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战歌之王 > 第四节 三万六千剑!

第四节 三万六千剑!

    韩乐就这么加入了树人学院。
  
      在此之前,他甚至都不知道这家排名学院区倒数第一的综合性学院有哪些人,有什么事迹。
  
      完全是中年人一纸收费清单,他就获得了树人学院学生的名额。
  
      这招人也太随便了吧!
  
      韩乐暗自吐槽。
  
      只不过那醉酒的中年人的办事态度还是让韩乐很欣慰的。
  
      在收到陈小秋递过去的学费之后,他果然对着夏樱学院的学生们骂了整整一下午!
  
      他就这么对着夏樱学院的大门口,骂人的词儿都没有重复过,一边喝酒一边骂。
  
      一开始,还有学生和他还口,后来被他骂服了,只能干瞪眼。
  
      再后来那些学生都上课了,他还在那儿骂。
  
      围观者无不叹为观止。
  
      但是一想到这位的身份,就连夏樱学院的门卫都只能嘴角微微抽搐。
  
      实在是没什么办法啊。
  
      “希望今年的升降级机制能发挥出应有的作用吧!”
  
      “树人学院这种根本就没有必要存在的学院,滚出学院区啊!”
  
      被噪音干扰的保安和门卫们也只能暗自苦恼。
  
      碍于那醉酒中年人独特的身份,他们还不能去清算,真的是麻烦到了极点。
  
      ……
  
      当然这一切,韩乐是不知道的。
  
      他加入树人学院之后,很快的,便领教到什么叫做濒临倒闭了。
  
      根本已经是倒闭了嘛!
  
      整个学院——还别说,占地面积颇广,明明一个快倒闭的学院,几乎和夏樱学院不相上下。
  
      这点是让韩乐啧啧称奇的。
  
      但是,这一点也是树人学院仅有的优点了。
  
      除此之外,所有学院建筑设施,全部破败到了极点。
  
      草坪长期没有修葺,已经变成了荒草的乐园,时不时还能看到奇奇怪怪的虫蛇钻过,很多小路旁的野草都有两人高了。
  
      至于教学楼,更是长满了蜘蛛网,活脱脱一间间鬼屋。
  
      生活区当然也是如此。
  
      当然,在了解到树人学院的师生构成之后,韩乐对这种情况表示了谅解。
  
      因为树人学院,除了他韩乐是新加入的之外,只有两个人!
  
      那个醉鬼,被称为穆大叔的家伙,就是树人学院的校长兼所有领域的老师!
  
      而唯一的学生,名字叫做阿牛,看样子憨憨的非常好相处。
  
      几天相处下来,韩乐感觉,这阿牛一点都不像树人学院的学生,更像是那个穆大叔的仆人,基本上所有生活起居的事情都是他负责,唯一干净的生活区域也是他在打扫。
  
      这样一座奇葩的学院,居然能在龙城学院区立足,韩乐也是叹为观止。
  
      他私下里拜托韩家打听过树人学院的来历,只可惜情报非常少。
  
      只不过有一点非常诡异。
  
      龙城的学院区其实是有着非常严格的筛选和升降级制度的。
  
      每年排行最末的学院,必然会被淘汰,第一年淘汰之后,会被吊销一年在龙城学院区办学的机会。
  
      之后,该学院拥有三年的升级时期,在这时期如果能符合学院区的标准,还有机会重新杀回来。
  
      听起来,在这么残酷的规则下,树人学院应该早就被淘汰了才对。
  
      然而事实并非如此。
  
      每一年的淘汰赛上,树人学院总会出现一些奇奇怪怪的幺蛾子,莫名其妙的就躲开了被淘汰的命运。
  
      很多人私底下都认为树人学院的运气非常好。
  
      但是韩乐却嗅到了一丝不可捉摸的意味。
  
      一年如此,可以说是运气。
  
      年年如此,绝对是实力。
  
      那个醉鬼穆大叔,有点意思啊。
  
      韩乐站在破败的草坪前,在阿牛歉意的眼神中,忽然问道:
  
      “介不介意,我把这个学院打扫一下?”
  
      阿牛微微一愣:“当然没有关系,大叔他从来都不计较这些的。”
  
      “韩乐同学你既然已经成为了树人学院的学生,就是这里的主人,想怎么做都可以的。”
  
      韩乐点头。
  
      第二天,连续的大卡车驶入学院区,进而在树人学院门口停下来。
  
      很多学生好奇地探头探脑。
  
      因为韩乐的关系,这所原本就被人忽视的学院重新回归了人们的视野。
  
      看到这幅架子,有的人开始幸灾乐祸:
  
      “之前那个酒鬼还那么拽?估计是有人看不下去,让他滚蛋了吧?”
  
      “是啊,这树人学院,霸占着学院区最好的土地之一,结果没有为龙城培养出什么人才,还有什么存在的意义呢?”
  
      “那个韩乐呢?传说中的最差推荐生?哈哈哈,我听说他为了保存自己的颜面,一气之下加入了这种垃圾学院,现在学院倒闭了,他又该如何自处?”
  
      不管在哪个地方,看热闹的人总是不会缺乏的。
  
      只是令众人错愕的是,下一秒,树人学院的大门打开了。
  
      出来迎接的,不是那醉鬼,也不是学生们熟悉的阿牛,而是韩乐。
  
      韩乐对着来人微微一笑,大手一挥:
  
      “辛苦各位了。拜托了,在不影响原来格局的份上,尽量修葺装修完善吧。”
  
      一众工人带着建筑机器应声而入。
  
      下一秒,树人学院里,一副热火朝天的开工场面拉开了序幕。
  
      就连在打扫卫生的阿牛都吓掉了眼镜。
  
      他以为,韩乐说要帮他打扫卫生,只是随便打扫一下。
  
      谁知道韩乐居然出动了这么大的手笔!
  
      这哪是要重新打扫卫生啊,这根本就是要重建树人学院啊!
  
      阿牛顿时激动起来,他丢下扫把跑回房屋,用力地推着沉睡的穆大叔:
  
      “大叔大叔!”
  
      “怎么了?”中年人怒道:“天塌了?不是跟你说过不许影响我睡觉吗?”
  
      “您新招的那个韩乐同学,非常有钱啊!”
  
      阿牛激动的声音都颤抖起来了。
  
      中年人懒散地说:“有钱又怎么了?咱们又不是没见过有钱人。”
  
      “不不不……”阿牛语无伦次了:“他甚至有闲钱帮我们翻修学院!”
  
      “这样,你下个月的酒钱就有着落了啊!”
  
      看到阿牛一副愁苦的样子,穆大叔愤慨道:“阿牛,你也太看不起大叔我了。”
  
      “酒钱而已,什么时候难倒过我了!”
  
      阿牛闷闷地说:“那可不是,每个月难的都是我啊。”
  
      穆大叔一瞪眼,老实的阿牛就不敢多言了。
  
      外面的推土机轰隆隆的作响。
  
      穆大叔眼皮一跳,拎着酒瓶子就走出去了。
  
      韩乐站在外面,正在指挥一群人推翻一堆没有用的建筑。
  
      看到穆大叔出现,不由有些意外。
  
      “先生有什么指教吗?”
  
      因为韩乐现在还没有正式入学,所以两人的身份有些古怪,斟酌了一下,韩乐决定还是用先生这个词比较好。
  
      穆大叔倒是不在意这些。
  
      他只是盯着那些推土机和工作人员,嘀咕道:
  
      “你有心了,这学院是该翻修翻修了,不过我得看着点。”
  
      “省的这帮粗人笨手笨脚,伤了老子的根基。”
  
      韩乐微微一愣。
  
      但穆大叔说的含糊,韩乐也方便追究。
  
      接下来的几天。
  
      夏樱学院的学生们都苦不堪言。
  
      就在日常开学的日子,对面的树人学院疯狂翻修,声音吵的不可开交。
  
      别说上下学了,半夜里都能听到那学院里的工作声音,显然是韩乐催着赶工,给了双倍的工资,那些工人才会这么上心。
  
      学院区的乐师们抱怨着树人学院的翻修的同时,也开始讨论韩乐的来历。
  
      这家伙怎么会这么有钱?
  
      而且有钱也不是这么个花法啊!
  
      树人学院只是你读的一个学院,又不是你家,直接出钱翻修,不怕人家回头就给你开除了?
  
      众人不解。
  
      只不过正是因为这个举动,关于韩乐的一些零零散散的情报也从龙城各大势力中传播出来。
  
      三榜第一的传奇,就算是龙城,也是许久没有出现过了。
  
      而关于新远号的传闻,更是为韩乐蒙上了一层神秘的色彩。
  
      人们说,韩乐一定是得到了新远号上的宝藏,否则不会这么挥金如土。
  
      事实也的确如此。
  
      韩乐拿到了新远号上的宝藏。
  
      他这次来龙城,带足了钱。
  
      作为一个从地球穿越过来的人,韩乐深谙财富的魅力。
  
      很多时候,别的东西都不好使,直接金钱开道,是最直接暴力的方法。
  
      至于装修学院,其实也没啥,韩乐手头宽裕了,最近对生活品质的要求有所提升,所以花点小钱翻修一下而已。
  
      哪怕这点小钱,在别的乐师眼里已经是超级手笔了。
  
      一时之间,韩乐这个名字,不仅在夏樱学院形成了一股风潮,连带着整个学院区的人都知道了树人学院和这名独特的乐师。
  
      ……
  
      翻修校园大约花了一周多的时间。
  
      韩乐不是对校园的每一个地方都进行翻修,他只是想让这座学院看上去没那么破败而已,否则他和陈小秋居住着也不舒服。
  
      而在这一周里,韩乐对这座学校的两个成员也有了一定的了解。
  
      阿牛的确人如其名,非常老实。
  
      他是穆大叔的养子,据说打小就居住在这树人学院里,他看上去木讷老实,其实很聪明,树人学院很多次危机,都是他急中生智强行度过的。在阿牛的记忆里,他在很小的时候就被穆大叔打发出去赚酒钱了。
  
      对于阿牛来说,树人学院和穆大叔就是他人生的全部。他每天的大部分时间除了干活儿就是在为大叔下个月的酒钱发愁。
  
      当然,每年的升降机淘汰赛也是阿牛最苦恼的时刻。每一年,他们都是涉嫌过关,阿牛自己都觉得自己的运气好不了那么久了。
  
      “幸好今年你来了。韩乐同学。”
  
      看着阿牛一脸的憨笑,韩乐心里一阵不踏实。
  
      不过他心里还有另外一个疑惑,在阿牛的自述中,这家伙居然和自己一样,是乐武双修的人才!
  
      甚至那个穆大叔,负责阿牛传道授业的醉鬼,也是乐武双修的家伙!
  
      换句话说,如果阿牛没有吹牛,那么树人学院里的三名成员,都他-娘的是乐武双修的家伙。
  
      这也太离奇了些。
  
      ……
  
      但是,不管韩乐信不信,关于阿牛,他只能知道这些。
  
      甚至在某种程度上,他是相信阿牛的。
  
      他能感觉到阿牛的魂力不凡,体力同样用不完似的——唯一的疑惑就是,阿牛整天忙来忙去的,似乎也没什么时间用来修炼。
  
      他这一身本领是从哪里来的?
  
      韩乐觉得有趣,这树人学院里的两人,都很有趣。
  
      还有一点,让韩乐坚定在树人学院长住下去的是,韩乐曾经问过阿牛,为什么穆大叔坚持在学院区办学,阿牛想了很久,回应了这么一句:“有一年大雪,大叔喝醉了,说他要守着这片土地。”
  
      “然后就是一大堆阿牛听不懂的词汇了,什么云州、龙脉之类的。”
  
      云州龙脉。
  
      这是韩乐第二次听到这个词汇了。
  
      上一次,是红袖章和秦婆婆的对话里。
  
      那个时候,他还以为红袖章是搞拆迁的居委会,秦婆婆是迷信的老人家。
  
      到了现在,他当然知道红袖章身份不凡,那么秦婆婆,自然更是不同凡响。
  
      五人名单上,也有一个秦舒,不知和秦婆婆究竟是什么关系。
  
      只可惜的是,韩乐离开太安之后,就再也没有找到秦婆婆的人影。
  
      那座小院子,也只剩下了流浪猫。
  
      而现在,他又一次听到了云州龙脉的说法。
  
      这家树人学院,肯定有它的秘密!
  
      反正韩乐自己也是混日子,等到阿青主动现身,所以在哪儿都无所谓。
  
      穆大叔作为校长或者老师,极为不负责,只是丢了几本乐理书给韩乐,至于机房钥匙,阿牛有,韩乐想要阅览树人学院的资料,随时都可以,算是非常方便了。
  
      只是韩乐浏览过机房里的资料之后,就对树人学院的底子大失所望。
  
      不愧是排名倒数第一的学院,里面的藏书数量,竟然比太安乐师协会的资料库还不如!
  
      这让韩乐颇有一种自己打自己脸的感觉。
  
      好在他的乐师修炼,从不需要外在的乐理知识,只需要刺激魂力增长即可。
  
      反而是武道方面的修为,韩乐一直卡在九窍境界,始终不能进入混元。
  
      他这次来龙城,比较重要的目标就是进入混元境界。
  
      于是第二天,韩乐便直接找到阿牛:“我们学院有没有什么厉害的武道功法?”
  
      阿牛回答:
  
      “有啊。韩乐同学想学吗,我可以教你。”
  
      这么随便的吗?
  
      韩乐心中吐槽。不过他嘴上还是问道:“是什么功法?”
  
      “三万六千剑。”
  
      阿牛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