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战歌之王 > 第六十五节 天龙榜!

第六十五节 天龙榜!

“聊聊吧。”
  
  韩乐知道,穆兵心的身份一定不凡。
  
  区区一个剑神弃徒,又怎么可能将自己安全救回?
  
  他依稀记得,自己昏迷过去的时候,整个大罗山神兵界都处于崩溃状态。
  
  为了对抗云乐,术士之王似乎搞出来一个什么弦界。
  
  而云乐似乎也非常忌惮弦界的样子,甚至不惜跨越时空,从他手中抢走了祖树金刀。
  
  接下来的事情,他就没有印象了。
  
  但他相信的是,穆兵心肯定知道一些东西。
  
  当初自己来到树人学院,他招自己入门,也不是没有原因的。
  
  ……
  
  “可以。”穆兵心的态度倒是挺自然的:“以大罗山传人的身份?”
  
  他提到大罗山的时候,语气里多少有些嘲讽。
  
  韩乐平静问道:“我得罪了云州智脑,他要杀我,这云州大陆,还有我的容身之地么?”
  
  穆兵心的态度很微妙,韩乐只能开门见山。
  
  谁知道这个问题却让穆兵心噗嗤一笑。
  
  旋即他摇了摇头:
  
  “你见过了阿青,也应该见过了云乐,更应该见过祖树金刀和大罗山执念了吧?”
  
  韩乐点头。
  
  “阿青是第一任龙城圣女,云乐便是云州智脑。”
  
  “他的实力实在令人无法抵抗……”
  
  韩乐的话很快被穆兵心打断:“蠢货!”
  
  韩乐愕然。
  
  穆兵心不屑问道:“如果云乐真的是云州智脑的话,那么你不想想自己为什么现在还活着吗?”
  
  “这里是龙城,这里是粒子屏障庇佑之下!”
  
  “云州智脑想让你死,恐怕易如反掌!”
  
  韩乐茫然:“难道云乐并非云州智脑?”
  
  “是,也不是。”
  
  穆兵心却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敷衍态度:“你别想那么多,云乐和阿布一战,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
  
  “术士之王虽然疯狂,但是有一点却没有说错,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哪怕百年之后,越发强大的云乐,也依然是懦夫。”
  
  “也是你力气太小,没抓住祖树金刀,不然云乐对抗阿布纳索尔,胜率又要下降三成!”
  
  韩乐忍不住翻白眼。
  
  什么叫力气太小?
  
  云乐的手段神乎其神,他根本没有办法抵抗好不好!
  
  穆兵心这说的,好像韩乐自己主动献上祖树金刀似的。
  
  “别用这种眼神看我,我是围观了一下,但我有我的职责,不方便出手。”
  
  “秦婆婆帮你挡了一下,已经是差点闹出事情了。”
  
  “我们这些人的位置很重要,不能随便动的。”
  
  “你就好好养伤,坐山观虎斗就是,反正阿布纳索尔和云乐,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他的语气里,居然还有一些幸灾乐祸的意思。
  
  韩乐疑惑道:“秦婆婆……那个人果然是秦婆婆么?她为什么要助我?”
  
  “你能不能别总是问这种傻逼问题?”
  
  穆兵心不乐意了:
  
  “是不是被云乐吓傻了,跟你说过了他不是云州智脑!事实上,没有什么人或者意志可以代表云州智脑!”
  
  “云乐充其量只不过是一个赶上了好时代的、喜欢投机取巧的小人物罢了。”
  
  “至于秦婆婆,我哪儿知道她干嘛对你那么好,或许是还惦记着当年那个人的恩情,或许还是惦记着大罗山最后一点香火。”
  
  看着韩乐仍然不解的神色,穆兵心终于忍不住捂脸,将自己知道的事情,全部说了出来。
  
  ……
  
  大罗山一战,的确是秦婆婆暗中出手。
  
  秦婆婆便是当年远征计划五人中的秦舒,和剑神何庆芝是至交好友;而穆兵心,是剑神收的徒弟,只是当年发生了一桩事情,让师徒反目,穆兵心被逐出师门。
  
  但尽管如此,穆兵心的剑术修为,已然不逊于何庆芝当年。
  
  他和秦婆婆都是龙城地脉守护之一。
  
  龙城龙城,自然便有真龙。
  
  传说中。
  
  云州大陆是被九条真龙抬着的。
  
  这九条真龙仍然在沉睡,若是真龙苏醒,展翅高飞,那么云州之上的生灵便没有了栖息的居所。
  
  这传说是真是假,穆兵心自己都不知道。
  
  不过他的确清楚,当年拜托自己镇守地脉的人并未说谎,云州龙脉有需要镇压之处,若是出现了闪失,会波及整个云州!
  
  龙城,便是云州龙脉的起源之地。
  
  龙脉关口,不是每一处都需要镇守的,但龙城附近,仍然需要不少人看守。
  
  其中,秦婆婆负责看守土龙地脉,而穆兵心看守的是水龙地脉。
  
  便在那碧波湖里,囚禁着一头水龙魂。据他所说,那水龙魂颇为饥渴,经常需要阳刚之气补给,一旦穆兵心不给她,她便要大闹一番。
  
  所以,他这个看守者,只是名义上的。
  
  更多的,他是以肉身饲巨龙,为了云州大陆的安定和平,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这些话说的韩乐目瞪口呆!
  
  秦婆婆和穆兵心的身份大有来历,他信。但是穆兵心关于水龙脉的说法,实在让他有些难以接受。
  
  总而言之,这两位龙城守护,虽然实力很强大,但是不能离开自己镇压的龙脉关口太久。
  
  “这么说,太安那座小院,其实也是一个小关口。”
  
  韩乐回忆起来当初秦婆婆和红袖章的对话,不由恍然。
  
  两人贵为龙城守护,来历自然很复杂,秦婆婆昔年据说是大罗山的人,可惜被驱逐了。而剑神当初可是真真实实的大罗山传人。
  
  这次十夜丘陵发生的事情,他们自然必须关注。
  
  只不过出乎韩乐意料的是,穆兵心似乎并不关心云乐和阿布纳索尔的战斗谁输谁赢。
  
  好像在他眼里,两人都不是什么好货色一般。
  
  至于当年的隐秘,他或许是知道一些的,但是却懒得和韩乐诉说。
  
  他只告诉韩乐,安心养病就是。
  
  这一战,或许没那么快出结果的。云州智脑,也不会因为云乐而针对他。
  
  他如果想要干掉云乐,还是有大把机会的。
  
  其中最重要的机会,便是天龙榜。
  
  “你别看云乐拽拽的,其实那小子心里虚着呢!”
  
  穆兵心不屑地说:“阿布纳索尔被封印了一百年了,整个人虚到极点,那只夏虫也是,他居然还要抢走你的祖树金刀才敢入弦界。”
  
  “只要时间一久,他久战不下,一定会找人帮忙。”
  
  “到时候,就是你的机会,别小看大罗山的传承,这几天好好修炼,说不定还能临时抱佛脚呢。”
  
  说完这些话,他便走了。
  
  韩乐不以为然。
  
  ……
  
  一周后,陆妍以龙城圣女之名宣布——
  
  开天龙榜。
  
  韩乐默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