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战歌之王 > 第一百零三节 海族

第一百零三节 海族

    红尘剑。
  
      当年名动天下的古神兵之一。
  
      其神秘之力,就连曾经大罗山上最强大的平荒天师也无法完全洞察。
  
      否则,他们也不会用这件古神兵来镇压夏虫了。
  
      只可惜,神兵染尘之后,变成了邪兵。
  
      韩乐以大净化术,自然可以短时间压制红尘剑的力量,让阿布纳索尔暴怒无比。
  
      但是在进入炎黄界之后,韩乐出现了些许的松懈,而这一点,便给了红尘剑可趁之机。
  
      滚滚红尘之力引发了不可逆的变数。
  
      要是别的东西倒也罢了,偏偏是如此尴尬的事情。
  
      听完祖树金刀的解释,韩乐彻底傻眼了。
  
      当初在东云山山道上,韩乐初入箜篌曲境,差点和余长歌两人双双陷在了里面。
  
      后来尽管九死一生逃出生天,但在那里面发生的荒唐事情,也足够让两人之间产生微妙的关系变化。
  
      但这种关系毕竟还是比较飘渺的。
  
      那个时候,箜篌世界还是空虚的轮回时空,在那里面重复发生的事情,很难影响到现实。
  
      但红尘剑的力量,改变了这一点。
  
      等若那一夜,变成了真实。
  
      更致命的是,韩乐一击中的。
  
      余长歌,有了。
  
      ……
  
      “红尘剑!”
  
      韩乐恶狠狠地将那长剑封印在了自己身前三尺之地,不允许他再有任何异动!
  
      这把邪兵实在太邪异了。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实在让韩乐和余长歌两个人都很难接受。
  
      且不说余长歌怎么想,韩乐自己居然有了一种被自己绿了的感觉……
  
      “话说,这也是喜当爹的一种吗?”
  
      韩乐默默地自我吐槽着。
  
      但不管怎么样,余长歌羞愤离开,这事情也成为了事实。
  
      红尘之力启动之后,哪怕红尘剑自己,都无法收回。
  
      韩乐头疼了一会儿,最终还是平静心情,转移注意力。
  
      没办法,让他现在去处理这件事情,他还没那么大的心脏。
  
      而且余长歌那边,估计也需要冷静一下。
  
      他也不怕余长歌在炎黄界遇到什么危险。
  
      有非白剑跟随,这个由剑侠世界衍生出来的新世界里的人,根本不可能是余长歌的敌手。
  
      “先缓缓吧……”
  
      “我倒要看看,这邪兵到底还有什么秘密!”
  
      韩乐将目光锁定在了红尘剑之上!
  
      这柄看似古朴的邪兵顿时老实了下来。
  
      任凭韩乐打入多少封印或者炼化的法诀,它也是一声不吭。
  
      仿佛一块顽石。
  
      “奇怪,按理说,我应该已经彻底炼化了这把剑。”
  
      “为何始终有一层淡淡的薄膜在阻止我完全进入这柄剑内?”
  
      许久之后,韩乐总算感应到了一些不同。
  
      在他的意识中,他能看到红尘剑上有一个六边形的图案。
  
      图案的五个边,都已经便点燃了。
  
      唯有最后一边,是漆黑一片的。
  
      正是那一道漆黑一片的边界,阻止了韩乐的大净化术进一步控制红尘剑的内部。
  
      “原来如此。”
  
      “天机石!”
  
      韩乐的思维也是转的极快。
  
      当初那些强者在封印夏虫的时候,固然是以红尘剑为本体。
  
      但其实他们也怕红尘剑出问题,所以又在第一封印的基础上增加了第二封印。
  
      这第二封印属于大罗山法术的范畴,韩乐领悟的三阶平荒天术中便有类似的描述。
  
      想要解开这第二封印并不难,但需要找到最初的媒介。
  
      “当初那群术士也在找天机石,甚至还有韩二的影子。”
  
      “原来天机石是第二封印的媒介,其本质上是用来解开红尘剑的封印。”
  
      “阿布纳索尔没办法完全掌控红尘剑,我也不能,居然是因为一块石头。”
  
      韩乐头大无比。
  
      他原本以为,逃离弦界之后,给他一些喘息时间,事情就会变得好办很多。
  
      却没想到,一块不起眼的石头成为了关键。
  
      他知道,剩余那块石头,应该在龙城之中,还没有被术士们抢走。
  
      但问题是,现在的他,被困在了自己的世界里,又该如何离开呢?
  
      红尘剑无法炼化,离开炎黄界的办法也毫无头绪。
  
      韩乐只能命令祖树金刀日夜看着红尘剑。
  
      而他自己,则是在天伦山上,继续消化领悟三阶平荒天师的知识和力量。
  
      其实,在解除红尘剑之后,韩乐感觉到三大法器里都有些东西在蠢蠢欲动。
  
      他自己,似乎也摸到了一些奇妙的门槛。
  
      他相信,只要跨过那道门槛,进入下一个大境界,并不成问题。
  
      至于云州大陆的事情,他现在也只能有心无力了。
  
      唯一能希冀的便是云乐和术士之王两败俱伤吧。
  
      “话说,你真的不去看看她?”
  
      祖树金刀八卦无比,一个劲儿地出馊主意:
  
      “别看人家小姑娘现在溜走了,说不定一直在等你过去安慰呢!”
  
      韩乐白了他一眼,闭目养神。
  
      然而暗地里,一只青鹄已然悄然飞走,离开了大罗山。
  
      ……
  
      数日之后,炎黄界,东海,镇海楼。
  
      天地大劫之后,这方世界的力量似乎变得活跃起来。
  
      不仅王剑们有所突破,那海中的生灵,也有的产生了灵智。
  
      最近的东海,人族和海族多有摩擦,而这座镇海楼,据说是世界形成之初便存在的,隐藏着这世界最重要几个秘密之一。
  
      只要有镇海楼在,这东海里的妖怪便无法兴风作浪。
  
      今日的镇海楼,人头攒动,剑侠云集。
  
      原因无他,有人在这里看到了“九天仙子”的踪影。
  
      原来那一日,大罗山降临之后,余长歌的名声便不胫而走。
  
      只手逼退两大仙剑高手,自身安然无恙,似乎还和那座漂浮在天空中的圣山有些关系。
  
      这样的女子,不是传说中的仙女,又是谁?
  
      起初的时候,镇海楼附近的人们只是看到有一白衣女子站在不远处的礁石上怔怔看海。
  
      她身边插着一柄普普通通的古剑。
  
      一开始人们不以为意。
  
      偏偏她一站就是数日之久,有好事者便将此事传了出去,没多久,便有人认出了那礁石上的女子便是当日击退吕忘尘和展凌罗的仙女。
  
      如此一来,东海边顿时热闹起来。
  
      再加上那对决斗之后意兴阑珊、最终结伴远游的仙剑高手也偶然经过东海,确定了余长歌的身份之后,镇海楼就变得更加热闹了。
  
      只不过他们都只是在楼上观望。
  
      并非没有好事之徒上前搭讪,只不过那些人都已经被非白剑恐怖的剑锋伤的血肉模糊!
  
      余长歌没有刻意控制非白剑。
  
      但非白剑本身就是一柄杀气非常重的兵器,余白衣将此剑跨界送到女儿身边,除了保护指令之外,并没有更多操控的能力。
  
      更多时候,都是非白剑自己在凭借意识行事。
  
      所有靠近的人,都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几个众人眼里的所谓高手败兴而归之后,所有人便心头凛然,知道传闻绝无虚言。
  
      这少女的确有超凡脱俗的实力。
  
      此等人物,他们只能远远看看了。
  
      ……
  
      “忘尘兄,你怎么看?”
  
      镇海楼七楼。
  
      展凌罗凭栏而往,远方的海平线上微微有些波澜。
  
      正在喝酒的吕忘尘摸了摸嘴角,叹气说:“看什么看,打不过就是打不过。”
  
      展凌罗摇头道:“不是那少女,是海族。”
  
      “你我接到其余几位王剑的消息,从天伦山赶来东海,又不是为了看这少女?虽然她的来历神秘的确让人好奇,但与之相比,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啊!”
  
      吕忘尘眯着眼:
  
      “来了?”
  
      七楼里,其余几人也站了起来,一副严阵以待的样子。
  
      这镇海楼也是有规矩的,什么样的实力上几层楼。
  
      能在最高层的,都是九大王剑级别的实力。
  
      “他们来了。”
  
      有人凝重道。
  
      不远处的海平面突然变得起伏不定,天空之上,乌云浓厚无比!
  
      有那眼尖的人能看到,许多奇形怪状的生物正踏着波浪而来!
  
      海族来犯!
  
      镇海楼的不远处,一个巨大的钟楼传来警报声!
  
      大量的剑侠严阵以待,他们也是早就接到消息,今日出现在这里,可不仅仅是看仙女的。
  
      这是天地大变之后,海族第一次来犯。
  
      有长者推测,天地大变后镇海楼出了些问题,没办法镇压海族的力量了。
  
      这群海妖,似乎有向陆地侵略的意图。
  
      而今日,第一批先锋部队已经杀到了。
  
      “两位大人,海妖来了,那女子……”
  
      有人谨慎地问道。
  
      “派人远远地和她说一声便是,别被她那把剑误伤。”展凌罗认真地说。
  
      “走吧,我们去会会那些海里的家伙。”
  
      嗖嗖嗖!
  
      数道人影冲出镇海楼,迎向了那来犯的海妖。
  
      自然有小喽喽隔着海岸向余长歌示意海妖来犯。
  
      可惜她似乎什么都没听到。
  
      众人都有些紧张。
  
      哗啦啦!
  
      海面上升起几层楼高的巨浪。
  
      冲在最前头的是一头生有犄角的人身海妖,他挥舞着一杆方天画戟,显得颇为威风。
  
      “这方天地已经变了。”
  
      “今日,我方烨就要踏平镇海楼,任何人胆敢阻拦于我,都得死!”
  
      然而他的视野里,却出现了一个无动于衷的人影。
  
      那是一个平静的女子。
  
      她痴痴地看着远方的海面,对来犯的海族大军视若无睹。
  
      “居然敢无视我!”
  
      方烨大怒,提着方天画戟便冲那女子杀了过去!
  
      ……