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战歌之王 > 第九十七节 剑名非白

第九十七节 剑名非白

云乐又是愤怒又是不解。
  
  自从余长歌的眼睛出现之后,他便感受到了韩乐的气息。
  
  但是在他的意识里,韩乐依然是那个可以被自己轻易杀死的虫子般的存在。
  
  哪怕他在,他也不敢出来兴风作浪。
  
  云乐根本不屑分心去对付他。
  
  然而现实狠狠地打了他的脸。
  
  大罗山的传人,绝对不可以轻易看待。
  
  他用修罗之火辛辛苦苦炼化祖树金刀,并且付出了一个世界作为代价。
  
  最后的关头,他明明已经成功了。
  
  但是不知道为何,韩乐竟然生生从他手里抢走了祖树金刀!
  
  那种感觉,让他有些觉得似曾相识,又有些陌生。
  
  他惊疑不定地看着那把刀。
  
  他不信是韩乐自己的力量。
  
  一定是祖树金刀隐瞒了什么。古神兵的确名不虚传,自己还是低估了他自身的抗性。
  
  “必须要尽快。”
  
  云乐有些着急了。
  
  祖树金刀是他对抗阿布纳索尔的关键。
  
  然而便在此时,一股浩渺的气息从天而降。
  
  两界山的另外一端,传来野兽般的咆哮声。
  
  一柄剑毫无预兆的穿透了韩乐的胸膛,将他钉死在了两界山的山顶!
  
  避难所中,众乐师哗然!
  
  今天的剧情也太匪夷所思了些。
  
  余长歌敢对抗云州智脑本身就是一件非常怪异的事情,而韩乐的出现,则将这一切推向了高潮。
  
  众人根本没想到,这位强大的天龙榜首居然也敢和云乐作对,而且还从他手里抢走了一件非常重要的兵器。
  
  古神兵的故事,虽然仅仅在六大家族高层流传,但是这些传奇顶尖的乐师们,自然也略知一二。
  
  特别是云乐的亲信们,他们是知道云乐在祖树金刀上花费了多少工夫的。
  
  这几日,他最大的精力自然是用来对抗术士之王,其余的便是用在祖树金刀和余长歌身上了。
  
  没想到最终祖树金刀被人横空夺走,而且还是以这么一种匪夷所思的方式。
  
  众人看着韩乐,隐约感觉要变天了。
  
  谁知道他们的这种感觉还没持续多久,那柄突如其来的剑,竟然就这么穿透了韩乐的胸膛!
  
  ……
  
  两界山另外一边,乌云涌动。
  
  狂笑声响起。
  
  那柄略有些灰霾的长剑清晰可见,韩乐低头,依稀看到红尘两字。
  
  “原来是红尘剑。”
  
  韩乐呢喃自语。
  
  祖树金刀绽放出明亮的光辉。
  
  这是古神兵之间的共鸣。
  
  在祖树金刀出现的那一瞬间,其实红尘剑便已经有了感应,只不过在术士之王的控制下,被压制住了。
  
  虽然红尘剑已经堕落多年,但是它依然无愧于古神兵的强大。
  
  如果祖树金刀的特性是无坚不摧,对曲境有摧枯拉朽的功效的话,那么红尘剑便是杀人红尘中,悄无声息。
  
  这一剑,就连韩乐本人都没有察觉到。
  
  术士之王掌控红尘剑多年,把握的火候自然非常到位。
  
  只可惜,韩乐轻轻抚摸着生锈的剑柄,身体渐渐虚化。
  
  “只可惜在大罗山中,我是不死的。”
  
  韩乐语出惊人。
  
  云乐和那个狂笑着从弦界另外一头走出来的披头散发的人都不约而同地皱眉。
  
  他们能看见,那连接着弦界两端的两界山,竟然真的独立开来。
  
  红尘剑击穿韩乐的心脏,但是没用。
  
  他在大罗山里,的确是不死的。
  
  “他竟然得到了大罗山的认可。”
  
  “大罗山的最后一个传人……呵呵,以命相抵么?”
  
  阿布纳索尔冷笑着看着韩乐身边消失的一尊白骨仙人,显然是看出了一些端倪。
  
  大罗山的确神异无比。
  
  这座圣山曾经辉煌无比,在其全盛时期,哪怕云乐和阿布纳索尔都不敢轻易挑衅。
  
  现在,两人都以为这座山已经死了。
  
  他们也曾经试探,云乐以身试雷火天劫,术士之王用大罗山构筑弦界,都是他们的试探。
  
  在试探中,大罗山表现出来的死寂,让他们放松了警惕。
  
  然而韩乐却能感受到,这座沉寂已久的圣山中蕴含的勃勃生机。
  
  大罗山上的人都去了哪里,他不知道。
  
  但是他的确能感受到圣地的力量在复苏。
  
  穆兵心让他安心休养是对的,伴随着对平荒天师力量的领悟,韩乐对圣地的共鸣越发深刻了。
  
  在平荒天师的力量体系中,便有一门法门叫做共鸣。
  
  共鸣看似是小技巧,但是韩乐越发觉得,这个小技巧和大罗山诸多传承都有着密切的关系。
  
  比如,他之前对祖树金刀使用的大净化术,便和共鸣技巧息息相关。
  
  又比如,在红尘剑穿透他心脏的那一瞬间,替他去死的,是另外一个已经死去多时的白骨仙人。
  
  那个时候,他甚至产生了,世间万物,皆是共鸣的想法。
  
  他感觉自己已经接近了世界的真相了。
  
  不过现在,先要对付构筑弦界的两大巨头。
  
  韩乐知道,自己的出现,打破了弦界的平衡。
  
  两界山是他们的战场,而现在,这个战场已经脱离的他们的掌控。
  
  一旦大罗山完全苏醒,弦界可能都随之崩溃。
  
  无论是阿布纳索尔还是云乐,都不会允许这一幕发生。
  
  所以,他们必定会联手对付自己。
  
  如果是之前,韩乐多少还会有些心虚慌张,但是现在,他已经做好了一切的准备。
  
  就连失去记忆的余长歌都敢淡定无比地对抗云乐。
  
  坐拥圣山传承和祖树金刀的自己,又有什么不敢的呢?
  
  他坐在那里,轻轻将红尘剑拔出,对着红尘剑,便是一个大净化术!
  
  这柄古神兵已经堕落很多年了。
  
  但是他依然想试试自己的大净化术到底能不能将其掠夺过来!
  
  ……
  
  面对韩乐的举动,披头散发的术士之王不屑一顾。
  
  他知道红尘剑的恐怖。
  
  圣山虽然有些名堂,但是也只是替韩乐免去一死而已。
  
  红尘剑不同于刚刚诞生的祖树金刀,云乐的修罗之火虽然厉害,但终究不能炼化真正的古神兵。
  
  祖树金刀被抢走是很正常的。
  
  对于术士之王来说,祖树金刀是他唯一忌惮云乐的地方。
  
  现在,祖树金刀被人抢走,他如果杀死韩乐,那么这场弦界大战,几乎已成定局。
  
  即使韩乐不死,他也无所谓。
  
  他有红尘剑在手,背后还有夏虫的身影,云乐怎么可能是他的对手?
  
  所以他依然笑的非常猖狂。
  
  他甚至没有理会正在用大净化术净化红尘剑的韩乐。
  
  而是盯上了余长歌。
  
  “高级种,和夏身上一样的气息。”
  
  术士之王露出了垂涎三尺的神色。
  
  他说的,自然是箜篌。
  
  云乐微微色变,他自然是知道,阿布纳索尔也看上了箜篌的曲境。
  
  现在的情况非常微妙,他没有祖树金刀,似乎无法对抗拥有红尘剑的术士之王了。
  
  如果被他抢走余长歌的箜篌曲境,那么自己更无胜算。
  
  术士之王是最精通荒之力的人,箜篌身上的荒之力虽然远不如夏虫,但是品质还是很高的。
  
  云乐可不愿意将这份力量拱手让人。
  
  双方在箜篌曲境面前,隐隐对峙起来。
  
  云乐反而更加凶狠一些,因为他知道,他不能退,一旦退了,说不定就真的输了。
  
  ……
  
  两界山上,韩乐仍然在专心炼化红尘剑。
  
  两界山下,箜篌曲境被曲境漩涡所吸引,距离避难所并不远。乐师们看着余长歌,有些忐忑不安。
  
  他们似乎也能感受到,箜篌曲境的去向,可能决定这场弦界大战的结果。
  
  失去了祖树金刀之后,箜篌曲境便成了可能压倒云乐的最后一根稻草!
  
  “余长歌,将你的曲境贡献给云乐大人吧,也算是为乐师和人类做点贡献!”
  
  “难道你宁愿被术士抢走自己的力量,也不愿意帮助自己人吗?”
  
  “你也看到了,现在你必须做出选择!”
  
  众人纷纷劝说道。
  
  余长歌冷漠地看着那些人。
  
  她指着云乐说:“他要杀我,我为何要帮他?”
  
  众人无语,云乐咬牙。
  
  阿布纳索尔狂笑道:“识趣识趣。如果你主动将箜篌送给我,我说不定愿意将你收为弟子。”
  
  “什么战歌,什么乐师,不过是我玩剩下的东西罢了,根本没有前途的。”
  
  余长歌冷漠道:“没兴趣。”
  
  阿布纳索尔耸肩道:
  
  “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夏,不需要压抑自己了,今天,便是我们和这群虚伪的乐师决一死战之时。”
  
  “出来吧。”
  
  轰隆隆!
  
  虚空中撕裂出一道裂缝。
  
  弦界的另外一端,迷雾散去。
  
  众人放眼望过去,浑身一颤。
  
  因为弦界的另外一边,赫然已经变成了白骨累累的森然死地!
  
  那些效忠于术士之王的术士们,竟然都被抽干了力量,变成了森森白骨!
  
  那一刻,韩乐也终于用宇宙真眼看得真切。
  
  整个弦界另外一半,都没有任何生灵的气息了。
  
  术士之王,果然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只是还没等他多想,一个庞然巨兽从弦界另外一端走了过来。
  
  它的形态非常恐怖,身体绵延千里,仿佛传说中的巨兽。
  
  千足,有绒毛,复眼。
  
  “这便是传说中的夏虫么?”
  
  有人怔怔地看着那只荒兽踏过两界山,眼看便要吞噬掉箜篌曲境。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天外忽而闪过一道剑光。
  
  那剑光炽烈无比,撕碎虚空,钉在了夏虫身前!
  
  那夏虫如此庞大,竟是被这长剑吓得退了半步!
  
  地动山摇。
  
  所有人都看着那柄剑。
  
  剑身上,只有两个字
  
  非白。
  
  是非黑白。
  
  ……21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