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战歌之王 > 第四十节 绝境

第四十节 绝境

“杀我?”
  
  韩乐冷冷一笑:“你或许搞错了щww..lā”
  
  “如果是当初的你,或许能够战胜我,但是现在,你还剩下多少力量?”
  
  樊虚傲然道:“杀你足够。”
  
  “不信。”韩乐自信满满:“如果你真有那么厉害,也不会和我废话这么多了。”
  
  “再者说,如果你真的恢复了足够强大的力量,你不会让其余人帮你提供祭品。很显然,你的恢复需要很多很多的生灵性命才可以。”
  
  “这种仪式,我又不是没有见过。”
  
  当初人鱼公主血祭整个人鱼部落,便是例子。
  
  术士手段,很多时候,确实显得有些残忍血腥了,难怪最终被人们抛弃了。
  
  韩乐可以笃定,现在的樊虚,绝对不是全盛状态,甚至能剩下多少手段都存疑。
  
  小柔打不过他,只是因为樊虚到底是活了这么多年的老怪物,人鱼公主的术士手段来自于青铜门。
  
  青铜门极有可能是术士的法器,她算是半路出家。
  
  而樊虚,乃是大术士阿布纳索尔第十三个弟子,传承的可是正统的术士手段,两者自然不能相提并论。
  
  韩乐虽然并不是大罗山的人,但好歹也是平荒天师!
  
  从樊虚对大罗山的描述来看,他对这个组织还是非常忌惮的。
  
  结合韩乐以往的经验来看,双方战斗,应该是平荒天师有优势。
  
  毕竟,平荒天师对荒之力的克制非常强悍。
  
  而术士们,处心积虑要研究的,本来就是荒兽的力量!
  
  他们使用的咒法和诅咒,也是基于此。
  
  韩乐自信自己的本源之力,足够打败樊虚!
  
  哪怕他现在已经和那棵古老的柳树融为一体,可能没那么畏惧平荒之术了!
  
  “来吧,别说废话。”
  
  湖畔,数十道璀璨的光辉亮起。
  
  三万六千剑!
  
  而韩乐身旁,三**器也绽放出更明亮的光辉!
  
  “原来,你是他的传人!”
  
  樊虚看到那剑气,仿佛看到了生死大敌一般,恨得牙痒痒!
  
  “你果然是大罗山的人!”
  
  “三万六千剑,这么多法器,说不定你就是这一点大罗山的少主了吧?”
  
  “如果能拿下你,我就不信大罗山不会再次现身!”
  
  他的眼里,满是兴奋。
  
  韩乐不屑:“那也得先拿下我再说!”
  
  樊虚双手结印,低低吟唱出声,黑暗诡异的气息,开始在地下空间中萦绕!
  
  “让我看看,你这柳树究竟能有多耐抗!”
  
  韩乐压住剑匣,数十道剑气横空斩出,疯了似的砍在那快枯死的柳树上!
  
  咚咚咚!
  
  以韩乐的三万六千剑,哪怕是金属,都能直接砍碎了!
  
  但是这些剑气砸在柳树表面上,居然只发出咚咚咚的声音。
  
  毫发无损!
  
  “好强悍的防御力。”
  
  “上面的诅咒之力,已经渗透到里面,不止是表皮了。”
  
  “这种力量……”
  
  韩乐暗自心惊。
  
  樊虚徐徐抬头,冷笑着看着韩乐:“砍不动了?你以为你们大罗山的仙术,一定能克制我们的诅咒么?”
  
  “大错特错!”
  
  “我今天就要……”
  
  谁知道他的话音未落,一阵尖锐的乌鸦叫从远方传来。
  
  樊虚脸色大变,不由低声呢喃:“开始了么?”
  
  “糟糕……”
  
  “不行,我不能放过你!”
  
  他眼里充满了挣扎,犹豫了许久,最终猛然怒吼一声!
  
  柳树下,那男子披头散发。
  
  恐怖的诅咒之力从四面八方围剿过来!
  
  那一瞬间,连那湖里的银色鱼儿都被吓到了,全部缩回了湖底!
  
  韩乐浑身上下的毛孔也全部竖了起来!
  
  巨大的危机感涌来!
  
  这种诅咒,竟然超过了青铜门给他的压力!
  
  “不可能!”
  
  “樊虚的力量,怎么可能超过青铜门?”
  
  韩乐眼里也有惊讶。
  
  因为就在刚刚,他的感知明确告诉他,樊虚非常弱,和当初的人鱼公主五五开,距离青铜门那种邪异到极致的东西相比,更是天差地别!
  
  但是现在,那种感觉,错不了!
  
  “难道是判断失误?”
  
  “小天眼!开!”
  
  韩乐咬牙,将小天眼的力量施展到了极致!
  
  这一刻,他也不敢继续进攻,而是让数十道剑气形成剑网,保护在自己身边。
  
  唯一有些异常的是,那三**器,居然没有异常现象。
  
  “糟糕!”
  
  下一秒,韩乐终于洞悉了樊虚的意图。
  
  “滚吧!暂时饶你一命!”
  
  樊虚狂笑道:“不过在上面,你或许会死的更快!”
  
  “很快的,你就会见证到,我们术士的时代,就要来了!”
  
  哗啦啦!
  
  原地狂风卷起。
  
  嗖!
  
  韩乐和他身边的剑光、法器,消失在了原地。
  
  空旷的空间里。只剩下樊虚高大的身影。
  
  “老师就要醒了。”
  
  他的眼里有些激动和遗憾。
  
  “暂时只能放过这小子了,不行,必须要准备更多的祭品。”
  
  “那个姓黎的,果然没用,幸好,我还留着后手。”
  
  “大罗山的传人,我一定会让你们后悔的!”
  
  哗啦啦!
  
  仿佛为了响应他的话语,无数飞鱼跃出水面!
  
  ……
  
  地表,十夜丘陵核心地带附近,某个小型要塞中。
  
  “不行了,我们必须要撤退!”
  
  一名士兵报告道:“这次衍生物狂暴已经超过了历史最高纪录的峰值三倍有余!”
  
  “我们的人根本抵抗不了这么多!”
  
  办公室里,气氛一片宁静。
  
  因为高墙的缘故,他们暂时还可以躲在要塞里,凭借无数士兵的拼死抵抗,获得暂时的安全。
  
  但是,往后呢?
  
  “撤退?往哪里撤退?”
  
  “这次衍生物暴动,上面根本没有放在眼里。几个大家族肯定知道一些事情,但是他们就知道自己的利益!”
  
  “三号要塞已经沦陷了,足足两百名士兵,全部尸首无存!”
  
  “根据今天早上的报告,我们的后方已经彻底沦陷了,现在腹背受敌,怎么退?”
  
  年长的军官露出一丝苦笑之色:“我们要求增援的信号已经发出去两天了。前哨站的官僚主义真的到了这么严重的地步么?”
  
  “不管怎么样,我希望你们能保证陆莹小姐的安全。”
  
  一个手持长剑的男子冷冷道:“陆莹小姐是陆家未来的继承人,而且是夏樱学院的首席生。”
  
  “如果撤退,我希望至少要保证她的安全。”
  
  办公室里,其余人的脸色非常难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