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战歌之王 > 第二十二节 术士传说 下

第二十二节 术士传说 下

    关于术士这两个字,哪怕是龙城见多识广的乐师们,大多人乍一听到,都是一脸茫然。
  
      因为这个名词,在现在的云州人类社会中,出现的频率非常低,属于比较生僻的词汇。
  
      一般来说,术士这种虚无缥缈的名词,是学者们用来指代史前文明中考察到的一些无法解释的人物的。
  
      但在张勇口中,术士这两个字,其实还有另外一段较为隐秘的来历。
  
      这段来历,也不是说被禁止了,只不过非常古老,只有非常少的大家族或者组织才能知道。
  
      而陆莹,恰好便是那个通晓术士传说的人。
  
      她无论是家族所在的陆家,还是就读的夏樱学院,精英子弟和首席生的身份,都能让她了解到寻常人所不了解的一些故事。
  
      ……
  
      术士起源于黑暗时代。
  
      所谓黑暗时代,是云州智脑对自己诞生之前,云州大陆混乱无序的那个时期的泛称。
  
      在先民们遇到青铜门之前,他们便已经开始在云州大陆上繁衍生息了。
  
      尽管那个时候,他们生存的并不容易。
  
      但巨大的灾难都没有让人类这个种族灭绝,再艰难的环境,也会被人类慢慢克服。
  
      那个时候,是人类先民们从避难所里走出来的时候。
  
      那个时候的云州大陆,混乱到了极致。
  
      所有生灵都感觉到了大陆的法则在发生微妙的变化。
  
      这和灾难之前的世界,已经不一样了。
  
      而在那个时候,虽然还没有乐师的诞生,荒兽的力量却已经初现端倪。
  
      人类在荒兽面前,没有任何抵抗力。
  
      荒的危机,笼罩在云州大陆的所有人类居民家园之上。
  
      随时有人类基地沦陷。
  
      为了抵抗荒,人类先民们做了很多尝试。
  
      尽管这些尝试未必是有效的,但起码或多或少有一些不可思议的结果。
  
      关于黑暗时代,因为太过久远,而且云州智脑在建立人类社会秩序之后,把相关资料都封锁了,只有权限极高的人类才有资格阅览。
  
      根据它的说法,黑暗时代的存在是人类最惨痛的记忆,实在不宜作为负能量继续传播下去。
  
      不管怎么样,那个时代究竟是怎么样的,后代已经很难去揣测。
  
      唯一少之又少的典籍,也只是很笼统的概括了那个时代——总结起来其实就是两个字“惨”和“乱”!
  
      惨,自然是因为无法抵抗荒的力量。
  
      乱,是因为为了抵抗荒的力量,人们尝试了太多的东西。
  
      那个时候,云州大陆上的力量体系混乱到了极致。
  
      先民们将他们继承的知识从避难所里取出来,希望找到一条契合灾难之后的云州大陆法则的道路。
  
      最后,他们当然找到了,那就是云州智脑一手建立的战歌制度以及辅佐乐师的武道制度。
  
      而在这个过程中,他们走了不少弯路。
  
      史前文明的很多东西,并不适合现在的云州,妄图尝试,很多时候结果都是非常凄惨的。
  
      术士,就是这么一群走了弯路的人。
  
      这群人的来历已经不可靠,他们的动机也很难猜测:或许是为了更好的抵御荒兽,或许是被荒的力量迷乱了眼睛却又不愿意做荒的奴隶。
  
      总之,这群人不约而同地聚集在了一起,开始研究荒的力量。
  
      从云州智脑的角度,这种行为无异于饮鸩止渴。
  
      试图从荒兽身上染指荒的力量,进而试图解开荒界之谜,然后再控制荒。这种思维在云州智脑看来本身就是错误的。
  
      人类,不可能控制荒。
  
      但在那个没有云州智脑的年代,术士们的行动没有被任何人阻止。恰恰相反,在那个年代,术士们被认为是勇于尝试的一群人。
  
      术士之中不乏智者,他们可以说代表了人类最高的智慧结晶。
  
      他们的研究进行的非常顺利,尽管在这条路上,他们死伤了不少同伴,也做出了很多牺牲,但他们终究是研究出了一些东西的。
  
      术士们通过研究乐纹和曲境,第一次提出了,在灾难之后的云州,声音是有魔力的——这为后续的人们提出战歌之道奠定了不可或缺的基础。只不过术士们并没有顺着这条路研究下去,他们对声音的魔力并不感兴趣,他们想要直接获取荒的力量!
  
      术士群体发展的最火热的时候,整个云州遍地都是术士组织。
  
      他们穿着黑色的斗篷,仿佛神秘的夜行人,举手投足间都有不同寻常的魅力。
  
      有些恐惧荒兽的人认为,术士们其实并没有找到荒的力量本源,他们只是被荒兽蛊惑了而已。
  
      更多的人认为,术士们是真的掌控了力量的。
  
      只不过术士们的力量,终究比不上那些可怕的荒兽。
  
      在一次次的灾难面前,力量微弱的术士很难抵抗真正的荒兽。
  
      很多人都认为术士浪费了大量的资源,却没有对人类社会做出充足的贡献。
  
      渐渐的,术士之道,被人冷落了下来。
  
      而战歌一道,却因为术士们提出的前沿理论被人重视起来,相比于术士的神秘力量,战歌法则似乎更加容易控制!
  
      此消彼长之下,术士们变得更加萧索。
  
      他们开始变得离群索居,他们苦苦研究着荒的秘密,他们变成了一群执着而孤独的研究者。
  
      到了后来,术士的含义变了。
  
      云州智脑出现之后,战歌文明爆发式的兴起。
  
      但术士们却对这种便利而强大的法则嗤之以鼻。
  
      面对十二守护家族的邀请,术士们严词拒绝。
  
      他们认为,云州智脑来历不明,并不比自己正在研究的荒正义多少。
  
      他们也觉得,人类不该居住在粒子屏障之内。
  
      不管怎么样,术士们逐渐死亡。
  
      术士群体和人类社会,开始完全割裂开来。
  
      又过了很多年,爆发了一些危机和不可描述的事情,术士这个群体,彻底从人类历史上抹去了。
  
      他们仿佛没有出现过一般,现在的普通人,根本不知道在黑暗时代,还有这么一群先民,执着地研究着荒的力量,并试图化为己用。
  
      至少在韩乐看来,他们勇气可嘉。
  
      不管他们最初的目的如何,后续又做错了什么,但至少,这群人代表了人类最无畏的勇气和最高的智慧。
  
      ……
  
      当年的术士组织最强大的时候,无数人类加入了术士的群体。
  
      只不过术士一道,对天资有着极高的要求。
  
      很多智力不足,或者体质没有满足特殊要求的人,都被拒之门外。
  
      这样的事情发生的多了,也难免让很多人对术士产生怨恨。
  
      十夜丘陵,曾经是黑暗时代术士组织的一个重要领袖的居所。
  
      传说在龙城建立的时候,这个领袖仍然带着他的学徒们,进行着一项可怕的项目研究。
  
      他们找到了一具前所未有的荒兽尸体。
  
      在这具荒兽尸体上,他们第一次提取出了术士们向往的本源之力。
  
      只是正在他们欢庆的时候,一场意外的灾难袭击了这个基地。
  
      关于这场灾难,有很多个版本。
  
      有人说,是荒兽袭击了基地;也有人说,是荒的力量失控了;还有人甚至谣传,这是术士组织内部出现了叛徒,试图盗窃走那股力量。
  
      不管怎么样,那场灾难过后,那名领袖死亡,整个十夜丘陵群龙无首,后来陷入了巨大的混乱之中。
  
      等到龙城的人赶到的时候,十夜丘陵,已经变成了一个扭曲的地方。
  
      这里的法则被荒的力量所污染,但又不纯粹,所以没有办法形成荒兽。
  
      但那些荒的衍生物,却宛如蟑螂一般源源不断地诞生。
  
      而隐藏在十夜丘陵深处的可怕秘密,仍然被强大的力量保护着。
  
      因为一些特殊的缘故,十夜丘陵被封存了起来。
  
      尽管龙城这么多年来一直对十夜丘陵进行着陆陆续续的研究,但核心的秘密,仍然被术士遗留下来的保护措施保护着。
  
      人们始终不知道,当年的十夜丘陵,发生了什么。
  
      甚至连见证当年历史的那些荒之衍生物,都被杀死了。
  
      但有一个传说一直在少数人口口头流传,等到神兵现世之时,术士们必将重现云州。
  
      到时候,人类将获得荒的力量,从而……
  
      永生不死!
  
      ……
  
      伴随着张勇夸张而阴森的语气,众人都不由打了个寒颤。
  
      一方面,是他描述的太过瘆人,而另外一方面,伴随着众人不断的深入,十夜丘陵附近的景色也变得有些怪异扭曲起来。
  
      “张师兄……那个传说中的神兵是什么东西?”
  
      众人还沉浸在遥远的黑暗时代的秘闻当中,韩乐却是如此问道。
  
      张勇摇了摇头,刚想说什么,陆莹却直接回答:
  
      “神兵……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她看着韩乐。
  
      韩乐哑然而笑。
  
      这女人还真是小气,这么喜欢斤斤计较的吗?
  
      当下他也没多问,直接将自己如何在短章方面拿下十万分以上的秘诀告诉了其他人。
  
      这个秘诀本来不是什么事儿,也只有韩乐这样的人,才能在非传奇阶段,对一首短章进行曲境构筑了。
  
      正常乐师,根本舍不得把曲境资源的建设投入到一首短章上。
  
      果不其然,这个答案给出之后,不仅陆莹愣住了,所有听到韩乐的秘密的人都傻眼了。
  
      首先,他们可以确定,韩乐没有撒谎。短章超过十万分,的确是匪夷所思的技巧,很多人打破脑门都想不出韩乐是怎么做到的。而韩乐提到的办法,的确是存在理论上可能性的一种。
  
      但这种方法根本就不合理好嘛?
  
      为一首短章构筑曲境?
  
      且不说这是多么难做到的一件事情,而从实际来看,短章绝对无法容纳完整的曲境的,只要是有一点小野心的乐师,都不会把自己的曲境资源浪费在一首短章上。
  
      韩乐的说法一出来,所有人都沉默了。
  
      他们虽然吃惊于韩乐的办法,但很快也都释然了。
  
      而且很多人看向韩乐的目光里,充满了不屑之色。
  
      仿佛在看一个弱智。
  
      是了,韩乐这么做,的确能拿下淘汰赛的胜利。
  
      但是对他本人来说,百害而无一利。
  
      浪费了这么多曲境资源,他日后想要构建曲境,简直是不可能的。
  
      他这么做,就是为了争一口气?
  
      未免也太傻逼了些?
  
      如果说之前的韩乐,在他们眼中是神秘不可思议的话,那么现在的韩乐,揭开神秘的面纱之后,剩下的只有众人暗暗贴上的“愚不可及”的标签了。
  
      陆莹眼里露出了失望之色。
  
      她原本以为是什么巧妙的办法,没想到是这种自毁前途的手段。
  
      所以在韩乐说完之后,她只是淡淡地嗯了一声,便没有在开口。
  
      张勇引导着队伍的前进,也非常巧妙地引导着众人的话题。
  
      他们开始讨论其他东西。
  
      而韩乐,仿佛彻底被他们无视了一半。
  
      “这群人,在想什么呢。”
  
      众人的态度韩乐看在心里,忍不住暗暗发笑。
  
      或许对于他们来说,曲境资源是多么珍惜的东西。
  
      但坐拥数个曲境的韩乐可不觉得曲境资源有多么难的。
  
      人与人本来就是不同的,韩乐乐得低调。
  
      只不过,他仍然对于那个术士的传说有些兴趣。
  
      当初在人鱼公主面前,他遇到了一些术士的手段。诅咒的力量,并没有张勇说的那么无用。
  
      如果不是韩乐晋升二阶平荒天师,说不定当时所有人都要死在人鱼公主的诅咒之中。
  
      当年的十夜丘陵,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阿青为何让韩乐在这个时候来十夜丘陵?
  
      这里,到底埋藏着什么秘密?
  
      韩乐默默感受着四周围的气息。
  
      陡然间,他似乎看到了一双猩红色的眼睛!
  
      尽管那只是一瞥,却也足以令韩乐震惊。
  
      这不是他肉眼看到的,而是小天眼的自动反应!
  
      那双眼睛和幽冥的眼睛不同。
  
      幽冥带着无尽的杀意和血腥,而那双眼睛,蕴含着的却是无穷的恐惧和……寂寥。
  
      哗啦啦!
  
      十夜丘陵忽然起了风。
  
      远方的山坳下,一片漆黑黑的轮廓若隐若现。
  
      “那里就是黑河村,也是衍生物最多的几个地点之一。”
  
      “我们的目标,就是替龙城部队彻底清理掉这个据点。”
  
      张勇清了清嗓子,解释说。
  
      便在此时,一声凄厉的尖叫声突然自人群之中爆发出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