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战歌之王 > 第十八节 十夜丘陵

第十八节 十夜丘陵

地下基щww..lā
  
  陆妍耸了耸肩:“说这些,和韩乐有关系吗?你不是一直在等他来龙城的吗?”
  
  “再说了,十夜丘陵的事情,也不是你能管的上的。”
  
  阿青温和地拨了拨琴弦,突然间,空气中出现了一缕不同寻常的魂力波动。
  
  陆妍的眼里闪过讶异之色:“你……被解除囚禁了?”
  
  “这是什么事情的事情?为什么我没有收到相关的权限通知?”
  
  阿青平静道:“就在你把星火和鹤族人情报带回来的那一天。”
  
  “当然,这只是一个交易而已,云州智脑当然不会这么轻松地放过我。只不过她现在更需要我。”
  
  陆妍沉默,看上去有些顾虑重重:“这么说,你不需要韩乐了?”
  
  “不。我当然需要韩乐。”
  
  阿青无奈一笑:“说到底,我仍然是鹤族人,我仍然是云州智脑最重点的怀疑名单上的人,我的自由,只是暂时的。”
  
  “那东西的关系实在太重大了,而且和那群人扯上了关系,云州智脑现在在五洲战场上自顾不暇,整个龙城,也只有我比较适合出面了。”
  
  陆妍若有所思:
  
  “也是。”
  
  “毕竟,你可是初代圣女。”
  
  “只不过雅典娜没能同化你的心智,真的是一个奇迹了。”
  
  她虽然没有了眼睛,但是言语之中,仍然充满了复杂的情绪。
  
  向往、羡慕、嫉妒……还有一丝丝的敬畏。
  
  阿青轻轻将琴放下,整理了一下衣冠,然后站了起来。
  
  “你还是好好休养吧,失去了一双眼睛,哪怕有云州智脑亲自为你医治,也是大伤元气的事情。”
  
  “至于我的事情,其实你也可以做到的,只看你想不想了。”
  
  陆妍再度陷入了沉默之中。
  
  这个话题,可不是现任圣女应该谈及的。
  
  被雅典娜同化,是每一个圣女应有的使命。
  
  尽管为了完成心中的执念,她和云州智脑做了很多约定,但这些约定并不包括违反雅典娜的同化。
  
  和云州智脑接触久了才会明白,这个人类社会的尊贵主宰在某些领域表现出来的统治欲是多么不容置疑。
  
  违抗雅典娜的意志,只会落得和眼前这位初代圣女一般的下场。
  
  当年的鹤族、青铜门还有云州智脑之间的故事,陆妍只知晓了一部分。
  
  但她很清楚,如果她做了和阿青同样的选择。
  
  那么被自己一定不会被囚禁。
  
  阿青被囚禁,是因为她有价值。
  
  她陆妍,没有这样的价值。她一定会死去,连带着她的家族,一定会受到牵连。
  
  所以她只能沉默。
  
  半晌,她才干巴巴地问了一句:
  
  “既然如此,十夜丘陵的事情有你解决,我也放心了。”
  
  “韩乐,就让他在穆兵心身边消遣时光吧。”
  
  “他其实真的不适合来龙城。”
  
  阿青断然摇头:
  
  “不。”
  
  “我需要他。如同当初的张天柏一样,他身上有着一种难以言喻的资质。”
  
  “我会在十夜丘陵和他见面,希望这一次,他不会像张天柏一样,让我失望。”
  
  说到这里,她的语气逐渐变得冰冷无比。
  
  甚至有些残酷。
  
  ……
  
  学院区。
  
  淘汰赛结束之后,韩乐的名字,不可避免地成为学院区众人口头上经常谈论的名词。
  
  虽然历年的淘汰赛,含金量都令人质疑。
  
  毕竟那是龙城垫底的学院。
  
  所以强大如阿牛,也只是在小圈子里小有名声。
  
  但是这一次,因为景鸿和张文秀的出现,极大地改变了这种情况。
  
  景鸿是曾经的最强短章的创作者,而张文秀,乃是夏樱学院的高材生。
  
  两人的出现,给淘汰赛的战歌积分赛,增添了太多的意外。
  
  人们一度以为树人学院彻底失去了希望。
  
  但是韩乐还是轻而易举地捍卫了树人学院淘汰赛皇帝的名号,再加上之前的种种举动,最差推荐生和魔曲之王的传说,让很多人都对这个有些“桀骜不驯”的乐师产生了好奇。
  
  学院区的一些媒体,甚至也想采访韩乐。
  
  只不过,他们却没能找到韩乐。
  
  无他,淘汰赛结束之后,韩乐便一改往日风格,变得低调了起来。
  
  他也了解到自己在淘汰赛里的表现实在太惊世骇俗。
  
  短章方面突破了人类的思维限制,居然冲上了十万分,这完全不科学!
  
  虽然学院区众人目前对韩乐“魔曲之王”的名头仍然没有一个统一的说法,但有一个说法是肯定了的。
  
  短章之王。
  
  这个说辞并不夸大。
  
  短章这个领域,在韩乐之前,景鸿几乎已经做到了极致。他将短章能发挥的空间都挤死了。十万分以下的“最强短章”就是最好的例子。
  
  如果不是景鸿本人也相对低调,这个名号早就该落在他的头上。
  
  而现在,韩乐突破了十万分的限制。虽然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外面也有很多乐师想要向韩乐学习相关技巧,只不过苦于找不到韩乐的踪影罢了。
  
  但结果是踏踏实实的。
  
  韩乐突破了极限。
  
  短章之王,非他莫属。
  
  虽然还有一小部分人对这个名号不屑一顾,但这些人要么就是认为韩乐只是灵机一动,并不是真正的实力过人,要么就是想来就是比较轻视短章在乐师界中的地位的。
  
  这些人并非主流群体。龙城的乐师,大部分人还是很理性的。
  
  而武道积分赛就更不用提了,韩乐宛如荒兽般的表现,以及可能和传说中剑神三万六千剑挂钩的技巧,都让树人学院收获了一大堆龙城各大武馆的拜访信!
  
  很多人都很诧异,剑神何庆芝向来和太安市没什么关联,韩乐是怎么学会传说中的三万六千剑的?
  
  一切的情报又重新归于韩乐要打捞新远号的事件上。
  
  只不过这件事情,被韩乐很好地封锁了情报。
  
  龙城的人,也只是怀疑韩乐真的找到了新远号而已。
  
  ……
  
  在这种情况下,本来就想保持低调的韩乐干脆就来了个闭门不出。
  
  甚至在树人学院里,你都很难保证看到他的身影。
  
  他来龙城的目的其实很简单,就是寻找青铜门的相关线索,还有阿青的邀请。
  
  只要阿青一天不出现,他就会有足够的耐心等下去。
  
  更何况,现在的韩乐并不无聊。
  
  在那天测试了三万六千剑的强度之后,韩乐对剑道产生了更浓厚的兴趣。
  
  这种以剑道碾压一切的打法非常符合韩乐的胃口,而剑匣世界则是懒人专用的作弊器。
  
  虽然他体内的本源之力在没有爆发式增长的情况下,他很难控制更多的剑气了。
  
  但是他却发现,可以通过战斗来提升剑气的等级。
  
  像鱼唇剑、青玄剑这些剑气,当然需要非常大的机缘,才有可能晋升下一个等级。
  
  但是韩乐体内有很多相对低等级的剑气。
  
  这些剑气提升品级难度较低,虽然单个提升之后,实力并没有影响太多。
  
  但这玩意儿架不住积少成多。
  
  于是韩乐每天抱着剑匣就往树人学院的树林草丛里钻,这让那些为了韩乐进入树人学院的学生们心头苦闷。
  
  他们为了拿到何家的赏金,千辛万苦进入了这个坑爹的学院,忍受着不堪入目的住宿条件和食堂饭菜;到头来,却发现连韩乐身边都无法靠近,这种心情自然是有些爆炸的。
  
  于是乎,最近这个星期,又有十几名学生被阿牛丢了出去。
  
  韩乐对此毫不关心。
  
  他开始在剑匣世界中,以其他人的名义出现。王剑韩乐,似乎已经成为了一个过去。
  
  他这次很小心地和别的剑侠交战,然后磨练自己的剑气等级,虽然效果没有之前那么爆炸,但也很显著。
  
  一个星期下来,他提升了十几道剑气的品级。
  
  三万六千剑的实力,至少提升了三分之一。
  
  而在这期间,陈小秋送来了余酒行的信件。
  
  这算是韩乐来到龙城之后,第一次收到太安的消息。
  
  余酒行按照韩乐走之前的嘱咐,一边建设海滨镇,一边盯着几个要紧的地方,信上也都有说清楚。
  
  “华清和龙城的战争仍然在持续,那场诡异的暴雪自从开春以来削弱了不少,但是仍然在持续。”
  
  “林影回到了东云山,在蒋东云的协助下,肃清了一些东西,最近似乎在整合力量,有什么大动作的样子。”
  
  “埋骨海湾的船队已经前往鹿城和康城,最多一个月内,会有消息回复。”
  
  “新远号的开发很顺利,青铜门依然没有线索。”
  
  “余长歌……仍然在沉睡。”
  
  看到最后一条,韩乐忍不住有些忧虑。
  
  陆妍当初说过,余长歌很快就会苏醒,只是结果似乎有些超出了她的预料。
  
  箜篌和余长歌结合的太密切,直接挖走那双眼睛,对余长歌造成了极大的创伤。
  
  这种创伤,韩乐担心可能会对她造成永久性的影响。
  
  她可能,永远都醒不过来。
  
  “希望是我多虑了吧。”
  
  韩乐这么想着的时候。
  
  他突然发现,余酒行的信件下方,居然还压着一张明信片。
  
  明信片是纯白色的,上面有一个撑着雨伞的少女。
  
  背面只有四个字。
  
  十夜丘陵。
  
  落款是,阿青。
  
  “来了么?”
  
  韩乐眯起了眼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