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战歌之王 > 第八十七节 侩子手韩乐!

第八十七节 侩子手韩乐!

黑暗空间之中,韩乐当然没有兴趣和这老者斗嘴。
  
  从对方的存在形态来看,多半是一名不知道多少年前老者的意识了。
  
  虽然他似乎对千里独行有着种种不满,但在韩乐的询问之下,他还是将这短棍和所谓的“四方封行”大阵简单介绍了一下给韩乐。
  
  所谓四方封行大阵,乃是千里独行曲境中最为厉害的一种阵法。
  
  但凡入内之人,都会受到强大的封印之力,这种封印之力,远超各种曲境法则。
  
  这老者似乎也是一名平荒天师,当初曾经试图挑战四方封行大阵而失败,最终妥协,和千里独行定下了种种不平等条约之后,留了一个分身在这里,本体才得以逃脱。
  
  而现在,这四方封行大阵不知怎么的,出现在了箜篌曲境之中。
  
  其呈现形式,便是功夫客栈。
  
  这客栈的每一个细节,其实都暗藏玄机,宛如棋盘上一般,严谨无比。
  
  老者分身在这四方封行大阵里百无聊赖,渐渐摸透了这大阵的本质,出于恶搞的心态,竟是创作出了这奇特的闷棍之法。
  
  这闷棍之法,大部分都是为了辅佐那短棍,而那短棍,其本质乃是老者提取四方封行本源之力制作而成的。
  
  故而其抬手之间,都有法则之力加持。
  
  只要在功夫客栈里,手持短棍,便是无敌的存在。
  
  但那也只是理论上而已。
  
  实战当中,有万千变数。
  
  比如现在,韩乐被罪虎打伤了右臂,根本没有办法动用闷棍之术,擂台之战,似乎也要落败了。
  
  ……
  
  “居然是这种傻哔问题?”
  
  听完韩乐的描述,老者气呼呼地说:“现在的平荒天师是一代不如一代了,你老师是谁?”
  
  韩乐沉默了一会儿,最终还是老实回答:“叶善功。”
  
  “不认识,不过叶家也是平荒天师中的名门了,怎么教出你这么一个不成器的徒弟来?”
  
  “想当年……”
  
  老人一顿吹嘘之后,终于在韩乐百般提醒之中醒悟过来,自己和千里独行的约定是帮助短棍的继承者解除困境。
  
  于是便悻悻道:“你说你右手受了伤,便无法使用那短棍了,是也不是?”
  
  韩乐点头。
  
  “亏你还说自己是平荒天师!”老者大摇其头:“这短棍是什么?是世俗短棍吗?不!”
  
  “这是咱们平荒天师的法器,法器这种东西,需要凡胎肉体去驱动吗?”
  
  韩乐隐约有些明白了:“您的意思是……本源之力?”
  
  “走好不送!老夫和千里独行的约定完成了!”
  
  老者打了一个哈欠。
  
  旋即韩乐苦笑说:“可是我的本源之力都被封印了啊!”
  
  “还有这种事情?”老者皱眉道:“千里独行既然要你帮他做事,又为何要封印你的本源之力?”
  
  “算了,这种事情我也懒得去管了,一点本源之力而已,我还是能替你解开些微封印的。”
  
  “好了,别吵我了,我要休息了。”
  
  说罢,老者连推带赶地把韩乐的思维赶出了短棍之中。
  
  在那一瞬间,韩乐因为精神恍惚的缘故,有些微微一怔。
  
  然而在罪虎眼里,这就是最好的时机!
  
  一记重拳,轰在了韩乐的肚子上!
  
  疼痛!
  
  剧烈的疼痛宛如潮水泰山一般碾压过来。
  
  他整个人摔倒在这擂台之上,胸腔闷闷的,气都差点没喘过来!
  
  哇!
  
  韩乐猛然吐出几口鲜血,整个擂台上都血淋淋的,他整个人看上去虚弱到了极致。
  
  啪!咕噜噜!
  
  那根被他紧紧握在手里的短棍,也因此而掉到了地上,被罪虎一脚踢飞,落在了擂台的角落里。
  
  那一瞬间,所有人都明显松了一口气。
  
  包括罪虎在内。
  
  如果说,之前他们还忌惮韩乐的短棍,那么现在,他们终于可以安心了。
  
  罪虎的优势非常明显。
  
  “杀了他!”
  
  台下有人怒吼!
  
  看似是在为罪虎助威,其实是在为了宣泄自己的恐惧。
  
  毕竟之前的韩乐,一人一棍,宛如最冷漠的侩子手一般,扼杀了他们无数兄弟的性命。
  
  愤怒、悲戚和恐惧交织在一起。
  
  功夫客栈大堂上,所有人都愤怒地看着韩乐,他们巴不得韩乐快点死!
  
  “结束了!”
  
  罪虎冷漠地看着到底的韩乐,大步流星地走了过去。
  
  他要给他最后一拳。
  
  然后像完结掉之前的任务目标一样,完结掉韩乐。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韩乐忽然抬起头。
  
  他的嘴角,仍有鲜血。
  
  擂台旁,原本有些紧张的店小二,忽然露出了平和的笑容。
  
  下一秒,韩乐的眼睛眨了眨。
  
  罪虎怒吼一声,那一拳冲着韩乐的脑门砸了下去!
  
  以他大道宗师的实力,哪怕现在被压制到了混元境界,这一拳下去,韩乐的脑袋绝对会被直接打爆!
  
  这就是龙城刺杀小队首领的实力!
  
  “下一关,恐怕还会更难。”
  
  罪虎的脑海里泛起这样的念头。
  
  只是就在这个时候,他忽然听到身后传来阵阵惊呼声。
  
  罪虎看到了韩乐的眼神。
  
  平静无比。
  
  就好像看一个死人一样。
  
  然而罪虎没有任何迟疑,那一拳,依然是沉稳地砸了下去。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在所有人震惊的目光中,罪虎倒下了。
  
  啪!
  
  依然是沉闷无比的响声。
  
  那短棍竟是诡异无比地漂浮在了空中,仿佛有一个隐形人,手持短棍,一棍将罪虎打倒!
  
  依然是快准狠,精确命中了罪虎的后脑勺。
  
  就连大道宗师,也没办法免疫四方封行大阵中的法则之力!
  
  罪虎,倒下!
  
  韩乐徐徐站了起来,轻轻握住短棍,一言不发。
  
  店小二清清嗓子:“休息一炷香。”
  
  “韩护院,你随我来。”
  
  大厅里,死寂一片。
  
  韩乐跟着小二去了偏房。
  
  ……
  
  龙城基地里,同样是一片死寂。
  
  所有人脸上都泛着不可思议的神色。
  
  说实话,韩乐之前神勇无敌的表现,让他们甚至以为,韩乐真的要杀穿龙城武者了。
  
  只是当罪虎上台之后,他们多少还是抱有一丝希望的。
  
  果不其然,罪虎的表现让他们看到了获胜的希望——擂台上的战斗几乎是一面倒的。
  
  当短棍被击落的时候,就连一直迷信韩乐的太安人,都动摇了。
  
  这一次,韩乐应该是没机会了吧。
  
  这个世界上,哪有那么多奇迹可以让他去创造的?
  
  只是,当他们看着那拳头即将砸落,那个创造了无数奇迹的男人,终究没有轻易低头。
  
  他依然胜了。
  
  用一种旁人都看不懂的方式。
  
  那短棍,仿佛自己有了生命一般。
  
  只有韩乐自己知道,那是动用本源之力催动平荒天师法器的结果。
  
  但龙城基地里的人,不会知道。
  
  他们只觉得事情变得越来越糟糕。
  
  画面上,韩乐和小二去了偏房,没多久,他便龙精虎猛地重新出现在了擂台上!
  
  关于第二道防线的挑战,仍然在继续。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龙城临时基地中央广场上的气氛变得越来越压抑。
  
  其中最蛋疼的当然是太安人。
  
  因为投向他们的不善目光越来越多!
  
  韩乐就站在那里,宛如一尊不败战神一般,将龙城的人一个个击倒!
  
  到了半夜时分,大厅里,已经不剩下任何人了。
  
  后厨里的血腥气味近乎凝聚成了实质!
  
  这一夜,无人能在韩乐的闷棍之下生还。
  
  来一个,闷一个!
  
  所有人都挑战失败了。
  
  这个结果,惨烈无比。
  
  意味着龙城讨伐雪山冰宫的主力全部阵亡!
  
  虽然不是韩乐亲自动的手,但这笔账,算在韩乐头上,一点问题都没有!
  
  侩子手韩乐!
  
  这样的名头,立刻在临时基地里传开来。
  
  更有部分龙城的成员叫嚣着要追究韩乐的罪责。
  
  他们要太安人给出一个说法——为什么太安韩乐会出现在余长歌的曲境里?
  
  为什么,韩乐会以曲境反派的姿态杀害那么多龙城人?
  
  对此,太安人当然是哑口无言。
  
  韩乐这家伙的惹事能力和他的天赋完全是成正比的。
  
  只是这一次,情况似乎是空前严重了。
  
  一个不好,就会被安上反叛的名头。
  
  这方面,太安人其实是无能为力的,作为严重依附龙城而存在的城市,太安绝对不可能因为一个人,和龙城产生不愉快。
  
  而偏偏在这种时候,临时基地的最高指挥官宋庆年为了转移矛盾,居然也顺应那部分人的情绪,勒令太安人给出一个说法来。
  
  一时之间,太安人在临时基地里的日子变得非常不好过。
  
  接下来的几天里,所有人都观察到,空城世界里依然有人陆陆续续地进入功夫客栈中。
  
  只可惜,这些人,再也没有能回来。
  
  韩乐一人一棍,的确和侩子手没有任何区别。
  
  空城曲境的入口迟迟不能锁定,这场战争,似乎陷入了漫长的拉锯之中。
  
  临时基地的氛围变得很压抑。
  
  而就在这样的氛围中,一直被龙城方面狂催的宋庆年却被告知。
  
  有一位大人物即将来到这基地里。
  
  宋庆年一边诧异这大人物究竟是谁,一边有些不以为然地在基地外等候。
  
  只是当那辆零字头牌照的龙城车辆出现在他视野里的时候,他才陡然一惊!
  
  “你们好像遇到了很大的麻烦。”
  
  车辆停下,悦耳的声音响起。
  
  一个肤色洁白的女子下车,施施然看向了枫蓝山庄的方向:
  
  “是韩乐的缘故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