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战歌之王 > 第七节 偷袭

第七节 偷袭

    山风冷峻。
  
      韩乐一身白衣,手持紫色宝剑,倒是有一种仙人的感觉。
  
      只有韩乐自己,还在消化一些内容。
  
      他的脑海里,开始出现一些零碎的记忆。
  
      但是这些记忆,暂时很难连成串!
  
      韩乐唯一知道的是,这是一个剑的世界!
  
      像现在这样的决斗,倒是随时可能发生,只不过这次决斗的对象比较引人注目!
  
      一方面,是江左季云英,据说是剑道世家出身,初出茅庐,便越级挑战了十八名剑道高手,次次成功。
  
      他手里的宝剑,虽然还没有到王剑的级别,但已经被他温养的十分接近王剑的境界了。
  
      作为年轻一代风头正盛的高手,季云英的一举一动,都在好事人的眼中。
  
      而这一次公开挑战九大王剑,更像是一次新老交替的尝试!
  
      要知道,九大王剑榜公布之后,这个江湖,已经有十年没有变幻过了。
  
      如今有人胆敢挑战九大王剑之一的鱼唇剑韩乐,实在是江湖中的大消息。
  
      是以,在鱼唇剑韩乐答应季云英的决斗请求之后,这决斗地点双龙山,就变成了人满为患的地方。
  
      这是剑的世界,人人都向往真正的剑侠!
  
      哪怕是普通人,也身怀剑胎,见识非凡。
  
      在他们看来,这一场战斗,一定非常好看。
  
      九大王剑已经很多年不曾出手了,大多数甚至已经处于半退隐状态,或者去追求更高的境界。
  
      像韩乐这样愿意答应小辈要求的,实在是不多见。
  
      但有人传闻,鱼唇剑韩乐这些年的状态已经下滑严重。
  
      季云英只要击败韩乐,必定能进阶王剑,到时候,九大王剑可能就要更改一下了。
  
      “韩乐大人的状态看上去有点不对啊,我怎么感觉,他在天风下,都有些站不稳。”
  
      “不知道,这位大人一直以诡秘莫测著称,鱼唇剑同样如此,神出鬼没,让人很难预料。”
  
      “决斗怎么还不开始,那边季云英已经这么说了,韩乐想临阵脱逃,也不可能吧?”
  
      山下,一阵起哄。
  
      这些声音,都伴随着山风准确地落入了韩乐的耳朵里。
  
      他知道,这是这具身体自带的强大感知能力。
  
      至少在这个世界里,他是鱼唇剑韩乐!
  
      这就是世界法则的转化了。
  
      季云英有些急不可耐。
  
      韩乐其实又何尝不想早点解决?
  
      但问题是,他刚穿越过来,什么东西都一无所知啊!
  
      这鱼唇剑怎么用,他都不知道!
  
      还斗剑?
  
      没从山顶上摔下去就不错了。
  
      只是看到山下众人,群情澎湃的样子,韩乐便知道今日的斗剑多半是免不了的。
  
      他看到季云英急不可耐,忽然灵机一动。
  
      当下,韩乐包剑,淡淡地道:
  
      “时机不对,还未到我鱼唇剑出鞘的时候。”
  
      季云英微微一愣:“历来斗剑,只论地点,从不讲究时间,前辈这又是何意?”
  
      韩乐冷冷道:“我说时机未到就是未到,你既然来了,又不在乎多等一会儿。”
  
      “若是你连这点诚心都没有,我都懒得和你斗剑。”
  
      韩乐这话说出,倒是一副傲气的样子。
  
      反倒是季云英开始犯嘀咕。
  
      他年少轻狂,自然想要早点开始战斗,但是韩乐不愿意战,也不是避战,只是暂时拖一会儿,却让他觉得非常难受。
  
      他只能冷哼一声,宛如老虎一般盯着韩乐,看他能拖到什么时候。
  
      现在是晌午,最多给他拖到黄昏,若是入了夜,这王剑之名,怕是要被众人嘲笑有名无实了。
  
      想到这里,季云英原本有些急躁的心态,稍稍稳了些。
  
      反倒是山下的人,聒噪声和起哄声越来越响亮。
  
      韩乐和季云英之间的对话,他们自然听不到。
  
      他们只看到两位剑道高手,站在双龙山好久不动手,真的是无趣的紧。
  
      只不过他们终究不是斗剑双方本人,只能干瞪眼。
  
      ……
  
      这种情况,正是韩乐期盼的。
  
      他正在疯狂整理脑海中的记忆。
  
      渐渐的,一些东西开始宛如真相浮出水面般出现在韩乐的思维里。
  
      这个世界,的确是一个剑侠世界!
  
      神州大地,广袤无比。
  
      和中国古代极为相似。
  
      但是不同的是,这里的人,每一个人,在诞生的时候,嘴巴里都会含着一枚剑胎!
  
      此为先天剑胎!
  
      先天剑胎不是高手独有,而是人人都有!
  
      这剑胎会随着人们的成长而成长,若以高明的方法温养、修练,这剑胎便可能成为真正的宝剑!
  
      每个人成年的时候,剑胎会进行一次蜕变。
  
      若是蜕变成功,便能成为一名剑侠!
  
      若是蜕变失败,就会变成普通人!
  
      剑胎消失,融入人类体内,从而变得身体更加强壮。
  
      总而言之,这个世界的人,都非常强悍,风气也比较凶悍。
  
      行走在街头上,一言不合拔剑决斗的,比比皆是。
  
      这个世界没有朝廷,没有任何官方组织,全靠剑侠管理。
  
      一个明显的怪诞世界。
  
      韩乐心中如此想到。
  
      这剑匣,当初据说是何庆芝的好友秦舒为他制作的,目的是为了让他收敛三万六千剑的霸气……
  
      等等。
  
      剑匣世界。
  
      三万六千剑!
  
      韩乐猛然睁眼。
  
      以二阶平荒天师的小天眼凝视过去!
  
      那山下的每一个人,都是一道道微末的剑气!
  
      而站在自己面前的那个季云英,则是一道冲天而起的凶猛剑气!
  
      “原来如此,这剑匣世界里的每一个人,根本就是断绝深渊里的剑气所化,难怪如此好勇斗狠!”
  
      “我用平荒天师的本源,打开了剑匣,机缘巧合之下得到了一柄鱼唇剑的认可,就拥有了进入剑匣世界的权利。”
  
      “我在剑匣世界的时间,纯粹由我的本源之力来支撑,我现在的本源之力充足,所以再混个两三个月,似乎也不是什么问题。只要我切断本源之力的供应,就能抽身离开。”
  
      “只不过,这斗剑是怎么回事?”
  
      韩乐心中好奇的时候,突然间,他手上的紫色宝剑,居然脱手而出!
  
      刹那间,剑光大作!
  
      季云英大吃一惊!
  
      “你居然偷袭!”
  
      他话音未落,那鱼唇剑便卷向季云英!
  
      鱼唇剑的速度非常之快,就连季云英都没有来得及反应,直接被割掉了脑袋!
  
      众人哗然!
  
      韩乐尴尬无比地看着这场面。
  
      在他的小天眼里,一道强盛的青色剑气,伴随着季云英的死亡,融入了自己的身体!
  
      这些剑气都很擅长自行寻找居住的窍穴。
  
      人体本来就复杂无比,从武道角度来看,诸天窍穴何止三万六千。
  
      青色剑气融入之后,韩乐便能感觉到,自己的三万六千剑修为,又前进了一层。
  
      “这种升级方式,只要我把这个世界的人杀光,我就修成三万六千剑了?”
  
      韩乐目瞪口呆。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山下众人已经怒骂道:
  
      “无耻韩乐,居然偷袭!”
  
      “身为王剑,没有任何品德可言,公平决斗,招呼也不打,直接出手,可耻!”
  
      “韩乐一定是算准正常决斗打不过季云英,只能用这种下三滥的招数!”
  
      “我等剑侠,虽然不是品级多么高的剑客,但遇到这种败类,必须诛杀!”
  
      山下众人看得热血上涌。
  
      至少有一千多人,顺着山道冲向了韩乐这边。
  
      而双龙山的对岸,另外有些人也冲了过来,防止韩乐逃走。
  
      韩乐刚刚的举动,严重违反了这个世界的斗剑规则!
  
      就算他是王剑,也不能这么做!
  
      “太无耻了!”
  
      众人怒吼着杀了过来。
  
      韩乐心道不妙,那鱼唇剑得意洋洋地飞了回来,在韩乐身边绕圈子,仿佛在邀功似的。
  
      韩乐一阵头疼。
  
      事情发展超出了他的控制,他只能使出“掉线大法”!
  
      下一秒,他切断了本源之力!
  
      轰!
  
      一道凶猛的剑气轰了过来,还夹带了十几道稍微次一级的剑气!
  
      然而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这些眼看就要冲杀到韩乐身体上的剑气,突然和韩乐本人一同消失了!
  
      没有任何痕迹!
  
      直接消失在了双龙山的山头上!
  
      山顶上众人彻底懵逼了。
  
      ……
  
      安宁湖畔。
  
      一个中年人正在吃力地从湖底爬上来。
  
      他半个身子靠在岸上,呼呼喘气。
  
      “妈-的,总算把那头老龙安抚下去了。”
  
      “回头一定要和韩乐那个小子说一下,决不能在安宁湖附近,修炼什么三万六千剑!”
  
      “这么霸道的剑气,一定会让他感知到的。”
  
      中年人自言自语了一会儿,这才从湖里爬上来,趴在刚刚韩乐所在的地方,仿佛累成了一条咸鱼!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道白光闪过!
  
      韩乐抱着剑匣现身!
  
      下一秒,一道凶猛的剑气带着数十道剑气尾随而至!、
  
      穆兵心大吃一惊!
  
      韩乐自己也是只能忙着躲避!
  
      轰隆隆!
  
      最终,那数十道剑气都轰在了穆兵心的身上!
  
      韩乐吓了一跳,不过很快就松了一口气。
  
      至少从外表上来看,吃了这么多剑气的穆大叔,似乎并无大恙。
  
      他刚想上前询问,谁知道就在这个时候,安宁湖底,再次传来一阵诡异的呼啸声!
  
      穆大叔面色骤变,他一把拉着韩乐的领子:“你给我待在这儿哪儿都不许去!”
  
      “一会儿再跟你说!”
  
      “草!又要老子替你擦屁股!”
  
      说罢,在韩乐茫然的目光中,原本累成咸鱼的穆兵心,再次跳入了安宁湖里。
  
      “落水水花儿不错啊。”
  
      韩乐默默评价。
  
      “动作很娴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