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战歌之王 > 第六十四节 弦界

第六十四节 弦界

“弦界?那是什么地方?”
  
  自从进入十夜丘陵以来,韩乐总算是大开眼界。
  
  神兵界、大罗山、阿青、云乐,种种超乎他想象的事情发生了。
  
  但他反而越发兴奋起来。
  
  平常人的生活肯定是接触不到这些东西的,也只有越接近世界的核心秘密,他才有可能越接触到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韩乐虽然疑惑,但是那种必死的危机感却是消除了。
  
  因为神兵界和大罗山开始变得很古怪。
  
  封天劫消失了,但是云乐再也奈何不了他。
  
  双方之间的距离变得越来越远。
  
  依稀间,他能看到云乐眼底的那一丝愤怒之色。
  
  或许对他来说,韩乐这样的小角色,本来便是举手投足间便能捏死的,但是现在,却被阿布纳索尔阻止。
  
  不过,他的注意力,终究是被对方吸引了过去。
  
  “有何不敢?”
  
  “百年前我能胜你,百年之后,你这些妖魔邪术,还能成什么气候?”
  
  云乐冷笑道:
  
  “你开弦界吧!”
  
  下一秒,韩乐听见了空间被撕裂的声音。
  
  大罗山开始虚化、神兵界亦是如此!
  
  他唯一清楚的是,术士们的行动终究是起到了效果。
  
  阿布纳索尔苏醒了。
  
  那位恐怖的术士之王,和那头沉睡的荒兽,都已经苏醒了。
  
  整个云州大陆,都被这可怕的动静惊到了。
  
  龙城众人惴惴不安地看着这个方向,这些日子,哪怕是龙城高层,也被告知不得靠近十夜丘陵。
  
  处理此事的,都是最接近云州智脑的人物。
  
  很多人都察觉到,风暴似乎就要降临。
  
  ……
  
  韩乐手握祖树金刀,眼看着大罗山便要消失无踪。
  
  他有些彷徨无措。
  
  便在此时,一股强大的力量从虚空中来。
  
  “小子,今天算你走运,我不杀你。”
  
  “等我从弦界出来,再来好好收拾你。不过祖树金刀,还是快快交出来吧~!”
  
  云乐霸道的声音仿佛在耳旁,仿佛又在身边。
  
  韩乐微微一惊。
  
  他握紧了祖树金刀。
  
  然而下一秒,他的虎口传来剧烈的疼痛!
  
  他用尽全身力量,竟然仍然没能握住祖树金刀!
  
  大量的鲜血从他的手中流出,那恐怖的伟力,竟然生生从他手里抢走了祖树金刀!
  
  这还是在阿布纳索尔出手干涉神兵界和大罗山的时空的情况下。
  
  韩乐骇然。
  
  这云乐的实力,未免也太让人绝望。
  
  他能感觉到,祖树金刀的愤怒。
  
  他绝非自愿的。
  
  但是强大如古神兵,在云乐面前,仍然无法抵抗。
  
  要知道,之前明对阿青,古神兵虽然也是落在下风,但至少不会毫无还手之力!
  
  “云州智脑,果然厉害。”
  
  韩乐的嘴里有些发苦。
  
  自己这一次招惹了这么厉害的对手,恐怕云州大陆,再难有自己的容身之所了!
  
  “弦界是什么?”
  
  他的脑海里浮现出这样的疑问。
  
  他应该知道的,荒天书里,有这些东西的记载。
  
  但他晋升三阶平荒天师时间太短,有太多的东西需要慢慢消化才行。
  
  弦界,他理应知道是什么的,但是他却死活都想不起来。
  
  这种感觉让韩乐觉得前所未有的无力和恼火。
  
  他觉得前所未有的虚弱,整个人的眼皮开始变得无比沉重。
  
  “之前杀阿青,透支了太多的本源之力。”
  
  “累了……”
  
  他的身体开始缓缓下沉,不过一股奇异的力量包裹了他,让他不至于彻底坠落。
  
  依稀之间,他还听到了术士之王对云乐的嘲讽声:
  
  “你还是害怕了,从那孩子手里抢走了祖树金刀,就是为了对抗我手中的古神兵。”
  
  “云乐,我原本以为,五洲战场的磨练会让你变得强大一些。”
  
  “没想到,半年之后,你仍然是懦夫。”
  
  居然真的有人胆敢称呼云州智脑是懦夫么?
  
  术士之王阿布纳索尔,到底长什么样呢?
  
  韩乐真的很好奇啊。
  
  他很想睁开眼睛,再看一眼。
  
  可惜他终究没有力气了。
  
  黑暗降临。
  
  ……
  
  十夜丘陵,某荒废之地。
  
  一个少年从空中掉落,精准地摔在了一床厚实的棉被上。
  
  早已再次恭候许久的另外一名憨厚少年细心地将他用被子包裹住,然后抗在了肩上,一步步往外走去。
  
  “穆大叔的算术还是这么准啊,精准计算到了韩乐的掉落之地。”
  
  “他昏的好严重,真的不需要及时治疗吗?”
  
  “不知道大叔和那位老婆婆聊什么话题会这么严肃呢,对了,那老婆婆的院子里,竟然还有一只会讲话的黑猫,啧啧啧!”
  
  阿牛背着韩乐,步步离开。
  
  ……
  
  安静的气息。
  
  收拾干净的房间里,有着淡淡的少女芬芳。
  
  因为过于劳累而瞌睡过去的小脸上仍然挂着淡淡的担忧。
  
  尽管院长大人已经说过韩乐没有事情了,但是少女的心中仍是忧虑。
  
  韩乐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副场面。
  
  陈小秋。
  
  这房间,是树人学院吗?
  
  他只觉得胸口剧烈的疼痛。
  
  四下里静悄悄的,整个树人学院,似乎回到了最初他刚来的时候的光景。
  
  “醒了?”
  
  穆兵心诡异地出现在了房间里,对着陈小秋打了个响指。
  
  陈小秋直挺挺地倒在了躺椅上,昏迷不醒。
  
  韩乐眉头一皱。
  
  “让她好好睡会,小丫头为情所困,死活不肯睡觉,我这是为她身体好。真不知道你小子身上有什么好的,让这么好的女孩这么喜欢你。”
  
  “不过和我师父也真是像啊,女人缘十足。”
  
  穆兵心嘿嘿笑道,眼神里竟然还有几分猥琐和促狭。
  
  韩乐眉头皱的更紧了:“女人缘?”
  
  “对啊,还有两个女人,都是从太安来找你的,不过都被我拦在外面了。”
  
  穆兵心随意道。
  
  韩乐越发觉得不清不楚了,他觉得自己有必要弄清楚现在的情况。
  
  于是他问: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穆兵心灌了一口酒,擦了擦嘴,慢条斯理地回答: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得问你自己啊?你怎么好意思这么理直气壮地问我的?我又不是当事人。”
  
  “至于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当然是阿牛把你背回来的啊,不然你估计要死在十夜丘陵的野兽嘴巴里了。”
  
  韩乐默然无语。
  
  他认真地看着穆兵心:“你到底是什么人?剑神徒弟?”
  
  “谈不上。”
  
  穆兵心耸耸肩:“弃徒而已。”
  
  他的眼里,有些落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