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战歌之王 > 第二十三节 鬼手

第二十三节 鬼手

那尖叫声来的如此突兀,众人都是被吓了一跳。
  
  所有人不禁回头。
  
  发出尖叫声的,却是一个穿着格子衬衫的女生。
  
  她的身材看上去有些瘦弱,眼里充满着惊恐之色。
  
  “怎么了?小玲?”
  
  她身边的人惊讶的问到。
  
  小玲颤抖着身体,指着漆黑色的地面:“手。冰凉的手。”
  
  众人都是微微一惊,低头一看,刹那间,所有人都觉得背后掠过一道寒气!
  
  漆黑色的诡异土地上,不知何时,竟然伸出了一只半透明的手来!
  
  要怎么形容那只手啊,那手看似和人类的手没有太大的区别,但是若是仔细一看,就能看到那只半透明的手上,居然有着无数张小小的嘴巴开开合合。
  
  那手的形态介于气态和固态之间,不断蠕动变化着,实在诡异到了极致。
  
  而这只手,赫然就搭在了小玲的脚踝上。
  
  所有人都露出了惊恐的神色。
  
  那只手上的一张张小嘴巴,正在开开合合,似乎正在吸取什么东西。
  
  “我的魂力……”小玲虽然胆子小,但好歹也是个乐师。
  
  虽然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她还是准确地将信息情报告诉了其他人。
  
  虽然她的声音一直在颤抖,但大家也不是傻瓜。
  
  这只手,居然在吸取小玲的魂力!
  
  “滚开!”
  
  她身边的一名武者当机立断,怒吼一声。
  
  他手持小型战斧,凶狠而又不失精准地砍在了那只手上!
  
  噗嗤!
  
  那半透明的手化为白色的烟雾,消失在了空气之中。
  
  然而在烟雾消失之前,众人分明看到了一张阴测诡异的笑脸,在空气中一闪而过。
  
  鬼手消失之后,小玲的脚踝上,立马多了一个黑黢黢的手印。
  
  “嘿嘿嘿……”
  
  怪笑声,于阴沉的天空之下若隐若现。
  
  小玲满脸惊恐,她拼命地用湿巾擦拭着脚踝,可怎么也抹不去那个黑色的手印!
  
  众人都提高了警惕。
  
  刚刚那只鬼手的出现,证明了他们已经非常靠近目的地了。
  
  黑河村的怪物们,或许已经感应到了他们的到来,所以才会提前有所动作。
  
  这只鬼手,是第一个,但绝对不会是最后一个。
  
  “是衍生物。”
  
  张勇冷静道:“所有人做好战斗的准备。”
  
  “大部分荒的衍生物都被扭曲了形体,除了少部分野兽能保留自己的身躯之外,剩下的,我们都可以凭借战歌甚至魂力对抗。”
  
  “不要害怕,你们是乐师,怎么可能会被这小小的衍生物击败?”
  
  张勇倒也算得上胆大。
  
  他过去安慰了一下小玲和她的同伴们,队伍里刚刚有些不安的气氛顿时好转了很多。
  
  只是那被鬼手触碰过的小玲,仍然心有余悸地看着张勇:
  
  “张师兄,我曾听说,在十夜丘陵之中,被留下这种黑手印的人,都活不过24个小时……这个传说,是真的吗?”
  
  张勇看了她一眼,淡淡地道:“谣传罢了,不要轻信。”
  
  “你也是一个乐师了,怎么会这么胆小?”
  
  小玲的脸色更加难看了。
  
  身边几个同学过来安慰了几句,但是她的眼中,仍然有一丝恐惧……和怨恨。
  
  不远处,韩乐将一切尽收眼底。
  
  虽然张勇表面上看似对小玲很冷淡,但是韩乐却注意到,在小玲尖叫出声的时候,张勇是第一个靠近过来的。
  
  而那名动手的武者,也是张勇暗地里指使的。
  
  其余的武者,还没反应过来呢。
  
  “有意思。”
  
  韩乐回忆着脑海里一闪而过的血红色眼睛,又看着小玲脚踝上的手印。
  
  不管怎么样,阿青虽然还没有出现,但是十夜丘陵里的秘密也同样对韩乐有吸引力。
  
  术士的传说,怎么看都不是一个空穴来风的怪谈。
  
  这里,或许真的隐藏着巨大的秘密。
  
  在张勇的招呼下,众人聚集在一起。
  
  “刚刚周小玲同学遭遇了荒之衍生物的袭击,鉴于我们之中的很多人,都对这些衍生物没有太多应对的经验,我必须重点说明一下。”
  
  张勇认真地说:“这些衍生物,其实并不是我们此行的真正敌人。我们的敌人,是产生这些衍生物的源头。”
  
  “根据我们的观察,每一个衍生物群落之中,都有着一个类似巢穴的存在,只有摧毁那个巢穴,我们才有机会彻底清除这个据点。巢穴的形式多种多样,具体的我也就不赘述了,总之你们看到巢穴的时候,自然就会懂因为,那是一个很特别的东西。”
  
  “黑河村是十夜丘陵外围中,衍生物聚集较多的地方,这里的法则也被荒的力量污染的非常严重。我们行走在其中,甚至可能接触到一些扭曲的曲境片段。这些曲境片段是不成形的,所以一般我们不会迷失在其中,但千万要提高警惕。最近邪恶的力量正在扩散,我们也不知道过去的经验是否仍然在生效。”
  
  “对付衍生物最好的办法,还是自己的力量。武者们有自己的气血和武道,有自己强大的内心,但是因为魂力较弱,所以很容易被衍生物入侵。你们必须要坚定自己的内心才行。至于乐师,大部分的乐师由于魂力强大的缘故,对于衍生物来说,就像一团燃烧的火焰一般。普通衍生物是绝对不敢靠近乐师的身体的。就算出现了之前那种袭击周小玲同学的衍生物,我们只需要用魂力将其驱逐即可,所以,发生了什么异常现象,不要惊慌。”
  
  张勇的声音似是有一种特殊的感染力。
  
  刚刚还有些慌乱的人群渐渐安宁下来。
  
  夏樱学院的乐师们也都人中龙凤,精英乐师。
  
  他们之中的很多人虽然可能没有和衍生物交手过,但身为强大乐师的自信心是很多年积累下来的,在张勇的鼓励下,众人都重新抖擞了精神。
  
  陆莹没有参与到张勇的工作当中。
  
  她站在一座高高的小土坡上,俯瞰黑河村。
  
  说是村落,其实更像一个没落的古老遗迹。
  
  至少从这个角度俯瞰下去,能看到一些古怪的雕像,奇异的建筑,还有一种……荒凉的气息。
  
  术士们绝对不是第一个发现这里的人。
  
  平荒天师的感知告诉韩乐,这里一定蕴藏着比术士更久远的秘密。
  
  “刚刚那种衍生物,好像和前世神话传说里的一些邪神比较相似。”
  
  “那种恐惧感……应该是发自人类内心的。虽然张勇这个人口才确实很棒,但他们都已经或多或少受到了恐惧的影响了。”
  
  “一会儿正式进入黑河村,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呢。夏樱学院这次是不是有些托大了?”
  
  韩乐看了一眼淡定的陆莹,识趣地没有开口。
  
  他只是来蹭权限的,又不是收了陆莹多少好处,一定要帮她搞定黑河村副本。
  
  而自从韩乐公布了他的短章创作秘诀之后,陆莹似乎对韩乐失去了所有兴趣。
  
  她只是站在那里,怔怔出神。
  
  过了一会儿,其余人都准备就绪了。
  
  “走吧。”
  
  张勇招呼说:“我们从东北角的黑色大门进去,根据老师给我们的情报,黑河村的衍生物源头,应该在地下,我们需要先找到地图上标注的入口。”
  
  众人按照张勇的布置,神色各异地靠近了那扇黑色的大门。
  
  说是大门,其实从外表看起来,更像是一个怪物的嘴巴。
  
  这些建筑高大异常,龙城已经足够恢弘了,而这个名为黑河村的古代遗迹,却比龙城高大好多倍。
  
  大门两侧,是黑曜石雕琢而成的石像。那两尊石像似人非人,他们趴在地上,动作扭曲到了极点,仿佛节肢动物一般。
  
  人们看着那两尊石像,都有一种天然的反感。
  
  可能是恶心,可能是厌恶,也可能是恐惧。
  
  总之,看着那两尊石像,他们就会觉得不舒服。
  
  “别让环境和扭曲的法贼影响到你们的内心。”
  
  张勇的声音响起,坚定无比。“进入大门之后,一定要跟紧大部队,没有我的指示,不准擅自行动,如果离开大部队,极有可能永远地迷失在这古老的村落里,明白了吗?”
  
  众人不由点头。
  
  张勇面色稍缓,他看向一旁的曲沐枫,点头说:“麻烦了。”
  
  曲沐枫得意地笑了笑,在众人期待的目光中,取出了一朵干枯的莲花。
  
  “九色莲花?”韩乐眼球一亮。
  
  曲沐枫轻轻地抚摸着那干枯的莲花花瓣,陡然间,那莲花花瓣仿佛活过来了一般,绽放出明亮的光辉。
  
  若有若无的梵唱声,自四面八方而来。
  
  白光所至之处,众人心底一阵宁静。
  
  “这是莲花市九色莲花池里的至宝,也是我们夏樱学院这才敢接下这个任务的重要原因。”
  
  曲沐枫不无得意地说:“大家跟我来!不要离开白光的范围!”
  
  说话间,那花瓣忽然从他手中落下。
  
  花瓣纷纷扬扬,落在黑色的泥土之上,幻化成一头头白色的小鹿!
  
  这些小鹿大约只有人类手掌大小,身手却颇为敏捷矫健,他们散布在人群之中,持续散播着幽幽的白光。
  
  这种白光和那吟唱声,都令人感到温暖。
  
  之前因为鬼手出现而导致的恐慌气氛,稍稍减缓了许多。
  
  众人跟随着那些小白鹿,走过了黑色的大门。
  
  前方,是雾气氤氲的废墟街道。
  
  从他们手中的简陋地图不难看出,穿越这条街道,他们就能抵达一个广场。
  
  那个广场附近,极有可能隐藏着前往地下的通道。
  
  只不过这条街道上,似乎并不寻常。
  
  时空在这里轻微地扭曲着,各种法则都失去了应有的力量。
  
  在这里弹奏战歌,可能未必比得上单纯的魂力冲击来的强大。
  
  “我们走。随时准备作战。”
  
  张勇和曲沐枫脚下各有一头白鹿,他们的体型稍大些,似乎是这群小白鹿的头领。
  
  “等等!”
  
  一个女生忽然有些惊恐地喊道。
  
  “又怎么了?”张勇有些不耐烦。
  
  “是小玲!”
  
  “小玲她,不见了!”
  
  那女生支支吾吾地看着四周围,刚刚还和她走在一起的周小玲,此时竟然已经没了踪影!
  
  嘿嘿嘿!
  
  街道深处的迷雾中,隐隐约约传来了恶魔的低笑声。
  
  众人都是悚然一惊。
  
  张勇也露出了吃惊之色:“她不是一直跟着你吗?有人看到过周小玲吗?”
  
  她身边的人都摇了摇头。
  
  “黑手印的传说,难道是真的?小玲她刚刚才……”那女生欲言又止,眼底尽是惊恐之色。
  
  尽管沐浴着白光,众人的心底也是泛起了阵阵恐惧。
  
  “为什么这里的衍生物气息这么浓郁,我之前铲除衍生物的时候,都没有遇到这么诡异的事情啊。”
  
  “那种鬼手,我也是第一次见到,居然有和人类乐师接触的衍生物。周小玲的魂力不低呀。”
  
  “你们刚刚有没有注意,我们在走过那座黑色大门的时候,那两尊黑色石像,好像冲着我们冷笑了一下。”
  
  “呸呸呸,你们别吓唬人了,说不定周小玲只是迷路了而已。”
  
  众人议论纷纷。
  
  张勇咬牙说:“周小玲估计是迷路了,不要紧,我们只要铲除了这里的衍生物源头,就会找到她的。”
  
  只是下一秒,张勇附近的人都露出了惊慌之色。
  
  有些人更是往后退了一步!
  
  众人看向张勇的眼神,尽是惊慌。
  
  冰冷的气息,从张勇的脚踝传了上来。
  
  他低头一看,不由倒吸一口凉气。
  
  那只半透明的手,赫然握在了张勇的脚踝上!
  
  和之前抓住周小玲的那只鬼手,一模一样!
  
  那只小白鹿,发出低低的警告声,然而它本身,却飞快地离开了张勇。
  
  它在恐惧。
  
  “黑手印是会传染的,之前只有张勇碰过周小玲!”
  
  “我们离他远点。”
  
  “天知道下一个消失的人,是不是张勇啊。”
  
  几个胆小的乐师已经乱了分寸。
  
  武者们虽然要好些,但面对这诡异的半透明手,他们同样也皱起了眉头。
  
  这一次的衍生物,和平常的不一样。
  
  周小玲和张勇都是魂力充沛的乐师,按理说,衍生物是不敢和他们有身体接触的。
  
  但黑河村附近的衍生物,显然突破了这个限制。
  
  众人看向了陆莹,这次任务一开始就出现了这样的偏差,必须要有这位首席生做出决断了。
  
  只是还没等陆莹开口,一个人影,居然大大方方地走了过去。
  
  “你?韩乐?”张勇微微一愣。
  
  韩乐却没有理他。
  
  他弯腰,在众人惊骇的目光中,一把抓住了那只半透明的鬼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