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战歌之王 > 第十节 都是学费啊!

第十节 都是学费啊!

    一个小时前。
  
      阿牛在穆大叔房间里扫地。
  
      老酒鬼两眼无神地看着床头柜上空荡荡的酒瓶,有些发愁:
  
      “这个月的酒钱有了,下个月的呢?”
  
      “不行,那个韩乐是个狗大户,一定要在他身上压榨点什么东西出来。”
  
      “哎,都怪你小子太实诚了,直接把三万六千剑剑诀和心法都给他了,接下来我又不好意思去续收学费!”
  
      阿牛听着老酒鬼的抱怨,只是憨憨地笑,仿佛自己真的做错了一般。
  
      两人似乎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习惯。
  
      一个人沉默不语,只有在必要的时候开口;而另外一个,则是自言自语。
  
      “你说那个韩乐,到底什么来头,这么有钱,而且还带个如花似玉的小萝莉。”
  
      穆兵心啧啧道:“那个陈小秋虽然矮了点,但是很可爱啊,这几天我看你打扫的时候心不在焉,是不是魂儿都被勾过去了?”
  
      阿牛的脸顿时涨的通红:“哪有!”
  
      穆兵心嘿嘿笑道:“你呀,天生就是被人欺负的命,媳妇什么的就别想了,那陈小秋摆明了是韩乐的女人,你最多看两眼。”
  
      阿牛一脸无语,第一次开始呛声:
  
      “大叔才是有问题吧,韩乐同学帮了我们那么多,整天还想着压榨人家,我觉得三万六千剑给他也是很不错的选择。”
  
      穆兵心不屑道:“那家伙不知道从哪里搞到了秦舒的剑匣,估计是感悟到了何庆芝的剑意,撞大运修成了第一道剑气。”
  
      “但是以他的武道资质,一个月内,最多修成三道弱的跟蚯蚓似的剑气,不能再多了!你说,这样的剑诀给一个武道废柴,不是暴殄天物是什么?!~”
  
      阿牛想了想:
  
      “我觉得韩乐同学还是很聪明的,肯定比我聪明吧。”
  
      “我当初第一个月,修成了一百一十道剑气,我觉得韩乐同学至少能修成一百一十一道!”
  
      穆兵心干笑一声,不做评价。
  
      “对了,我们去看看那个韩乐,修炼的怎么样了。”
  
      “一会儿我们再打个赌,看他第一个月,到底能修炼成什么样!”
  
      阿牛放下手中扫把,立刻同意了穆兵心的意见。
  
      两人便寻着韩乐日常修炼的地点走来。
  
      只是当他们看到韩乐的那一瞬间,他们浑身都僵硬住了。
  
      但见韩乐抱着剑匣,体内有无数道剑气,踊跃而出!
  
      阿牛自己修炼的就是三万六千剑,自然能感应到韩乐体内的剑气!
  
      而穆兵心也非常人,一眼就看穿了韩乐体内的剑气数目!
  
      三百四十五道剑气!
  
      而且其中还包括了一道七品剑气,十几道六品剑气!
  
      这世道是怎么了?
  
      穆兵心揉了揉眼睛。
  
      阿牛揉了揉眼睛。
  
      韩乐有些莫名其妙:“两位有事?”
  
      穆兵心和阿牛对视一眼,后者实诚地问道:
  
      “大叔,你不是说我的先天剑骨,是最强剑道天资嘛!”
  
      穆兵心也傻眼了。
  
      他不甘心地瞪着韩乐看,似乎要将他看出个所以然来。
  
      韩乐被看得毛骨悚然,心里大约也猜出了什么。
  
      自己修炼三万六千剑的速度实在太快了。
  
      这两人估计是感觉到了。
  
      就在韩乐苦恼怎么把这件事情敷衍过去的时候,不远处,一个靓丽的身影快速跑了过来。
  
      “外面、外面来了好多人!”
  
      因为跑得很快,陈小秋显得有些上气不接下气。
  
      韩乐皱眉:
  
      “很多人?找事儿的吗?”
  
      穆兵心更是冷哼一声:“来找骂吗?”
  
      “他们也不去打听打听,学院区最强嘴炮王是谁!”
  
      陈小秋一摊手:
  
      “他们是来求学的。”
  
      “啊?”
  
      韩乐、穆兵心,甚至连阿牛,都露出了惊诧之色。
  
      ……
  
      求学……么?
  
      三人看着树人学院外,那排起的长龙,不约而同地嗅到了阴谋的味道。
  
      这些人,都是适龄学生,有的是武者,有的是乐师,毕竟树人大学对外宣传是综合性学院,乐师武者,他们都收的;
  
      这些人来自龙城各地,也有的来自龙城附近的小村子。
  
      但是今天,他们齐齐出现在树人学院门口,说是要求学。
  
      拜托,用点脑子想想,都知道这些学生有问题好吗!
  
      那些学生,自己脸上也露出了焦虑不安的神色。
  
      只不过他们收人钱财,替人办事,反正穆兵心也不会把他们怎么样,最多……被骂一顿然后赶走呗。
  
      不远处,一辆看似随便停的车里。
  
      枯瘦老者有些按耐不住自己,不过在家主的安抚下,他最终还是忍住了直接动手抢剑匣的念头。
  
      “家主,这样,会不会太明显了一点?”
  
      枯瘦老者问。
  
      何家家主摇了摇头:“是很明显啊。”
  
      枯瘦老者哭笑不得:“那还不如按照原来的计划,只让几个核心人员上门拜访求学,只要借口得当,说不定真能混入树人学院里!”
  
      “明显是明显,但是穆兵心,他一定会收啊。”
  
      何家家主笑了笑。
  
      “就看我们的人,能不能搞定韩乐了。”
  
      ……
  
      “这群人就差脸上写着阴谋两个字了。”
  
      韩乐点评说:“树人学院最近有干什么拉仇恨的事情吗?”
  
      穆兵心看了他一眼,不再言语。
  
      韩乐秒懂。
  
      不过他觉得这种手段,未免也太低级了些。
  
      是哪家的熊孩子想的办法吧?
  
      难道是曲沐枫?他在龙城有这么大的能量?
  
      阿牛弱弱地问:
  
      “大叔,怎么处理?”
  
      穆兵心瞪了他一眼:
  
      “这种事情还要问我吗?”
  
      “全部收下来啊!”
  
      “这些……都是学费啊!”
  
      韩乐愕然。
  
      陈小秋愕然。
  
      阿牛……阿牛习惯了。
  
      ……
  
      就这样,浩浩荡荡将近一百人,直接没有任何考核,在缴清费用之后,全部入驻了树人学院的学生宿舍!
  
      这一天,最累的还是阿牛。
  
      陈小秋临时负起收账的责任,阿牛自然要安排这些人入住。
  
      他足足忙到半夜,才将所有人安顿下来。
  
      夜灯下,穆兵心正在数着钱。
  
      “嘿嘿嘿……”
  
      他的眼里充满贪婪之色。
  
      累的半死的阿牛看到这幅场景,大吃一惊:
  
      “大叔,为什么会有这么多钱?”
  
      穆兵心冷笑一声:“他们又不是特别推荐生,想要加入我们树人学院,不得额外交点钱吗?”
  
      “我在原来学费的基础上,提升了三倍!”
  
      “好大一笔收入啊,哈哈哈哈哈……”
  
      阿牛的嘴角微微抽搐。
  
      他打了一个哈欠,刚想回屋睡觉,谁知道穆兵心突然严肃道:
  
      “今晚,你别睡觉了。”
  
      “校规你告诉他们了吧?”
  
      “谁不按照校规来,打晕了,明天丢出去。就这么简单,反正他们都签了入学协议的。”
  
      阿牛一脸不情愿地点头。
  
      ……
  
      次日清晨。
  
      树人学院外,多了十几个昏迷的人。早起的学生,看到这一幕,都啧啧称奇,围绕着指指点点。
  
      昨天树人学院门口排起求学者长龙的消息,早已不翼而飞。
  
      众人都很诧异树人学院什么时候这么有人气了。
  
      有些消息,基本上是瞒不住的,虽然不知道这些学生为何想不开要进树人学院,但是关键词他们还是找到了。
  
      韩乐。
  
      又是韩乐。
  
      这些人,据说是冲着韩乐去的。
  
      至于具体原因,小道消息也说不清楚,有各种版本,吃瓜群众表示喜闻乐见。
  
      三大学院倒是有些不爽。
  
      自从韩乐出现之后,这学院区的头条,天天被树人学院霸占,感觉有点抢人气的样子。
  
      现在又多了一群不知道哪里来的求学者。
  
      是树人学院自导自演的一出戏吗?他们不知道,他们开始暗中通气。
  
      ……
  
      那十几个人躺在地上,晕了很久,才醒过来。
  
      只不过醒来之后,被阿牛告知,他们违反了校规,直接驱逐出校。如果再闹,树人学院可以直接喊巡逻兵。
  
      那些学生自然不服,结果阿牛真的喊了巡逻兵,并且拿出了他们签的入学协议。
  
      巡逻兵看了一眼树人学院,直接把这群违反校规的学生驱逐出境。
  
      天知道,他们违反的所谓校规,其实就是半夜起来,偷偷摸摸往韩乐的房间溜而已。
  
      何家家主看到这一幕,脸色也是难看的紧。
  
      “这穆兵心欺人太甚!”
  
      枯瘦老者咬牙道:“加收三倍学费,居然还把我们的人打晕!”
  
      “这下子怎么办?”
  
      何家家主叹了一口气,苦笑说:“这已经是我们能想出的最好的办法了。”
  
      “幸好真正的精锐没有轻举妄动,希望他们可以潜伏的久一点,尽量获取韩乐的信任吧。”
  
      “我们能做的,只有这些了。”
  
      “毕竟,树人学院和穆兵心这两个名词,实在太让人头疼了。”
  
      枯瘦老者虽然不忿大,但似乎也认可何家家主的说法。
  
      “对了。学院区的淘汰赛要开始了吧?”
  
      何家家主忽然问道。
  
      枯瘦老者没有开口,倒是前排的秘书查询了一下资料,肯定地回复说:
  
      “两个星期之后,淘汰赛开始。”
  
      “很好,动点手脚,让那个阿牛没办法参赛。”
  
      何家家主淡淡地说。
  
      “只要有那个阿牛在,树人学院永远不会被淘汰。”
  
      “这次,我倒要看看穆兵心怎么保住他的席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