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战歌之王 > 第六十九节 新人故人

第六十九节 新人故人

不管怎么样,韩乐参加天龙榜,是必行之事。
  
  只不过他没想到,穆兵心会拦着他,而理由更是如此奇葩,居然是今日不适合报名?
  
  这也太扯淡了吧?
  
  如果是其他人,韩乐一定不屑,直接跑去报名。
  
  但这个人是穆兵心。
  
  剑神何庆芝的弟子,哪怕是弃徒,也足够韩乐重视起来了。
  
  更别提他也没忘记,自己重伤之后,是阿牛背自己回来的。
  
  据阿牛说,穆兵心算卦之术在整个云州都是数一数二的。他说不宜,还真有可能便是不宜。
  
  韩乐略一思考,问道:
  
  “什么事情?”
  
  这几天,穆兵心让他推掉所有的事情,就连想要照顾韩乐的陈小秋都被他赶走了,原本韩乐很诧异他的行动,现在回想起来,这家伙多半是感觉到自己自己体内的力量需要沉淀蜕化,故而出此举动,让自己好好消化平荒天师的力量。
  
  而如今,却要让他处理什么事情了,韩乐有些好奇。
  
  穆兵心一指小屋不远处的丛林小道里。
  
  两个靓丽的影子出现在了小道的尽头。
  
  “真羡慕你的女人缘啊。”
  
  猥琐的大叔摇了摇头,无可奈何的离开了。
  
  韩乐脸上一喜。
  
  他早就听穆兵心说,最近有些女孩子来树人学院找自己。
  
  那个时候,他还不在意,毕竟他大部分的注意力,都被十夜丘陵以及弦界等古怪事情所吸引了。
  
  而如今,当他看到来人的时候,不由是有些惊喜的。
  
  来的两个女孩子,他都非常熟悉。
  
  余长歌,和赵璇。
  
  “你醒了?”
  
  韩乐有些高兴,也有些疑惑。
  
  按理说,余长歌苏醒,应该会直接联系自己,为什么会和普通人一样走过来呢?
  
  陆妍取走的是箜篌,并没有取走箜篌曲境。
  
  现在的余长歌,没有箜篌压制,随时可以踏入传奇境界。这样的实力,在整个云州大陆都是足以令人侧目的。
  
  然而赵璇和余长歌的脸色都是有些尴尬和古怪。
  
  特别是余长歌,她的手里捏着一封信,递给了韩乐。
  
  她的笑容依然得体大方,只不过多了一丝陌生的隔阂。
  
  韩乐接过那封信,有些诧异。
  
  他看了一眼赵璇,赵璇摊摊手:“你们先叙叙旧,我先去那边逛逛。”
  
  韩乐点头。
  
  他将那封信拆开,然后仔细阅读了一遍。
  
  看完之后,他的脸色也变得很古怪。
  
  “居然……还有这么狗血的事情吗?”
  
  “是巧合,还是天注定?亦或是云州智脑在暗中动了手脚?”
  
  韩乐不知道。他只知道,眼前的余长歌,失去了所有的记忆!
  
  阳光下,余长歌站在树荫里,有些腼腆地笑着。
  
  她的目光落在韩乐身上,已然没有了任何爱慕的意思,只剩下了一丝丝的好奇心:
  
  “他们都说,你是曾经的我喜欢的男人,所以我觉得走之前,应该过来看看你。”
  
  韩乐苦笑一声,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陪我走走吧。”
  
  余长歌很大方地说。
  
  韩乐点头。
  
  两人开始绕着安宁湖散步。
  
  ……
  
  那封信是余酒行写的。
  
  余长歌的苏醒,他也是第一个得到的消息,毕竟苏醒过来的余长歌,忘记了所有人,但对余酒行的亲切感还是在的。
  
  虽然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韩乐隐约猜到了一些:那箜篌,不仅是余长歌的痛苦根源,也是她一生灵魂记忆的寄托所在。
  
  陆妍挖走了箜篌,送给了她自己那美丽的眼睛,却也在无意中带走了她的记忆。
  
  她苏醒之后,已经蜕变成了一个全新的余长歌。
  
  她仍然是她,或者说,这才应该是原本的她。
  
  而那个从小生活在箜篌的阴影之下,被折磨的容易多愁善感流眼泪的余长歌,已经彻底伴随着那双白色的眸子,离开了这具身体。
  
  余长歌重生了。
  
  故人变作新人。
  
  这让余酒行都有些难以接受。不过不管怎么样,余长歌终究是他姐姐。他尊重她做出的每一个决定和选择。
  
  信上的余酒行有些担心韩乐。
  
  毕竟他也知道,韩乐多次为了余长歌出生入死,虽然有偶然情况,但也有真心实意。
  
  两人的确是有些不同寻常的感觉的。
  
  只可惜,缘分于此,似乎便要尽了。
  
  韩乐一开始有点郁闷,不过很快便淡然了。
  
  他是穿越者,和这个世界始终有一种淡淡的隔阂。这也是他最初和苏璃分开的缘故。
  
  余长歌给了他一种全新的感觉,他很喜欢,但终究也是两个世界的人。
  
  更何况在离开箜篌之后,余长歌如获新生,自己应该为她感到高兴才是。
  
  伴随着术士之王出世,韩乐有一种感觉,龙城可能从此不复安宁。
  
  她要离开,可能是一件好事。
  
  ……
  
  “离开的话,准备去哪儿?”
  
  两人走在小路上,韩乐随意问道。
  
  “不知道。总觉得远方有什么东西,在呼唤着我,当然也可能是我的错觉。”
  
  余长歌笑的很浅:“我原本以为你会很不舍,我弟弟告诉我,我们之间曾经有过一些非常深刻的感情。”
  
  韩乐耸耸肩:“不舍并没有什么意义。”
  
  “离开,也未必是坏事。”
  
  “对了,在你离开之前,我倒有几个问题想要问问你。”
  
  余长歌点头。
  
  韩乐便问了关于红袖章和千里独行的事情。
  
  箜篌曲境重新布局之后,那两个家伙便不知道去哪儿捉迷藏去了。
  
  韩乐一直找不到他们的踪影,便有些好奇。
  
  “这个我有些印象,在我沉睡的时候,那只小黑猫和那个男人,已经离开了我的曲境,具体去向,我也不知道。”
  
  “不过具体事情和你说的有些不一样,他们离开的时候,似乎并不是敌对状态,反而是勾肩搭背的。”
  
  “我也记不太清了,那个时候我还在沉睡之中……不过那次动静闹的还蛮大的,那座功夫客栈,也消失了。”
  
  余长歌如是说。
  
  韩乐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箜篌曲境发生异变,余长歌记忆丢失,这一切的背后,是偶然还是有人故意为之,韩乐也拿捏不准。
  
  只不过,既然新生的余长歌想要四处游历,韩乐也不会拦着。
  
  两人聊了一阵,树荫小路已经走到了尽头。
  
  赵璇坐在一张椅子上,无聊地等着。
  
  余长歌冲她和韩乐一笑,示意送到这里便可以了,然后她的身影,便消失在了重重树影之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