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战歌之王 > 第九十九节 人间、炼狱

第九十九节 人间、炼狱

“开始了。”
  
  韩乐屏住呼吸。
  
  云乐和阿布那索尔两大巨头都盯上了自己,这就意味着今天绝不可能善了。
  
  虽然晋升了三阶平荒天师,但是双方的实力水平仍然有所差距。
  
  这些差距,是古神兵都无法弥补的。
  
  毕竟韩乐,还没有成为传奇!
  
  他的潜力很大,给他足够的时间,他绝对能轻松干掉云乐。至于术士之王,大罗山的传承本来就克制荒兽,更别提从荒兽身上开发出来的荒术了。
  
  但是时不我待。
  
  “只能拼一把了。”
  
  韩乐咬了咬牙,他没有催动两大古神兵,却是从身后取出了一只键盘。
  
  众人都是一愣。
  
  都到了这个层次,难道韩乐还想弹奏什么战歌以一敌二吗?
  
  哪怕他乐武双修,战歌光环加持在自己身上,又怎么可能打得过云州智脑和术士之王?!
  
  要知道,战歌法则可是云州智脑定下的啊。
  
  “韩乐,放弃吧!”
  
  “韩乐,和我们一样追随云乐大人就好了。”
  
  “你明明是人类,为什么要与世为敌呢?将祖树金刀还给云乐大人,大人说不定就会不计前嫌,庇佑于你!”
  
  避难所里,有人这样说道。
  
  这些人多半都是云乐的嫡系。他们嘴上这么说,心里却不怀好意,将韩乐推倒了一个风口浪尖的地步。
  
  仿佛他不配合云乐,便是和全人类为敌似的。
  
  更有甚至叫嚣道:“韩乐,你果然是个反骨仔,云州智脑庇佑云州大陆人类这么多年,你居然敢违抗他的旨意!”
  
  此言可谓诛心。
  
  韩乐冷冷地看着开口的那个人,赫然便是云乐手下的纪东莱。此人实力强劲,已经是天人武神的境地,之前若不是遇到了林影,恐怕韩乐还要吃亏!
  
  避难所里众人突然活跃了起来。
  
  但是韩乐根本不为所动。
  
  因为他知道,真正关心他的人,都是保持了沉默。
  
  大家都是聪明人,能成为大乐师甚至传奇的又有几个是笨蛋?
  
  韩乐和云乐已经闹到这个份上了,哪怕在这个时候,韩乐将祖树金刀和红尘剑拱手相让,云乐就真的会放过韩乐吗?
  
  这是不可能的!
  
  只不过他们也不希望韩乐和龙城一方继续作对。
  
  因为他们已经看到了,弦界另外一边的惨状!
  
  所有追随术士之王的术士们,此时已经变成一具具枯骨。
  
  另外一半弦界,已经变成了冥界。
  
  很显然,这些抱着朝圣心理,从大陆四面八方赶来为术士之王的复活而欢呼雀跃的人们根本没有想到,阿布纳索尔也已经不是当年那个伟大的先驱者了。
  
  他在同化夏虫的同时,也被夏虫所同化。虽然他有人类的智慧,但是心性已经彻底崩坏。
  
  所有人,都将成为他的养料!
  
  在他眼里,没有自己人。
  
  只有自己,和别人。
  
  ……
  
  韩乐又何尝不知道这一点。
  
  一想起弦界另外一端,他的内心就隐隐作痛。
  
  一方面,是因为疑似韩二的男人,曾经在那巨大熔炉附近出现过,而且还手持天机石,似乎是为阿布纳索尔做事情。
  
  如今,就连阿布纳索尔的大弟子都化为强大的死灵,如果韩二真的还在弦界里,下场恐怕很惨。
  
  韩乐在这个世界上的羁绊不多,二公子却是其中一个。
  
  他始终记得初次见面时,韩二从旋转餐厅跳入天河时的潇洒。
  
  如果他真的死了,韩乐绝不会对术士之王手下留情!
  
  而另外一方面,韩乐是在心疼那些术士们。不久之前,他混入术士们之中的时候,还和那只熊怪兄弟把酒言欢。
  
  对方信誓旦旦地告诉他,云州智脑是荒兽之王,术士之王才是正义的。
  
  然而现在呢?
  
  韩乐的宇宙真眼透过夏虫营造出来的迷雾,依稀看到了一头畸变的巨型熊怪的身影。
  
  他的眼神变得逐渐冷酷起来!
  
  “虽然准备还不充分,但是既然你们苦苦相逼,那就来吧!”
  
  韩乐把心一横,准备弹奏那首战歌!
  
  没错!
  
  就是在这弦界战场,两界山顶,众目睽睽之下!
  
  他要确定自己的传奇战歌!
  
  他已经有了炎黄界,只要有战歌支撑,便能化为曲境!
  
  传奇之后,拥有三阶平荒天师实力的韩乐,才能和两大巨头扳手腕!
  
  但是他的举动却被祖树金刀制止了!
  
  “你想要在此地成就传奇?这不可能!”
  
  “第一,这太危险了,构筑曲境的时候需要全神投入,我现在太虚弱了,而你又还没有完全压制住红尘剑,更别说两个老家伙虎视眈眈!”
  
  “第二,你现在脑子里的东西太冗杂,东西太多,连平荒天师的东西都没有消化完毕,乐师一道更需要内心宁静,哪怕你弹奏出了旷古烁今的曲子,也很容易走火入魔!”
  
  “第三,你根本来不及!”
  
  话音未落,术士之王霸道无比的诅咒便已经杀了过来!
  
  淡绿色的邪恶诅咒势不可挡地突破三大法器的防御,直接落在了韩乐的身上!
  
  一阵剧烈的疼痛传递韩乐的浑身四周!
  
  他的肌肉疯狂痉挛,瞳孔放大,心脏剧烈疼痛!
  
  下一秒,他的气息断绝!
  
  啪!
  
  不远处,一名翩翩起舞的白骨仙人爆体而亡,只是他死的时候,脸上仍然带着骇人的微笑。
  
  毕竟他只是一具骸骨。
  
  韩乐复活。
  
  在这大罗山上,韩乐不可能死。
  
  红尘剑杀不死他,诅咒也杀不死他!
  
  只不过这会干扰他的所有行动。
  
  刚刚被压制的红尘剑,居然又蠢蠢欲动起来!
  
  不远处的夏虫仰天怒吼,带着漫天的尘埃,攻向了两界山!
  
  轰!
  
  它一头撞上了山腰,整座两界山都在悲鸣!
  
  “我知道你有大罗山死鬼替你偿命,但这又怎么样?”
  
  阿布纳索尔冷笑道:“你有几条命,我就杀你几次!”
  
  紧接着,术士之王的诅咒接二连三地杀出!
  
  每一道,都是无法防御的致死诅咒!
  
  到了阿布纳索尔这个境界,就连煤油灯散发的黄色光辉都无法抵挡他的诅咒!
  
  大罗山正在被夏虫攻击。
  
  韩乐本人更是在不断死亡、复活的循环过程中,根本不可能有机会弹奏战歌!
  
  只不过在死亡和复活的循环过程中,他的内心渐渐醒悟了一些东西。
  
  关于平荒诀,他的领悟更加精深了。
  
  “原来如此,我知道为什么无法彻底压制红尘剑了……”
  
  “原来,还少了那个东西!”
  
  韩乐眉头紧锁。
  
  他身后的白骨仙人一个个的变少。
  
  一旦这些白骨仙人都死亡,那么接下来的,就是韩乐!
  
  “要杀出去!”
  
  韩乐的目光坚定无比。
  
  “等一个机会。”祖树金刀低声说:“他们以为,大罗山的底蕴只有雷火天劫和我这颗老树了,其实不然!”
  
  “我只需要一个机会,就能先带你离开。等你彻底炼化红尘剑,成为传奇乐师之后,再来斩杀这老匹夫不迟!”
  
  韩乐点点头。
  
  他自然不是那种纯粹的莽夫。
  
  不断死亡的感觉可不好受。
  
  如果可以,他绝对要将阿布纳索尔挫骨扬灰。只是对方的实力实在太强大了!
  
  “想逃!?”
  
  云乐阴阴地笑着:“小子,弦界附近所有的逃生之路,都被我用曲境漩涡封锁了!”
  
  “要么交出祖树金刀,要么乖乖受死!”
  
  避难所里的很多人都露出了奇怪的神色。
  
  在他们心中,云州智脑是神圣无比的。但是大战开始到现在,似乎并非如此。
  
  他们中的很多人,都在天龙榜上和韩乐交过手,是被云乐用弦界的力量强行拔成传奇乐师的。按理说,云乐是他们的大恩人。
  
  只是此时此刻云乐表现出来的,却不想一个公正无私的守卫者。
  
  他没有阻止阿布纳索尔对韩乐的攻击,反而隐约有联手的意思!
  
  原本对立的两大巨头,仅仅因为一个韩乐,居然联手了。
  
  很多人心里五味乏陈。
  
  今天看到的一切,显然颠覆了他们的所有认知!
  
  云州智脑真的是人类的守护者吗?
  
  这样的问号在很多人心里冒起,只不过没有人敢说出口。
  
  ……
  
  韩乐处于绝境之中。
  
  他需要一个机会。
  
  曲境漩涡封死了弦界出口,夏虫正在动摇大罗山的根基,而阿布纳索尔则大开杀戒!
  
  “该死,只要给我一个机会,我就能带你离开这片空间!”
  
  祖树金刀低低咆哮!
  
  他多少还掌控着大罗山的一些底蕴,但两大巨头实在太强势了,他根本没有机会!
  
  毕竟他刚刚化为古神兵,时间太短了。
  
  给他时间,他一定能成长最强大的古神兵!
  
  但不是现在。
  
  韩乐沉默不语,他在生死间轮回,只是双手始终按在万维键盘上,那熟记在心的万维谱在他脑海里一一闪过,却连一个音符都弹不出来!
  
  白骨仙人纷纷落幕。那老僧人敲了一声木鱼,也替韩乐挡了一条命,最终化为尘埃。
  
  韩乐,退无可退。
  
  便在此时。
  
  “两个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老不死,联手欺负一个传奇不到的韩乐。”
  
  “你们,好像很怕这把剑?”
  
  清冷的声音响了起来。
  
  众人都是微微一愣。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一直被他们遗忘的余长歌已经杀到了两界山上!
  
  她一身白衣,手持非白剑,英姿飒爽,气势如登临绝顶!
  
  “你是余长歌,还是余白衣?”
  
  云乐有些迟疑。
  
  “余白衣又如何?小女娃子,再不识趣我连你也照杀不误!”
  
  术士之王暴戾无比!
  
  余长歌淡定从容,非白剑虚空一斩!
  
  这一剑,朴实无华。
  
  这一剑,却将那身躯千百丈长的夏虫,斩为两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