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战歌之王 > 第四十二节 神威

第四十二节 神威

要塞之前,战斗已然打响。
  
  大量爬行者开始爬上城墙,尽管城墙经过特殊处理,各种铁丝网和倒刺足以让正常人类畏惧,但是这些爬行者仿佛根本不知道痛苦一般,前赴后继!
  
  衍生物,用自己的血肉,为后续的同伴铺开了一条路!
  
  城墙上,武者们已经和最前头的怪物短兵相接了。
  
  哗啦啦!
  
  一头爬行者高高跃起,便被一名武者用弓箭射穿,整个儿地落下去,又砸到不少爬行者!
  
  城墙上的武者们眉头紧皱,神经不敢丝毫有所放松。
  
  衍生物虽然不是荒兽,但同样棘手。
  
  他们相比于荒兽,最大的弱点就是没有曲境和乐纹,这样一来,是容易对付了很多。
  
  但是热武器对他们仍然没有效果。
  
  这也是人类文明至今最大的悲哀,曾经足以摧毁整个星球的热武器,在和荒之力有关系的生物面前,没有任何作用。
  
  反而是相对原始的冷兵器,可以对他们造成巨大的威胁。
  
  这其中的关系,这么多年了,许多科学家苦心研究,都没有一个结果。
  
  但不管怎么样,他们必须要战斗下去!
  
  爬行者只是最初级的怪物,这次来袭击的衍生物里,甚至有会飞行的怪物!
  
  如果说之前的衍生物来袭,只不过是小规模的试探的话,那么这一次十夜丘陵的暴动,一定是有预谋的总攻!
  
  要塞里的士兵大多数都是武者,少数服役的乐师也只能为他们加持增加体力和力量的战歌,别的,他们也做不到太多了。
  
  虽说要塞拥有天险,但是在如此悬殊的数目对比之下,被攻破也是迟早的事情!
  
  至于援军,天知道援军什么时候来。
  
  十夜丘陵前哨站的指挥官的性格向来以古怪著称。
  
  作为士兵,他们极有可能战死在这里!
  
  但他们没有后退。
  
  因为他们退无可退。
  
  一旦他们退了,这些衍生物就可能彻底失去控制。
  
  会有一部分衍生物混入龙城附近那样的话,会有大量的平民和无辜者遇难。
  
  那些人,就是他们的家人。
  
  这也是他们坚守此地的信念所在。
  
  陆莹也站在城墙上。
  
  她从来都不是什么温室里的花朵,从小到大,她经历过无数次的历练和战斗。
  
  她的天分,受到每一个人的认可。
  
  整个陆家,除了那个女人之外,没有人比她更适合战斗。
  
  但是今天,她看到这幅场面的时候,她仍然是有些惊呆了。
  
  这不是胆魄的问题,而是当一个人第一次看到如此恐怖的数目敌人的时候,总会不由自主地感受到自己的渺小。
  
  这是一种心灵上的冲击!
  
  站在城墙上望过去,天上地下,都是衍生物大军!
  
  黑漆漆的一片,仿佛无尽的乌云,将他们压制的不能呼吸!
  
  哗啦啦!
  
  爬行者们稍稍后退。
  
  这意味着,第一波进攻暂时被化解了。
  
  但是所有人都知道,这并不是结束,这只是一个开始!
  
  衍生物背后,一定有人在操控着这一切。
  
  他的计划非常简单,就是用人海优势。
  
  用大量的炮灰消耗武者们的实力甚至是生命。
  
  这场战争,他注定是要获胜的。
  
  “没有援军,赢不了。”
  
  武者们抓紧时间恢复,但是他们的眼里,充满着悲哀之色。
  
  陆莹沉默,不知道该说什么。
  
  七叔紧紧跟着她,欲言又止。
  
  最终,他还是深深叹息。
  
  他知道自家小姐的脾气,之前劝她撤退,她不走,基本上大局已定。
  
  他只能希望衍生物晚一点攻进来,或者一会儿混战的时候,自己能够杀出一条血路了。
  
  就在这个时候,那高塔上的瞭望手忽然喊道:
  
  “有人!”
  
  “前方有人!”
  
  不少人抬头,用小型瞭望镜看了看。
  
  众人惊诧地发现,那是一个浑身上下闪烁着五光十色的男子!
  
  他混杂在衍生物大军里,被死死包围住了。
  
  之前因为战斗太过紧张,城墙上根本没有人注意到这一点。
  
  而且衍生物的数目实在太多了,漆黑黑的一片,哪怕那人身上的光彩再夺目,也难以压制这恐怖的黑暗。
  
  “糟糕!那个人是武者!”
  
  “他怎么跑到衍生物堆里去了。”
  
  “怎么办,是否出动救援?”
  
  有武者询问。
  
  城墙上的指挥官阴沉着脸,一巴掌拍在那人脑袋上:“援救?你去救?”
  
  “那小子自己钻进衍生物大军里,分明是找死的行为,谁能救的了他?”
  
  “好好想想自己吧!”
  
  只不过话虽如此,他自己却是悄然放下了一条绳子。
  
  “队长?”
  
  其余人差点没拉住他。
  
  “你们干嘛?”指挥官怒了。
  
  “那人的距离也不是太深,这附近的衍生物实力一般,你们觉得他们能奈何我么?”
  
  “快把老子放开,我就过去看看,能救就救,救不回来算他倒霉!”
  
  其余人一脸担心。
  
  他们也知道,自己这个队长,面冷心热,虽然嘴巴上说不救,其实还是不想放弃一条人命。
  
  只是就在这个时候,一个高傲的声音响了起来:
  
  “不许下去!”
  
  那是一个腰佩长剑的年轻男子。
  
  要塞总指挥官都跟在他身后,点头哈腰的样子。
  
  众人都是眉头一皱。
  
  那队长不爽道:“你是谁?凭什么不让我救人?”
  
  “我叫何跃。算你们运气好,你们的求援信号被我们看到了,前哨站的人什么时候来我不知道,但我何家的武者,会立刻赶过来,并且有专门对抗衍生物的秘法师。”
  
  何跃高傲地说:“你们可以放心了,有我们何家驻守此地,要塞绝对不会被一群衍生物攻破!”
  
  “对了,你们得弄清楚,从现在开始,这座要塞,归我管!我的命令,就是一切!”
  
  “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你们都是军人,军人应该做什么你们都懂!我又不是来害你们的,这些条件,都是你们指挥官亲自和我商量的。再说了,我大伯也在第一守备军里,我们何家暂时接管这个要塞,并没有什么问题。手续上的事情,我们回去补办就是了,难道你要因为这些繁文缛节影响到这场大战吗?”
  
  “这场大战?”众人有些疑惑。
  
  “你们什么都不知道。可怜。”何跃趾高气扬:“那就乖乖听我命令就是。这场战争会维持很久,听我们的,说不定在战争结束之后,你们会获得巨大的好处。”
  
  众人对何跃都是很不爽。
  
  但是连要塞最高指挥官都默许了,他们也只能沉默。
  
  陆莹同样冷眼旁观。
  
  “那,那个人呢?”队长问。
  
  何跃眯着眼,干笑道:“我不许你去救,你的身手不错,大道宗师,有一定的价值。”
  
  “我可不希望为了一个陌生人,浪费一个顶尖战力。”
  
  队长:“可是那是一条人命。”
  
  何跃:“人命又怎么了?人命多得是,有的人有价值,有的,就没价值。”
  
  说罢,他摇摇一指:“那条人命,在我看来,就毫无价值。”
  
  “荒谬!”那队长冷笑道:“在我看来,人命的价值都是一样的,那人距离我们又不远,说不定只是运气不好,误入衍生物群里。”
  
  “那附近除了爬行者之外,也没其他怪物了,我很快就能把他救回来……”
  
  “闭嘴!”何跃粗暴地说:“我让你不去就别去。”
  
  “所有人都养精蓄锐,做好战斗准备。”
  
  “接下来的这场战斗,将会非常激烈,非常惨烈,你们……可能都会死!”
  
  这一次,何跃的脸上倒是罕见认真沉稳了许多:“别以为我在和你们开玩笑,就连我们何家的武者,也可能很多都会死在这里。”
  
  “我不希望任何的意外发生。”
  
  “至于那个人嘛。”
  
  他笑的很不屑:“在这种时候,还能路痴到钻进衍生物堆里的,不是傻瓜,也差不多了吧。”
  
  城墙上,安静了下来。
  
  陆莹看着远方那五光十色的人影,忽然间觉得有些眼熟。
  
  ……
  
  开阔的大平原上。
  
  大量的衍生物从远方的黑幕里钻出来。
  
  爬行者,会飞的骨鸟,高大的巨人……
  
  术士的手段,总能化腐朽为神奇。
  
  但是韩乐可没心情欣赏这些东西。
  
  因为他现在很窝火!
  
  “樊虚,居然敢骗我,还吓唬老子!”
  
  “老虎不发威,当我是病猫啊!”
  
  “你的这些小东西,就别想再祸害人了。”
  
  “我先把你们做的这些衍生物杀个干净,我看你怎么忍得住!”
  
  三万六千剑护体,韩乐哪怕在衍生物之中,也分毫不惧。
  
  下一秒,他取出了一只古朴的铃铛。
  
  叮铃铃!
  
  本源之力,霍然释放!
  
  ……
  
  城墙上,不少人用望远镜观察着这一切。
  
  他们当然也看到了那个人影。
  
  “咦?他居然拿出来一只铃铛,太搞笑了吧。”
  
  何跃一边看,一边嗤笑道:“这家伙是在耍蛇吗?以为衍生物会听他的声音?”
  
  下一秒,恐怖浩荡的平荒之力自韩乐附近散开!
  
  无声无息间,整个平原上所有的衍生物,都化为灰烬。
  
  黑暗消失。
  
  偌大的天地间,仿佛只剩下了韩乐一个人。
  
  他手持除荒铃,恍若天神。
  
  啪!
  
  城墙上,何跃的瞭望镜摔在了地上。
  
  他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幕,疯狂地揉眼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