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战歌之王 > 第三十八节 反噬

第三十八节 反噬

前方是些微的光芒。
  
  七叔背着陆莹,在陡峭的石壁上艰难前进。
  
  他的眼里闪过一丝疑惑之色。
  
  按理说,以陆莹的体重,再加上他的身手,绝对不会这么吃力才对。
  
  但是他在通过这入口的时候,却仿佛被什么东西影响了感知似的。
  
  他的每一步,踏出去,都有些生涩。
  
  “和术士打交道多了,难道出现了幻觉?”
  
  他心中如此自嘲。
  
  不管怎么样,以他大道宗师的实力,终究是从那个洞口里走了出来。
  
  前方是一块凸起的岩石,七叔将陆莹放了下来,两人开始四处打量。
  
  “根据之前的地形计算的话,我们现在应该是在黑河村的北方……”
  
  “至少距离应该也不会太远才对。”
  
  七叔取出一张更加详细的地图,正在默默核实。
  
  只不过他怎么看,怎么觉得不对。
  
  这天怎么这么黑?那邪恶的气息,为何如此浓郁?
  
  陆莹反倒是冷静许多。
  
  她闭上眼睛感知了一会儿,才肯定的道:“这里,不是黑河村。”
  
  七叔微微一愣:“不是黑河村是哪儿?不好!难道我们被韩乐阴了?”
  
  陆莹摇头:“韩乐应该不知情。”
  
  “我们走的那个出口,看似是离开地下洞穴,前往地表的出口,但在洞穴里,七叔难道没有感觉到一丝不对劲吗?”
  
  七叔点了点头。
  
  他当然感觉到了,只不过那种感觉,太过微妙,他很难当成什么证据说出来。
  
  而且他只想带着陆莹赶紧回龙城,于是一时半会儿就没认真对待。
  
  “那个入口,其实和韩乐准备进入的那个空间一样,是一个扭曲的空间。”
  
  “我刚刚其实想开口提醒的,但一股强大的封印之力,堵住了我的魂力和嘴巴。我什么都做不了。”
  
  “应该是禁魂咒和其他手段。这些都是术士的手段,自然不可能是韩乐做的。”
  
  陆莹道。
  
  七叔面露迟疑之色,好半天,他才咬牙道:
  
  “可能……可能您觉得我有点小人之心了。但是我还是觉得,这个韩乐,问题很大!”
  
  “的确,他救了大家的性命,此事不假。但所有人都对术士手段毫无办法,他又是怎么这么轻易搞定诅咒之力的呢?”
  
  “那头大蜘蛛身上的诅咒铠甲,可不是普通人能够解决的啊。”
  
  陆莹回头看他:“你想说什么?”
  
  七叔认真道:“韩乐可能和术士有关。”
  
  陆莹:“然后呢?”
  
  七叔:“还要什么然后吗?我们回要塞之后,这些情报,都要上报。”
  
  陆莹冷冷道:“韩乐的事情,七叔就当忘记了吧。”
  
  七叔着急道:“莹莹……”
  
  “不用了。多谢七叔好意。”
  
  陆莹看着远方的纷乱,眼底闪过一丝回忆:“韩乐,我保了。”
  
  “且不说他救了我,单单凭他身上的那股气息,我也保了。我有很多年……没有见过她了。”
  
  七叔是一直看着陆莹长大的,一开始,他还有些诧异,旋即,他便愕然:
  
  “她?您是说……”
  
  陆莹坚定地说:“但我会找到她的。”
  
  不远处,喊杀声越发震天响。
  
  两人踏上高地,看了一眼,不约而同地倒吸一口凉气!
  
  他们看到了一副修罗战场!
  
  “这里是……十夜丘陵的核心区域!”
  
  “这里不是黑河村了!”
  
  “我们走!”
  
  七叔脸色大变。
  
  “走不了了。”陆莹沉着冷静。
  
  她看着后方包围过来的衍生物,这些衍生物居然有了人形,并且船上了人类的盔甲,战斗力非常可怕。
  
  “我们唯一的办法,就是和那群人汇合!”
  
  她指着前方那群浴血奋战的士兵。
  
  在那里,有一个龙城军部的小型要塞。
  
  ……
  
  飞鱼湖畔。
  
  低沉的声音从不远处响起,韩乐回头看了过去。
  
  那是一棵看似快要枯死的老柳树。
  
  柳树横陈于湖畔,有大半扎根于湖水之中。
  
  那声音,赫然是从树里面传出来的。
  
  “又是学血肉融合这些小把戏?”
  
  小柔冷笑一声:“看起来,你的修为和那个小念灵也没有太多的差距。”
  
  下一秒,她的口中念念有词!
  
  诡异的字节宛如爆炸一般,从她口中传来。
  
  刹那间,一股神秘的力量从天而降。
  
  黄色的十字交叉咒文一闪而过。
  
  韩乐若有所思。
  
  虽然小柔说的很轻松,但是这一次,她明显更慎重了。
  
  至少在对抗黎老师的时候,她是直接用咒术,将其完成了血肉剥离。
  
  但面对这棵诡异的老柳树的时候,她罕见的使用了许多辅助手段。
  
  这就意味着,这棵柳树,可能很强大!
  
  韩乐注意到,柳树上面都光秃秃的,一截截的伤口非常齐整。
  
  “很显然,那些魔鬼藤就是从他身上生长出来的了。”
  
  “我毁了他的祭品,还伤了他的躯干,他居然还想心平气和和我说话,其中肯定有问题。”
  
  韩乐没有出手,他选择原地观察。
  
  关于术士的战斗,他并不是特别了解。
  
  而小柔对于这种实行了血肉融合之后的念灵,展现出了巨大的兴趣,比如那黎老师的念灵,现在就被关押在永生之果内部,经常被小柔欺凌。
  
  虽然不知道这家伙想要做什么,但是韩乐还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反正双方各取所需就是。
  
  ……
  
  黄色的咒文宛如雷电一般斩下。
  
  然而下一秒,小柔自己的身体反而是一阵抽搐。
  
  嗖!
  
  她的脸上出现一丝痛苦之色,然后居然化为了一缕青烟,消失在了原地。
  
  韩乐一提煤油灯,永生之果里,又多了一个身影。
  
  “呵呵……你也有今天。”黎老师的念灵嘲讽道:“现在的你,和我差不多虚弱了。咒法反噬的感觉如何?”
  
  “滚!”小柔又惊又怒。
  
  刚刚在施法的过程中,她的确出现了咒法反噬的情况!
  
  咒法反噬对于术士来说是一件非常严重的事情!
  
  轻则受伤,重则整个施法根基都会紊乱,整个人沦为被荒之力支配的怪物。
  
  幸好小柔不是正常的术士,她的本源已经被煤油灯所控制,那反噬,自然也被抵消掉了。
  
  只不过身受重伤是难免的。
  
  柳树之中,传来一声“咦!”
  
  “你是大罗山的人?”
  
  他的声音中,充满了惊疑不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