰宫里的魔女,又该多么难对付?
  
      他们已经不敢继续往下想了。
  
      现在,他们只能相信罪虎。
  
      希望他能够创造奇迹。
  
      毕竟他是龙城联军里实力最强大、作战经验最丰富的武者!
  
      大道宗师的实力,不是那些混元大师可以比拟的。
  
      所以,当罪虎主动上台的时候,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
  
      “一定可以的!”
  
      “罪虎大人既然敢上台,就一定是看穿了那个小子的妖术,他得意不了多久了!”
  
      “加油,杀了那小子!”
  
      台下众人发出类似的声音。
  
      只是看着他们的表情,与其说是在罪虎加油鼓起,反而似乎更像在说服他们自己:
  
      他们一定能够活着走出这魔鬼一般的曲境的。
  
      ……
  
      擂台上,罪虎的表情却没有他们那么轻松。
  
      事实上,自始至终,他的神情都很严肃。
  
      韩乐淡定如此,他手提短棍,轻轻握了握,仿佛在把握节奏和韵律。
  
      罪虎死死盯着韩乐,忽而道:“名堂就在那根短棍上吧?你并没有那样的实力。”
  
      韩乐笑了笑,不置可否。
  
      “打一架不就知道了?”
  
      他虽然笑的很轻松,但其实内心的警惕已经提到了最高点。
  
      罪虎是他此生面临的最强大的敌人之一。
  
      大道宗师!
  
      对于他一个九窍级别的武者来说,简直是不可逾越的天堑!
  
      如果在云州邂逅,韩乐绝对会被罪虎轻易揉捏至死。
  
      幸好,这是空城世界,罪虎的实力得到了极大的压制。
  
      饶是如此,罪虎一登台,就给韩乐一种与众不同的感觉。
  
      那是强者的气息。
  
      那是百战百胜之后累积下来的、势不可挡的气息。
  
      尽管功夫客栈的封印之力已经很强大了,但身为大道宗师的罪虎,如今仍然拥有混元顶峰的实力!
  
      这就很棘手了。
  
      更别说,罪虎上来就一语道破韩乐连战连胜的秘密,这多少让韩乐心里有些忐忑。
  
      他看了一下台下,幸好,罪虎也只有一个而已。
  
      今夜的生死存亡,就看这一战了。
  
      他下意识地捏紧了短棍。
  
      然而就在他分心的那一瞬间,一记重拳猛然袭来!
  
      罪虎的速度太快,哪怕韩乐以凌波微波及时闪避,却也来不及!
  
      轰!
  
      这一拳,实实在在地打在了韩乐的肩胛骨上!
  
      哗啦啦!
  
      他甚至能听到自己右肩膀骨头碎裂的声音!
  
      “坏了!”
  
      “这罪虎的速度!好快。”
  
      “我的右手!”
  
      擂台上,韩乐狼狈闪躲。
  
      他的右手软塌塌的,握着短棍的手变成了左手。凌波微步全力出动,在狭小的擂台上闪转腾挪,躲避着罪虎宛如疾风骤雨般的攻击!
  
      只是,之前零七的贴身短打都让韩乐有些难受,更何况罪虎了。
  
      这家伙上台,绝对是有备而来,他肯定注意到零七的短打战法让韩乐很难受,上来直接发动类似的猛攻。
  
      更糟糕的是,韩乐被他的偷袭重创的右肩。
  
      短期内,右手无法发力,这样一来,他从短棍里学到的“天下天下第一棍法”便不能使用了!
  
      要知道,这是他今夜连战连胜的秘籍啊。
  
      擂台上,战况突发,且呈现了一面倒的形式。
  
      罪虎几乎是按着韩乐打!
  
      韩乐没有任何还手的余地!
  
      凌波微步在勉强支撑,但也支撑不了太久了。
  
      因为擂台实在太狭小了,韩乐已经没有了太多的闪避空间!
  
      落败,只是时间问题!
  
      怎么办?韩乐的心神高度紧张,那一瞬间,他忽然觉得四周围的一切都慢了下来。
  
      他的心神,被那短棍所吸引,沉入其中。
  
      那是一片漆黑的空间。
  
      之前看到的那《天下第一棍法》,赫然位列其中。
  
      ……
  
      关于这根短棍,在实战之前,韩乐对其威力还是持怀疑态度的。
  
      同为平荒天师的法器,这玩意儿怎么看都没有除荒铃那么霸气,效果也不够直接。
  
      想要发动这法器的效果,偏偏还需要和一种古怪的闷棍大法配合。
  
      韩乐一开始只是抱着试探性的态度用的。
  
      结果效果喜人。
  
      零七、红桃K、零九还有其他人,陆陆续续的,全部都倒在了这闷棍大法下。
  
      在那之后,韩乐才终于意识到这短棍的可怕之处!
  
      正如罪虎所说,韩乐之所以能获胜,和棍法的关系不大。
  
      一切秘密,都在这根短棍上。
  
      那无迹可寻的棍法、那神出鬼没的身法,都是为了配合这短棍而存在的——换句话说,就是为了触发短棍的“击晕”效果而前置的仪式和动作。
  
      这短棍本身自带一种奇异的法则效果:只要以一定力度精确命中敌人的后脑勺,便可以百分百将其击晕!
  
      这条法则效果,在功夫客栈这一亩三分地里是百分百生效的,而且没有任何东西可以与之抗衡。
  
      不管是混元体,还是护体罡气,这些东西看似能抵挡住短棍的攻击,却无法消除其自带的法则效果。
  
      也正因为如此,在其他人眼里,韩乐只是轻飘飘地挥了一棍,他的对手便软塌塌地倒下了,战斗过程非常不可思议。
  
      这短棍,其实也是功夫客栈的杀手锏之一!
  
      只不过不知道是哪位平荒天师出的手,居然和功夫客栈的独特力场如此契合。
  
      韩乐如果不是接受了叶天师的传承的话,也没办法找到短棍的秘密所在。
  
      只是现在,他遇到了大麻烦。
  
      罪虎显然是看出了这一点。
  
      虽然他是武者,对法则并不敏感,但他能感觉到,韩乐并不厉害,厉害的是那根短棍!
  
      只要别让韩乐轻易动用那根短棍就好了!
  
      罪虎心里是这么想的,他手上也是那么做的。
  
      战斗一开始,他便采取了自己平时极少使用的强袭战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韩乐的右肩膀击伤!
  
      果不其然,这一招顿时打断了韩乐的节奏。
  
      罪虎已经观察很久了,韩乐的棍术,都是右手发力。
  
      一个人的左右手无论如何平衡,也不可能做到面面俱到。这韩乐既然习惯了右手发力,那么在右手近乎废掉的情况下,他是不太可能使用那种棍术的!
  
      这就是罪虎的时机!
  
      他把握住了,开始疯狂猛攻!
  
      韩乐只能狼狈后退!
  
      留给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
  
      在旁人眼里,韩乐已经落败。
  
      但是韩乐自己的感觉非常奇怪。
  
      他仿佛站在第三人称的角度,看着自己狼狈地闪避着罪虎的攻击。
  
      凌波微步已经被发挥到了极致,然而罪虎的攻击,更加猛烈了!
  
      “这里,就是短棍的内部空间吗?”
  
      韩乐默默看着四周围的一切。
  
      这种神奇的感觉,他也是第一次经历。
  
      之前运用共鸣之术,他也只是得到了那棍法和激活了这短棍的效用而已。
  
      这一次,他莫名其妙的来到了这空间里,多少有些着急。
  
      毕竟他的肉体,还在外面和罪虎打架呢!
  
      虽然看上去时间被放慢了不少,但韩乐依然有些忐忑。
  
      就在这个时候,黑暗深处,忽然传来一个淡淡的声音:
  
      “哟,这木头里倒是来人了。”
  
      “看起来,你是初步掌握那棍法了,不过既然能进到此处,说明你遇到了麻烦。”
  
      韩乐微微一怔,转身一看,是一个白发老者。
  
      他看上去神情相当冷淡,看到韩乐,更是有一种厌恶之色。
  
      “好了,老夫也懒得和你废话。这不入流的闷棍,本来就是老夫一时兴起,为了贴合千里独行的【四方封行】大阵而创造的小玩物,没想到真有平荒天师沦落到为虎作伥的地步。”
  
      老者不耐烦地看着韩乐:“既然你遇到了危险,老夫就遵照当初和千里独行的约定,帮你一次。”
  
      “只不过这次之后,老夫和千里独行的约定便也了解了,如何?”
  
      韩乐心中一动:
  
      “您也是平荒天师?”
  
      老者冷冷地看着韩乐:“别想套近乎,老夫和你这种为虎作伥之人可不同。”
  
      韩乐顿时呛声道:“若是说为虎作伥,似乎也不止我一个人。”
  
      “这闷棍不也是您老人创造出来,配合那什么四方大阵的么?”
  
      老者的脸上,顿时有尴尬之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